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跑泉公园秋韵(图)
  • 麦积几书画友再聚首(图)
  • 强化纪律意识,力戒贪欲之害!
  • 黄金大道梦成真
  • 大队纪委组织全队中层领导干部和各党支部...
  • 爱江山更爱美人
  • 思 秋【诗二首】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10)(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4)...(图)
  • 访毛惠民先生(图)
  • 丁晓刚随笔:人祖礼赞(图)
  • 晓刚《看皮影》有感(图)
  • 秋游花石崖(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3)(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9)(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丁晓刚随笔:看皮影(图)
  • 热烈庆贺并感谢天水在线
  • 丁晓刚随笔:修复自我(图)
  • 秋意归凤山(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2)(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8)(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秦声秦韵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5-01-12 18:04:52 / 个人分类:原创

     邢娟娟

     

    宁静的夜,月色微凉,与蓉儿拥被相偎,聆听秦声秦韵,悠度这静好时光。

     这些名叫《断桥》、《二进宫》、《周仁回府》、《走雪》、《放饭》、《三娘教子》、《二堂舍子》的秦腔名段,月光般追着往事细细流淌。小时候跟听爷爷在月亮底下唱“娘睡湿来儿睡干,换了左边换右边”;爬在姥爷的茶炉边听他讲《铡美案》,讲到兴致处,老人家情不自禁唱起“王朝马汉一声喊,相爷把话说心间”。

    乡里庙会不断,逢会必唱大戏,也是乡村的一件大事,更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我跟着戏迷爷爷到处赶庙会,十里八村地跑着看,严寒酷暑地追着看,白天黑夜地守着看。着迷似的跑前跑后,眨巴着眼睛听得一知半解,路上问爷爷戏词,回来缠着父亲讲剧情。吃饭时讲,临睡前讲,锄地时讲,割麦时也讲,只要一听说陌生的戏名,就回家就缠着他们问东问西。父亲几乎什么戏都懂,尤会评。毫无疑问是深受爷爷的影响,从唱腔走姿到文武场面,都能说得头头是道。慢慢地,我也能分出一些优劣来。

    秦腔是我儿时最早接触的“文化艺术”,那时候不知道文化是什么,想着秦腔就是唯一的戏。家庭浓厚的爱戏氛围深深影响了我,自小在粗犷温婉的秦声秦韵里长大,让我有了难以割舍的秦腔情结。喜欢青衣的清苦娟秀,喜欢花旦的华丽俏皮,尤喜甚至着迷女扮男装的小生玉树临风般的书卷气。当然也喜欢二胡板胡合奏出的粗狂又圆润的秦音伴奏。寒假时,去二十里外姑姑家玩,一到年底,村里的戏班子就开始张罗着排大戏。村里有个礼堂,戏台就建在里面。姑父姑姑也是演员,腊月时候大家聚集在礼堂排戏,她们叫“踏戏”,我和表姐表妹当然会跟着看,也学会咿咿呀呀地喊一句“高文举打坐花亭上,张梅英提衣跪流屏”。等三天年一过,大戏就浓妆艳抹地正式开唱。我和弟弟扶着小脚的奶奶再去姑姑家,去了总要住到戏唱毕。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白天黑夜地围着戏台,村里大喇叭一响,鞭炮声起,就知道大戏要演了,搬凳子台下看还不觉得过瘾,直接跟着姑姑去台上看,看后台的化妆,看台上的表演,也看台下花花绿绿的人群,也有了高高在上的快乐和满足。冬雪炕头,也跟着跟姑姑学几句 “适才间大嫂对我言,五典坡来了一位长官爷”,或者跟着表姐唱一句《虎口缘》里的“空山寂静少人过,虎豹才狼常出没”。

    那时最强烈的愿望当然是长大后做一名戏子,化流转的妆容,穿曳地的长裙,细长的手指婉转有度,百媚生娇地舞着水袖,咿咿呀呀地在历史的画卷里穿越轮回。当时电视没有普及,但家里有收音机,录音机,父亲专门搜陕西台的秦腔听,赶集时买来秦腔的磁带听,像“李爱琴,郭明霞,肖玉玲、马友仙”等一些秦腔名角,早早就刻在我的心里。村里每逢开会或放电影,总会先放一段秦腔,一听“离城十里张家庄”,所有人都就能接上“我的父名叫张柏赞”,再放一折《二进宫》,每次唱到“四郎官”时,就嘎然而止,村长便开始喊话了,大伙后来偷偷喊村书记四郎官,笑他想借秦腔给他壮胆,他也想喊一嗓子吧!

    恍然间,几十年的光阴早已零落,那些跌落在秦腔里美好的时段,被岁月的风越吹越清晰,那些熟悉的场面只能在记忆里搜寻。大秦腔一直在唱,而领我逛庙会的爷爷早已不在人间十年了,姥爷的罐罐茶还在,人却早已步入冰冷的黄泉路。而步入耄耋的父亲,依然领着一大群孙子还在看戏,那些聚精会神听他讲戏的小脑袋,分明是我影子。姑姑头发白了,村里的戏班子许多年前早已散伙,进城后的他们,偶尔也赶庙会看戏,也听桥边地摊子喊秦腔,我知道,她们和我一样,在寻找和珍藏一种你难以磨灭的秦腔情结。

    上学后,我依旧固执地、一如既往地喜欢我的大秦腔。因为秦音凝结着我乡土情结的根,让远离故土的我,循着她的声韵,去亲近麦田的气息。我也时不时吼一嗓子跑调的、忘词的秦腔,唱着唱着不觉热泪盈眶。                 

    如是夜色如水,蔷薇静开,母子相拥再听秦音。这些熟悉又陌生的曲目唱段,在小家伙有板有眼的稚嫩唱腔里,越发令人眷恋。想起去年在西安的小巷,一段《十五贯》惹来西安许多老戏迷的好评。好想让时间定格当下,我不老去,她不长大,我们一直这样幸福相偎,把岁月用戏曲横渡,让我们的母女情分在韵律中永驻。不觉中,秦腔唱着,二胡拉着,母子们早已悄然入梦,梦里,我们是舞袖的青衣,游着西湖山水,唱着太平年间把荣享……

     

     

    上海天山路搬家公司

    TAG:

    引用 删除 qrs64   /   2015-01-15 14:53:08
      徐磊坐在旁边,喝着茶水,摇摇头,道:“人之贱,则无耻,像这样无耻的人,就该好好教训一下。”





























      萧然笑了一下,对老板说道:“老板,结账吧。做生意的,都不容易,我们也不想你亏本经营。”

      “哟喂,好漂空港的妹子啊!”那个豹哥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就出现在老板身边。看到蓝翎那国色天香的美貌,眼中露出贪婪之色,呵呵笑道,“妹子,吃饭啊,刚好,我们也吃饭,一起吧!”

























      “滚。
    引用 删除 天水之杞人   /   2015-01-15 09:27:29
    啥时候听你们母女秦腔联唱,好吗?
    引用 删除 天水之杞人   /   2015-01-15 09:25:48
    牧马人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杨彦东   /   2015-01-13 09:43:12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5-01-12 18:29:05
    5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15-01-12 18:24:57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