• 七律·徒步秦亭山(图)
  • 亚微节上:大荧幕展现天水秦州环卫工身影...
  • 惠州市惠城区三栋镇鹿颈村——【邓演达故...(图)
  • 大美新疆风光——【塔里木河】(5)(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罗托鲁瓦湖】(7)(图)
  • 李晓东作品荣获“2019年度中国散文年会”...(图)
  • 麦积区首届优秀巾帼志愿服务典型受表彰(图)
  • 同事荣退(图)
  • 麦积区社棠中心学校举行经典诗文诵读活动(图)
  • 麦积区“共建共治共享·巾帼志愿者在行动...(图)
  • 敬赠英子女士(图)
  • 天水市戏剧家协会五届五次理事会今天上午...(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罗托鲁瓦湖】(6)(图)
  • 大美新疆风光——【塔里木河】(4)(图)
  • n农工民主党创始人——【邓演达先生生平...(图)
  • 全国文学大奖赛征文作品】 杨金锁 | 梅花...(图)
  • 农工民主党创始人——惠州【邓演达先生生...(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罗托鲁瓦湖】(5)(图)
  • 大美新疆风光摄影——【胡杨林】(3)(图)
  • 雪 吟
  • 丁晓刚随笔:兰州软儿梨(图)
  • 军旅感怀 杨迎勋
  • 己亥十一月五日踏雪(图)
  • 农工民主党创始人——惠州【邓演达先生生...(图)
  • 丁晓刚随笔:告别乱象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12-02 10:24:33

    丁晓刚随笔:告别乱象

     

       党的十八大以来,一股股的文艺新风吹起,让人感觉到了少有的舒心。当我看到文艺界正本清源,走向健康时,不得不回忆起十年前的一些乱象,真是叫人心寒。

     有一个并不是新闻的事件不知大家关注到了没有,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五届二次理事会召开,经过理事会表决,免去陈绍基省书协主席职务。陈绍基不就是落马不久的广东最大贪官、广东政协前主席吗?原来一个一直做官的人,也可以做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那个时候就有人说我少见多怪,曾有一个时期,一些领导不仅是书法家,如果写两句诗,就是诗人,画两笔画,就是画家,有一个县委书记可以让省一级的交响乐团为其伴奏,自已拉动五音不全的二胡曲办专场音乐会,被称为“音乐家”。书协和美术协会,只要人家官足够大,都会大开绿灯。官员在自家管的地面上,顺势做个主席副主席,也是顺手的事。不是吗,陕西省书协曾经有过六十多个副主席,很多都是官员,被文艺界整治时全部拉黑,真是大快人心。

        我在想,权力进入文艺界的那个特殊时代,一些地方的书画协会还有县、区一级的书画协会之类社团领导都换成作过官的人了,他们在官位上时就因种种原因与文化艺术有着特殊的关系,而且“佳作”不断。君不见到处题字的,不都是大领导吗?官大了,就有这个自信,敢把自己的那笔字在大庭广众之下挂出来。更有一些文化官员在做着大领导的粉丝,要不为何只要是政府参与的书画展,官员的字一定是挂在最前面,书画集里也放在扉页上。一次我到一个景点去玩,看到整整一个山头,全是领导的题字。一个碑接一个碑,弄得好好的一个山头像坟场似的。官当得足够大,大到陈绍基这样,到了省级,而且曾经大权在握、根深叶茂,有个书法家头衔,或者由书法家们合伙送给他一个书法家头衔,不光是得了艺术家的名头,还过足艺术家的瘾,而且还有额外的好处。当年做过江西省副省长的胡长清,据说书法在江西特别值钱。如果有人想要找主席办事,直接买他老人家一幅字就可以了,艺术无价,给多少都合情合理。把一切都变成了官场的玩意儿,在文艺界物欲横流的特殊时期见怪不怪。

        我前面所提及的现象在全国都有,在一些欠发达地区更是强烈。因为地方虽然落后,但人太多,机会太少,大家没有机会出人头地。于是,有权的靠权,有点钱的靠钱,有关系的靠关系。当然靠拉起小圈子自以为是以排挤别人为能事就成了既得利益者的法宝。

     其实无论在那里,所谓搞书画的也就那么几个人,当他们站上一定平台后,就不认真的搞创作了。如果没有真正意义的创作,他们的确在“搞”书画,把个书画圈子搞的很瘴气。关于书画,所谓的"学院派"就更不用说,要正视一个现实,在大学普遍扩招时期,一些学院招艺术类学生的门槛很低,只要能画素描和线条的学生文化课要求很低,他们由于没有文化甚至文学的基础,更不愿下苦功夫写生,一不读二不写,中国以文人画为基础的作品他们拿不出来,况一些三流大学招来的都是些不好好学文化课而转学美术的“痞生”,他们花着大人给的很多钱谈着恋爱宅在电脑前混上几年,毕业后也最多就是到广告公司或者教中小学生摸索一下颜色误人子弟而已。一些书法家我这里不想多评论,倒不是我没有本事评论他们,我只是怕浪费时间。大家有时间读一下十年前某省出版的一本书画册就知道,我只是提醒大家,不要看坏了你的眼睛。

    在专业艺术领域,也不例外,不仅艺术家和文化官员都变成了官场的婢女,而且这些婢女还主动把艺术家的头衔,一项又一项地双手奉送给官员。一些官员们,也就欣然笑纳,他们在一个个艺术家的吹捧中,一次次地挥毫泼墨,在风景名胜和单位门脸以及店面招牌上留下自己的墨宝,供来往的人欣赏或者笑骂。只是,一旦官帽子因为什么事丢掉了,不仅题字马上会被换掉,而且当初送帽子给他的社团组织,也忙不迭地召开理事会,免去这些高官的协会主席、副主席、理事职务,也就是说,不再认他们是艺术家了。这一特殊的现象曾经搞坏了艺术界,是党和国家在正本清源的大幅度整治中,让这一现象得到了揭制。

     我们批评“官员艺术家”,别忘记了批评自已,批评与自我批评才是真正的批评,在我们的专业书画家队伍,很多书画家就努力的想尽办法入国家协会,或者通过某个知名培训班交钱培训拿证,或者利用关系拜在某知名人门下为徒,或者通过金钱等等,拼命的加入协会,所以国家协会的门槛也就水涨船高了,也就出现了书画行业内各种现象的滋生。这些横生的乱像最苦了的是生活在最下面的书画家,其实这些人才是书画创作的群众基础,由于书画界被所谓的名流占着座位,这些人能挤进来站着都是奢侈的。   

    我认为,何时让那些创作激情高涨,有思想的书画家唱起主角,特别是那些生活在基层,对艺术创作感悟深刻的书画人才浮出水面才是正确的。今后的工作中,只要我们力捧新人,一定会新人辈出,而不是每次书画展老是那些人获奖,不要再让那些来自基层的书画家们发出无奈的叹息更是正确的。我这样说对国家级书画协会没有专业否定的意思,请勿误读。

    我这样写也有人也会说我“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实际上本人只是个爱好者,不希望能加入任何协会,且按照目前的现状也加入不了,因为投稿后我的作品经常被“和谐”掉了,有朋友说我这个人太自清高,把一般的人不放在眼里,所以你作品就被拿掉了,我想也是,你要参加人家小圈子办的展出,还不把人家巴结巴结?我真的没有这么做,我也做不出来。无独有偶的是,10年前,我有位朋友是某市的美协副主席,专管协会内会员入会工作,曾在吃饭时问我是否加入美协,他说你随便画点,我说了算。给你办个证,对你以后说不定有用。这话还真让他给说准了,因为在一次文化事业干部职务公选中,明确提出要是协会的会员就可以优先录取加分,而我的一位很好的朋友机会没抓住。思来忖去,还是他不识时务。我现在才明白,其实会不会写字,会不会画画没标准,而有一张协会会员证才是标准。

        中国书画发展至今门派体系不可胜数,时下可谓“书画家”到处是,培训班到处有,书画作品价钱日益陡下。书画作品价格和时下电子市场的手机一般了,连捡破烂的都挎好几个。进入国家书画协会作品就值钱了就有品牌了?我不得而知,因为我瞧过很多国家级书画协会和美术家协会的会员作品,真的叫人不敢恭维。十年前我在古玩市场闲逛,看到一老者悬挂了很多自己的作品在当众出售。说实话,本人认为写得还可以,价格可以商量,面前并且放了自己在全国各大报刊上刊登过的佳作和自己的荣誉证,其中一个证件引起了我的关注,就是他拿着一张具有国家文化部门颁发的自己作品的定价证书,大概内容如下:某某同志的书法作品,经国家文化部门认定,每平尺定价2000元。鲜红的公章,让人看了不觉得是假。为此我专门和这位老者聊了一会,老人家看我有兴趣,又从旁边的包里拿出了一些自己在某刊物、杂志和一些酒店等的题字照片让我看,我看完问其作品的价格,他说我真要,就200元一幅。因为最近家里儿子要买房,实在没办法。最后我还是没要,但留了其电话和住址。事后在和当地一位在书画圈内相当有实力和声誉的莫逆之交谈了此事,他说现在的书画市场价格定位谁说了都算,也都不算。谁的作品不是想要多少就多少,关于国家文化部门的定价都是假的,文化部门不可能对谁的作品有权定价,也不可能对谁的作品来定价。市场上一个书画家作品的价格影响因素很多,自己的实力、职位、当地影响力以及自己的做人等等。所以,价格谁说了算呢?

    前不久,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央宣传部纪检监察组和山东省监委消息,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分党组书记、原副主席赵长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央宣传部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山东省监委监察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赵长青还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词学会会员。据公开报道,赵长青年轻时曾就读于黑龙江文学创作讲习所,在省级、国家级报刊发表诗歌、歌词、散文、文艺评论多篇,分别有《望大陆》、《五环之花》等四首歌词在《中华情》和2008北京奥运征歌评选活动中获奖。

    自诩“翰墨情怀,诗意人生”的他,四年前曾被举报利用职务敛财。去年,赵长青曾在公开节目中表示,倡导大家写自己的东西,这才是当代书法家应该具备的素质和能力,“做到心中有人民,肩上有道义,笔下有乾坤。”你瞧瞧,一个腐败文化高官是多么的虚伪。

    前一个时期,中国书协曾开除10多位落马官员,文艺领域腐败问题受关注。我注意到,2016年3月28日,中国书协发布公告,开除6名违法犯罪、损害协会声誉的会员会籍,对12名涉嫌违法犯罪被调查者暂停会籍。公开报道显示,被开除者当中至少有3名官员,其中两名原省部级官员分别在2010年和2007年被判处死缓。被暂停会籍者全部为官员,且不乏落马高官。官员进入书协,甚至兼任书协领导的情况,不只在中国书协,全国各省书协都有存在。2013年1月,陕西省书协公布换届名单,领导多达62人,其中不少是在职的或离退休的官员,一度引发议论与诟病。成为书协会员或挂职书协的官员,有的确实在书法方面有所造诣者,也有利用职务便利获取私利的情况。有业内专家认为,艺术品的好坏往往没有一个统一标准,在一些地方,当选省书协主席、副主席后,作品润格上升,这是“官本位”思想对艺术品市场的不良影响。2016年被中国书协暂停会籍的聂党权,是原广东省江门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也是原江门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书法界人士认为,聂党权的书法是不错的水平,但从专业级别看则不值一提。但公开报道显示,在他被调查前的多个慈善活动中,聂党权的书法被拍卖至上万元,其中价格最高的一幅为6.2万元。

    事实真是如此,十年前,某省级市连续举办了好几个书画展,我细微观察,的确感到有话要说,综合一些朋友的话说,一些省级的书画展真的变成了面对官员的“马屁展”。“马屁展”在一个时期的整治中,现在情况大变,官员很低调的淡出了文艺圈子。

       大家都在评论,前一个时期的一些书画展,只是领导的题词在不断的刷新,书画作品老是那些熟习的面孔,作者也就是那些人,而打动人心并上好的作品没有一幅,如果画展再出版上一本书画作品册,真是垃圾作品大全,叫人作呕。不出新人也不捧新人,有了新人一味的封杀,那些靠关系展出的作品除了脏、乱、差没有什么可欣赏的。

      书画的市场价格谁说了算?市场说了算?谁的作品受欢迎,哪价格就高,自古以来,书画要不就是废纸,要不就一字千金,别的不说,凡是批量生产产品的画家,肯定不值钱,齐白石就是批量生产商品画的画家,但他没有卖过高价,现在的人,连自己创作带模仿的,一幅以万计,还抬高天价以让更多人跟进,这就危险了。好的画,怎么能一天生产很多啊,一个人有效工作时间也就20年,7000天而已,一个画家,到自己作品成熟了,要耗去多少时间,如果画三笔两笔那种画,且内容重复才可能有几万张画流出,古代大家的作品传世很少,富春山居图画了好几年才传世。所以,现在画价泡沫太大,骗局太多,已经没有办法理性讨论了什么样的人品能产生什么样的作品了。如果思想不能变,书画艺术想突破那就难与上青天了!说了这么多,还是大家骂骂我吧。文艺者需要接受批评,这些年能象我这样说实话骂几句的人太少,因为大家都麻木不仁了。

     

    我的写生习作之一《瑞雪映农家》

     

    我的写生习作之二《山里人家》

     

     

     

    我的书法习作《习近平.追思焦裕禄》


    TAG:

    天水摄影今日评论 引用 删除 丁晓刚诗影在线   /   2019-12-02 17:03:19
    让我们为时代讴歌,为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在文艺界正本清源所做出的决定点赞!让艺术回归心灵,让真正的艺术家们扬眉吐气!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19-12-02 11:40:54
    各界蔓延腐败风,领导挂衔马屁精。变相敛财题又画,沽名钓誉把诗哼。批量出产名人作,凤毛麟角艺术精。丁君挥斥犀利笔,入木三分发馈声。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