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 勉 杨迎勋
  • 七律·徒步秦亭山(图)
  • 亚微节上:大荧幕展现天水秦州环卫工身影...
  • 惠州市惠城区三栋镇鹿颈村——【邓演达故...(图)
  • 大美新疆风光——【塔里木河】(5)(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罗托鲁瓦湖】(7)(图)
  • 李晓东作品荣获“2019年度中国散文年会”...(图)
  • 麦积区首届优秀巾帼志愿服务典型受表彰(图)
  • 同事荣退(图)
  • 麦积区社棠中心学校举行经典诗文诵读活动(图)
  • 麦积区“共建共治共享·巾帼志愿者在行动...(图)
  • 敬赠英子女士(图)
  • 天水市戏剧家协会五届五次理事会今天上午...(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罗托鲁瓦湖】(6)(图)
  • 大美新疆风光——【塔里木河】(4)(图)
  • n农工民主党创始人——【邓演达先生生平...(图)
  • 全国文学大奖赛征文作品】 杨金锁 | 梅花...(图)
  • 农工民主党创始人——惠州【邓演达先生生...(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罗托鲁瓦湖】(5)(图)
  • 大美新疆风光摄影——【胡杨林】(3)(图)
  • 雪 吟
  • 丁晓刚随笔:兰州软儿梨(图)
  • 军旅感怀 杨迎勋
  • 己亥十一月五日踏雪(图)
  • 丁晓刚散文:第一场雪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11-24 18:38:52

    丁晓刚散文:第一场雪

     

     

     

         下雪了,一种感觉从心底里浮出,我驱着车,看着天外飞起的朵朵雪花,把山染白。入冬的第一场雪这么下了起来。在郊外的山顶,我迎着风,看着村头上站着的人们,指指点点的说着雪。这场雪下的好,那一山山的冬小麦被覆盖了个严严实实。昨天还是一片青绿的田地,现在全是白色。这会儿,略带着风的雪花,跳着唱着来到这个世界,无私的为农家人带来了希望。

         我喜欢雪的洁白,是因为它是我内心已有的生命底色,在生命的曲调子里,雪花给了我无尽的眷恋。雪花里有我少年时轻狂的故事,在苍白的没有血色的岁月里,洁白的雪给了我纯洁的启发,让我不再记忆人世间的琐碎。我曾经一头扎进雪色洁白的怀抱,把一个少年的赤诚表白。我喜欢雪的洁白,是因为雪花本身没有欲望,它只想把世界赞美,在雪意绵绵的日子,漫天碧野由着雪洒落着爱,这是我最喜欢的景色。我喜欢雪的洁白,更因为那雪屋的里面,肯定写满与雪有关的爱情,当雪与农家门口的玉米、红椒对着话时,农家小院里的声声狗吠和公鸡的啼叫都是那么的诱人。

        雪,是上天给人间的礼物,它来到人间,空气由此变的新清,它与妖妖红叶和艳艳秋菊一起,把冷香展露,雪压秋菊的样子真的很好,在一个农家小院门口,一束秋菊在雪的重压下倒伏在花栏上,花朵却昂起头,与我诉说着情话。被雪抚摸了一夜的菊这会儿没有一点疲惫,相反的姿影灿烂,花影浓浓,如一个带着羞涩的回族女子,把一张脸从雪白的头巾下露了出来。

        雪,是人间的宠物,当雪在柿子林中飘洒,在竹林中发出沙沙声音,我感到非常的动听,因为那是仙女散步的声音。一种情色的约会在柿子林中出现,雪花把红红的柿子打的叫痛,隐隐约约的叫声里,会有一群知性的鸽子从树梢上飞过,打破了雪花与柿子的对话,雪花发怒了,把柿子树上的积雪抖落。竹林里的雪在竹叶上笑着,唱着,与竹林一起,吟起了今冬第一首诗,我掏出笔,记录着雪花乞丐般可怜的语句,我知道,雪花是上天派来的情种,有意用她的身躯,惹动竹的萌芽,好在春天长出更多的坚挺的笋。

    雪,是我生命中最为重要的约会,在我青春年少时,我在雪天捡起过很多红叶,在上面题诗,“红叶诗人”是校园里曾经的骚动,在我就读的大学图书馆里,有很多书中被我夹进了配着诗的红叶书签。那些书签传递着青春爱恋,在读书的俊男和痴女心中珍藏。我曾想,雪,应当是我的初恋,我一生想用雪来掩盖爱情,但爱是炽热的,经常在雪天发出炎炎的声响,令我情不能已。此刻的雪花,已叩开我已生锈多年的爱情大门。

    雪将山峰托起,山峰白了,雪将山廓染白,山色诱人,当我在山的这边看雪时,山峰颤动着,如影相随,当我在山的那边看雪时,山耸立着,诉说着寂寞。在落满雪的山巅,雪把挺起的峰对称的向着苍穹,迎接着漫天的热烈。雪将沟壑刷白了,在沟壑的两侧形成了平整的雪垠,沿着雪垠,我看到积雪的深处正偷偷的流淌着雪水,那雪水吟走着,在俏无声息中流入我的心扉。雪将山川染白,在平阔的田野上,有微微隆起的雪线,它更如大手笔的画家信手拈来的笔墨轮廓,高潮轶起,错落有致且伴随着山川的呻吟。那山村特别有的树如雪藕般白了,只是树稍上的雪意如仙女的魔发,落入发际的雪花被仙女一个轻摆,便飞了起来。我看到,一些来不及凋零的月季花也被雪压了,白雪如仙女的衣衫,力压千红,却被红色的花朵感动,依依不舍。

    翻过山巅,我从另一个角度又看到了雪的大美。不是吗,又一个山峰在秀着丰满,从一个土坎上望着雪色,那时而有致,时而错落的雪垠,如一个丰腴的少妇,翻转身子时,且问着早安。又是一对山峦,把浑圆的轮廓向你展示,这时的你不得不充满激情,一股从有过的力量从脚底萌发。踏过尚无人行走的雪垠,我向山峦挺进,山峦真的很白,我只有向着两峦之间的沟壑走去,闻着满山的雪香,顺势而入,到达雪意迷茫的雪村,看山村炊烟,听雪煮茶,醉意入饮。房东说,山后还有一片尚在开发的土地,那里肯定落满了雪,你如想看,可以从雪峦上看到。吃完搅团,我去了,站在山峦上,我身后有风吹起,雪花打着我的脸庞且吹动我的衣衫,好似要推着我继续向前,我拟目远看,那平整且略带着山势的雪原,真的是迷人,我看到雪野里奔跑的人们,正在向着有丛林的地方行进,我加入其中,想着第一个能享受到山林初雪的应当是我,因为,我最喜欢在那里落下我的第一个脚印。我努力着,喘息着奔跑,想着那里有雪压千红的美丽和山的浅唱,大风吹拂的山口,肯定有山的呻吟,我想第一个拥有。

     

     

     

    图片由博友佟家宝先生拍摄。在此表示感谢!


    TAG:

    郭柏林 引用 删除 郭柏林   /   2019-12-01 12:19:0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