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川县龙山镇见闻(二)(图)
  • 题睡美人词
  • 麦积秋韵【一】(图)
  • 老曹秋游麦积山【一】(图)
  • 祝福董哥及虎子
  • 春节前大队纪委召开党员领导干部廉政警示...(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13)(图)
  • 湖北恩施风光——【土司城】(7)(图)
  • 惠州风光摄影——【叶挺将军纪念园】(5)(图)
  • 麦积水韵(图)
  • 祝福卫斌教授
  • 祝福家宝先生
  • 忠 魂
  • “我们的中国梦”——文化进万家三下乡活...(图)
  • 麦积情韵千古传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12)(图)
  • 湖北恩施风光——【土司城】(6)(图)
  • 惠州风光摄影——【叶挺将军纪念园】(4)(图)
  • 多姿多彩的麦积山(图)
  • 春节前夕回访佃儿下村送祝福(图)
  • 麦积情韵【三】(图)
  • 麦积区2020年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文化...(图)
  • 北道埠街道工业园社区开展“和谐社区·美...(图)
  • 天水市妇联“把爱带回家”寒假特别行动走...(图)
  • 丁晓刚随笔:梦里南疆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11-24 07:23:12

    丁晓刚随笔:南疆

     

     

     

     

     

    几张老照片,一棵金桔树,忽然勾起了我对军营的思念。要不是我整理闲杂书籍,这本老影集我把他忘在了脑后。人生的点滴都是难得的财富,打开老影集,那张张老照片里都有特别的故事。

     前不久看了一部电影让我彻夜难眠,那就是《芳华》。影片让我回想起了很多往事,特别是电影中关于两位曾参战的军人刘峰和女兵何小萍的人生描写,让我心在祖国的南疆久久徘徊。

    《芳华》是作家严歌芩的时代力作,她与我们是同一个时代的军人,她细腻的描写和带有英雄主义的史诗式讲述,让我思绪飞扬。感谢冯小刚大导演将其搬上银冪,让我们这一代人的事迹得以记录。

    从电影《芳华》中可以看到,军队是充满青春荷尔蒙的地方,它又是排除了性别,让男人更是男人,女人也与男人一样坚强的地方。钢铁战士的美誉一直属于充满血性的七尺男儿,军中之花的美誉一直属于巾帼女性,他们爱军营,坚贞不渝,他们爱部队,新美如画。

    战士自有战士的爱情,《芳华》出演的是一个文工团的故事,我虽不是文艺兵,但那里的一招一式,我都喜欢。电影情节都与舞蹈有关,影片中主人公何小萍跳着跳着融化在了舞蹈里的镜头,那是真实的艺术,不是艺术的真实。你瞧何小萍刚入伍,她为了当好舞蹈演员,努力成就自已,在训练中,不顾一切的她,只觉得身体冲破了极限,无拘无束,由着自己的性子去了,最后只剩下一个舞蹈者的脖颈、胸、腰、臂与腿的语汇。这些细节,深刻的再现了那个时代军人的精神面貌,我与他们都一样,是带着理想主义的状态进入军营,成为一个兵的,那时的我,是一个诗性青年,是郭小川的诗让我激情不断,在军营里演绎着《芳华》。

    十年前,我穿上国防绿,翻越昆仑山雪山,听够了祖国南疆细细的雨打芭蕉声,经受了一场战争的洗礼后回到了家乡。

    军营的早晨太好了,一声起床号,个个精神抖擞,迈着铿镪有力的步伐,晨曦里连长带有节奏的军令声,划破时空。那是一个如歌的年代,灿烂的笑容时时在脸上那怕是汗流满面,欢歌定会飞出军营。军营在我刻骨铭心的记忆中,打靶归来一路歌,青春的血脉在沸腾,吃上一碗大锅菜就开始召开班务会,息灯号后,比赛着睡眠

    南疆—战,给了我血与火的洗礼,穿过友谊关时的战友,有的倒在了血泊中,有的变成了残疾,我曾驾着军车,将他们或残或亡的躯体运回国土,在国歌、军歌、军旗的礼赞中冒着细雨将战亡的战友们埋在了南疆。军营里最真挚的是战友的情,军营里最壮美的是战士的歌,我曾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有一日篝火边倚马传捷报,祖国啊,不负你授予的五尺枪。

       我喜欢军旅诗歌, 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的指导员不仅是位天才的政工干部,而且是位诗人。这点隐秘是后来我在整理烈士遗物时发现的要不是我的发现,他那些诗作将会永远埋没在长满映山红的南疆烈士陵园里指导员是在一次受敌炮火袭击时指挥大家疏散而牺牲的在他倒下的地方,一棵小小的金桔树被指导员胸口流出的鲜血染红了叶子。当战友们扶起指导员时,我发现了它我把它栽在一个罐头盒中,撤军时带了回来。

       我是连队的文书,指导员是我在烈士登记册上记下的第一位烈士我是掉着泪把他的名字写上去的。指导员的作中饱含着对祖国的忠贞和人民的爱读着诗句,我的心不时的在颤抖。那小小的金桔树被我栽在连队的院子里,枝叶繁茂,一天天长大了,结出了金灿灿的果实,而战士们却没有一个人去伸手摘一个果子。他们知道,那是活着的指导员。

    从此,我不知不觉爱上了读书和写作。我的第一篇散文《长在北方的金桔树》梦一样地写完,梦一样地发表在军区的报纸上。此后,我和写作结下了不解之缘,稿件一篇篇地被采用,我一次又一次地去向金桔树诉说。

    终于在一个秋日,我脱下了军装,回到了家乡。一下公共汽车,天上下起了霏霏细雨,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这条我熟悉的小路上。 晚上,我躺在这阔别几年的土坑上,小城的山水,小城的人,给找留下了新的印象。

    一阵悠扬的琴声把我从思绪中拉回。这琴声,我太熟悉了。这是我家巷尾的郭子先生在拉琴。我闭上双眼想极力从他那悠扬的琴声中搜寻那早年刻在我大脑中的心底之音,然而越听越不对劲,这声音忽而如高山流水,忽而如杏林春早,忽而如千军万马奔腾,把我带到了另一番世界。记得那时的郭子先生每当风清月高时,便抚琴寄托自己紊乱的情绪。他是旧社会过来的人,曾读过几年私塾。那时,他的琴声却不象现在,那委婉之中蕴含着凄凉,凄凉之中流露着悲愤。后来我才知道,郭子先生的儿子也在部队,正在边防站岗,是他把更为复杂的思绪和情感表达在了琴声中。  

    去年,我让远在部队的战友为我寄来一张金桔树的近照。终于,那魂萦梦绕的金桔树又出现在我的眼前。啊,那勃勃的英姿,使我又想起了指导员的音容笑貌。战火中冒生死于度外的情景又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看见,照片上的树已有碗口粗了,上面结了很多很多果子。

    我也酷爱文学,但我没有成为严歌芩一样的大作家,更没有写出比《芳华》更惊世的作品,是因为我被生活所累,转业后向生活举手投降了。我想,我如果有严歌芩一样的家世或者生活的环境,可能我也能写出比《芳华》更为芳华的作品!

     

     

     

     

     

    一九七九年三月,参战归来,留影于部队。


    TAG: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19-11-24 10:44:46
    七尺男儿赴南疆,保家卫国扛起枪。滴滴鲜血染杜鹃,片片金桔立松岗。英雄长眠化净土,人民平安祖国强。梦里依稀慈母泪,子弟兵营军歌亮。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19-11-24 08:32:01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