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月21日月沐征联
  • 甘肃省妇联调研麦积区巾帼家美积分超市建...(图)
  • 码头河,清澈的溪水让人心醉(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8)(图)
  • 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3)(图)
  • 行摄新疆最美公路——【独库(独山子—库...(图)
  • 【壮丽七十年】走在乡间的大道上——文/...(图)
  • 天水新华户外俱乐部第178期活动—青鹃湖...(图)
  • 寻根问祖陇西行:李家龙宫谒圣迹!(图)
  • 天水杜甫研究会首届会员书画展今日在秦州...(图)
  • 《散文选刊》2019年09期发表散文《千秋铸...(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7)(图)
  • 行摄新疆最美公路——【独库公路】(7)(图)
  • m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2)(图)
  • 大队党委召开领导班子成员对照党章党规检...
  • 大队党委中心组集中学习习近平有关干部队...
  • 副大队长陈健一行到大队公租房建设工地检...(图)
  • 麦积区举行庆祝建国70周年少儿绘本阅读推...(图)
  • 多瑙河畔(图)
  • 俯瞰欧陆(图)
  • 次韵诗(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6)(图)
  • 绝句•无绪
  • 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1)(图)
  • 为了寻找失踪的战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9-17 04:07:33 / 个人分类:往昔岁月

    【亿往昔岁月】

    为了寻找失踪的战友

     

    -----记酒泉卫星发射基地铁路管理处官兵为寻找失踪战友同风沙搏斗的三天三夜

     

     

    一九八六年五月十九日至五月二十一日.甘肃酒泉和内蒙额济纳旗地区遭受了一场罕见的的大风暴的袭击!

    狂风伴着遮天蔽日的沙尘暴整整刮了三天三夜。

    位于巴丹吉林沙漠腹地的中国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笔者常沙尘暴完全淹没了……

    这场风暴风力之大,持续时间之长,都是百年不遇的,同年5月24日《甘肃日报》报道酒泉地区五县市遭大风暴袭击时讲一般风力在7至9级,最大风力达到十一级。实际上,酒泉卫星发射基地遭受到的大风暴已远远超过了十一级。

    风。像发了狂的野牛一样,怒吼着、咆哮着,以每秒30多米的速度,在戈壁滩上横冲直撞,吹起的沙尘暴搅得天昏地暗……被风卷起的沙石打在沙漠里的房屋、铁路沿线的车厢、油桶和电线杆上,发出刺耳的脆响,就像机关枪的响声一样!空气中的沙尘似乎已经达到了饱和程度,呛得人根本就喘不过气。

    十九日上午。位于巴丹吉林沙漠中的酒泉卫星发射基地铁路管理处所辖铁道线路有50多处被沙子覆盖掩埋。最薄处约0.6米、最厚处竟超过了1米多深 。从清水发往基地的301次列车从清水车站开出后,由于风沙太大,能见度只有一两米。司机根本就无法瞭望,多处线路被埋,列车进进停停,艰难的前进了不到9公里,被迫退回清水车站。

    下午,风越刮越大……

    地处大风口的铁路管理处二营四连驻地风沙弥漫,能见度只有不到一米多。16时。四连寻道班战士姬和平在巡道返回连队途中,被大风吹下路基,迷失了方向,下落不明。连队立即组织了由十四个人组成的五个搜寻小组沿线路寻找。不但没有发现任何线索,连搜寻小组的人员也大都和连队失去了联系,风暴越来越大,情况十分危急。这一消息立即被层层上报……

     

    战士安危牵动首长心

     

    叮呤.......。铁路管理处值班室响起了一阵十分急促的电话铃声。

    值班员一把抓起电话,听筒里传来二营营长赵胜尔十分焦急的声音:四连战士姬和平在巡道返回时失踪,连队组织寻找无果。不但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搜救小组也大都和连队失去了联系! 接到电话时已经是下午18点30分了。处首长听了值班员的报告后,立刻发出两条命令:一、二营要加强力量继续组织在铁路沿线附近寻找,同时在夜间要设置火光信号; 二、要加强沙害地段的防护措施。确保军运列车行车安全。

    晚上21时,搜救分队还是没有消息……战士的安危、行车的安全,使一直守候在值班室电话机旁的处首长们更加焦急不安。

    情况被上报到了基地、接着又被上报到了国防科工委司令部。21时30分。铁路管理处党委常委召开了紧急会议,传达基地首长的指示、分析情况,制定了找人和保证行车安全的紧急措施。处长吴心胜和参谋长武建国亲自指挥,一个由司、政、后机关有关人员及二营营长、教导员等人组成的搜救指挥部立即成立并展开了工作。铁路管理处政治委员贾万友坐镇机关,负责日常工作。处长吴心胜带领指挥部全体人员和增援部队、电台、器材装备乘轨道车赶赴70公里四连连部,组织指挥搜救工作。

    30分钟之后,轨道车载着指挥部所属人员和器材,从东风站开出。轨道车顶着风沙、冒着随时有可能颠覆的危险,分驰电掣般的向70公里驶去。

        与此同时。二营营长赵胜尔,亲自驾驶着无遮无盖的小型轨道车,载着医生、卫生员。从营部抵达70公里。

    经过五个多小时的长途颠簸,二十日早上五点指挥部及所属人员赶到四连连部。在听取了前期搜救工作汇报后,他们马上调整了搜救方案,立即重新组织了三个由56人组成的搜救分队。吴心胜处长亲自做了动员,武建国参谋长、二营营长、教导员各带一个分队,顶着风沙出发了......。

    风、越来越大。沙尘、越吹越猛!老天似乎是故意和我们的战士作对!这一天,失踪战士姬和平没有找到。由于风沙太大,能见度极差,加之风向发生了变化,凶猛的风沙中,搜救分队显得有点力不从心,加上又缺乏联络工具,又有二个小组的6名战士下落不明……

    指挥部的人员有点焦急不安了,气氛也显得更加紧张!直到深夜,指挥部成员还在开会。根据当天的情况,考虑到战士的体力消耗以及风向、地理环境等综合因素,通过分析,指挥部一致认为,姬和平失踪的情况有两种可能:一是已经穿过沙漠区,到达金塔附近;二是迷失方向后在原地转圈,筋疲力尽,昏倒在沙丘中。找寻姬和平与寻找未归队的六名战士必须同时进行。指挥部立即将分析得出的结论和情况同留守在机关的其他处首长交换了意见,并迅速上报了基地司令部作战值班室和基地张孝德司令员、王占华政委、金朝江参谋长。第二天,指挥部兵分两路,一路由一营营长带领,从清水出发去金塔附近寻找,并向地方政府求援。另一路在距铁路沿线10公里的范围继续搜索。

    为了加强搜救力量。基地首长从警卫团调来了一个由11名战士组成的通信分队和五部电台。铁路管理处又从二营五连抽调了9名身强力壮的战士和机关干部共25人,由政治处主任张胜勤率领,带着食品、饮料、罐头,于19时30分乘坐当时唯一的一台调车机前去四连增援。

    21日下午,寻找过程中失踪的6人先后被找回,失踪战士姬和平仍然没有消息!

    22日上午11时,从金塔县传来失踪战士姬和平被找到的消息。

    短短的三天搜救过程中,部队首长日夜轮流值班,守在电话机旁。搜救一线的首长们白天同战士一道顶着风沙外出寻找。晚上,战士们休息了,首长们还在开会分析情况,制定第二天的搜救方案。特别是20日有6名战士下落不明时,各级首长们都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吴心胜处长、武建国参谋长、张胜勤主任等身处一线的首长们两眼熬得通红。吴处长心情十分沉重,他几乎就没有闭过一眼,一晚上一直披着大衣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不时走到铁路边看一看,望着被沙尘遮蔽的铁路发呆!

    当这几名战士历尽艰难返回连队时,当姬和平找到的消息传来时,首长们流泪了!他们就像小孩子一样发出了欢快爽朗的笑声!这笑声是那么地动人,使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了 。吴心胜处长,这个1958年从南京军区调到巴丹吉林沙漠的老兵那布满倦意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和武建国参谋长、张胜勤主任亲自给归来的战士们端水、送饮料,感动的战士们热泪盈眶。

    三天来,基地首长在亲自过问搜救组织工作的同时,多次打电话询问情况。基地金参谋长深夜守在作战值班室听取汇报,分析情况、验证方案。国防科工委司令部军务部也多次打来电话询问情况,指导搜救工作。三天三夜的搜救过程里,酒泉卫星发射基地所有官兵的心都被战友的安危牵动着……

        一个战士的安危,牵动了多少首长和战友的心啊!它,充分体现了各级首长对战士深切关怀和爱护,体现了人民军队大家庭的温暖,体现了我军亲如兄弟般的官兵关系。

     

    共产党员冲锋在前

     

    在这场特殊的战斗中,为了战友的安危,处首长率部队官兵不畏风沙、不怕疲劳、不顾个人安危,始终战斗在第一线。

    三天三夜中,戈壁滩上飞沙走石,室内尘土飞扬,呛得人喘不过气来,连电灯也失去了往日的光亮,变成一个暗黄色。室外、逆风行走十分吃力,走不了一会儿就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有的甚至就被大风吹倒了!干部战士的军衣都是湿透了紧紧地贴在身上!沙子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痛,虽然都戴着风镜,可风沙还是吹的眼睛发涩,沙石打得脸部生痛,就是眼球转动都很困难。搜救分队干部战士的鼻孔过一小会就要清理一次,才能保持呼吸畅通。由于能见度极差,战士们之间距离稍一拉大,稍有不慎,就有掉队失散的危险!在搜救的几天几夜里,这些可爱可敬的官兵们都很少休息。有的干部战士带病参加寻找,有的受了伤,可他们没有一个人吱声!哪儿有危险、那儿艰苦,党员干部就出现在那儿!四连指导员白瑞珍、副连长冯庆柏三天三夜都没有休息。他们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四次外出搜救他们一次都没有离开过。在与风沙搏斗了56个小时后,他们的嗓子都哑了!共产党员、排长高阔,每天都带领着同志们在一线寻找,行程近400公里,当同志们劝他休息时,他说:只要能找到失踪的姬和平,就是累死我,我也心甘情愿,我愿意用我的生命去换回战友的平安。党员战士杨林山同志腿跑肿了,脚上打满了水泡,可他一声不吭,悄悄的用背包带扎起来,第二天照样参加寻找! 为了战友的安危,把方便留给别人,把困难和危险留给自己!每次外出搜救,党员干部战士总是走在最前头开路,拉着同志们前进。每天在外十几个小时,流了多少汗,吃了多少沙子,谁也算不清,谁也没有算过!在与风暴搏斗的三天三夜里,参战部队干部战士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某一个人中途退出!部队上下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找到失踪的战友! 战士刘岩,脚破了一个大口子,走路时直往外流血,他没有叫痛,也没有让别人知道,坚持参加搜救行动。当得知姬和平已经找到的消息后,他高兴地说:只要找到失踪的战友,就是再流血流汗我也高兴。在这特殊的三天三夜里,炊事班的战士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做饭,做好的饭菜一天不知要热多少遍,目的就是为了保证外出和归来的战友能吃上热饭、喝上热汤。

                      

    生死关头更显战友情

        

    在人民解放军这个大家庭里,大家心心相应,同呼吸、共命运,战友之间情同手足,亲如兄弟。

    为了找到姬和平,战士们每天在外跑十几个小时,在大风沙中行走,十分困难,体力消耗很大。警卫团通信分队的战士每人负重达20斤,寻找分队走到什么地方,他们的通信联络就保障到什么地方。四月二十日那天,由于风沙太大,加之风向变化,有6名战士迷失了方向!他们6个人忍饥挨饿,36个小时没有吃东西,就靠随身带的一点水维持,凭着顽强的毅力、坚强的意志和战友之间团结、互助的精神,同风沙进行了顽强的搏斗,终于回到连队。战友之情在危难关头更显可贵。战士常先堂、张学兵、靳发松三人搜救小组,尤其感人。20日晨吃过早饭后,他们三个人带了两壶水,从68公里处向西北方向搜索。中午时分,风逐渐增大,风向也不知不觉地发生了变化。他们三人进入了一块草地,结果怎么走也走不出去,他们迷路了……这时天快黑了,跑了一天,三个人的体力消耗很大,几乎到了极限!他们三个人口干舌燥,又饿又累,连直起腰来的劲都没有了。尽管水壶里还有半壶水,但三个人推来让去,谁也舍不得喝!他们知道这半壶水是救命水,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使用。三个人互相搀扶着,向前慢慢挪动着。大家实在走不动了,就坐下休息两分钟,然后马上就起来走!入伍时间不长的新战士靳发松只说了一句:完了,这下走不出去了,眼泪就落了下来!常先堂心中也直发毛,他觉得自己是党员、班长,有责任把他们两人带回去,现在的关键是保存体力等天亮了再说,于是就安慰两人说:不要紧,我们是三个人在一起,你们想想,姬和平一个人怎么办?我们是为了搜救失踪的战友,首长和战友们一定也在为我们着急,他们也一定在搜救我们,我们一定能回去。战士张学斌接着说:我的身体好,明天我在前边开路,我们一定能走出去的。他们互相鼓励着、坚持着!

    饥饿、干渴、疲劳是难以忍受的!戈壁滩上的夜晚是十分难熬的,他们三个人都穿着单衣,冻得直哆嗦,为了保存体力,就挤在一起,互相用体温取暖。常先堂把他俩的腿放在自己的身上,抱着他们的头,想用自己的身体为战友挡风驱寒,冻得实在受不了就起来围着沙包转圈。饿了渴了就挖芦苇根嚼一嚼,他们就这样熬过了一夜。天亮后,他们根据初升的太阳判断了一下方向,互相鼓励着,搀扶着向连队方向艰难的爬去……经过36个小时后,三个人终于脱离了危险,被搜救部队发现,于21日19时30分回到了连队。

    饥饿、干渴、寒冷、疲劳们没有让他们倒下,他们靠的是团结互助的战友之情,是坚强的信念和顽强的意志。

     

    地方政府和人民是靠山

     

    在姬和平失踪后短短的几天里,部队各级首长、机关全力以赴!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给于了大力帮助和无私的援助。

    基地作试处为搜救部队提供了军事禁区军用地图,基地气象室及时提供气象资料,为寻找失踪的战友提供了方便。警卫团派出了通信小分队保障了搜救部队的通信联络。通信总站金塔维护连,在为搜救部队提供油料、食物的同时,还在通信联络方面给予了大力协助。

    金塔县政府肖副县长在亲自听取了一营营长的情况报告后,当即指示县政府和公安局抽调人员,具体负责展开搜救工作。他们立即通过有线电视向全县广播了这一消息,同时通知各乡政府和公安派出所出动人员帮助寻找。22日上午,失踪战士姬和平被金塔县鼎新乡五星六队段志路发现救回家中,随后段志路将姬和平的情况向村长作了报告,村长又及时将情况报告了县公安局,地方政府立即将情况反馈到部队。

    22日11时20分,当姬和平被找到的消息传来时,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官兵悬了几天的心终于放下了,铁路管理处二营四连沸腾了,干部战士们高兴的欢呼着、跳跃着,几天来的疲劳,担心和忧虑一下子被扫的一干日二净!冷落了几天的球场上又出现了官兵们矫健的身影!小小的篮球在官兵们手中飞起,在现场的几位部队首长也好像年轻了十几岁,他们兴致勃勃地同战士们玩起来了。

    风停了,被狂风和沙尘折腾得筋疲力尽的戈壁滩也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场特殊的战斗结束了……

     


    TAG: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3-12-06 19:20:57
    5
    曲溪流歌 引用 删除 曲溪流乐   /   2013-02-18 11:36:40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5-09 12:25:04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5-09 12:24:52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