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龙桃花开正红(图)
  • 春色流秦州(图)
  • 格律诗有说(图)
  • 几个千古绝联
  • 停水通知
  •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12)(图)
  • 东瀛大阪城公园赏樱(3)(图)
  • 湖北神农架国际生态旅游区——【天燕景区...(图)
  • 《散文选刊》2020年02期发散文《风从易安...(图)
  • 赵小玲:绽放在社区“疫”线的铿锵玫瑰(图)
  • 关于减免出租车承包费促进行业复产的倡议书(图)
  • 赵广田一行深入天水慰问调研(图)
  • 元龙,又是一年桃花红(图)
  • 麦积区甘泉镇甘泉村福乐园农家乐开业啦(图)
  • 人面桃花相映红(图)
  • 又赏新阳杏花时(三)(图)
  • G20峰会
  • 停水通知
  • 绝句·自题
  • 湖北神农架国际旅游区——【天燕景区】(...(图)
  •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11)(图)
  • 东瀛大阪城公园赏樱(2)(图)
  • 春花朵朵扮秦州(图)
  • 征联浅评(图)
  • 丁晓刚:我画天水女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10-19 22:40:15

    丁晓刚:我画的天水女人

     

     

    在美术领域,有一种画叫风俗画。风俗画千百年来以市井百态为題,活脱脱的反映着一个时代的变迁。打开世界美术史,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也曾经出现过风俗画高手,日本的浮世绘曾经把江户时代日本的风土人情,人们生活的状态描绘的非常深刻。画风俗其实就是画民生,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事。《清明上河图》就是一幅宋代风俗画,他把市井百态画的很入木三分,成为中国美术史上的经典作品。

     

     

    我不是一个专业画家,更不是一个人物画家,我在美术上其实最喜欢画的还是花鸟和山水,在专业人士眼中,我充其量是一个美术爱好者。从小到现在,我一直喜欢用笔墨去描摹生活,那个时代流行的小人书给了我很大启发,那时书中的人物故事是用连环画的方式表现的,每本书都是由作者画出来的,不象现在的小人书都是电脑制作的。手工绘制的小人书每本只有几分钱,我由于小时家境贫寒,没有纸张,更没有条件进入专业学堂学习美术,所以小人书为教材在地上乱画。一切绘画都是自已创法,用心观察,用眼睛写生,用笔墨去表现,“中得心源,外师造化”,胡乱写意已成习惯。

     

     

     

    生活在天水二十多年,对天水的风土人情从不知到深知,的确经历了一个过程,特别是在读了一些天水的地方志和传说类的故事书后,对天水这个地方的女性有了更多的关注。天水的水色好,天水的女人和娃娃个个肤色白晰,这是有目共睹且得天独厚的。关于天水女人的故事,真的是一本泛着活鲜生香的线装书,读来镌永且富有况味。特别是当我了了解到女娲的传说出自秦安陇城,铜奔马的故乡——武威的雷台里葬的是甘谷籍女子,麦积山上有乙佛氏的传说,甘谷的大像山与武则天有关,武山的水帘洞有麻线娘娘的故事,清水的轩辕谷中有轩辕帝后螺祖的故事,美国总统唯一接见过的华人影视歌星——台湾胡慧中是甘谷人的外孙女,写回文诗的奇女子是天水的苏惠时,对天水的女性有了特别的认识。天水女姓文化深厚,关于天水女人的故事更引人入胜,这就是关于天水人特别的地方文化和市井生活。由此,我写过大量的关于天水女人的散文,曾引起过天水文坛的一时騒动。

     

     

     

    当今的天水女人是什么?我一直在久久的寻觅着,当我以记者的身份经常深入到基层,特别是乡村、工厂、社区、学校时,有关当今天水女人的故事和身影进入我的眼帘和脑海,不用置疑,改革开放给天水带了深刻变化,这在天水女人身上表达的更为充分,天水城乡那些身穿时装的山妹子,城市里炫富的白富美,机关企事业单位里的女白领,天水秦州大街小巷抱着狗悠闲自得的女性小市民一直是我观察的对象,他们把对生活的热爱变成一种市井百态,让人不由得想起大作家老舍笔下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都市生活。我不知是冲动还是随意,经常拿起笔墨就想把它画出来,不论画的好坏,凡正是画了。

     

     

     

    无独有偶,这些年,天水市对外宣传把“天水白”当做品牌来做,特别是当天水的白娃娃家政大嫂在北京获得良好品牌时,我以一个新闻人的敏感主动的画了不少天水女人。前几年,我写过一篇散文《天水的女子女娲脸》,刊登在香港文汇报上,写的是天水白娃娃,这篇文章被纷纷转载,宣传了天水。如何用手中的笔墨为天水服务,我一直在用新闻、文学、诗歌、摄影、国画、书法探究,自从陕西的作家贾平娃提议要建一个文革博物馆以来,我就想,天水人的市井生活可否也建一个纸上博物馆?文革博物馆是对那个时代的留存和批判,而画天水女人的纸上博物馆是对天水的赞美,我知道,我是完不成的,因为我在美术方面的天赋和专业知识是远远不够的,当然,我想抛砖引玉,我想天水专业的画人物的画家不少,他们有丰富的专业知识,一定可以在我的启发下画出当代天水的以女人为内容的《清明上河图》式的长卷。如果能完成这幅长卷,当是对天水文化的一大贡献。

     

     

     

    通过我的画作,悉心的人可能会看出,其实我的关于天水女人的画中还带有对当代时下天水俗女人的批评色彩。为什么要批评?我用一句话可以概括,那就是由于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的变化,社会生活中出现了一些现实情况,天水这个文化小城也被影响。有人说现在社会上狗穿衣服人露肉,的确如此,我在山乡采访,经常看到,不论是山乡还是城市,女人都是超短裙,紧身衣。我不能随便说这些女人都不好,但是,现实社会中你很难看到,那素服轻盈的女态,性感一词让山乡巨变,让山乡蒙上了一层特别有的花雾。

     

     

     

    通过我的画作,一些搞宣传的朋友还能看出,我是用一种新闻漫画的手法赞美着当今的天水女人,清水县是我常去采访的地方,那里由于交通不便信息相对闭塞,我发现这几年变了,男人们都出去打工了,女人们在家中也学会了各种现代生活,他们用手机玩微信,甚至用手机销售农产品,这给了我很多启发,所以我画的天水女人中有很多是玩手机的。另外,天水当下的网络文化非常兴盛,天水女子的美丽是网络文化的重要内容,博客和论坛中经常出现一些专业拍摄天水女人的高手,我翻阅着这些图片,看到天水的美女们不是相聚桃花园,就是相聚在天水的青山绿水中,她们来干什么?大多是来为天水的旅游文化产业农产品搞促销和宣传的,他们通过相机摆出各种姿势诠释着天水的山山水水,我是一个摄影人,我也经常参加这样的摄影活动,摄影之后好似意犹未尽,便将其转换成笔墨,所以便有了我画天水女人的国画作品。

     

     

     

     

    生活中,我还认识很多天水的文化女人,与她们在一起,不时的让我想起天水历史上那些奇女子,我把她们与天水的文化祖脉联系起来,也有了一些画天水女人的新题材。

    这是我在美术方面的一点悖论和心灵感悟,请朋友们在批评中笑读吧。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