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枣园古巷的一声叹息(图)
  • 辕门斩子——水关村里唱大戏之五(图)
  • 【冬日暖阳】(图)
  • 辕门斩子——水关村里唱大戏之四(图)
  • 在山泉水清:冬日朱家后川赏悬冰!(图)
  • 怀念夏日(图)
  • 利桥风景(图)
  • 14岁生日冬日汉服纪念(图)
  • 昨日随拍,14岁小盆友汉服(图)
  • 守望秋天
  • 澳大利亚墨尔本风光摄影——【皇家植物园...(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风光摄影——【圣佰多禄大...(图)
  • 相约一起晒太阳(图)
  • 三阳川首届“我要上三阳川春晚”总决赛成...(图)
  • 李小青《王寶钏》中薛平貴劇照一一甘肅静...(图)
  • 会飞翔的水鸭群(图)
  • 邓宝珊将军慈母的娘家在藉口镇
  • 守住心安,品读宁静 杨迎勋
  • 党员干部要不断提高学习能力!
  • 麦积区开展冬季果树修剪技术培训助推精准...(图)
  • 闻余光中先生逝世(图)
  • 关于过去,我只字不提
  • 澳大利亚墨尔本风光摄影——【皇家植物园...(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风光摄影——【圣伯多禄大...(图)
  • 丁晓刚随笔:说起杜甫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11-02 06:15:06

    丁晓刚随笔:说起杜甫

     

           南廓寺里的景致饱含着诗意,那横侧于大院的春秋古柏与人们的交谈中,尽量的挺着身子,在一个铁塔的扶持下,它先把头抑了起来,与游人打着古老的招呼,这时南廓寺的前院,有人朗诵起了杜甫的诗歌,那是一群诗人在杜甫草堂里祭拜。我是杜甫的粉丝,喊着杜甫的名字,我也拾阶而上,念着杜甫的诗句,我再次站在的南廓寺的门前。看着秦州城的华美,我也对着杜甫的草堂一叩。真的有点怀念杜甫,因为读过杜甫的秦州诗,为“满目生悲事,因人做远游”到秦州的杜甫怜惜。

           瞧着南廓寺前的两棵老树,看着山巅上飘零的红叶,我好似看到杜甫驼着背从山下走来,那身上背的行李和拖着的家眷,给诗人的到来增加了令人悲悯的一幕。暝暝中我在喊,杜甫你等一等,我用车来把你拉上南廓寺,可山的那边秋风再次吹起,落叶缤纷,笑着我的痴意。我想了想,杜甫用诗人的迟迟之行,把古老秦州写进了历史,如果杜甫是一个出门靠车,有人伺候的官员,那他还能写出那一百多首秦州杂诗吗?所以,现在那些上厕所都要坐着车去的官员真的连人话都讲不正确,他们脚不沾地,更谈不上反映现实生活为民请命了,想到这,我也感到现实使然悲之切切。正因为杜甫从长安一路走来,看到了老百姓的生活之难,切身体会到了社会之动荡给人民生活带来的困苦,所以杜甫的秦州诗里充满了对民生的认识,他从长安城出发,用脚丈量着民生,如果用目前的政治要求,杜甫是一个官员走群众路线的杰出代表,尽管杜甫在当时是一个逃命的官员,但是,他对国情民意的关怀,仍然是那么的炽热,他抒写的秦州杂诗正是安史之乱之后中国大地上的社情报告,所以杜甫才称得上是“诗圣”,秦州杂诗才以伟大而镌刻在后世的人们心中。

           走进南廓寺,我似乎听到杜甫吟诗的声音,那声音划过杜甫草堂的台阶,进入到竹林之中,并在那里沙沙作响。南廓寺杜甫草堂前有幅对联“陇头圆月吟怀朗,古道西风老泪多”,这幅对联,正是对诗人的极好评价,要问诗人的眼睛为什么总是含着泪水,是因为他目睹了国破家亡的现实,老泪纵横在所难免。

           古老的秦州也曾经给诗人以稍微的安定,“山头南郭寺,水号北流泉”正是对饱含着爱国情怀的诗圣到达秦州后的第一个安慰,至于那“老树空庭得,清渠一邑传”和“秋花危石底,晚景卧钟边”的描写就更加对诗人进入秦州的心情映射的非常清晰了,至于“俯仰悲身世,溪风为飒然”更是诗人触景生情的结果。在用诗圣的秦州诗和王羲之的书法镌刻成的“二妙轩”前,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解读着秦州杂诗,真的想把那句句诗意化作我身体的细胞,在我的身体里出现诗情的裂变。

            我曾精心读过杜甫的大量诗作和“三吏”、“三别”,从诗中可以窥豹一斑的是,诗人对朝廷的态度从期望、讽刺走向了无可奈何与失望。于是,诗人怀着“唐尧真自圣,野老复何知”的满腔牢骚,永远离开了疮痍满目的关辅地区,也永远离开了漩涡险恶的政治中心。尽管杜甫的侄儿和他在长安时结识的和尚赞上人都住在秦州,但他没有得到很多的帮助。从诗中可以读出,秦州并没有给诗人带来希望,也丝毫没有缓解诗人生活的窘困。杜甫离群索居、贫病饥寒,陷入更大的痛苦之中。他在秦州只住了三个月左右,扔下几十首悲凉的诗,就又带着一家人奔往同谷,踏上艰难的蜀道。  

           想到这些,我真的有点恨天水人,是历史上天水人的小气把杜甫逼走了,要不诗圣可能在天水定居下来,天水人还有可能为诗圣养老送终,诗圣肯定不会再次踏上艰难的蜀道流寓它乡。但换个角度思考一下,我更喜,因为天水人的小气,杜甫去了别的地方,要不当今的天水人又有了一张祖先牌,又思谋着不用劳动挣香火钱吃祖先的饭了。当然我更悲,悲的是现在的天水很多人没有创新精神,只知道拿祖先说事。

     

           我和我的老校友,甘肃经济日报社社长、总编辑韩凤彪一家人在南廓寺解读“二妙轩”石碑上杜甫秦州杂诗。

     

    与报社领导合影

     

     


    TAG: 杜甫草堂 历史 诗歌 现实生活 行李

    覆盆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覆盆子   /   2013-11-03 22:26:07
    “杜甫又不是天水人......”让人觉得好笑?呵呵,你又不是天水人,跑到天水当啥官?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11-03 15:59:31
    写得好,在许多天水人心中都会自以为杜甫来过天水而引以为豪,并且以杜甫有写天水的诗而引以为傲,可不知当年诗人真正流落到天水的凄苦和酸楚,如果真有人能够给以裹腹之食,也许他就不会以野菜充饥,以采粟度日。先生在这提到这个作为有与众不同的见解,作为真正的文人应该触及灵魂,引起深思,不然所谓的引以为豪,引以为傲,只能是自以为是了。
    月与云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月与云   /   2013-11-03 06:00:13
    夜深头昏误将您的尊名写成了“冯小刚”,罪过,罪过!见谅!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11-02 14:25:16
    5
    余伟 引用 删除 余伟   /   2013-11-02 11:16:25
    写的好。天水杜甫研究会与2006年8月成立,之后曾有许多热心杜甫研究的专家、学者向政府建议在秦州修建杜甫纪念馆,纪念这位把古老秦州写进了历史的世界文化名人。但一位官员却说出了这样一句“杜甫又不是天水人......”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11-02 06:59:27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