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长城组画题照(图)
  • 小年口占(图)
  • 申请加入中国散文学会审核通过信息!(图)
  • 腊月二十三小年之秦州的民俗物事:杀献灶...(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高山 极地植物室...(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9)(图)
  • 拍菊花(1)(图)
  • 年关(图)
  • 《玖玖扇情画韵》
  • 埃及【卡纳克神庙】(8)(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宦海沉浮展厅(2)(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高山 极地植物室...(图)
  • 停水通知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沙漠植物】(5)...(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宦海沉浮展厅(1)(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7)(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沙漠植物】(4)(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6)(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6)...(图)
  • 盛宴变剩宴(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沙漠植物...(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5)(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5)(图)
  • 欣闻古都西安新冠清零有感(图)
  • 丁晓刚摄影散文:檐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11-29 11:37:32

    丁晓刚摄影散文:檐下

     

           冬天,我不想宅在家里,于是,一个人在秦州的大街上行走。秦州的每一个角落犹如书桌,上面摆满了厚厚的线装书。虽然历史的尘埃已不再落入秦州人写成的故事里,但秦州城诱人的姿势里还夹带着远古的情色,叫人迷恋。

     

     

     

                       如果你随便打开一本记载着秦州人文的线装书,那里重字重句,说的是秦州的人和事,当我掩卷长思时,厚重的文化尘埃压着我的心头,让我一页一页的再次翻动起秦州人的书。书里说的太多,我无法记住,但是秦州人用厚重写成的书里散发出的清香令我迷醉。

     

                 如果你是一个爱着秦州的秦州人,你不难理解在秦人的屋檐下为何还有不少痴客,因为每一只飞过秦州的燕子都在秦州的屋下筑过巢。更不难理解诗圣杜甫流寓秦州时为何吃不饱肚子还要写下《秦州诗》。秦州是一本厚厚的书?凡是走过的人们都想停住脚步来阅读,是因为秦州的屋檐下曾经有过秦州人写就的动人故事。

     

     

                今日的秦州城没有过去好,因为秦州现在距中国的首都太远了,唐朝时秦州在中国的战略版图上是举足轻重的,因为那时的首都在长安,而现在没有了这个优势,旧丝路也被新丝路取代,我们为之骄傲的也只有那些祖上留下的青砖红墙了。而这些很多还是后来重建和再建的。文化的重建和文艺的复兴是相统一的,我坚信今日的秦州,文化和文艺都能重振。当然,更希望再有一个杜甫式的人物能到秦州来一下,因为现在他来后可以吃饱肚子,会有人用车拉着他看够天水,最让诗圣省心的事是不用去体验民间生活,他可以住进天水宾馆,有人会给他送来一大堆材料让其宣传天水时参考。我想这时写出的诗里对秦州的赞美会更多。

     

     

             有朋友说:天水的美丽在女人、在建筑、在气候、在闲适、我不知道他说的对不对,但有一样我可以偶同,那就是闲适。我喜欢闲适,这与我的个人需要有关,天水这个地方正好适合我。改期开放三十年来,闲人都变成了忙人,人们都在为生计奔波,而我却相反,生活虽然过的清苦,但我能在秦人的屋檐下生活,已知足矣。天水呱呱凉粉散发出的清香真的在我心中挥之不去,我的生活其实每天有份天水呱呱和一个天水饼子就可以了。因为,我挣钱不多,吃基本饭睡自然醒的觉是我的第一需要,其它弗之。

     

     

             我经常喜欢看着秦州人古老的屋顶发呆,想着秦州远古的事,为古人叫着好。有时一群大雁叫着从天上飞过,我会发出会心的微笑。有时我瞧着秦州山边一朵朵的祥云,也会大叫几声。有朋友说:你这个人还没有被现代工作和生活格式化,还会经常发出原汁原味的叫嚣。我知道这是朋友的批评和嘲笑,但我把它当做夸赞和表扬。因为古代秦州人的屋子里我进去过,那里摆着的都是令人压抑的物件,与古人的屋顶相得益彰。我只有秦州南宅子里的厢房里看到摆件有一些人性化的东西。我看着南宅子的绣楼,想着古代秦州美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生活状态,也臆想到了才子佳人在绣楼相会的场面,我才悟出,原来秦人的檐下更多的是情趣和情色。只是没有人当成文章来写罢了。在我看来,秦州原来是一个让古人们放荡不羁的地方。那么今天的秦州呢?我不得而知。

     

     

     

                  藉河风情线是近几年建成的新景,这令秦州人幸福了不少,因为在中国的历史上,藉河与三国的战事紧密相连,诸葛亮出祁山渡藉水的史实就发生在天水一带。能把一个有战争故事的藉河变成人们享受静美与甜蜜的的地方,实属是当代生活和谐稳定的写照。我为秦州人高兴,我曾写过一首《天河新赋》,虽然有人说我写的“马屁”赋,但我对藉河的滟滟风骚和春江丽景般的情调极尽赞美,因为在我的感情深处,秦州太多水的故事了,特别是藉河。

     

     

                     没有人会怀疑天水一词的来历与水有关,天河注水的故事流传了几千年。天水人的性格也与水有关。我最喜欢在秦州屋檐下欣赏细细的雨丝,因为那雨水打着屋顶青瓦的声音好比天赖之音。我更愿意在伏羲城看着被雨洗涤着的古树叶子,那顺着树干流下的雨水里透着远古的信息直到根部。我最想让我眼前突然出现一群嬉戏的天水女孩子,她们的神态比较耐读。

       在一片只有绿色的地方听雨;在一个生着火炉的日子看雪;在一个知心朋友前说天水,也算我生活的内容。

     

                 无需用美丽来形容秦州的女人,因为做为“美丽”这个陈词已不属于她们。在华夏文明史册里,秦州的女人已超越美丽而存在。她们已被人们装订在了厚厚的线装书里,供后人们赏读。我所了解的秦州女子,用婉约的气质拉动穿在身上的历史长裙,把古老的秦州画卷打开。可是,今天我看到的秦州女人,虽然有时也行进在秦人的屋檐下,但没有了叫我留恋的神采,特别是没有了撑着油纸伞的况味,她们更配不上秦州城那长长的雨巷,低眉信手时的样子很是造作。

     

     

        现在的秦州步行街不是秦州人的创意,但的确提升了秦州人的品位,顺着步行街的廊檐往前行进,在一排又一排的仿古店铺里,经营者用时尚打造着秦州,那诱人的时装,与爱情有关的咖啡屋,还有叫你能够焕然一新的发廊,无不为老屋里的秦州作着新注释。秦州真的是深巷子里的老酒,味道会从从巷子底部飘出?


    TAG: 散文 摄影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