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阳登皇城隗嚣宫【七言律诗】(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河】(2)(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桑斯安斯风车村】...(图)
  • 深圳菊展(17)(图)
  • 重阳赏菊[七言律诗](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河】(1)(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深圳菊展(16)(图)
  • 读山 原创
  • 刘天波调研督查脱贫攻坚工作,视察了郭川...(图)
  • 霜降吟怀[七言律诗](图)
  • 镶嵌在玫瑰园里的一颗明珠(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我工作过的院校——【惠州学院】(图)
  • 深圳菊展(15)(图)
  • 又是一年菊花开(图)
  • 九月初五观月吟怀【七言律诗】(图)
  • 百度搜索条祠——【惠州学院卫斌教授】(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深圳风光摄影——【菊花展览】(14)(图)
  • 抗美援朝七十周年感怀[七律一首](图)
  • 惠州盐州岛西山落日(2)(图)
  • 荷兰王国风光摄影——北方小渔村【瓦伦丹...(图)
  • 深圳风光摄影——【菊花展览】(13)(图)
  • 《华夏散文》第5期散文评论--刊发杨仲伦评论《官屯岭上的牧歌》文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3-05-16 18:40:26 / 个人分类:难忘故乡山水

    随心所欲写春秋

    ——读尚岚散文集《心影》

     李兴义

     

    李兴义,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已出版散文集三部,诗集一部,小说集一部,长篇小说两部。

     

    尚岚是我的老婆。人说“嫁个做官的当娘子,嫁个杀猪的翻肠子”,这话不错。我一有空闲就趴在电脑上码字,我老婆便如影随形趴在另一台电脑上敲键盘。我写散文,她也写散文。写作是件单干活儿,我干我的,她干她的;我写的东西她很少看,她写的东西我也不搭理,我们井水不犯河水。突然有一天,她说她要出书了,我便大吃一惊。为了不让她丢人,我必须认真地“审查”一下她的作品。

    童年记忆、成长经历对于一个作家的成长起着根本性和决定性的作用,它既是写作的出发点,也是其归宿。尚岚的散文大多是怀旧的。旧时的村庄,旧时的场景,旧时的人物,过去的山,过去的水,过去的树,曾经的岁月,以及那个岁月里的人和事——亲戚朋友邻居,老师同学同事,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悲欢离合,他们的争吵打闹。在对这些陈年旧事凡人小事的追忆和叙写中,作者倾注了无限的感情,或褒或贬,或亲或疏,或怀念,或绝情,而更多的则是作对照,讲变化,看发展,抚今追昔,忆苦思甜,反映民生变化,展现历史变迁。最让我感动的是那篇《可怜的杏树》,她写在那贫穷的年代里,人们为了养猪,把山上杏树的叶子全捋掉了,将杏树的枝条都折断了,让杏树变成了“没毛鸡”。“那年月,它们顾不得开花,顾不得结果,断子绝孙,甚至连一片叶子都长不安稳……现在的农民不养猪了,即使养,也绝不会去捋杏叶……国家富裕了,万民安泰,万物生辉,就连杏树也跟着沾光了。”掩卷沉思,在那个浩劫的年代里,在那个贫穷而又苦难的年代里,一棵杏树的命运尚且如此悲惨,人的命运就可想而知,隐喻的意味显而易见。作者处处运用对比,《乡村变奏曲》算是一组集中作对比、集中讲变迁的文字,《衣着往事》《棉窝窝,暖窝窝》通过自己的穿着作今昔对比,看时代变迁,就是写厨房烟火的《厨房絮语》也不放过作对比,看变化,讲发展:过去烧煤球,后来烧液化气,现在用电磁炉……

    米兰•昆德拉说,“欧洲人,就是对欧洲有怀旧情绪的人”。怀旧是文学写作者应有的情怀。坚持植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土地,向生活找素材,向记忆寻真情,这是一切有成就的作家们走向成功走向辉煌的经验所在。尚岚的写作经历不算很长,能找到这一途径并坚持写,路子是走对了的。

    《心影》中的许多篇什都是写故乡的,写一个深藏于作者心底的故乡,一个独属于作者人生的、精神的故乡。作者向我们娓娓述说她故乡土地上色彩斑斓的风土人情,传递着人世间真挚的温情,精细描绘一棵树、一根草、一块荞麦地、一山苜蓿草、一丛蒲公英、一场透雨、一只麻雀,它们的形象,它们的风姿,以及作者对它们的浓得化不开的情感。用梨花带雨的文字描摹那春日桐树梢上挂满的铃铛,那洋槐花散发的悠悠香甜,不仅给人以原生态的田园风光之美,还富有强烈的感官穿透力,无论是视觉,还是听觉、嗅觉,都让人产生无穷的陶醉与享受的快感。一草一木总关情,呼吸之间沁入爱。短文《娘家树》里有这样一段文字:“后来,我出嫁进了城。每年枣子成熟,母亲总会想方设法给我带一些新鲜的红枣来。我想,母亲除了给我口舌之享,更多的是为了激活我的思乡意识,唤醒我的恋家情怀……老女子望娘。每每忆及娘家,忆及娘家的亲人们,我的眼前就会出现我家的那棵枣树,它的高大劲健,它的光彩照人,它的丰厚优裕,它会给我无限的温暖和幸福。”在这里,高大的枣树、香甜的枣子已经幻化成了情感符号,幻化成母亲乃至娘家的象征,时时牵动着作者的思乡之情,恋母之思。

    情感是散文的灵魂。没有感情投入的写作不能算作写散文;没有写出感情的文字算不得散文。散文的抒情不像抒情诗,不能过多地用“啊”“哇”“呀”,散文的感情贵在“蕴”,贵在“含”,贵在自然泄露,不能强加,不能无病呻吟。看来尚岚深谙此道,并在写作中努力践行。

    《心影》的另一个亮点就是写人。薄薄一本书写了很多很多的人,有死去的,有活着的,有亲近的,有疏远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伯伯婆婆、兄弟姐妹、老公子女、亲戚朋友、村伙邻居、老师同学、同事熟人,凡是她能接触到的人,都写。每个人物,她都记着他们的相貌神态,衣着打扮,言谈举止,行为习惯,兴趣嗜好,写起来如数家珍,一个个被写得形象栩栩如生,个性鲜明突出,灵魂熠熠闪光。读之让人或扼腕感叹(如《方英子》),或拍手称赞(如《我的语文老师》),或欣赏有加(如《玫瑰》),或无奈叹息(如《三个学生》、《笑》)。尤其让我感动的是,作者竟然记住了许多她小学和中学的老师和同学,而且用不少细节表现之,他们的名字,他们的模样,他们的语言,他们的笑,这就难能可贵了,读着让我感到温馨和怀恋。作者写的都是些往事,其实那是许多人的往事。可是大多数人却渐渐忘了一些老师、同学和朋友,或者许多故人的影子已在心里淡化得无影无踪,而在尚岚心里,他们却依旧生动鲜活,充满生气,散发着朴素的气息。我想,这,大概就是一个有心人的标志,也是一个写作者与常人的区别吧。作者写人,倾注了深沉的感情,那感情楚楚动人:“奶奶的两只乳袋像两只大葫芦,垂在胸前,腰里是一圈一圈的赘肉。她笑呵呵地张着没牙的嘴,那样子和弥勒佛的坐像毫无二致。因为肥胖,她的身体白皙松软。她的孙子们拿着毛巾,端着热水盆围在她的周围,给她擦洗身体,孙女们就会伸出她们的小手,去逗弄她的乳头。每当这时,奶奶总是乐呵呵地笑着。在她的心中,这就是天伦之乐,是至高无上的享受。”(《我的奶奶》)

    平时生活在一起,我总觉得尚岚不肯动脑子,常常批评她没有思想,没有主见,是个平庸的女人。可是读完她的《心影》,我对她刮目相看了。她的文章中处处闪烁着思想的光斑。开卷第一篇《站成一棵树的样子》就是一篇思想性很强的文字,下来的《合欢》里蕴藏了好些哲理,《冬子纪事》就深刻地说明了一个关于教育的道理……最突出的是“时光碎片”一辑,除了几篇游记,大多篇章都属哲理散文,而且篇篇有真知灼见。这些见解,是我远所不能及的。比如她讲:“人生是条抛物线,出生,成长,结婚,生子,退休,死去。从出生到死亡,每个人都经历过风光无限好的巅峰,经历过垂垂老矣的低谷,有过如日中天的光耀,也有过近黄昏的叹惋,就像日之升落,月之圆缺,再自然不过。那些喜怒哀乐,爱恨情仇,都是这个抛物线上的花絮,是路边的风景。重要的是我们要努力把握好自己,过好生命中的每一天,描绘好抛物线上的每一个点。”(《人生的规则》)

    莫言曾说:“关于散文的写法,说法很多,如果让我说,那就是一个‘真’字,真心真情真感觉。有真乃大,有真乃美”。尚岚的笔法很朴实,描摹事物很真实,总能把对象写得活灵活现。我想,这里面主要的原因是她还涉文不久,还没掌握所谓的技巧,不会扭捏作态矫揉造作,看到什么写什么,我心写我文,随心所欲,所以写出了“原生态”,写出了一个“真”字。

    不说了,不说了。好处说多了,大伙会骂我给老婆做广告,自吹自擂自卖自夸;老婆会以为我曲意巴结,图谋一顿好饭、一样好菜、一套新衣,甚或另有图谋。所以揭几样短处:一是不善构思,随意性太强,偏题跑题的倾向很明显;二是欠缺推敲琢磨和剪裁之功,材料堆砌的毛病较严重;三是任意夸大,拿榆钱儿当钩锣的现象间或有。打下这三大板子,老婆如果愿挨,就会有大的长进。

     

     

     

    高歌浅吟抒乡情

    ——读《官屯岭上的牧歌》

     杨仲伦

     

    杨仲伦,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已在《中国散文家》《华夏散文》《散文百家》《老人春秋》《秦州文艺》《中国旅游报》《河南日报》等报刊发表散文100多万字,多篇散文作品获奖,已出版《大地情韵》《我心中的红豆》《踏歌秋野》《乡思回韵》《吟啸行旅》《五彩风情》等六部散文集。

     

    喜欢牧歌,喜欢牛背放歌的洒脱不羁,喜欢晚风弄笛的飘逸悠扬,喜欢炊烟袅袅的闲适恬静……那一幅幅田园风光的绚丽画卷,总是令人心驰神往。

    喜欢牧歌的缘故,是因为我的家乡就在秦岭余脉小陇山中,我的童年时代就是在家乡山野的牧歌声中度过的,因此,我对牧歌有一种特殊的情感。然而,远离故乡多年,对牧歌的向往只能在梦中去追寻。

    让人感到欣喜的是春节期间,收到了家乡一位晚辈,也是我尚未晤面的亲友李三祥邮来的书刊,其中就有他的散文集《官屯岭上的牧歌》,一看书名,就让我感到十分惊喜,这是来自朝思暮想的故乡牧歌,溢满着浓浓的乡情,怎不让人如获至宝呢!来自故乡的牧歌让我的整个春节都能神游故乡,都过得欢天喜地。

    田园牧歌源远流长,古代的诗人们,总是以山水田园为审美对象,把细腻的笔触投向大自然,创造出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借以表达对宁静平和生活的向往。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王维的“野老念牧童,依杖侯柴扉”,孟浩然的“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陆游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袁枚的“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写出了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田园牧歌,留给后人无限的神往。三祥的古诗写得也很有功底韵味,我想如果他用古诗写家乡的牧歌,一定也会文采灿然。

    然而他却用散文随笔写出了《官屯岭上的牧歌》,书中收录了三祥近年所写的散文随笔七十余篇,另外还有五十多句民俗方言。细细读来,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在散文随笔中,三祥以他朴实流畅的文笔,深沉真切的挚爱,描绘了家乡的山川风光、草木花卉、历史掌故、亲友乡情。在三祥的眼中,无论是故乡的名山胜水、古寺名刹,还是一坡一岭,一花一木,都是那么美丽,那么令人动情,于是,他就像一位画家,用他生花妙笔,时而工笔细描,时而泼墨写意,描绘出家乡迷人的画卷:云雾山的一峰耸立,陡峭如削;净土寺的苍松满山,林涛阵鸣;南郭寺的如雪刺槐,鲜艳紫槐;晚霞湖畔的落日余晖,霞光云影,都一一展现在读者的眼前,即使是早春的一场小雨,夏日的一朵榴花,深秋的一片黄叶,冬天的一场大雪,还有那树梢的清风,枝头的槐花,冬夜的明月……在他的眼中都是那样令人留恋,那样令人难以忘怀。可真是“一枝一叶总关情”啊!还有他对父母,姐姐等亲人的关爱,都是那么真诚,那么感人。也正如他自己所说:“没有虚情假意的粉饰,也没有飘忽不定的一时兴起。生在此山中,端赖一方水土,养育我父祖和世代先人。落叶归根处,情牵在故乡!生于斯长于斯,足以把自己的一生相与和寄托。”(《情寄千山万水间》),正是情动于衷,才能溢于言表,行之于文字啊!

    三祥的《官屯岭上的牧歌》文字清新明快,充分表现出“牧歌”朴实无华的本色,但又不乏精雕细刻的描写,请看:“穿过九曲桥廊,看桥下不远处的湖面上,一簇簇成片的睡莲,或分散稀疏,或密集攒聚,青青的绿叶,团团铺展圆如扇面,纹丝不动的横卧和附着在湖水浅表,一片片延续相接,藕断丝连成片相拥着延伸在湖中央……”(《晚霞湖畔的神话》),读他这段文字,是那样清新雅丽,使人就像进入了朱自清《荷塘月色》中所描写的美妙境界,又怎能不惊叹作者的神来之笔呢!

    三祥的散文随笔,是三祥的横跨着自己才情神思的黄牛,穿行在故乡的山塬田野上,纵情歌喉的一曲曲牧歌。

    三祥文集中收录的“民俗方言”,我认为是另一种形式的“牧歌”,甚至是更带乡土味的“牧歌”。俗话说:“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俗”,乡音乡俗既丰富繁杂,又持续悠久,人的肉体会消失,但乡音乡俗却一直在传承,并长久的保留,它是道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最能表现一个地方的地域特色,也是一个人最难丢弃的祖宗遗产。一个人的身份可以改变,容貌可以改变,但渗透在他血液中的乡音乡俗是很难改变的,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就是最形象的证明。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交流的广泛,乡音乡俗往往被人们忽视,甚至认为乡音乡俗太土气而鄙视抛弃。

    其实,乡音土语一直伴随着我们的生活,即使在突飞猛进地向现代化进军的过程中,乡音土语又何曾离开过我们,别的不说,就说众人皆知的春节联欢晚会上马季冯巩的相声段子,赵本山赵丽蓉的方言小品,还有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山东快书、苏州评弹等,哪一个不是凭借方言土语而得到全国亿万观众欢迎的?由此可见,原汁原味原生态的民俗方言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值得欣喜和敬佩的是三祥以自己炽热的情怀和独特的视角,对民俗方言给予重视,并以讲故事的方式,对家乡最流行最常用的方言给予挖掘和注释。讲故事既传统又新颖,蒲松龄讲故事,给后世留下《聊斋志异》;莫言讲故事,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三祥的讲故事,让人们在轻松会心的微笑中,既得到精神的愉悦,又对方言民俗有了新的认识。如果说三祥的散文随笔是他纵情高唱的牧歌,那么,三祥的民俗方言则是他浅吟低唱的牧歌。这悠扬的牧歌是作者本人的真情流露,也让读他文章的人受到感染,更加激发了对故乡的认知和热爱。

    官屯岭上听牧歌,高歌浅吟抒乡情。

    官屯岭的牧歌,永远回荡在故乡的山塬田野上!

     

     

    华夏散文月刊

     

    《华夏散文》第5期散文评论
    (2013-05-16 15:55) 转载▼
    标签: 文化 分类: 月刊精选  

    高歌浅吟抒乡情
    ——读《官屯岭上的牧歌》
    杨仲伦
    华夏散文月刊  http://blog.sina.com.cn/huaxiasanwenyk

     

    【置顶】 《华夏散文》第5期散文评论--刊发杨仲伦评论李三祥散文集《官屯岭上的牧歌》文章
    系统分类: 文化  个人分类: 默认 本文标签:杨仲伦评论李三祥散文集文章
    ·本文只代表博友个人观点。本文版权归作者和新华网共同拥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新华网  
    http://755752780.home.news.cn/bl ... 1E0CCA8694F67C.html





    高歌浅吟抒乡情


    ——读《官屯岭上的牧歌》



    杨仲伦



    杨仲伦,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已在《中国散文家》《华夏散文》《散文百家》《老人春秋》《秦州文艺》《中国旅游报》《河南日报》等报刊发表散文100多万字,多篇散文作品获奖,已出版《大地情韵》《我心中的红豆》《踏歌秋野》《乡思回韵》《吟啸行旅》《五彩风情》等六部散文集。

           喜欢牧歌,喜欢牛背放歌的洒脱不羁,喜欢晚风弄笛的飘逸悠扬,喜欢炊烟袅袅的闲适恬静……那一幅幅田园风光的绚丽画卷,总是令人心驰神往。
    喜欢牧歌的缘故,是因为我的家乡就在秦岭余脉小陇山中,我的童年时代就是在家乡山野的牧歌声中度过的,因此,我对牧歌有一种特殊的情感。然而,远离故乡多年,对牧歌的向往只能在梦中去追寻。
            让人感到欣喜的是春节期间,收到了家乡一位晚辈,也是我尚未晤面的亲友李三祥邮来的书刊,其中就有他的散文集《官屯岭上的牧歌》,一看书名,就让我感到十分惊喜,这是来自朝思暮想的故乡牧歌,溢满着浓浓的乡情,怎不让人如获至宝呢!来自故乡的牧歌让我的整个春节都能神游故乡,都过得欢天喜地。
           田园牧歌源远流长,古代的诗人们,总是以山水田园为审美对象,把细腻的笔触投向大自然,创造出田园牧歌式的生活,借以表达对宁静平和生活的向往。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王维的“野老念牧童,依杖侯柴扉”,孟浩然的“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陆游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袁枚的“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写出了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田园牧歌,留给后人无限的神往。三祥的古诗写得也很有功底韵味,我想如果他用古诗写家乡的牧歌,一定也会文采灿然。
            然而他却用散文随笔写出了《官屯岭上的牧歌》,书中收录了三祥近年所写的散文随笔七十余篇,另外还有五十多句民俗方言。细细读来,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在散文随笔中,三祥以他朴实流畅的文笔,深沉真切的挚爱,描绘了家乡的山川风光、草木花卉、历史掌故、亲友乡情。在三祥的眼中,无论是故乡的名山胜水、古寺名刹,还是一坡一岭,一花一木,都是那么美丽,那么令人动情,于是,他就像一位画家,用他生花妙笔,时而工笔细描,时而泼墨写意,描绘出家乡迷人的画卷:云雾山的一峰耸立,陡峭如削;净土寺的苍松满山,林涛阵鸣;南郭寺的如雪刺槐,鲜艳紫槐;晚霞湖畔的落日余晖,霞光云影,都一一展现在读者的眼前,即使是早春的一场小雨,夏日的一朵榴花,深秋的一片黄叶,冬天的一场大雪,还有那树梢的清风,枝头的槐花,冬夜的明月……在他的眼中都是那样令人留恋,那样令人难以忘怀。可真是“一枝一叶总关情”啊!还有他对父母,姐姐等亲人的关爱,都是那么真诚,那么感人。也正如他自己所说:“没有虚情假意的粉饰,也没有飘忽不定的一时兴起。生在此山中,端赖一方水土,养育我父祖和世代先人。落叶归根处,情牵在故乡!生于斯长于斯,足以把自己的一生相与和寄托。”(《情寄千山万水间》),正是情动于衷,才能溢于言表,行之于文字啊!
           三祥的《官屯岭上的牧歌》文字清新明快,充分表现出“牧歌”朴实无华的本色,但又不乏精雕细刻的描写,请看:“穿过九曲桥廊,看桥下不远处的湖面上,一簇簇成片的睡莲,或分散稀疏,或密集攒聚,青青的绿叶,团团铺展圆如扇面,纹丝不动的横卧和附着在湖水浅表,一片片延续相接,藕断丝连成片相拥着延伸在湖中央……”(《晚霞湖畔的神话》),读他这段文字,是那样清新雅丽,使人就像进入了朱自清《荷塘月色》中所描写的美妙境界,又怎能不惊叹作者的神来之笔呢!
            三祥的散文随笔,是三祥的横跨着自己才情神思的黄牛,穿行在故乡的山塬田野上,纵情歌喉的一曲曲牧歌。
           三祥文集中收录的“民俗方言”,我认为是另一种形式的“牧歌”,甚至是更带乡土味的“牧歌”。俗话说:“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俗”,乡音乡俗既丰富繁杂,又持续悠久,人的肉体会消失,但乡音乡俗却一直在传承,并长久的保留,它是道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最能表现一个地方的地域特色,也是一个人最难丢弃的祖宗遗产。一个人的身份可以改变,容貌可以改变,但渗透在他血液中的乡音乡俗是很难改变的,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就是最形象的证明。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交流的广泛,乡音乡俗往往被人们忽视,甚至认为乡音乡俗太土气而鄙视抛弃。
            其实,乡音土语一直伴随着我们的生活,即使在突飞猛进地向现代化进军的过程中,乡音土语又何曾离开过我们,别的不说,就说众人皆知的春节联欢晚会上马季冯巩的相声段子,赵本山赵丽蓉的方言小品,还有豫剧、越剧、秦腔、黄梅戏、山东快书、苏州评弹等,哪一个不是凭借方言土语而得到全国亿万观众欢迎的?由此可见,原汁原味原生态的民俗方言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值得欣喜和敬佩的是三祥以自己炽热的情怀和独特的视角,对民俗方言给予重视,并以讲故事的方式,对家乡最流行最常用的方言给予挖掘和注释。讲故事既传统又新颖,蒲松龄讲故事,给后世留下《聊斋志异》;莫言讲故事,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三祥的讲故事,让人们在轻松会心的微笑中,既得到精神的愉悦,又对方言民俗有了新的认识。如果说三祥的散文随笔是他纵情高唱的牧歌,那么,三祥的民俗方言则是他浅吟低唱的牧歌。这悠扬的牧歌是作者本人的真情流露,也让读他文章的人受到感染,更加激发了对故乡的认知和热爱。
            官屯岭上听牧歌,高歌浅吟抒乡情。
            官屯岭的牧歌,永远回荡在故乡的山塬田野上!

    《华夏散文月刊 》



    TAG: 地址 华夏 散文 文章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13-05-18 23:01:44
    原帖由松林雨于2013-05-17 20:26:45发表
    祝贺李老师! 别忘了给我留一本书哦!
    松林雨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松林雨   /   2013-05-17 20:26:45
    祝贺李老师! 别忘了给我留一本书哦!
    松林雨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松林雨   /   2013-05-17 20:25:03
    5
    云飞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云飞   /   2013-05-16 23:21:18
    5
    李德海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德海   /   2013-05-16 21:13:23
    5
    亭中书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亭中书   /   2013-05-16 19:03:19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