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麦积区社棠镇开展“共建共治共享·巾帼志...(图)
  • 吟雪
  • 惠州籍名人——【邓演达故居】(5)(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慕里怀黑沙滩】(1)(图)
  • 大美新疆风光摄影——【塔克拉玛干沙漠掠...(图)
  • 丁晓刚随笔:贞节牌坊(图)
  • 麦积区:“土专家”在果树培训中大显身手(图)
  • 麦积区林草局召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图)
  • 【书画欣赏】天水青年书画家赵康宁作品欣赏(图)
  • 花牛镇吴家村田家宗祠祭祀见闻(一)(图)
  • 花牛镇吴家村田家宗祠祭祀见闻(二)(图)
  • 惠州籍名人——【邓演达故居】(4)(图)
  • 大美新疆风光摄影——【沙漠与胡杨】(10)(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罗托鲁瓦湖】(12)...(图)
  • 仲冬十五日闲吟(图)
  • 惠州籍名人——【邓演达故居】(3)(图)
  • 大美新疆风光摄影——【沙漠与胡杨】(9)(图)
  • 雪花飞·忆旧
  • 新西兰风光摄影——【罗托鲁瓦湖】(11)(图)
  • 坚持底线思维,坚决打赢蓝天碧水保卫战!
  • 陈健、张多运组织召开大队公租房建设工作...(图)
  • 魏炳安、陈健到延安核勘公司调研生产经营...(图)
  • 大美新疆风光摄影——夏季【胡杨】(8)(图)
  • 惠州籍名人——【邓演达故居】(2)(图)
  • 丁晓刚随笔:柿子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11-01 05:33:27

    丁晓刚随笔:柿子

     

     

     

      

              说起柿子,大西北人几乎无人不知不晓,然而,我对柿子的感情却来自那段磋砣的岁月。

         青涩的年代给人们留下了青涩的记忆。时下,当人们品着电影《山楂树下》的爱情时,一树火红的柿子点燃了我岁月的激情,当日月的轮回不停的转运时刻,我的人生被柿子那甜蜜和青涩味道搅醒。走进清水的一个山村,村口的柿子树很招眼,那红透了的叶子,一个个饱满结实的果子,在冒着炊烟的地方秀着身姿,一群放学了的孩子从树下走过,我好似看到了我少年时代的影子。乡愁真是一根扯不断的线,它经常拉动你内心最为脆弱的地方隐隐发痛。

           只记得村头的柿子树大得出奇,两个小伙伴手拉着手还抱不住。春天的时候,小柿子绿嫩嫩、毛茸茸,我们采了,放在口中,涩得既眨眼又咂嘴。夏天,大柿树的叶子茂密得像一只大伞,在干巴巴的黄土高坡上那墨绿色的枝叶象灌足了油。天旱的时候,村里的男人们吧嗒吧嗒抽着旱烟锅子整日蹲在大柿树下眼兮兮地望着愁雨的庄稼,偶尔有两声干咳,那是患气管炎的老支书又在查看生产队的庄稼。最高兴的还要算我们,从树上窜到树下,再从树下窜到树上,摘了一个个的青柿子疙瘩互相打闹着玩。夏日的傍晚,树下是生产队的记工场,人们手端着一大粗碗馓饭吃,一手拿着记工分的本子来记工分。这是一日劳作后最热闹的时刻,村民们说些谁家的猪生了几个猪娃,谁家的媳妇生了男孩,准家的鸡下的蛋很大之类。

          老支书去世了,人们根据遗嘱将他葬在了大柿树下,从此一个伟大而渺小的人物将自己的血和肉溶进了家乡的土地,我似乎也懂得了一些什么。

         深秋来了,红红的树叶落在地上厚厚的层,像地毯一样,我仰望着被树枝割得七零八落的天空和树杆上剩下的柿子,便有了诗情的萌动。那时没读过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的句子,只觉得绛红色的叶子和金黄色的果子在蓝天的映衬下格外壮阔,别有一番情趣。

         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流淌着,我们也在不知不觉中长大。又是一个初冬的早晨,我踏上了伸向县城的道路,我要去县城读书了。路过村头,我信步走向大柿树,只见初冬的寒霜已洒向了大地,红彤彤的柿树叶盖住了老支书的坟头,我向老支书和大柿树深深鞠了一躬。走出数百步,蓦然回首,远远地望见光秃秃的树梢上有一颗鲜红的柿子,我轻轻地笑了,因为柿子在向我挥动告别之手。

         七十年代我被卷进知青上山下乡的狂潮之中,在队伍里我也看到她也身佩大红花,手里的线网子里装着脸盆和身后背着被子,她比我大两岁,在县城上学时我们在一个班,她的坐位在我的前排。

         她经常转过身子向我要作业抄一下。说家里姊妹多,回家还得帮母亲看小弟到天亮,家里吵闹的没有时间写作业。其实我的作业很潦草,经常是不好意思让她抄,所以还装模作样地不让人家抄。每一次抄完我的作业都把我的作业中的错误改过后交给我,说我真粗心。粗心的我经常吃她给我的柿子,我知道她家的后院有一棵柿子树,每年结不少的柿子,没有零食的岁月觉得那柿子的味儿真甜。柿子红了的日子,就是她最有资格抄我作业的日子,因为她每抄一次作业都给我一个柿子。

         一个秋日的下午,我与几个同学有意从她家的门前路过,看到了她家的柿子树,只见他家的屋檐下挂有一串串的柿子,感觉真好。一次她又要抄我的作业,我顺口说你家的柿子真多,她俏丽的脸庞腾的红了起来,瞪大了好似注满秋水的眸子,说你是怎么知道的?那样子真的很像一个红柿子。我也被她臊红脸,半天没说出话来。成年后,与朋友曾说起这件往事,朋友说那是你的初恋。其实,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那时我是恋着人还是恋着柿子,因为情窦初开的我只觉得那个岁月里红红的柿子与她一样饱含青涩的味道,更不知道这是不是初恋。

           我在一个小山村当知青,知青点的后院也有一棵柿子树,那苍劲的虬枝指向天空,我经常看着树上的叶与果发呆,是柿子树给了我很多人生的思考。

         柿子树用饱经风霜的身躯展示着阳刚之气,雄性之美,它挺拔伟岸。到了秋天,柿子树那美丽的神姿让我发痴,硕大的树冠叶子通红,一夜又一夜的秋风,树叶被吹落,而唯独柿子被一串串的挂在树枝上,我沉醉般的看着没有了树叶的虬枝与果对着话。

        我痴迷柿子树那挂满果子的样子,在柿子树下,我曾写下了第一首关于柿子的爱情诗,发表在报纸上。树是村集体的树,每年柿子丰收后,村上给我们这些知青要分上一小篮子,我也把柿子串了起来,挂在知青点的屋檐下,软一个吃一个,那个香甜,叫人一生回味无穷。

           三十年后的一天,我又见到她了,是在一个同学的聚会上,她说起抄我作业和给我吃柿子的事还有点脸红。她老了,在一个国营企业下了岗,但已儿孙满堂,说她家的柿子树也因城市拆迁被砍掉了。说着这些话,我感觉她很是伤感,我没敢再多说什么。

     

     

     

     


    TAG:

    天水摄影今日评论 引用 删除 丁晓刚诗影在线   /   2019-11-01 07:20:47
    原帖由佟家宝于2019-11-01 07:08:17发表
    小题大做,见微知著。西北最普通的柿子,被晓刚寄托了丰富的情感,乡情,友情,爱情。平实白描的语言,纯.

    过奖了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19-11-01 07:08:17
    小题大做,见微知著。西北最普通的柿子,被晓刚寄托了丰富的情感,乡情,友情,爱情。平实白描的语言,纯真无瑕的文字,让你含泪,让你心动,让你感到人间的美好。散文贵在形散而神不散,深厚的生活积累,诗一般的语言,真的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