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沙漠植物...(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5)(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5)(图)
  • 欣闻古都西安新冠清零有感(图)
  • 辛丑大寒有吟(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4)(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沙漠植物...(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4)(图)
  • 停水通知
  • 年关(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3)(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沙漠植物...(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3)(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热带雨林室】(2)(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2)(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2)(图)
  • 冬日的麦积山(图)
  • 《玖玖扇情画韵》
  • 冰路雪影(图)
  • 停水通知
  • 防 疫(图)
  • 梅花开了(图)
  • 地球变暖谁之过(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1)(图)
  • 冬游西和晚霞湖行记(散文随笔)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12-18 00:53:35 /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

    冬游西和晚霞湖行记散文随笔)   

            ---2012年12月8日携友同往西和晚霞湖之行随笔

                        李三祥

           昨日赶上二十四节气中的大寒,在晴空丽日高照下的天气景象,突现得在冬季的这个日子里,头顶的天空,无比的阳光与畅朗,地面的山原树木顿现出迷人的明丽和通透,实在可以说,这样的天气,是进入冬天以来少有的苍莽与清旷!

           此前的11月30日,一场趁着漆黑的夜色簌然飘落的积雪,伴随着人们沉浸在夜梦里酣睡的节奏,悄然间就把眼前和脚下张显得有点焦渴干旱的大地,覆盖和滋润在情意盎然的苍茫里!待到第二天起身步出家门,路边的乔木和和靠近脚下的绿化带,便裹上碎琼素玉般地披上了一层略显单薄的冬装,映入眼帘的景致,勾曳得冷风掠动中的心情,一如地面人行道上溢散和消融的雪水,激发出几许浸透着人们心灵的湿润与感动来!继而就催生了12月1日当天相邀三五好友驱车直奔净土寺所在的朱家后川,踏雪探访山间林区雪后景观的赏心悦事!

           12月8日上午九时许,再次应朋友之约,趁着清空丽日万里无云的佳好天气,又一次驱车奔赴位于陇南市境内的西和县晚霞湖冬游!

           驱车出了城区,沿着南沟河直线前行,过柄灵寺,一路所见,逐渐地便有时不时引入眼帘掠过车窗而过的乡村的影子扑面而来,这些村落,或依山傍势而居,或沿着河谷山岭隐约期间,有时亦见几处民居院落稀稀落落散布和隐逸在山间洼地的峰岭之下,时不时也可见到一两处建筑在村头岭梢的一处规模不大但翘势端然的山神土地小庙的背影,甚至于几株树干苍老,枝冠黝黑深沉的古柏或松树的遗存,看一路经行之处,诸多田园村墟和山林原田景象,动辄触动车内行客的思绪,游曳飞动,沉溺于自然景观的天然多姿与变化无序!

       秦州,出赤谷,沿途走来,有皂郊镇。见其西面隐约可见有沟壑斜谷穿卧西向,将屏立的山峦障岭豁然切割出一个“V”字形的豁口,谷口有河流穿行而过,路旁有跨河大桥横跨东西,穿行进入谷口通道,便踏上和有了中间的华店公路之行!

        这是一条富有诗情画意的文学之路,也是一条曾经承过一千二百五十年前西风瘦马的南下古道!想起了沿着这条古道顶着深山苦风和落日匆匆前行的杜甫。正是他,在唐代安史叛乱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轨迹中,曾经携家眷流寓秦州并驻足有日,以一颗“穷年忧黎元”的忧国之心,用诗笔记录和书写了一段满目悲生事,叹息肠内热的历史沧桑!后来在一个寒冬凛冽的中宵之夜,踏上这条古道出铁堂峡,过卤城,经西和境内再踏上通往同谷和西南蜀地的道途跋涉!

        驱车沿着华店公路,行进在谷间岭下依地势伏卧延伸的天然走向,逆向着谷水的出口西行前行,过店通庙,即现在的店镇所在,这是一条从秦州出发往西南通向陇南市西和与礼县一带的古老通道。

        据《天水县志》的记载,沿着这条古道沿线,有店通庙,还有官屯庙,其中店通庙所在的位置,经实地考察就是现在的店镇村,而官屯庙即是指现在位于平南镇境内关同村附近的云雾山(现存元代至大元年(1308年)所立云雾山碑刻铭文有“秦州西南七十里之官屯岭”之语)。在这一带公路尚未开通以前,南下行人所经行的路线,就是从店镇村沿着西南方向上山,有一条通往水泉村直至官屯岭的古道,当地人叫长坂坡梁,越过官屯岭,即可沿着南下通道出铁堂峡,出天水关,过祁山堡,出盐官,即可直达西和和礼县县城。

           过店镇一带,有峡门村卧居高山峻岭之间,看周边大山挺然横立,俨然有南山欲倾扑面而来的威势和气象生出。沿着盘山公路拾阶而上,转过山湾岭头,其间地势错落起伏,高低不平间杂沟壑相间难以详尽述记。有同行熟知当地风物景致者,遥指不远处巍然于群岭间突兀特立之脊岭言,是为云雾山珠峰所在,如果沿着主峰北面山脊的羊肠小道爬坡而上,站立在半山腰的地方回望周边,俨然看去好像一只乌龟的形状伏卧在那里,催生游人心里讶然赞叹之意,感慨造化奇特的自然伟力,亦加神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实在是非人工所及和摹想,实震撼人心的奇异佳致,真正天生浑成之妙境。

           车行岭上,在上晴朗的天幕映照下,看弥漫于背阴山尖地头和空林树梢间的暖阳,像浮游在空气里淡淡的乳白色纱影,隐约而明丽,温暖而通透,滋润在游人的目光里,使人觉得有暖意萦怀的惬意和舒适!看这里的海拔,已然达到1900米左右的垂直高度,真不亏是一个便于登高揽胜,纵目可一览无余的绝好去处。沿着越过山头的路径,从山顶往下,迂回间有几处村落便被抛落在身后。行至谷底,有党家河,沿着河流出口走向,再往前行,有村落名团庄村,这里也是华岐当地古已有之的一处集镇所在地,村前有两条河水交汇穿行而过。

           车过兴镇府所在地,这里有村名叫辛家大庄,对面有辛家小庄,驱车驶过村镇一带,沿着河流走向,再往前行直达河谷出口,在与西汉水北边谷地的交汇处,在路边有舞台,路上边场地空旷处有两株巨大的古木参天蔽日,这是两株罕见的古老树种---国槐见有寺院,名龙头寺,是为西汉水源头一带饱经沧桑的一所佛教寺院!

          龙头寺落卧在华岐谷水出口所在的东边山嘴下端的高台上。这里位于西汉水上源主川道和华岐谷水交汇的高坡地带,正是川道谷间汇聚的河流冲出山谷即将散漫的水口位置。

           依着地势台阶而上,台阶前边山脚下的场地上,有两株巨伞般铺张开来的古老槐树,树身主干部分苍老古拙,以目力测量估算,大概要用五六个长手臂的成人四面合报才能合围。 相较于秦州城区慧音山南郭寺山门前伫立的两株唐代将军古槐,其粗壮程度要远远超出于这两株唐槐的主干径围,亦足以见得其栽植年代的久远要比南郭寺唐槐还要早若干年!从当地熟知地方风物名迹的文化人那里得到的信息,就有这里的槐树应该是汉魏时期的古槐之说!抬头仰望,两株巨槐顶端的巨大树冠,其上虬枝横逸四散,枝节屈曲夸张,古朴劲健,纵横张扬。注目古树黝黑斑驳的苍老身影,不由得使人在目光的游历之中,胸臆间骤然会滋生出关于龙姿与凤爪的神奇与意象,看那几枝横逸张扬且扭曲盘结的树杈分支,沉醉于蓝天背影映衬下的苍莽与渺远,催生游人思绪间突然地会生发出一种神意不自持的内心感受!

            拾阶登上宽阔的廊台,再回身看离附近不远处的一方古堡,在冬天的迷蒙的晴空映衬下,那端居静卧在山顶至高点的古堡遗留,不由人想起了某个烽火连天匪盗横行的历史岁月的影子!透过寺院里流溢和折射出的遥远梵音,加上关于暮鼓晨鈡的隐约记忆,使人在虔诚与敬重的心态下,立足于这样一个特殊的场景里,感觉中,这里的古树和寺院建筑,它所孕含和积积淀的文化意蕴里,不可遏制地弥漫着古老历史的深沉与的岁月的厚重与沧桑!因而在念想中,越发觉得这厚重的古堡,连同这里古老的说不清其来历出处的寺庙,还有古槐树影间伏卧其上的虬姿龙身姿,无一例外,都会使人的思绪里,生发出许多的神秘与畅想!在孟冬的日子里,赶上这个无风无云的天气,树影萧疏落寞,只有头顶的暖阳,悬空掠过南山不远处的山坳上边,在一片清空丽日的空明疏朗里,使人隐约觉得有一种宗教般的神圣感向你袭来,并且弥漫于这一方寺庙院落的琉璃瓦当和古槐树影里!

          又前行,过盐官镇。盐官镇古称卤城,实为产盐之地,史书有传,唐代杜甫亦有诗吟记其事。恰逢集市,摊贩众多,楼舍蔚为大观,有清真大寺居繁华所在,一时多见头裹白色头纱服饰的女性,知此地多回族民族聚居者,见其所其繁华,商贸兴隆人多,实为罕见。盖盐官镇是为甘肃早期四大名镇之一,也曾经是西北最大的骡马市场所在,即使现在,在礼县当地,其繁华程度,仅次于县城之后,为域内第二大集镇。

           再前行,其地向南,有岔路通西和县城。驱车在谷间穿行,见沿途景观,砾岩突兀壁立,屏列沟谷两旁,时不时有危岩笔挺之峰岭攒然而起,气势逼仄,有摩天驾云之翘势然。一路所见,山川孤岭错综其处,山河大势与秦州风物峻然别异。入县城,驱车前行,有岔道从晚霞宾馆楼下而过,是为通往晚家峡水库亦即晚霞湖之道路所向,进而前行,两边店铺和居所杂陈,见路边左侧有河流迎面而下,河岸多植杨树等高大速生乔木,沿途见白雀村标示,其村名富有诗情画意而兼古朴味厚,引发出诸多猜测和美好的幻想生焉。

           驱车上山,越过沿峡谷出口北边山头修筑的景区公路一掉头,迎面便见整个晚霞湖的景观呈现在脚下的峡谷中!,赶上冬天正午清空无风又无云的天气,俯视看一湖狭长的碧水,静卧在江边山峦合围的谷底,平铺如镜,映衬在湖面之上的蓝天,夹杂着探空潜渊的两边山峰的倒影,顿时水面呈显出碧蓝透彻的晴朗来,其天然之气息隐然期间,观之促生游人蔚为大观之畅想!

           一路下山,行车穿过由北向南的峡口湖堤路面,径直沿着环湖南路经过的路线,在堤坝不远处即有村落地处南山与东岭交界的拐角处,看湖堤两岸,沿着湖面延展的线度和方向,修筑平坦的便捷公路和人行道,把整个湖体四面合围形成了一个畅通无阻的环行休闲区域,两边栽植多的,就是高大的白杨树和柳树,新载的绿化植被中有部分路段有冬青和其他常见的园林植物。

           纵目探看,冬天的湖面,由于天气晴朗无云,也没有一丝风,在正午的阳光照映下,铺展如镜,在靠近湖堤的地方,可以看见南边的山体,把倒影投入到清澈的湖面,看湖面景致,在光影的交汇中,加上湖水从上游西段向东段峡口流动的气流涌动,加上不远处浮游在湖面上的几百只凫鸭的影子,使得平静伏卧的晚霞湖,在悠悠闲逸和粼粼波影的漾动中,不可遏止的流溢出一种碧玉美纯的灵性与气息来 ! 

             

                          (摄影:嶓冢山人--甘肃李三祥)

    附:网友跟帖中提供的关于龙头寺的资料,在此致谢,并予转帖,以资补充!

    Guest   /   2012-12-18 15:35:57 
          

           龙头寺坐落于天水市秦州区天水镇龙头寺村,在天水、礼县交界处可见,因地势像龙头,故名。据说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村民,曾挖出过一块龙头寺始建碑,后又被掩埋,现无从寻找。现存的古建筑群保存完好,清代所建,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据说北魏时这里原有六座佛像、三尊人类始祖像,人们供奉在龙头寺的山洞里,故称九洞山”。唐中期从河南逃难的张、金两家在此发展为大户。张家五子都考取进士后,金家因无后继承,便将九尊神像请进两家庭院,逐渐发展为佛道寺院。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和九月十三举行庙会,朝会者熙熙攘攘,十分热闹。   

             龙头寺地势奇特,犹如一条巨龙头横卧在西汉水畔,阴雨天,雾锁龙头,若隐若现,非常传神。龙头山面对凤凰山,西汉水从中流过,当地有“龙凤交欢”、“龙凤嬉水”之说。历史上,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相传汉光武帝刘秀和隗嚣军队就曾在这里交战过。   

            龙头寺前有两棵高大古槐,盘根错节,枝繁叶茂,树龄在千年左右,为天水关境内最古老的两棵古槐,1982年被原天水县人民政府公布为文物树。龙头寺现存古碑4通,分别为清光绪年间和民国时期所立,现均字迹清晰,保存完好。  
           东汉光武皇帝为了击破久据陇右的隗嚣,于建武八年(公元33年)率大司马吴江、征南大将军
           寺院景观2(15张)岑彭、等亲征。汉军队将“指挥所”设在龙头山上,与隗嚣军对垒,经过数次战斗,终将隗嚣军队打败。刘秀东归之时,又命西征大将岑彭乘胜南攻,说人心苦不足,既得陇,又望蜀焉,“得陇望蜀”的典故由此而来。   

          公元226年,诸葛亮率兵从祁山而来,欲夺天水关,行至龙头山察看地形后,认为西南以祁山为大本营,西北大门一线为坚守之地,东南五凤山为主攻防线,可从铁堂峡攻克入关,因此又在西汉水畔摆下了战场。近年在天水镇嘴头、万家庄等地曾发掘出大量三国时代的战甲、头盔和矢头等遗物。

                             (编辑:嶓冢山人--甘肃李三祥)



    TAG: 散文 西和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