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停水通知
  • 年关(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3)(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沙漠植物...(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3)(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热带雨林室】(2)(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2)(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2)(图)
  • 冬日的麦积山(图)
  • 《玖玖扇情画韵》
  • 冰路雪影(图)
  • 停水通知
  • 防 疫(图)
  • 梅花开了(图)
  • 地球变暖谁之过(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1)(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热带雨林...(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1)(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外景(4)(图)
  • 埃及红海游船观光(6)(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兰园】(...(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兰园】(...(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外景(3)(图)
  • 埃及红海游船观光(5)(图)
  • 丁晓刚摄影美学讲座12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2-03 10:47:51

    丁晓刚摄影美学讲座之十二(先谈点美术)



        (拍摄这幅图时,春天的明媚映衬着天水的山山水水,春天的天水卦台山下,一水环绕,春意盎然。------选自丁晓刚摄影作品《渭水流春韵》)

    光是色彩的生命,有了光,色彩才更鲜明、艳丽充实与完美。如果没有光,不仅色彩不复存在,自然与人均无法生存。色彩不仅是画家的专门学问,而且更应该是摄影家的专门学问。

    绘画与摄影有着渊源的联系,他们均以光和色为描写对象,以自然与人的生活为创作源泉。画家和摄影家都善于用光、用色、构思、构图来完成各自的佳作,因此美术与摄影互相激励、互相启发、互相竞争,才发展到今天的这种派别繁多、种类复杂、百花争艳、推陈创新的地步。

    1839年,在人类文明史上发生了一件大事:摄影术由法国科学家阿拉哥公诸于世,涅普斯和盖达尔发明了摄影法,象一朵绚丽的异葩绽放在人们的面前。这朵无比艳丽的鲜花使画家的作品失色。摄影作为一门新生的艺术形式登上舞台,使整个维多利亚时代的画家,特别是肖像画家感到束手无策。

    在19世纪中叶到19世纪末以前,欧洲的绘画是纯粹写实的,也就是说画这通过视觉、思想和对形体与色彩深刻巧妙的观察,画出来象今天彩色照片一样的绘画,特别是肖像画家,一定要画得象,对瞬间的感情变化,从眼睛里流露出内在的心灵光彩,画家就只有通过观察和记忆,巧妙地在像的基础上加以表达。一幅肖像往往要画很长时间,画家要观察、思索,然后调色,再用手画在画布上往往画家还没有感到疲倦,模特就受不了了。尽管如此,当时的许多权贵为了把尊容留传后世,依然花很多时间来请画家作肖像画。如拉斐尔的《西克斯丁圣母》、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均是这一时期的典型肖像画。象伦勃朗特、安格尔、列宾、谢洛夫等都是善画肖像的杰出画家。总的来说,欧洲的画家善于用色彩来表达自然、人物、静物与动物,并力求写实。而中国画家则是(确切地说是东方画家)善于用笔墨线条来表现意境和传神的记忆画法。

    因此,摄影术问世后无疑对画家(特别是欧洲的画家)是个致命的打击。所以在画家之中既有人对摄影持怀疑态度,也有人怀着热切的期望来对待这门新兴的艺术。不管怎样,摄影术毕竟向他们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如何用这种艺术形式和手段来抒发作者的思想感情,解释生活的现象和表达现实的世界更准确、更迅速、更逼真和更科学。

    早期的摄影艺术模仿绘画的用光、构图和形式。在探索摄影创作规律和表现方法上,走在最前列的正是一些热衷于这门新兴艺术的画家。这个时期也正是印象主义画派在欧洲兴起的时期。由于摄影术的发明,使聪明和善于思考、创新的画家不能不考虑绘画的前途和道路的问题。印象派增强了阳光,以点线的笔触改变了完全写实的自然描绘,他们走出了画室在露天作画,力争表达那些摄影无法表现的形式。有时甚至故意加强色调,造型夸张,结果在他们的画上,大地是一种欢迎的彩色。印象派画家不仅在绘画中勇于革新,在竞争中另找出路,而且其中有不少著名的画家(例如马奈、德加等)都成了摄影艺术的爱好者和热心的支持者。至于改行经营照相馆的肖像画师则更不在话下了。这些人对于推动摄影艺术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因为他们掌握熟练的绘画技巧,精通构图和布局的法则,而尤其重要的是,他们大多具有创作的才能。

    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要排挤印象派呢?这种排挤始出自于伪善者们的沉重之手。使大地变成了欢乐的天地,这并没有罪,正如那些能给人以欢乐——即使一点也好的东西都无罪一样。那些不明历史、不学无术、不懂科学、不知美术与摄影互相竞争发展并存的人,他们认为绘画只是为了浮浅的实用的目的,不是为了使人类趋向完善存在的。他们完全站在保守、教条、痴恨科学与进步的立场上,固步自封。

    印象主义和过去一切丰富的文化遗产一样是属于我们的。不承认印象派,就是有意识地使自己鼠目寸光。因为我们不否定拉斐尔的《西克斯丁圣母》、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敦煌壁画,虽然是宗教题材的杰作,我们不会愚蠢得连绘画的天才和宗教之间的界限都分辨不出来。我们不会以为一个中国人,会因为叹赏敦煌壁画而变成宗教信徒。这种想法显然是荒谬的。那么为什么一提起印象派,就谈虎色变呢?革新者毕加索、印象派画家马蒂斯、梵高或者戈高对我们到底有什么危险呢?林枫眠、黄永玉、韩美林到底对我们有什么危险呢?当然在今天有些人才明白了。

    考证美术与摄影、美术与音乐,就不能不把印象派的功绩实事求是地交待明白,正象没有印象画派就没有杰出的音乐家德彪西一样。特别是摄影艺术的发展史,更与印象派有着血肉的关系。


    TAG: 讲座 美学 摄影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