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跑泉公园秋韵(图)
  • 麦积几书画友再聚首(图)
  • 强化纪律意识,力戒贪欲之害!
  • 黄金大道梦成真
  • 大队纪委组织全队中层领导干部和各党支部...
  • 爱江山更爱美人
  • 思 秋【诗二首】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10)(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4)...(图)
  • 访毛惠民先生(图)
  • 丁晓刚随笔:人祖礼赞(图)
  • 晓刚《看皮影》有感(图)
  • 秋游花石崖(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3)(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9)(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丁晓刚随笔:看皮影(图)
  • 热烈庆贺并感谢天水在线
  • 丁晓刚随笔:修复自我(图)
  • 秋意归凤山(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2)(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8)(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又见炊烟升起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12-22 17:28:52 /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

    又见炊烟升起

                            涓子

    初冬,晨曦即起,山色清幽,草色慵懒。霜花醉卧麦田,牛马耕耘田间,荞麦幽然散香,野兔惬意奔走,野棉花儿绸缎一般绵润。冬,在炊烟姗姗的裙裾里,在一个小山洼,一座小村庄,一户小农院,也在一个锈迹斑斑的烟囱里,悠然而袅娜地走来,像一个冷艳女子的眼神,迷惘而矜持。炊烟会将她的孤独揉碎吗?

    袅袅炊烟升起,在清晨或黄昏,也会在田间地头。幽幽飘摇,徐徐铺展。晨鸟的脚步太重,晨曦的光线太浓,村妇的呼吸太深,老妪的咳嗽太过干燥。炊烟是升腾在风干的玉米杆上的呼吸,是田园青紫的白菜和大葱上薄冷的霜气,是牛马身上野草的味道,是三娃子妈锅灶里油盐调和的香气,是爷爷胡子里的故事,是小孙儿冻红的小脸上甜丝丝的笑意!

    在立冬的第一缕炊烟里,我由城市走向乡村,由忘却走向回忆,再由回忆走向开始。伸出风吹疼的手指,接过一枚迟落的叶子,顺着细腻的脉络,仔细寻找炊烟笼着的醉。一些麦田弥漫的思绪和柴草裹着的心事,在风吹院落时肆意飘飞。门前老槐树上,黄澄澄的玉米棒子咧嘴笑着,像在回味成长的乐趣。抹灰汉子挺着瓷实的胸膛,携着大小包的行李,一头扎紧进家门的炊烟里。

    你会笑吗?在炊烟拂过你脸颊时。就像爱情瞬间甜蜜你的颤栗,幽幽渺渺的美,轻轻淡淡的醉,若即若离地飞,若无声息地,薄纱般飘渺,绵绸般细软,像在诉说又像在沉思。

    谁,会在炊烟和雾气温柔约会的间隙,怯怯抚摸你的叹息。炊烟会勾起无数回忆,柔软温情,缠绕着说不尽的乡思。那些熟悉的味道和场景,老牛,锄头,竹篱笆和面面土,父亲的破草帽和母亲的剜菜刀。还有屋檐的月亮,缀满霜花的青瓦片,门前持重的老梧桐以及生了深锈的老锁。还有,罐罐茶里弥漫的乡愁,和野小蒜和红草莓里彩色的童年,还有,一些生离死别的思念!

    只是,清晨的炊烟太过清渺,玉米馓饭的味道太过金黄,奶奶的故事太过古老,爷爷的胡子,不再如酒一样醇厚。炊烟只是从厨房熏黑的窗户和门楣里舒缓升腾,从硕大的炕眼里急促蔓延。农舍太过狭小而烟囱太过拥挤,生活的脚步有时候迟钝地不抵炊烟的速度。

    厨房的母亲罩在烟雾里,各种香气包围着,炊烟经常找不到它要表达的出口。饭菜的香气,柴火的香气,泥土的香气,灰尘的香气,爱的香气,一起染香了炊烟,染香了云天。山乡的云朵是炊烟做的,蒿草、牛粪、泥土、炕烟、灰尘、交融汇集,升腾、逸散、铺陈、蔓延。悠悠地、轻轻地、缓缓地,或浓或淡,或近或远,在山头、田间、村舍、小径,袅娜、游玩、凝思、或睡去、或远离···

    黄昏又见炊烟,哼起王菲的《又见炊烟升起》,美而淡的忧伤开始逸散。忽觉得这样也破坏了炊烟的淳朴与安宁。于是闭口缄立,用心去聆听、感受、倾诉。挽一脉,还是飘逸,抓一把,还是铺展,抱一怀,还是散淡。全身心浸入,村野田舍,小院山头,笼着青纱梦影,比雾素淡,比雾娇憨。只是柔柔覆盖,柔柔延展,柔柔的,一点一点,一缕一缕,散步般惬意,散心般闲适,像幽静的湖水的涟漪,一层一层洋溢。像优雅的小夜曲,一波一波缓移。水灵灵的小姑娘顶着红头巾,奔跳着来了,秦州小曲唱响了,天水酒歌散开了,牛铃牧笛吹奏着。鸡鸣犬吠声,叫骂声,问候声,埋怨声,隐隐约约地在炊烟的缝隙里溜出来。鸟声静寂,汽笛声息,只有昏黄的一束光,拂过窗棂,在炊烟的乳色的裙裾上,俏皮地摇曳。

    地下的麦田沉入梦里,梦里的泥土醉入画里,画里的山花开在心里。红的黄的树叶,院边的玉米棒,热炕头上的煮洋芋和酸菜馍,院门口的大黄狗,篱笆下的牵牛花地埂边的野菊花,还有纳鞋垫的小媳妇,轮起锄头的小伙子,像是在水墨画卷里伸展的风景,笼在淡青的炊烟里,浓了又淡,近了又远,模糊着,清晰着,被炊烟偷偷收编,安放在离夜色最近的麦田臂弯,这个院落一角,那片炕头一隅。田里归来的老人拴好驴马,盘腿坐炕,滋润地吸一口老汉烟,熏醉了厨房门口窜出的那一缕炊烟,摇摇晃晃地满院子乱转······

    炊烟素静,冬素净。炊烟是故乡的魂魄,梦里梦外,都在我的心上萦绕。

    上海天山路搬家公司

    TAG:

    邢娟娟 引用 删除 颜如月   /   2015-01-05 15:47:56
    原帖由8616于2014-12-23 08:52:40发表
    你的观察细腻独到,你的笔力穿透大地。

    呵谢谢来读,才学习阶段!祝新年好!
    邢娟娟 引用 删除 颜如月   /   2015-01-05 15:47:21
    原帖由松林雨于2014-12-23 08:43:01发表
    写得真好!

    姨新年好!
    呵呵,看你最近写了不少,都非常棒!
    邢娟娟 引用 删除 颜如月   /   2014-12-30 11:42:04
    原帖由覆盆子于2014-12-23 00:45:55发表
    又见一篇好散文,只是在第六段中“炊烟只是从厨房熊黑的窗户和门楣里舒缓升腾”的“熊黑”的“熊”是不是.

    原帖由麦积心如止水于2014-12-22 23:05:23发表

    深深感谢王老师用心阅读,已经改过来了!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12-23 15:37:54
    5
    陈晓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晓军   /   2014-12-23 13:35:22
    5
    引用 删除 8616   /   2014-12-23 08:52:40
    你的观察细腻独到,你的笔力穿透大地。
    松林雨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松林雨   /   2014-12-23 08:43:01
    写得真好!
    松林雨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松林雨   /   2014-12-23 08:39:41
    5
    覆盆子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覆盆子   /   2014-12-23 00:45:55
    又见一篇好散文,只是在第六段中“炊烟只是从厨房熊黑的窗户和门楣里舒缓升腾”的“熊黑”的“熊”是不是别了,应就“熏”。文字有功力,学习了。
    心如止水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麦积心如止水   /   2014-12-22 23:05:23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12-22 22:15:08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12-22 22:12:19
    5
    亭中书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亭中书   /   2014-12-22 21:59:17
    5
    雨中漫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雨中漫步   /   2014-12-22 21:03:34
    5
    赏图者说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赏图者说   /   2014-12-22 20:39:54
    5
    牧马人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杨彦东   /   2014-12-22 18:00:26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