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5)(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6)(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21)(图)
  • 今日新农村(图)
  • 秋日里扬场(图)
  • 觅——(图)
  • 无题(图)
  • 晚秋怀感 杨迎勋
  • 晚 秋 杨迎勋
  • 晚秋暖阳 杨迎勋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20)(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5)(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4)(图)
  •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天水市诗词学会走进会...(图)
  • 麦积区首个企业“青年之家”成立(图)
  • 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视察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3)(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9)(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4)(图)
  • 走进大地湾拜谒女娲祠:东方散文杂志社全...(图)
  • 秋菊色愈浓(图)
  • 醉美植物园(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2)(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3)(图)
  • 槐香悠远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6-01 10:34:12

         四月的一天, 在槐花还未开的季节,我却意外的吃上了槐花饺子,那种略甜清香的气味,实在是让人回味无穷。那日朋友为答谢邀请做客,特意做了我爱吃的饺子,但我没想到是槐花馅的,因为我还没看见槐花绽放,这定是去年的槐花冻到冰箱里的存货,说来还是个稀奇东西。因为吃过槐花饺子的人并不是很多,大多数用槐花做焪馍,也是很好吃的,但是我更喜爱饺子。

        回到家里当夜失眠了,并不是贪嘴饺子吃多了,而是由饺子追溯到很久远童年的故事。

        小时候因为身体弱,脾胃不怎么好,吃饭总是让大人们劳神。在保育院里阿姨甚至用恐吓来威胁我吃饭,但并不奏效,胃口仍是不佳,为这保育院的阿姨们没少找我妈妈告状埋怨。大人们工作很忙,我只有星期天才能回到家里和爸妈呆一天,所以也顾不上调理我的胃口 ,后来落下营养不良的贫血症。终于有一天因感冒引起低血压昏厥送进医院。那时候部队医院是不容许家属陪床的,但小孩子可以特许,可是爸爸妈妈哪有时间来陪我,只有我自己时常在喊叫着要妈妈的哭声中进入梦乡。有一次趁护士不注意悄悄的溜出病房,在医院到处寻找妈妈,我以为妈妈就在附近,其实妈妈工作的地方离医院还有几十里路呢。结果认不得道,回不了病房,害的医生满医院寻找,为这当班的小护士受到了严厉的批评,从此护士们怕我到处乱跑找妈妈,干脆把我的鞋没收掉,不许出门,并且经常柳叶横眉,冷酷的训斥我的不规。

        也许是很小就过着独立的生活 ,童年的事竟然记得清清楚楚。医院很大,院内像个花园,然而我却只能呆在小小的病房里。对面床上的病友也是一个小姑娘,但比我大多了,我喊她姐姐,但她有她奶奶陪着,而且打针时,我不能像她那样娇滴滴地哭喊着,奶奶用柔柔地耐心抚摸着抱着哄着,而我只有趴在枕头上,咬紧牙齿挺着尖利的针头疼痛地刺进我的身体,眼泪悄悄的埋在枕头里,用小手捂住屁股针液留存的硬疙瘩,因为我没有她那样的殊荣。护士还经常吩咐老人要帮她们紧紧看住我,以防我逃出病房。那段时间,我恨透了医院里所有的大人,我像个小鸟被囚在笼子里,童年的天真似乎在那时有过一段夭折。

         病床的窗外有一颗很高的槐树,记不清是哪天的夜里,我数着窗外的星星,忽然风吹来一股香味,好闻极了,我趴在床上,小手抓住栏杆,使劲的把头往窗外探着,想看看是什么这么香,然而夜里树叶和花的颜色是分不清的,但我还是一直贪婪的不肯放过每阵风刮过来的香味,不知数了多少颗星星,那个夜很长很长,我的小眼睛一直望着深不可测的天空,似乎妈妈在那里,最后趴在窗台上睡着了,清晨,护士把我从窗台抱下来,身体的状态可想而知 。

          给我意外惊喜的是第二天的傍晚,在窗子铁栏杆外看见了哥哥,要知道,哥哥的学校离这里要好几十里路呢,不知他怎样会寻到这里。哥哥垫着脚尖,双手紧抓着栏杆,生怕看不见我,我哇的一声抓住哥哥的手大哭起来,“我要回家,我要找妈妈,哥哥惊慌失措的不知怎样安慰我才好,因为他只大我五岁,还是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啊。哥哥见我哭个不停,又怕医生护士来赶走他,急忙挣脱我的手,跑到窗外的那颗槐花树前,蹭蹭蹭几下就上了树,这时我才看见白花花,一串串的花儿神奇的吊在绿叶丛中,哥哥麻利的几下就摘了好几串槐花,送进窗子里说:“瑛,你吃,可好吃了 ”说着捋
    了一串往他嘴里填,接过槐花,一下我就知道,这就是昨晚的香味,好香啊!摘了一颗放进嘴里,清香甜美,“哥哥,好吃”我破涕为笑,哥哥笨笨地说再不许哭,我问哥哥,什么时候我能回家,哥哥说不知道,这时护士进来厉声喝道:“哪里的小孩,赶快走”,哥哥唿的猫下腰,往远跑去,我急得哭喊:“哥哥不要走,带上我”,哥哥边跑边喊,不要哭,过两天我再来。我跪在床上,手里攥着哥哥摘得几串槐花,眼睁睁地看着哥哥消失。转过头,看见护士虎视眈眈地盯着我手中的槐花,护士说:“那东西,不能随便吃,吃坏了闹肚子,”我怯怯地望着护士:“我要回家,脸上一串串的泪滚落,护士过来要没收我的槐花,我把槐花一下塞进被子里,一屁股坐在上面大喊:这是我哥哥的,是我哥哥给我的,然后大哭,临床的老奶奶对护士说,就把花留给孩子吧,怪可怜的,没人陪。护士似乎对我也没什么招,只好姗姗走出病房。

         槐花给了我一点念想,哥哥说过两天来。那几串槐花我细心节约的一颗颗吃完,哥哥也没有来,一个星期后,爸爸来看我,带来了用军用饭盒装的饺子,没有胃口的我,用怯怯的眼神看着爸爸,(从小都是很惧怕爸爸的那种军人式的威严)捏起一颗饺子不情愿地轻轻咬了一口,突然兴奋的从床上跳了起来“香!是槐花饺子!爸爸,好吃!”爸爸用诧异的眼神望着我,“你怎么知道是槐花饺子?你吃过槐花?谁给你的?”“我吃过,是.....”忽然想起哥哥来看我,肯定是瞒着爸爸,甚至是逃学,爸爸知道了,肯定会狠狠地惩罚哥哥,半截话倒噎在嘴边却不知再怎么说好,爸爸用严厉的眼神直视着我,我不说不行了,我避开爸爸的眼睛看到窗外的槐花树,“爸爸,您看” 我用小手指着那棵树,树上那一串串白色的花已经快开衰败,但依然有浓郁的香味。“爸爸,我想妈妈,每天晚上,我都趴在窗台闻槐花的香味,数天上的星星,花的香味和饺子一模一样。”爸爸一下搂着我:“瑛,爸爸来迟了,乖,妈妈很忙不能来看你,要听医生的话,病好了,爸爸和妈妈一块来接你,饺子是妈妈给你专门做的,爱吃就多吃点。”我知道爸爸妈妈平时是在大灶上和战士一起就餐的,只有礼拜天做一顿饭,是妈妈特意给我做的。本来在看到爸爸的第一眼就想好要缠着爸爸离开医院,可是在此时,不知是不敢还是听到爸爸说的话,好像突然明白,爸爸不可能带我走,只能是留下这些槐花饺子,嘴里含着半个饺子,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爸爸问我:“打针疼吗?”我眼中闪着泪花,摇摇头,“护士对你好吗?”我勉强地点点头,我知道再说什么也是无用的,爸爸对我说:“保育院的阿姨表扬你学习很好,在医院我也想听到医生说你很乖,好吗?”我噘着小嘴使劲地点着头,“爸爸,我听话!”爸爸用他的那双大手抹去我脸上的泪,盯着我:“爸爸要走了,我相信我的瑛会坚强。”我像个大人似的坚定地点着头,从爸爸手里接过槐花饺子饭盒,“爸爸,您走吧!”爸爸用满意的眼光赞许着我,大踏步的离开病房。

          几十年过去了,爸爸妈妈和哥哥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但是每年槐花开时,我一定会在结满串串香,满枝白的槐树下,看着白云飘过的蓝天,望着颗颗咧嘴的槐花,去回味那种香甜.....。

          一夜风吹槐花开,
    徐徐染染,阵阵飘来淡淡香,飘白肌雪,如新娘娇羞,文静美丽。沁如甘密春之深爱,清幽涤荡心已醉。正是那童年之影如梦开来,在流年的岁月里将之印记,那些美好,那些微凉,那些孤影携着阵阵凉爽的风,柔柔地,远远地向我袭来,袭来,袭来......

          无论有过怎样的童年,童年的乐趣是一生中最为美好的......还有那像仙子般晶莹的花香 ......


    ( 仅以此文献给来临的“六一”儿童节!)
     
     
     

    TAG:

    素笺花言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马新堂   /   2015-06-10 21:50:39
    5
    天水在线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在线   /   2015-06-01 20:47:04
    5
    郭柏林 引用 删除 郭柏林   /   2015-06-01 19:22:23
    5
    牧云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牧云   /   2015-06-01 18:20:27
    5
    现子湾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晚霞   /   2015-06-01 18:09:18
    5
    李林芳 东篱菊影 引用 删除 李林芳   /   2015-06-01 11:38:24
    5
    平沙落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平沙落雁   /   2015-06-01 11:24:23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