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里长城永不倒【三】(图)
  • 白露【短篇小说】
  • 麦积区举办2019年生态护林员培训班(图)
  • 张富清
  • 元龙李家沟村:七旬老人摘椒忙(图)
  • 李家沟村:摘花椒的小姑娘(图)
  • 元龙镇李家沟村:核桃成熟季(图)
  • 《兰州日报》今日刊发《婚姻补丁》出版消息(图)
  • 己亥六月十二日往大地湾采风行吟(图)
  • 麦积区童星幼儿园举行2019届大班毕业典礼(图)
  • 麦积区百名青少年通过跆拳道晋级考核掀起...(图)
  • 农民工遇上好的哥 万元找回(图)
  • 万里长城永不倒【二】(图)
  • 书写者
  • 天水南山塔(图)
  • 忝任天水市诗词学会秘书长有怀(图)
  • 凹凸有致万人迷
  • 万里长城永不倒【一】(图)
  • 碧水蓝天映红桥
  • 张家川县首批二维码门牌上墙启用(图)
  • 甘肃首部环卫题材电影《天水无尘》杀青
  • 娇艳欲滴赛美人
  • 享受平凡的幸福 杨迎勋
  • 麦积区:“花开新时代 向祖国献礼”文艺...(图)
  • 笛韵斋主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06-17 21:00:07

    笛韵斋主人

     

            近来活的多少有些泼烦,少应酬,多半如虫儿般蛰居家中,没事就胡乱翻看手机,看微信,也看各种短文和美妇照片。刚看过一条有关不靠普总统的信息,只听玲儿价“次郎”一声锐响,细眼一看,是军校同窗战友贺新建发来的,一句“把地址给我,寄书给你”,并附有照片,照片中有两本书,一本是散文集《清风》,一本是诗集《远观》,再细看题写书名的字迹,是大名鼎鼎的贾平凹写的,作者是笛韵斋的主人——贺新建。眼前顿时一亮,开心一笑,小叫一声,这小子,把事弄大了!

    新建和我同在秦岭中段的终南山下,那个当时也是至今,或者说空前也是绝后的,最苦的军事院校——西安陆军学院,一起经受高强度的军事训练,高强度的吃苦滚爬,高强度的军令操练和全方位的素质提升教育,经常是在严厉的近乎于苛刻和不近人情的,强迫式的耳提面命的口令下,完成各种训练任务和二十几门课的课程学习。两年的军校生涯,是的,是生涯而不是生活,因为当时我们要面临两大严峻考验,一是学院所在地是全国出血热病的高发区,二是学院的严厉在全军是出了名的,号称是中国的西点军校,是当代的黄埔军校。其中一项训练内容,就是去南坊镇训练,一句口头禅是能活着回来,就是好样的。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新建依然坚持着写作,坚持着喜爱文学。

    昨天刚发完地址,今天上午书已快递到楼下,电话一接,急命儿子去取,那小子飞也似的下楼,一会就拿着两本散发着油墨昧的书站在我面前,并说,“给,你同学的,看看人家,都出书了,你天天写,还老说我!”一时愕然,把他价的,这小子倒数落开我了。一时忍住,接过书,没吭声。

    午睡时翻了翻,看了看师永刚写的序,也看了贺新建写的后记,我看书一般爱先看后记,感觉新建的文笔很亲切,更是真诚,如同和你聊天,细细说来,有味道。迷糊了一下,上班。下午下班后,坐在电脑前,看了新建的几篇散文,一篇关于竹子的,一篇是《回忆军校生活》,一篇关于贾平凹的《古炉》和《老生》的读后感,一时感受颇多,手里痒痒的,就敲键写些心里话。

    新建是陕南丹凤县人,上军校时,年龄小些,却多显出几分成熟来,那时有代职期,我代职指导员,(天晓得,让我有了这个好差使,感觉是教导员定的)新建代职副连长,李济阳为连长,黄大坤为副指导员。我们四个就很认真的在代职连连部开会,感觉那时的新建话少,但作事认真,也很本分老实,从没有在学员面前扎呼过。后来毕业留念时,他写得一手好字,给我写的是诗,内容是“我们从这里起航,奔向遥远的地方。当我们奔向明天,请别把昨天遗忘。”字迹是当时流行的庞中华体,刚劲中带着飘逸,就像他的内心和性格。

    新建后转业到西安,前几年来过天水,我,新建和建荣,喝了些酒,新建善饮,人更豪爽,确实是个陕南汉子,即有北方人的豪爽,又有南方人的细腻和秀气,这些在他的诗和散文中可以得到印证。新建的诗很有创新,这绝不是恭维话,对于诗,我也看的多,写的多,却没有他的深厚博学与傍杂。诗,讲究的就是功夫在诗外。新建在细读《庄子》、《易经》、《诗经》、《楚词》、《花间集》、《笠翁对韵》、《人间词话》外,还精研了仓央嘉措与纳兰性德的诗词,至于唐宋名家,那自不在话下,这些诗词让新建有了自己的风格,滋养了新建的文化心性。一方面,他学古借古崇古却不泥古,喜欢自由体,读来让人耳目一新;另一方面,他学今喜今却又有创新,把自由诗写的有古意,有韵味,这实在是难得,也是当下诗坛的一个例外,这才叫做学问,这才是新建的高明和扎实之处。文,本为载道,也更在于抒发本心的真性真情,至于外在的条条框框,实在是没有多大的意义。当然,古体诗有古体诗的味道,可能多了一些阳春白雪,确实不喜欢的,也不必勉强,更不必装仄弄平。这一点上,我很敬佩新建的,正如《凤凰周刊》的主编师永刚在新建的诗集序言中说的那样:“传统”是一个很强大的词,文坛有一个奇特的景观,原来先锋派对于古文化不屑,甚至叫嚣要改变世界的诗者,往往在年过四十之后,都开始写起了毛笔字,甚至画起了画,或者写起了古词古诗。而这一点,在新建的身上却过渡得行云流水,不露痕迹。

    我还是坚持认为,当下,能耐得住寂寞,在文字的自留地里独立耕耘,写出一些真诚的文字,写出对于生活和社会乃至于生命的独到体悟与感受,写出具有极强的人文主义气息的文章,是难能可贵的一件事,更是传统文化生生不息的有力印证和有效传承,无疑,新建是很有禀赋和韧劲的。为有这样的同学而骄傲,向笛韵斋主人学习并致敬!


    TAG: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9-06-18 16:24:21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