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州园博会——【插花】(2)(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6)(图)
  • 中越跨国【德天瀑布】(6)(图)
  • 题南宅腊梅 [七绝](图)
  • 中越跨国瀑布——【板约小瀑布】(5)(图)
  • 广州园博会——【插花】(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5)(图)
  • 缅怀邱少云
  • 新年的开心事:《天水周刊》2021年1月2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4)(图)
  • 中越跨国瀑布——【德天大瀑布】(4)(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5)...(图)
  • 赞天水诗坛双杰(图)
  • 扶贫路上那颗星 文/王峰梅(图)
  • 腊日巧遇大寒[诗作一首](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4)(图)
  • 中越跨国瀑布——【德天大瀑布】(3)(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3)(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3)(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2)(图)
  • 中越跨国瀑布——【板越小瀑布】(越南)...(图)
  • 古坡草原 原创
  • 中越跨国【德天瀑布】(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1)(图)
  • 《节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9-14 19:39:26

          临近节日,突然感到时光流速快的令人恐怖 ,我的目光还停留在赤膊炫华的夏日 ,而萧瑟的秋竟不管不顾直袭而来,更令我寒颤的是,中秋月近,节日逼临。

           节日?不知为何会敏感的在心头隐隐的抽搐?也许是节日给我以特殊的记忆,它会刺激我的某个神经,我笑过,哭过,痛过,思过.....节日?节日!每逢佳节倍思亲,我又会在圆圆的月亮下,去寻找那种我曾经有过的温暖,和送去寄语的思念。我想念流过的时光带给我的欢乐,我感谢岁月留给我记忆的永存。然而我却讨厌节日,它让我在欢喜的日子里感到莫名的惆怅和淡淡的忧伤。

           记得小的时候很爱过节,穿新衣服,兴高彩烈。爸爸会额外给两毛钱,我会连蹦带跳地去服务社,买一毛钱的山楂卷,一毛钱的蛋饼干。幸福的如在蜜罐里。 有一个很久远的记忆,也许很特别,它一直在梦里重复地出现过。

           幼时在保育院,逢年过节,院里都会给孩子们加点新鲜好看好吃的饭菜,餐桌会焕然一新。那一年的中秋节,孩子们中午按时围坐在餐桌前,每人的座位跟前都提前摆好了一个月饼,一个大苹果,还有几颗水果糖。我悄悄地用手帕包起月饼掖在衣服里藏起来,告诉阿姨,我已经把月饼吃掉,因为虽然是发给自己的,但不吃掉阿姨会收起来,怕孩子们扔掉或夜间吃了不消化。很多孩子在拿到月饼的第一时间,就狼吞虎咽,很快结束战斗。

           吃完饭,我怀揣着月饼跑到只有一墙之隔的小学校窗户底下,墙这边是平时谁都不能进来的保育院,墙那边是学校的一个乒乓球室,哥哥的影子经常出现在那里。我一直等到窗户
    栏杆前出现哥哥的脑袋,我踮着脚把月饼从栏杆缝里塞进去,哥哥拉着我的小手,从口袋掏出两根山楂果丹皮放到我的手心,那是我最爱吃的东西。哥哥打开手绢,看到月饼问我:“发了几块月饼?”我说:“一块,”哥哥说:“那你吃了吧,”我说:“哥哥你吃一半,我吃一半,”哥哥把月饼掰开,塞到我手里一半,把那一半又用手帕包好,我跳着脚说:“哥哥,我要看着你吃,我才吃。我知道学校不会发零食,保育院的孩子们是特殊待遇。那时正是困难时期,部队首长命令,饿谁都不能饿孩子,因此保育院的伙食待遇从未变过。”哥哥看着我打开手绢,咬了一小口,又包上说:马上就要上课了,我下课了再吃,你赶紧把果丹皮藏好,不要叫阿姨收去,哥哥给我招招手,”说完就走了。我把果丹皮放进贴身穿的小背心里,跳着跑回小朋友当中。

           星期六的晚上,爸爸接我回家,哥哥已经在家里。爸妈的脸都浮肿着,部队上为了支援地方百姓,把口粮减了又减,每人一月只有七斤粮食的定量,而且真正吃到嘴里的,还不足七斤,饿了只有喝盐水,人人的脸都肿的明光光的。爸爸那一年被饿的差点送了命。

           妈妈烧了一锅菜汤,没有一星点油,我喝了一口,便噘起了小嘴,难怪吃惯了保育院的牛奶面包,这种汤怎能咽下去?哥哥一声不吭,拿出手帕打开,取出半个月饼递到我手里,我说:“哥哥,你没吃啊?”哥哥说:“装在口袋,我忘了,”妈妈转过头去,抹了一下眼睛,我看见妈妈像是哭了,我问妈妈:“妈妈,你怎哭了?”妈妈说:“乖,吃吧,你哥哥刚才已经吃过饼了,”我说:“月饼比饼好吃,”我拿着一半月饼硬塞在哥哥嘴里说:“你吃嘛,你吃嘛,”哥哥看我闹,捧着我的小手,轻轻地咬了一小口,在我耳边说:去给妈妈和爸爸咬一口,我跑到爸爸妈妈跟前,爸爸说,“我不爱吃甜的”,妈妈说:“瑛瑛乖,赶紧吃了月饼,明天就长大了,” 我瞅了哥哥一眼,哥哥用眼神指挥我,我把月饼扣在妈妈嘴上:“妈妈不吃,瑛瑛也不吃,瑛瑛不吃就长不大”,妈妈搂着我轻轻地在月饼上咬了一小口,接着爸爸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也咬了一小口,我看看哥哥,哥哥对我点点头,我捧着三分之一的月饼一点一点的把它吃完.....

                
           秋真的来了,夜晚的风已带着零落凉气,暗隐萧寒,徐徐吹动着沿柳花叶,使之悄声颤抖,低语呻吟 。沥沥过隙的雨,星星点点,似乎有点“凄”的感觉。远处高楼闪烁的霓虹灯
    骄傲地大放异彩,因为今晚没有星星与之媲美。

           没有听见水流的声音,但感觉亮光照射下的粼粼河面,暗流涌动,似乎缓缓地在数着流去的岁月。不知为何一股一股的念头,促使我向远方痴痴地抬起头,久久的凝视。

           哥哥和妈妈很多年前就永远地离开了我,然而那种温暖却时常伴着我,每到
    节日,让我芊芊思忆,我想,我的快乐一定会和你们同在 ,然而隐隐的悲却也在楚楚的蠕动着.....


           有月亮吗? 那种淡淡的思念渐渐凝重,蹙起眉头,似乎念想着的就在银盘中,努力仰头向远方眺望着,看深空是否有一银镰挂钩。黑压压的云层直从头顶罩到天的尽头,哪有?不禁为自己傻傻的期盼感到失笑,湿风落雨天怎会有星伴月的出现呢?然而我仍不甘的仰头盼月,就这么傻傻地期盼着.....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