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州风光摄影——【红花湖】(1)(图)
  • 湖南凤凰古城之夜(1)(图)
  • 荷兰郁金香献给国庆 中秋双节(1)(图)
  • 天水新华户外俱乐部第209期活动-武山花果...(图)
  • 致《匠勋》首发式的贺电(图)
  • 怀念表哥蒲光华—文图/王启珍(图)
  • 报刊花絮!(图)
  • 夸磐安辣椒(图)
  • 双节夜龙城(图)
  • 为艾叶书法题照(图)
  • 日落惠州红花湖(3)(完)(图)
  • 深圳葵涌坝光村风光摄影(3)(图)
  •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4)(图)
  • 鼓韵(图)
  • 2020(庚子)年祭孔子文
  • 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3)(图)
  • 深圳葵涌坝光村风光摄影(2)(图)
  • 日落惠州红花湖(2)(图)
  •  二〇二〇(庚子)年祭孔文(图)
  • 今日文苑一览!(图)
  • 大队专项工作组集中督查各二级单位落实党...(图)
  • 陈健带队到大队工程勘察院灾防院等单位调...(图)
  • 大队长助理张多运一行参加省工信厅组织开...(图)
  • 大队党委召开理论学习中心组2020年第10次...(图)
  • 安生读报: 孩子别怕!妈妈用爱帮你撑起一片天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1-21 18:57:58 / 个人分类:精彩转载

     

          可以放弃二胎指标,可以放弃自己的生活,但绝对不可以放弃儿子。上学,背着他上学,工作,推着他工作,我要一辈子和他在一起。儿子的路有多长,自己的腿就要走多远。

     

    孩子别怕!妈妈用爱帮你撑起一片天

      每天,杨玉环都要把儿子背上轮椅,然后推着他去上课、到户外。本报记者杨宁 摄

     

      背着儿子上大学

      儿子患病15年无法走路,母亲成了他的腿

     

            记者苑菲菲 李珍梅

     

      从小学到大学,15年,5400多个日日夜夜,46岁的杨玉环成了儿子的双腿。7岁那年儿子患上“肌无力”失去自理能力后,杨玉环的生命就同儿子彻底绑在了一起。如今22岁的儿子即将大学毕业,该考研还是该找工作?未来的路该如何走下去?母子俩的心里都没底。然而杨玉环坚持一个信念,那就是———儿子的路有多长,自己的腿就要走多远。
     

     

      15年求学路,都在母亲背上

     

      将木板搭到台阶上,然后倒转轮椅,小心翼翼地沿着木板倒退到路上……11日中午11点多,青岛大学浩园14号楼前,杨玉环将坐在轮椅上的儿子郭帅推下宿舍楼,由于担心儿子往前栽,每次推轮椅下楼时,杨玉环都是倒退着走。每当需要上下轮椅时,1.5米的杨玉环就要背起1.7米、130多斤的儿子。

      7岁那年,家住兖州市兴隆庄镇冠庄铺村的郭帅被查出患有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开始时还能走路,不过老歪,我就背着他上课。”到初中以后,郭帅彻底丧失了走路的能力,杨玉环便买了一辆三轮车,每日蹬着它载儿子上学,到了学校再将儿子背进教室。此后她又背着儿子上专科,2009年,郭帅专升本进入青岛大学国际商学院管理系学习,杨玉环继续背着儿子求学。

      “我自己根本弄不动,多亏每次老师都安排同学,连轮椅加他一块儿抬到四楼,四个大男生累得气喘吁吁的。”每天把130多斤的儿子背上轮椅,杨玉环再走半个小时把儿子推到学校上课,由于教室在四楼,儿子的同学都过来帮忙。提起儿子那些热情的同学,杨玉环有些过意不去。到了教室后,杨玉环再把郭帅背到座位上去。

     

        好吃的留给儿子,捡垃圾补贴家用

     

      由于郭帅的情况特殊,仅手部能动,没有母亲的照顾,生活根本不能自理,学校便专门安排了有独立卫生间的研究生宿舍供郭帅和母亲住宿。

      “一刻也离不开,晚上得背着他上厕所。”杨玉环说,因为这个,她和22岁的儿子睡在一张床上。大四之前,郭帅的教室都在四楼或者五楼,距离宿舍也有四五里路,为了避免儿子迟到,每天娘儿俩都在6点半起床,母亲给郭帅穿戴好洗漱完后,再给他打饭。

      在两人住的宿舍里,墙脚处放着四个塞满了塑料瓶子的尼龙袋,附近是几捆包扎好的废纸。“平时没事,就在学校周围捡捡垃圾,还能卖几个钱。”学校每个月会给娘儿俩300块钱的伙食补助,此外还有部分助学金,但杨玉环却舍不得花,菜专门挑便宜的打,“现在菜都贵了,以前一顿饭两块钱就吃饱了,现在得花三四块钱,还是省着点用吧。”

      在宿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兜煎饼,这是一周前郭帅的父亲从老家兖州带来的,这就是杨玉环的主食,她让儿子吃馒头。“太硬了,他不能吃这个,我挺爱吃的。”杨玉环边说边就着豆芽大口大口地啃煎饼,也许是因为太干,啃上几口就喝一口水。在煎饼的旁边,是几十包附近小卖部给他们的方便面调料,“他们给学生煮方便面时剩下的,送给俺娘儿俩下面条的时候用,比清水煮面要好吃。”杨玉环满足地笑着说。

     

         11月19日,郭帅将去济南参加心理咨询师的考试。郭帅的书桌上塞满了各种心理学的书籍,除了咨询师考试必备书籍外,还有部分考研用的。就在13日上午,郭帅还去招办确认了考研报名,他报考的是山东师范大学的心理学研究生。

      已经是大四学生了,看着周围的同学或是找工作或是考研或是考公务员,郭帅很是有些心慌。“找工作仅身体条件一条就卡住我了,本科生也不好找工作,还是考研吧。”话虽如此,可管理学的学生考心理学,郭帅并不是很有信心。“也不是一定就能考上,要是考不上的话再说吧”。在郭帅看来,心理学是自己喜欢且能够胜任的专业。“我想当个心理咨询师,开通心理咨询热线。”郭帅说这是他的愿望。

      而对于儿子的举动,杨玉环也很支持。“他身体不好,再不好好上学还有什么出路,考上我就继续背着他上学。我可以放弃二胎指标,可以放弃自己的生活,但绝对不可以放弃儿子。”聊天中,杨玉环不时拍拍儿子衣服上的灰尘,她说不管儿子能不能考上研究生,自己都会永远跟儿子在一起。“上学,背着他上学;工作,推着他工作,我要一辈子和他在一起。”

     

     

    每次出门,杨玉环都要把儿子背到轮椅

    上。

     

      1.5米的身高、不到100斤的体重,今年46岁的杨玉环却用她柔弱的肩膀背着儿子走过了15个春秋。杨玉环的家在兖州,儿子郭帅7岁时被检查出患上了“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逐渐丧失了行走能力 。为了让儿子重燃生活的信心,杨玉环鼓励儿子坚持上学,15年来,她背着儿子从小学读到了大学,“儿子腿不好了,我就是他的腿”。明年7月,郭帅就要大学毕业了,他告诉记者,自己对心理咨询很感兴趣,正在备考心理咨询师二级证书,希望将来能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用自己的经历和知识鼓励更多的人走出困境。

     

      7岁患病,妈妈成了他的“腿”

     

      11月12日下午2时,记者来到青岛大学时,郭帅正在宿舍楼前等着母亲回来。坐在轮椅上的他穿着一身红色的运动服,圆圆的脸上长了一双大大的眼睛。

      “我妈出去办事了,很快回来。”郭帅告诉记者,他的家在济宁兖州,7岁时,他走路经常摔跟头,母亲带着他到医院一检查,竟查出了一种名叫“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的病。为了不让他失去信心,也为了让他以后能有些出息,母亲坚持让他上学。随着病情的发展,郭帅渐渐丧失了行走的能力,从那时起,瘦小的母亲就毅然当起了他的双腿,这一背就是15年。

      “上小学和初中时,学校离家不是很远,妈妈每天都提前把我送到学校。”郭帅说,升入高中后,由于学校离家有二三十里路,他和妈妈就住在一个亲戚家里,妈妈每天都骑着三轮车载着他上学,然后再把他背到教学楼上。考上济宁的一所专科大学后,娘俩就在学校七八里外租了个房子,每天六七点,妈妈就起床给他做早饭,给他穿好衣服,吃完早饭后再背他上学。去年,他专升本考到了青岛大学,妈妈也跟着他来到了青岛。

     

           为了儿子,夫妻放弃生二胎

     

      为了照顾这母子俩,青岛大学把他们安排在了研究生(论坛) 公寓的一楼,并专门腾出了一间四人间的屋子,还配备了独立的卫生间。此外,郭帅的一间固定教室也设在了教学楼一楼,每个月还能从学校领到300元的生活补贴。 推开郭帅的宿舍,房间里打扫得整整齐齐,两张单人床拼在一起就是娘俩的“大炕”。屋里的桌子上放了一大包煎饼,这是郭帅的父亲从济宁带过来的,也是一家三口这几天的主食。

      下午2时30分,郭帅的妈妈杨玉环回来了。身高1.5米、体重不到100斤,这位瘦小的母亲虽然只有46岁,但看起来却要老一些,一双手上满是老茧。

      “其实我们可以申请二胎指标,但想想还是放弃了。”杨玉环搓着手坐在床边,慈爱地看着正在复习功课的儿子。虽然郭帅患了病,但杨玉环和丈夫不愿抛弃他 ,并决定给他更多的关爱与支持。因此,他们放弃了生二胎的指标,投入全身心的精力专心照顾儿子。“儿子的腿不好使了,我就是他的腿。”杨玉环说。

           生活拮据,捡废品挣生活费

      在屋子的一角,记者发现了几个大号的塑料袋,里面装满了各种饮料瓶。除此之外,床底下还有很多废纸壳 。杨玉环告诉记者,每天儿子上课时,她就在学校周围转转,捡一些塑料瓶,卖给收废品的挣点生活费。这些东西都是她捡回来的。

      外面天气晴好,郭帅提出想去自习室。杨玉环利索地给儿子整理好衣服,把一个塑料袋麻利地挂在轮椅后面,用来放捡到的塑料瓶。杨玉环告诉记者,每天早上6时她就起床收拾,到食堂打饭。回来后帮儿子穿衣服、洗漱。早上8时有课的话,娘俩7时就得出发,走半个多小时才能到教学楼,一路上总能遇到不少好心人,看到自己推得吃力,很多人会上前搭手帮忙。

      要出宿舍楼了,杨玉环从大厅里拿出一块很长的木板,搭在三节台阶上,将轮椅慢慢推到木板边上准备滑下去。由于儿子太沉,杨玉环只能依靠身体的惯性努力将轮椅往后拉,防止滑得太快摔着儿子。顺利地把儿子推下台阶,杨玉环一步步地推着儿子到了学校自习室门口。虽然一路上的风很大,但杨玉环的脸上已经渗出了汗珠。等到下午4时回宿舍时,杨玉环又把儿子推上台阶,此时她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乐观小伙想当心理咨询师

     

      在郭帅的书架上,记者发现了很多关于心理学的书。郭帅告诉记者,他本科专业是公共事业管理 ,此前上专科时学的是心理学。现在他正在复习,准备参加本月下旬举行的心理咨询师二级证考试。因为考试地点在济南,在家务农的父亲也特地赶了过来,帮助妻子照顾儿子。郭帅表示,他很喜欢心理学,希望以后能从事心理学咨询师这个行业。

      “他从刚得病的时候就很乐观,一点都没抱怨,现在身体和心理都特别健康。”对于儿子现在的情况,杨玉环很是欣慰,她说只要儿子开心健康,他们也就没什么遗憾了,也希望儿子能找到一份喜欢的工作。谈到工作,郭帅表现得也很乐观,他知道找工作时会遇到困难,但是他不会放弃努力。

     

      编者解释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

     

      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是一种原发横纹肌的遗传性疾病。临床上主要表现为由肢体近端开始的两侧对称性的进行性加重的肌肉无力和萎缩,个别病例尚有心肌受累。

      随着年龄增长 ,患者的肌肉会逐渐萎缩,使行动能力渐渐消失,直至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国际医学界形象地称之为“渐冰人”。

     

             女子背心脏病儿子求医读书

     

      “我都快背不动他了,要是做了手术就好了。”15年来,綦江县赶水镇农妇杨光美走到哪里,都把儿子周兴旺背在背上。因为先天性心脏病,儿子走三步就会气喘吁吁,母亲每天都背着他到学校读书。

     

       儿患先天性心脏病

     

      “我也想和大家一样去玩。”今年已经15岁的周兴旺看上去跟其他小孩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两只手上的皮肤显得暗红一些。周兴旺安静地坐在妈妈的身边,眼神里透露出对自由运动的向往,因为先天性心脏病,他从小就不能参加任何运动。

      妈妈杨光美拿着病历的手上长了不少老茧,病历上的文字写着“法洛氏四联症”,妈妈说,这是先天性心脏病的一种。因为没有钱做手术,周兴旺的病也就拖了下来。

      妈妈背儿子15年

     

      没钱治病,学还是要上的。孩子不能走路,母亲杨光美每天就背着儿子去上学,周兴旺家离龙舌小学有一段不近的距离,“要走15分钟小路,每天至少两到三趟。”周兴旺已经读到5年级,不管平时还是读书,母亲已背着儿子走了15年,而且从来没有摔倒过。

      有一次,母亲听说有人卖肾治病,就把想法告诉了儿子,“卖一个肾就有20万左右,除了给娃娃治病,还可以给家里留一些。”儿子马上打断了妈妈的话:“把我的肾卖一个吧,不割妈妈的。”妈妈只好把这个想法又藏了起来。

     

      爱心组织筹手术费

     

      “他每天喝牛奶越长越好了。”去年,重庆国际妇女社给綦江县的贫困学生送来了牛奶,周兴旺每天也喝上了半斤,身体越长越好。今年2月,重庆国际妇女社了解到周兴旺的病情后,不仅给他送来了助学金,4月1日还把周兴旺一家带到重庆检查。

      “医生说,做了手术就好了。”重庆国际妇女社负责人安娜告诉记者,目前已经筹措到部分费用,但离8万元手术费还有很大距离。

     

      儿子双腿残疾 母亲7年背儿求学走

    了3万公里

     

    孩子别怕!妈妈用爱帮你撑起一片天

     

      虽然历尽艰难,但粟冬梅母子俩都挺了过来。刘炬摄

      世上的路有无数,最难忘的也许是母亲背上的求学路。今年20岁的王亮,因双腿残疾无法行走,但他求知的欲望从未泯灭过。从中学到大学,王亮一直由多病的母亲背着走在求学路上,从家里到学校,每天往返两趟,整整送走了七年风雨。母子深情感动了人们,社会的帮助燃起了这对母子生活的希望。昨日下午,在王亮家里,母子俩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七年艰难求学路。

     

      母亲背上的艰难求学路

     

      就读于湘潭电大信息网络工程学院计算机应用13班的王亮,今年7月将大专毕业。2000年,他因患神经性肌肉萎缩症,双腿残疾,行走艰难,直到最后无法行走。王亮的父亲是下岗职工,有着特殊疾患;今年50岁的母亲粟冬梅,原是湘潭某农场的勤杂工,患有心脏病和风湿性关节炎,现已病休在家,全家靠低保维持生计。

      为了不让儿子失学,7年来,不管刮风下雨,粟冬梅都是用羸弱的身体,每天早晨背着儿子去上学,放学后再背回家。有时为了省下中饭钱,她还要背着儿子回家吃中饭再送去学校。当记者问她为何不让儿子在学校寄宿时,粟冬梅说,一是交不起寄宿费用,二是王亮住在学校没人照顾,无法生活。

     

           7年背儿子走了3万公里

     

      在母亲的背去背回中,王亮读完了初中,读完了高中,又走进了大学。如今,王亮已长成1.75米的个子,体重也超过了50公斤,粟冬梅越来越背不起儿子了。眼看儿子马上就要毕业,粟冬梅更是心急如焚,“我咬牙也一定要让他读完,绝不会放弃!”

      粟冬梅告诉记者,从家里到儿子如今就读的学校,一个单程有12公里,原来念中学一个单程也有8公里,而且其中有一段是崎岖的山路。粗略计算,7年间,粟冬梅背着儿子求学走过了3万多公里。

      粟冬梅回忆说,7年里母子俩不知吃过多少苦头。刮风下雨,母子俩撑着一把伞,为了照顾儿子,母亲经常打湿了自己的全身;下雪天路滑,有几次母子俩都摔成了雪人,浑身湿透,只好回家换身干衣服再去学校。

     

      爱的暖流包围着母子俩

     

      母亲背上7年的求学路,充满崎岖和坎坷,也牵动了不少好心人的心。王亮在先锋中学念初中的三年,就一直靠师生的捐款、免学杂费等资助度过。如今,他在湘潭电大念大专,每个学期的学费学校也都是减半收龋前不久,湘潭一位做小生意的陈女士被王亮和他母亲的精神所感动,特意给他买来了一辆轮椅;某服饰公司的唐老板给他送来了捐款,还带来了8岁女儿的储钱罐,那是女儿要他送给王亮哥哥的;学校老师、同学也经常帮王亮辅导功课、打饭、接送等。

      谈到今后的生活,王亮最希望能够将腿治好,让自己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他说,每次看见妈妈背着自己吃力的样子,心里就非常痛苦。他告诉记者,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因为许多好心人的帮助,他的学习已经慢慢跟上了进度,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好,相信自己有能力走好人生的路。

     

           结语:

           坚强的母亲,为了孩子受尽磨难,这也正是母爱伟大之处。可是我更希望母亲一生无风无雨,幸福一辈子,永远不要遭遇苦难,永远不要吃苦受累。那怕我没词去形容母亲,但,她能幸福无忧一生,比什么都强。
     

                 【赵安生选自《知音》】


    TAG: 读报 孩子 妈妈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12-01 09:56:05
    5
    引用 删除 六月荷畔   /   2011-04-15 23:11:50
    母愛真偉大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4-15 23:11:13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