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跑泉公园秋韵(图)
  • 麦积几书画友再聚首(图)
  • 强化纪律意识,力戒贪欲之害!
  • 黄金大道梦成真
  • 大队纪委组织全队中层领导干部和各党支部...
  • 爱江山更爱美人
  • 思 秋【诗二首】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10)(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4)...(图)
  • 访毛惠民先生(图)
  • 丁晓刚随笔:人祖礼赞(图)
  • 晓刚《看皮影》有感(图)
  • 秋游花石崖(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3)(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9)(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丁晓刚随笔:看皮影(图)
  • 热烈庆贺并感谢天水在线
  • 丁晓刚随笔:修复自我(图)
  • 秋意归凤山(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2)(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8)(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雪落张家大院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12-19 16:30:30 /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

    雪落张家大院

    邢娟娟

     

    小城天水最美的雪景,起初我以为在天水湖畔。每次上下班路过天水湖,会偶见白鹭翩飞,便心生无限欢喜。喜欢那雪白的羽翼,褐色的腿,不经意展翅迂回,在静的雪世界里,划着晶莹的弧线穿行。最煞风景的是,忽一阵汽笛,惊得一声促鸣须臾远去,水波回旋着,涟漪跌宕着,苍茫的湖波之上,却徒有余音在冬雪的河畔蔓延,那美丽的影儿早已跟着漫天的飞雪羽化登仙去了,心中又怅然起来。
           愈来愈发现,最美的去处,还是我的张家大院。那里盛满了我心中念想的雪,一直安静清幽地飘落,无人惊扰。越过热闹的街心,拐进育生巷的小路口,我的心开始逐渐安静、温暖,且无比从容起来。 途径育生幼儿园门前那棵百年老槐,在买猪油盒的老铺子门口稍作停留,还未走到常记呱呱对面,抬头就可见张家大院的百年银杏,正伸展着广袤的枝桠,俯瞰雪天的秦州城。暖意便开始在内心流淌,这湿漉漉的薄雪的路面和乱纷纷的雪花,都在告诉我,张家大院等着我。  

    夏日或秋,那葱茏的银杏叶覆盖着整个四合院,伸出来的枝叶,铺展着无边的绿,把细碎的小影一片一片投在小巷的青石路上,夏有幽凉,秋有金黄,冬,笼着雪的心事,高高在上。
          轻轻推开红漆大门,雪也跟着我进了四合院。确切地说是我循着雪的气息,踏进这古朴院落的。没有任何繁复的丝竹乱耳,没有聒噪的烟火交织,没有什么车马喧嚣人声鼎沸。雪随意而无声地落,院落无言而静默地听。两种透明、两种静悠纯粹而和谐地交融着,像离落许久的故人在深情对视。

    小院的青砖小路,在薄而温柔的浅雪爱的抚里沉思着。垂花门楣的暗角上,积了淡淡的一抹,像是朵雪梅花,镶嵌在绛红的枝桠上,银杏树不露声色地和雪花窃窃小语,惬意地摇晃着枝桠。这单薄的雪,洒在铺展至多半个院子的银杏树的根茎周遭,显得过于惶,似乎又多了几份简约的神韵。所有风物,一旦来到这古老的张家大院,都那么恬淡美好,那薄薄的一层雪,围着百年古树的根基,像是冬天的使者,在悄悄告诉老古树一些春天的信息。几颗冻得发白的银杏果,间或啪地一声零落,雪地上便有一个薄圆的浆果的轮廓,橘红的果浆溢出来,小而圆的一圈橙红,不时有隔壁的鸽子停在南房的檐角咕咕叫着,惊飞一群麻雀儿呼啦啦纷飞出去。台阶上的雪也淡淡的,像是笼了一层乳色的雾气,偶尔有来人掀起厚厚的绿门帘,问一些闲散或要紧的事情。雪落张家大院,像一位山水画家的写生,简约线条,只重意境,简单而干净地勾勒出一幅恬静神秘的画面美。

     二院的小花园尽是雪,枯黄的叶子和枯绿的花草上,也点缀着星星点点的雪。空了的一排小南房,寂寞地上了锁,里面沉寂的一些经年的书画,它们此刻会想些什么呢!那日小溪取颜料,打开小南房的门,看见桌上的迎春盆景,竟然开出金黄的小花,我们围在一起惊叹,张家大院的春天,居然最先来到。

    雪清闲地悠落着,静无声响。我们悄悄地走路,轻声说话,蹑手蹑脚在雪地上小影。怕纷扰了她的清梦,怕扰乱了她的忧思,最怕破坏了这大院里的宁静。     

    再次穿过月亮门去三院,我再也不用胆怯了。三院向北的那间小红木屋子,安放了我的一本名叫《樱花漫》散文集。昔年春天,张家大院的樱花如雪,今冬雪天,张家大院的雪如樱花。那个安守时光的女子如我,喜欢闲来读书写字,也对着缀满小秋扇的树影儿,想一些遥远的心事。日子就这样,在三个小院子里暖转,不日冬天即到。因为冷的缘故,遂闭了三院的小门,搬了二院的小南房的物什,大家集中在向阳光的北屋办公。围炉烤火,偶尔刷个小火锅,或者讲一段笑话,闲暇的的日子就这么惬意而过。忙碌的时候,下乡调研、伏案写文或外出演出,忙得紧紧凑凑,把工作做成一种享受,随意且情趣,也是我们日渐历练的本领。我想最终还是得益于张家大院这个厚重的文化府邸给予的勇气和才气吧!
           薄暮时分,雪落得紧了一些。院子里,屋脊上,银杏树和樱桃树的枝枝杈杈上,覆了绒乎乎的一层雪,花园里低矮枯枝被雪怜爱似的完全盖住了,好像要替她们抵挡住所有风寒。南面镂空的红木格子窗和垂花门楣上,都积了厚厚的一层雪,院子里的雪,像一卷铺展开来的宣纸,干净地叫人不忍落墨。整个张家大院沉浸在雪世界里,只有一个声音,又细,又轻,又小,又美,那就是雪落的声音,簌簌的,像婴儿的呼吸,又像女子上下睫毛碰撞的声息。张家大院的雪,向来不喜喧闹,喜欢独自静享属于她的冬日清欢

    小屋的炉火哔哔啵啵地歌唱着,火把炉堂烤的炽热,一屋的花草们,暖得和我一样,舒服得有些慵懒。紫藤斜靠着修长的枝干,好像在想追忆从前,丁香耐不住性子了,枯黑的枝头长出粉嫩的小丫包, 花盆里的银杏寂寞着,虽不曾有院子里老银杏那般伟岸辽阔的江天,但独有它静默的小清雅。离火炉最近的盆景,阿拉蕾喊它叫做“鬼见愁”,听起来怪吉祥的名字,叫着怎么冷飕飕的怕。所幸它也有温和的性情,已经开始生出许多葱绿的芽。还有好些叫不上名字的花草们,都各自丰富着自己的孤独,或相互搭肩,或耳顶厮磨,或冷冷地转过脸去生气,调皮的吊兰和兰草,叶子亲密地纠缠在一起,是不是在讨论雪花的模样呢!窗外的雪,开始不安分地飞舞着,撕扯着,纠缠着,嬉闹着,像是在张望、揣测小屋里花草们的小秘密,
         
    我必须悄然起来,不敢出门去惊扰,安静地守着这一尊炉火,细心眷顾着她的涨落,静静看着窗外雪飞,雪舞,雪笑,雪闹。雪飞,如樱花漫开;雪舞,像天女散花;雪笑,如孩童嬉闹;雪闹,像英雄舞剑;雪落,如一场回归,静默暖睡。此时,我都分不清,张家大院和雪,究竟喜欢那个会更多一些。只是觉得,在如此宁静的雪夜,这座有故事的院落,雪和它的渊源,我想不仅仅止于一个冬天吧!

     

    上海天山路搬家公司

    TAG:

    白云飞 引用 删除 白云飞   /   2014-12-21 14:58:59
    5
    杞人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之杞人   /   2014-12-20 16:40:44
    欣赏了!
    陇右人子量 引用 删除 陇右人   /   2014-12-19 21:39:59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12-19 20:50:22
    5
    松林雨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松林雨   /   2014-12-19 20:17:42
    5
    牧马人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杨彦东   /   2014-12-19 18:44:39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12-19 16:51:14
    5
    亭中书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亭中书   /   2014-12-19 16:41:24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