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陇月向人圆:庚子年三月十五的一轮大月亮!(图)
  • 秦安:万亩桃园映山红(上)(图)
  • 清明感怀 杨迎勋
  • 清明军旅思情 杨迎勋
  • 最美最爱是天水(图)
  • 美丽四月 杨迎勋
  • 怀念老连长 杨迎勋
  • 登会应山南霁云将军祠遇雨未果【诗作一首】(图)
  • 花好月圆共婵娟(图)
  • 风起正清明 酒香飘红川(图)
  • 清水郭川黄小村三月十五日下午突降冰雹(图)
  • 七律·己亥菊月悼亡
  • 随感
  • 惠州苏东坡祠(4)(图)
  • 世界自然遗产——湖北神农架【大九湖国家...(图)
  • 日本相模湖樱花巡礼(6)(完)(图)
  • 秦安桃花行(图)
  • 感天动地医者心,英雄凯旋真国士!(图)
  • 麦积区林草局机关党支部开展4月份主题党...(图)
  • 半个世纪的守墓人
  • 揭秘:他是红军长征牺牲的最后一位师长,...
  • 东瀛相模湖樱花巡礼(5)(图)
  • 世界自然遗产——湖北神农架【大九湖国家...(图)
  • 惠州苏东坡祠(3)(图)
  • 丁晓刚随笔:修复自我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11-13 11:10:36

     

    丁晓刚随笔:修复自我

     

     

     

       若问心灵为何物,恰似墨化的松涛声,这是一位文化大师的话。也说的是文化人要善待文化和需要文化的人。据说孔子晚上听到耗子在啃书不仅不生气,还感到啃书的声音很享受,这里道出的是做为文化人的一点本性,强调的是文化人的崇高境界。

        我学习书法是为了修复那小时候刻划在心里的伤痕,记得上小学时因为家里穷或者说根本买不起墨汁写大楷,我便偷偷使用了一个家庭富有同学一点墨汁完成了老师布置的大楷作业,被老师评上了优。因此,我被那个同学妒忌的打了个鼻青脸肿,从此我一直在想,我以后有钱了一定先买毛笔和纸,练一手好字,气死他。没想到的是,那个同学青年时代因为偷东西叫公安给抓了去在监狱里待了六年。

        去年他儿子结婚,几十年没有联系的他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请我给他写一幅喜联,我写了,内容为"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这是毛泽东同志的诗,但他没有读懂意思,我给他讲其内容和意思后没想到他连声音都激动的变了调,说没有想到我一点都不记恨他,还对他这么好。

        我突然悟出了一个道理,我如果是普通人可能再也不会与他往来了,但好在我已是个文化学者,从他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的神态里可以深刻感受到,"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的道理。我如果此刻把他羞辱一番可能解气,但我就不是文化人了。

       这件事让我悟出了文化的穿透力,它可以让很多已烂损的事得以修复,所以我奉劝那些经常一幅字要很多钱的书画家们,如果有一个农民在你家门口等着你下班回家后求一幅字,你赶快给写一幅,因为他是寻着文化来的,文化的老面子要比我们这些所谓的文化人的小面子大的多了。我在这里说这件事,是为了说明不忘初心,知行合一才是文化人的基本修养。

        我虽不是什么书画大家,但有人说我的画比字好,也有人说字比画好.这句话里"字画"两字说的很妙很富味道,说话者其实有褒有贬,让我自己说两样都谈不上好,只是我这个人近三十年来一直喜欢散淡的生活,无论多么诱人事,都不为之所动,只有书画才是我心灵的追求。

       我的坚持里.画作是我散淡生活的写照。我对脚下这片土地爱的很深,在那无聊苍白的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已辍学了的我经常一个独坐在山坡上发呆,放牛的牧童是我的朋友,农家那山那水便映画般经常出现在我的眼前,记得我第一次拿毛笔写生是在农村插队时画了队里一头驴,生产队长说我画的好便拿了去.二十几年后生产队长病故了,我和当年的"老插"们去送送他,吃饭时,我猛然在他生前的小屋里瞧到了我二十年前画的那头驴作,那头我画的驴被粗略装裱后挂在墙上,画那幅画时我因为是初学,用笔用墨很是不讲究,但生产队长的大儿子说,老队长生前一直说你画的那是生产队的驴,那驴后来累死了,驴肉被村民分吃了,包产到户后老队长一看到我画的这张驴画就想起那驴活着的时候的样子,很是喜欢和怀念。此时,我心灵又被憾动了,我想要不是这张驴画能让老队长这么怀念那已逝去的岁月吗,文化的力量再次穿透了我的身躯.

        我在农村插队时农村人照张相是很不容易的事。照相机一般人是玩不起的,我从当过兵的堂哥那里借了60元钱,买了一台红梅牌120折叠相机,从此我成了村里的摄影师,我拍摄了不少农村老人生前的肖相,他们死后被供在桌子上.因此,村里人都很巴结我,目的是能为他们的老人照张老相,我乐此不疲。后来我当兵了,由于会照相被团里的报道组吸收为报道员,拍摄了不少连队生活的照片,后来团里有位摄影干事以我为模特拍摄了一张我持枪的照片刊登在军区画报上,起名为《初哨》,看到我自已的照片被刊登在画报上,我对摄影便有了更深厚的感情。1979年,我部队奉命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我拍摄了不少战友参战时的老照片。我从部队回来后,在兰州大学新闻系读书,后来的二十多年,因为我长期从事新闻工作和上大学时受过专业摄影教育,便再也没有放下过相机。我的几位老师不仅是新闻摄影的大家,而且在艺术摄影上很有造旨,我在新闻摄影工作之后便潜心研究光与影的变化,探寻其规律,感觉到了少有的快乐。

        1996年6月29日,是我在摄影生涯中终生难忘的一天,朱镕基同志到天水视察工作,在天水秦州区放牛村我为其拍摄了摄影作品《总理的微笑》,在天水伏羲庙我为其拍摄了《一划开天》,应总理的要求,两幅作品被天水市委放大至24寸并装裱后由市委书记刘长凯1996年7月15日亲自到北京送给朱镕基同志,朱镕基同志在家中看到照片后说这是他拿到的个人最好的照片,捎话对我表示感谢,并在家中为天水市现场书写了著名的"今日天水黄土峪,明朝陇右江南绿"的题词,鼓励天水人民再造秀美山川。我上个月到秦州区放牛村采访,看到1996年朱镕基同志书写的题词耸立在村上,我的心灵再一次被感动。

       我写散文爱诗歌是因为我生长在英雄主义时代,我受赞美诗的影响最为深刻。诗歌曾给过我过太多的梦想,我有个最大的隐私就是我曾给张海迪写过情诗,认为她身残志不残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那首诗后来被《诗刊》发表了,并让甘肃的诗坛骚动了一阵子。我也曾为三毛的死流过泪水.也让汪国真的诗把我搞的团团转,也为买一本席暮容的诗集省钱在校园里吃咸菜两天。到现在,我还爱读前苏联作家的作品,我的案头现在还放着一本奥斯特诺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练成的》。我一直喜欢的是男主人公保尔.柯察金和女主人公冬.妮亚的爱情故事,我感觉那种带有英雄主义史诗般的爱情纠葛是当代人年轻人享受不了的,更是搞不明白的事。

       我还是华夏第一县甘谷作家协会和文联的创始人之一,那是1992年,甘谷的文化人迎来了文化的春天,时任县委书记景云笙和县文化局长陈冠英同志非常重视文化建设,他们力排众议,与我们这些文学青年长谈,决定在全省84个县第一个成立县文联,我成了县文联委员,县作家协会和县摄影协会副主席,那时我只有30岁,意气奋发,同时主办着一份省属企业报,我主编的企业报《墨花》文学副刊成了县上文学爱好者唯一的园地,后来县作协出版了腊版《甘谷作家园地》时我还参与主编工作。这些刊物到现在我还认真的保存着,它成了我文学之梦中最精彩的片断。后来,我当了省报的专业记者,告别了这些。

       在四十几年的工作经历中,自已在本职工作之余努力学习与创作,我的书画和摄影作品经常在一些国家级、省市级书画摄影展中展出屡屡获奖。因此上门求字求画者不少,特别是我经常到农村采访,看到农民家中都盖了新房子,家中的墙壁都是空的,我应基层干部之邀经常是废寝忘食般的为农民写字和作画,这样一来,基层干部和群众特别喜欢我的到来,从内心欢迎我这样的采访者。据我统计,至少有上千幅书法作品和画作我自费送给了农民。2018年初,为了扶贫又扶志,天水市委宣传部让我为其精准扶贫帮扶的张家川县梁山镇杨崖村和唐刘村的村民每户画一幅国画作品,任务非常艰巨,总共一百幅。我画了,画的很快乐,当我看到市委宣传部将其认真装裱,由部长带队当礼品送到农民家中农民高兴的样子时,心中再次感觉到了文化的穿透力。我几十年的文化追求,没有给自已定过标准,但的确给自已提过要求,那就是努力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做一个对文化忠诚的人。为此,《天水晚报》还为我专题刊出专题报道《翰墨淋漓采访路》,长达五千多字。

       可是,一个时期有一种现象令人沉思。我虽然努力行走在文化的边缘地带,并努力的向文化的核心地带靠拢,当我的文化之行如苦旅,艰难的前行的同时有些事让我匪夷所思,我感觉越是靠近文化的核心地带,我对文化群体的看法越重。我发现,文化界的小圈子现象非常严重,它让所有的文化人揪心。这些小圈子里如果全是文化人倒没啥,叫人难受的是这里也是物欲横流,文化者与商人,文化人与权利者走的很近,由此,这些人好似农村的小脚老太太,緾着脚却还想努力迈开大步,但小脚迈步也只能从厢房走到厨房。虽然说,国家对文化协会进行了整治,官员已退出文艺协会,可事实上,现在一些有钱人又想办法加入其中。文化界刚刚剔除了市侩气,铜臭味又如雾霾般吹了过来。我们天水的文化组织相比较来说,真的不错,大家似乎认识到了这些,这些年画家们走出去写生更多了,书法家们为农民写字活动也增多了,特别是画家们为农民写生活动带动了社会对文化的认知,他们画樱桃、画苹果、画豆角,把农民丰收节表达的多姿多彩。传统文化进校园是一个文化组织应当担当的社会责任,天水的书协美协和戏剧家协会做的不错。袁丫丫是天水市为数不多的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是戏剧梅花奖得主,她为老百姓不计报酬的做公益代言的行为让我感动,有一次我采访她,她说“戏比天大”,她永远记着上戏校时老师说的这句话。是的,在艺术的道路上,戏比天大,难道钱还比天更大吗?这真值得艺术家们特别是书画家们三思和学习。

       说到这里,肯定有朋友会指责我放不下自已,才这样写。面对着指责和不屑,我还是觉得有话要说,因为,让艺术回归心灵是艺术的本质和时代的呼唤。

       加强自我学习必有体会。资本主义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变成了金钱,这是不用置疑的。在商业社会,由于商业社会的需要,文化人和商人之间搭肩勾背,也相互利用,这也是不用回避的。

       文化人被商业社会利用很悲哀。商人用金钱经常利诱文化人,其目的很清楚,商人有钱了以后,他们要让自已被人高看一眼,如果身边有几个有点名望的文化人围着他转,就会增加自已的商业气场。一些所谓的文化人被金钱所利诱,甘当商人的文化“三陪”,他们相互膀依着出入商业社会,甚至为商人做代言人,大言不惭不说,甚至闹出了很多笑话。生活在商业社会的文化人要出淤泥而不染,其实,这真是一个很冷峻的话题。   

       现实社会有时让真正的文化人很无奈,他们的思想与行动虽然在欲望社会如一注清流,但却很难抵住欲望的洪流,真正的文化人的文化自觉行为,虽然在这个欲望横流的社会里努力的保护着文化的青山绿水,却很难守住青山绿水,被逼无奈时,不得不步步退让。文化人虽然让社会的某一个角落充满着清新,但难免堵不住空气中的雾霾会随时飘来,也睁不开眼睛。

       文化的基因是强大的,我非常崇尚那些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的文化大家们,他们艰难的固守着文化的大山不被摧垮,有他们做文化的脊梁,中国文化才得以生生不息,才得以彩旗猎猎,迎风招展。

       文化名人需要包养吗?为什么要被包养?我一直在思考这两个问题。我发现,文化名人被包养最多的是书画家和歌星影视名星,一位书画界朋友一句道破天机,说不都是为钱吗,他说,商人领养文化人,文化人需要将自已的写的字和画变成钱,这有错吗?不错!但文化人的初心是为了钱,那文化人岂不成了个别人有钱有权人手中的把玩品?

       眼下,国内有些人挤破头也要入个会员,为的是让自已的身价倍增,在社会上,一个国家级会员的书画作品,动辙上万,甚至几十万,这就引领着一些人想尽一切办法当主席入协会,让文艺团体变了味。我不能一概否定这些人当中有文化的高水平者,但的确有个别人鱼目混珠,是假文化人。前一个时期,中国书协一个副主席就落马了,原因是他认人为亲,把艺术圈子变成了自已敛财的平台。还有我在工作和生活中发现,一些人不知是如何加入中国书协和美协的,他们画的画写的字错别字满满,但把自已装扮成文化人,鱼目混珠般的在文化群体中行走。他们因为加入的是国家级协会,开价很高,文化假货就这样产生了。当然,我这里说的是个别现象,没有否定一切的意思,请不要张冠李戴,把水搅混。我们应当看到,文化的主流目前已开始变清,文化的新风正在神州大地上劲吹。

       经济是文化的重要支撑,这是一个很好的认知,但文化如何成为经济的重要支撑,这是一个新的话题。文化人从文开始,就应该不忘初心,这是我的认知,文化的初心是什么?我想应当是心灵,从白居易的“为时、为事”到文艺的双为方针,都在诠释着心灵。我们社会主义文化应当固守的心灵是什么?应当是为社会主义服务为人民大众服务。可是现在书画家能为老百姓自觉写字创作不要钱的不多,又有多少艺术家能自已走进田间地头为人民献艺?人们在电视里看到的是政府组织的文化下乡活动,人们在家里听到的,那都是收费的,所以,文艺者的个人初心在那里,应当找回来才对。我经常应邀参加天水一些社会组织的送书画下乡活动,从活动中我能体会到,农村人现在其实现在什么都不缺,缺少的就是文化和书画作品挂在家中,扶贫更需要扶志,我们的文化人能为其主动多写些吗?

       现实生活中的我不是那种有才情的人,而是一个古板的叫人难以接受的人,有朋友说,你为何那么犟啊,我说我在做人和艺术创作上认死理。想想自已是如何走过来的,其实就是一些文化行为滋养着我,用一些我喜欢的创作行为经常充实着自已.更让自已有了自信,才撑到了今天。所以我一直认为好的文化其实就是一个人生命的营养品。在已逝去的岁月里,我也受过不少挫折,但是我一拿起笔就忘记了一切,我深深的感觉到,为农民人写字画作品和写作已成为我的一种习惯,所以我说我只能是一个能自我修复的文化人,这篇文字请大家笑读且谩骂吧!

     

     

     

     

     我为天水市秦州区藉口镇放牛村农民写字

     

     

    我为天水市秦州区玉泉镇半坡村农民写字。

     


    TAG:

    天水摄影今日评论 引用 删除 丁晓刚诗影在线   /   2019-11-25 22:41:29
    原帖由乔理于2019-11-18 13:35:36发表

    天水摄影今日评论 引用 删除 丁晓刚诗影在线   /   2019-11-25 22:41:12
    原帖由李三祥于2019-11-13 18:32:34发表
    这篇文章写的太好了,顶,赞!

    天水摄影今日评论 引用 删除 丁晓刚诗影在线   /   2019-11-25 22:40:57
    原帖由曹彦虎于2019-11-13 18:05:31发表
    天水摄影今日评论 引用 删除 丁晓刚诗影在线   /   2019-11-25 22:40:42
    原帖由佟家宝于2019-11-13 11:55:49发表
    乔理 引用 删除 乔理   /   2019-11-18 13:35:36
    5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19-11-13 18:32:34
    这篇文章写的太好了,顶,赞!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9-11-13 18:05:31
    5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19-11-13 11:55:49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