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烈庆贺并感谢天水在线
  • 丁晓刚随笔:修复自我(图)
  • 秋意归凤山(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2)(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8)(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与天水相约,在秋天里赴一场别样的文学盛...(图)
  • 麦积区“伏羲御果”“双11”电商销售逾2...(图)
  • 甘谷辣椒,鼓起了椒农的钱袋子(图)
  • 天水女儿美(图)
  • 麦积区:57名困境少年获“文雅爱心基金”...(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1)(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7)(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参加军休所组织到延安参观学习未就(图)
  • 家乡的味道:五龙小窑的纯手工粉(图)
  • 拜谒赵充国将军(图)
  • 丁晓刚随笔:向杜甫学习(图)
  • 第七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在云南临沧隆重举办
  • 黃金大道架子鼓表演,小朋友的接力很给力...
  • 欣赏丁晓刚《又闻兰花香》(图)
  • 绝句·新村
  • 麦积区童星幼儿园开展“我是小小消防员”...(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6)(图)
  • 秋日怀想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9-18 10:29:01 /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

                            

     

    一 入秋


       
    朋友说景区枫叶红了,山色空灵,美得荡气回肠。
       
    随手拈来一句诗“ 秋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忽觉 显得太过悲情,有大煞风景之嫌。
      
    遂换“层林尽染,万类霜天竞自由”,又觉太过气势,也是不太妥贴。

        再想想时,才发现刻意得太过娇柔,此为止即可。大美自在人心,莫若还原本真吧!

       于是安心静享这美景美境引起的某种唯美情愫的共鸣。
    眼看秋色渐冷,秋风渐紧,能分享的美景次第减少。自己又无法涉足景中,于境外念景,不免多了些许遗憾。好在托友谊之福,于诗语话景里,用心体味这远路传递的情景之好,莫若不是人生一大欣喜。 

       “惜春长怕花开早,乱红飞过秋千去”。转眼又一秋色将尽,秋风总不待月明,夜雨等不来花声。细细想来,一切自然风物皆开落有终,都有各自的造化吧!
       
    我这般在一层一层或明或暗的文字里,纵然将自己老成一页旧书的封面。

    但我仍不悲秋,不伤情。欣喜地爱着秋色,爱着它的壮丽。泰戈尔给我找出了最充分的理由:“生如夏花之绚丽,死如秋叶之壮美。”
      
    现在,我的秋天,在烁烁的命理中盛行。
      
    还有许多个层林尽染的美秋,在等着我。
      
    等我踩着落叶稀疏的乐音,寻觅另一些脚印,等待一个声音,或者,迎合一种心情。
      
    如我的友人,置身冷秋,依旧淡茶小酒,开心而愉悦地说着落叶和秋霜交织的美景,自在且安闲。
         
    二 听景

      他移步入境,触景生情,喜不自禁地叙说秋高气爽。
      
    我随景入情,听景描画,如身临其境般尽收秋色繁华。
      
    或有丝竹鸟音,或有枫林晓风,疑惑有,山泉叮咚。
      
    景不动,物换星移。

     心自在,情随景迁。
     
    看景不如听景,或许“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局限之下,少却更多的想象和追逐的心情。
    抵达在莫种意义上,抵消了奔赴和猜测的神秘。
    因此,当我们满怀想象到达一个景点时,总有失落的声音说,原来不过如此,根本不及图片中的好看。
    到底,听景不如看景。身临其境的感触,是道听途说所无法替代的。
    王昭君到底有多美,沉鱼落雁是一种怎样的美,靠我们的审美想象来构建。
    她只是有一个美的意向,而真正多美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中心美的种子已悄然生根开花。
    听景勾起了心中美的向往,激发了审美情趣。

    看景却是身心全部的投入,融入。
    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这种美,拥有这种美,美需要美的眼睛去发现,去呵护,去赞美,去传递。
    美不是简单的复制,叙说。
    与有情境之美的人说景,是一种享受,更是一种幸福。
    今天果然很是幸运,足不出户就阅览景区秋色,快哉!

     乡愁
    “昨夜西风凋碧树,更吹落,星如雨。”
    昨晚大风吹梦,一地碎梦如落红无数,幽幽怨怨直至天明。
    突然想略篡改一句古诗“风一更,雨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风吹萧木,乡愁漫卷,一地苍凉。
    东望故园,柴门已紧闭多年。少时的鸡犬相闻和田园小景,早已成了梦中落花。偶尔回归,早有“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尴尬。

    家门树木萧条,邻里颜色薄凉。回家的心情一如秋霜薄凉。

    那条走了几十年的小路,延伸在荒草尽头,三月里可依旧开着我最爱的打碗碗花,五月是否槐花满径,九月可曾又野菊喷香.....还有屋檐边秋桐树上的月光,它们,可曾等过我的乡音,认得我的身影?

    风吹窗纸雨打树,寂寞梧桐锁清秋,人去院空荒草芜。
    隔了年轮的时光到底淡远了,离了故土的身子到底单薄了。多少午夜梦回,都是少时的模样,一如既往地年轻,破旧而亲切。

    故园向南,于是朝着那夕阳斜谷,深情瞩望,心间默默祈祷。

    落叶哦,纵然你覆了来时旧路,切莫腐烂了,我少时的光阴。

         
     走街
    小街到处是散落的叶子黄的、绿的红的,清扫街道的大爷举着扫把追着落叶,口中怨言,真是讨厌,都死了,还不甘心地乱跑什么!
    细雨潇潇,凉薄的柳树槐树叶子,多了更多的凉薄。
    雨雾笼着小城的清晨。
    高楼在云雾里迷茫着,树木在雨雾里沉寂着,行人在雨雾里萧瑟着,鱼儿潜在水底,留下寂寞的湖水独自思量。
    车水马龙之外,也有细碎的音乐裹着风雨回荡。
    该围丝巾穿厚的风衣了,她握着我的大手毫不在乎地边走边说笑,小鸟一样活蹦乱跳。
    感觉她胸前的那一抹朱红,顿时喜悦了整个雾霾,整个清晨明朗起来,整个山色温润起来。
    还有哼着歌儿的童音,快乐地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随风飘荡······”
    仿佛回到了春天,拂堤杨柳,田野纸鸢,小桥流水等等,还有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的境界,仿佛一下置换在眼前。
    于是回去的心情出奇地好,轻盈、恬淡而温暖。
    脱去手套,轻合伞面,敞开怀抱。在雨里快乐小跑,哼一句“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想着回去要把这个《童年》放在博客音乐里,听着它自在安闲地读书写字,一定很愉悦。
    雨天的衣着不必很精致,稍带朦胧的懒散与休闲。
    搭一条墨绿的丝巾,感觉暖意融融,许是因了小童那句“荡起双桨”的歌词,像是要恋春,又像是想抱着一缕春意。
    更或许,因晚来风急,风吹醒了秋梦,雨打湿了梦语吧.
    早间起来,左眼皮一直跳,下意识默默提醒自己,慎言慎事。
    秋是善感之秋,雨是凉薄之雨。季节渐深,也是情理之中的吧!
     
    上班,乘着时日尚早,可以一路听歌,在雨街悠闲而过吧!
    青年南路的银杏叶儿还尚碧青,只是边缘开始悄悄长出了淡淡的黄色圈晕。
    正值年华的她或许不知,一种新蜕变在悄悄蔓延!

     看云


    下午,雨停。
    有淡淡的阳光照薄了云层。
    早晨没有层次的天空,开始出现了浓淡不一的波痕,那是云梯吗?
    深深浅浅,明明暗暗,那么高低不一,层次不齐。
    不一会儿就不团结似得毫无规律,东一团,西一簇,我行我素地闲散而去。
    有人用秋天的云比女人的心,是说善变吗?
    我以为,看云就看云,莫要夹带太多色彩就好。
    变化的云朵有着不一样的姿态和神韵,轻盈不浮躁,沉重不晦气,浸了雨水的云,湿漉漉的,饱满而神秘。
    不由牵强地想起“如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的诗句来。

     看山

    宅家写枯燥的材料,隔窗看见万云之下的远山。
    渺远疏淡,浸了水一般,略带沉暗,又轻含温润。
    中间恰到好处地点缀了半黄、半绿、半红的各色叶子,那里一丛,这边一堆,有层次有质感地把树与树错开,将山与路交融。中间横插了安静的庭院和农舍,与前面的楼房断然隔离,城市和乡村,像是隔岸相望的人家,各得其所,彼此兼顾,共同美丽着同一蓝天下的天水古城。
    半山腰的野菊花恰到好处地交错于树、山、人家地,被一波风推远,复又被一泼雨化开。
    想必山水画家挥笔用墨,多是借鉴了这种天然技法吧!
    一风一雨之间,许多美消陨着,许多美也滋生着。
    空中偶有缱绻的飞鸟盘旋而过,几声俏丽的歌声,有那“鸟鸣山涧”的幽静,虽此景非春景,然,境界确有异曲同工之美。

     

      分享

    朋友说,他在麦积山下,静听空谷鸟鸣,闲看层林尽染,仰观石窟壁画,细听幽谷野风。
    大有“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陶渊明之境。自当无限羡慕,当然只是羡慕。
    然,却有身临其境的愉悦。
    心之向往,若不能以身抵达,愿神往之。若有人能感同身受,亦是万分荣幸。
    许多美好人事,岂能一一亲历,能与人分享,也是欣然!
    当然,分享也讲究缘分,讲境遇,更挑剔人事。
    人生就这样,一旦在乎,就很讲究。一旦讲究,就难免挑剔。
    挑剔来的之人,之境,肯定是分外称心。
    能将心里多出的欣慰和美景有机融合,该是一件多么惬意而难得的事。
    想那“层林竟染,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境界,一定战地黄花分外香,不是春光胜似春光”般空旷渺远!
    与人分享的最大幸福便是,我在这里,你在这里,在同一处美景处,偶尔遇见了。
    只是单纯的邂逅,愉悦地赏风观景,没有别的目的企图,而后,各自东西,朝另一个路口奔赴。
    有一种邂逅,单纯到景。
    一种分享,美好到心。
    一种幸福,温暖之灵魂。


     

     

    上海天山路搬家公司

    TAG:

    平湖秋月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平湖秋月   /   2015-09-21 14:50:24
    5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5-09-21 09:43:54
    生如夏花之绚丽
    死如秋叶之壮美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5-09-21 09:28:19
    5
    杞人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之杞人   /   2015-09-19 09:27:58
    5
    天水在线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在线   /   2015-09-18 22:47:1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