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城天水四季歌(图)
  • 古树(图)
  • 秦安桃花别样红(图)
  • j柬埔寨金边摄影——【皇宫】(外观)(1)(图)
  • 惠州风光摄影——【紫溪半岛花海世界】(...(图)
  • 广东潮州风光摄影——【开元镇国寺】(3...(图)
  • 天水风光(图)
  • 己亥三月十九日爱人往南山牡丹园乃作(图)
  • 世界读书日:聂大受教授带你走进天水市图...(图)
  • 麦积区渭南镇各村妇联召开执委(扩大)会议(图)
  • 麦积区第二十四个世界读书日暨第七届读书...(图)
  • 鸢尾花 杨迎勋
  • 大队长助理张多运专程到天水市工业博物馆...(图)
  • 祈祷
  • 广东潮州风光摄影——【开元镇国寺】(2)(图)
  • 柬埔寨金边摄影——【塔仔山】(4)(完)(图)
  • 惠州风光摄影——【仙眷花洲花海公园】(...(图)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郁金香花展】(...(图)
  • 谷雨前夜逢雨
  • “九曲安澜”中山桥:天下黄河在金城兰州...(图)
  • 秦州南山牡丹花开正艳(图)
  • 写意牡丹 原创
  • 山高我为峰
  • 石门汉服(图)
  • 试论王若冰诗歌的精神气质与人文情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04-14 19:20:27

        试论王若冰诗歌的精神气质与人文情怀

     

                            陈晓军

     

    诗歌是有气质的。诗歌的气质体现在每一个句子的目光上,每一个比喻或者隐喻的情绪中,每一个词语的内涵里,以及所有表达的背后。阅读诗歌时在心里和精神上所产生的愉悦和共鸣,其实就是一首诗歌的精神气质打动了你,影响了你,与你在文化理念上有了某种契合或者在思想上产生了一些共鸣,而引起这种共鸣的每一个文字,无不渗透着诗人独具风格的精神气质与人文情怀。一首诗所要表达的思想高度,其实就是诗人目光所能仰望的思维高度,而一首诗所能呈现出的精神境界与思想宽度,其实就是诗人的精神气质与人文情怀的延展和影射。诗人在体验生命,思考生活,抒写情怀以及探索真理的积淀中,内心会积蓄出一座万丈冰山,在被现实的风雨霜尘反复侵蚀之后,又会滴下涓涓细流,这些涓涓细流汇集起来,终是成了诗人心中的江河与湖泊,不论这种江河与湖泊里荡漾着怎样的诗歌涟漪,其骨子里总是有着一缕纯美,浩大而高远的冰山气息,这种特有的气息如同一种标签,一种坐标,一种情怀,在诗歌的海洋中熠熠生辉又别具一格。这是我在重读王若冰先生的诗集《巨大的冬天》和他近年来的几首诗歌之后,在比较与思索中获得的一些肤浅的感受与体会。

    诗人的高贵品质之一就在于他一面脚踩土地,目光却始终仰望远方。因为远方有圣洁的白云,有自由的思想,有天马行空的精神境界。比如,“我已经登临雪山/雪山上的云/高大,而且漂动/空虚的天空一片湛蓝/只有雪山之上的云/被阳光照耀着/仿佛飘动的经卷/她那夺目的光彩悬挂于大地之上/而且终将回归于大地/雪山上的云苍茫/雪山上的云浩大/雪山上的云高过了雪山与丛林/雪山上的云浮动,奔腾/雪山上的云让我骑马跃过天空”(见《雪山上的云》)。这首诗可谓构思精巧,意境不俗又寓意奇特。我每次读时,都有不同的感受与启示。雪山上的云是什么?那是飘动的经卷,深藏着一颗渴望自由的灵魂,暗含着一种昂扬的信念和奔腾的力量,更有着一份理想状态下的精神之美;是一份悬挂于大地之上,又终将回归于大地的生命感悟。正是这卷一般的精神追求,让诗人骑马跃上精神的天空,即快乐地翱翔着,也痛苦地耕耘着。

    《巨大的冬天》这本诗集里的诗,既有着深入生活,在泥土里呼吸的味道,也有着奋斗与励志的情愫,当我在看过王若冰先生《我的大学》这篇文章之后,对他的一些诗歌更是有了一个寻根式的答案与深入文字背后的感悟。苦难,对于不甘屈服的灵魂来说,却是孕育成功的温床。正是经历了生活底层的苦难,才会酿造出深入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精神美酒。从另一个层面上讲,这种苦难对于诗人来说,却是一种内心向上的动力,一种必须冲破的阻力,因为在诗人内心,正有着一股力量,如大鸟般审视着他。面对现实,诗人在1994年写的一首《即将飞临的大鸟》里发问:“为什么?谁的手?将我悄悄弄醒/更遥远的地方,花草芬芳,大海向梦境敞开/只有黑暗如岩石垒起,围坐一盏孤独的灯/这时的诗人,对现实进行着多角度地审视,审视自己的命运、审视诗歌的内涵、更审视心中的理想和未来。现实中,诗人却是孤独的,又总在孤独中坚守着探寻思想真谛的轨迹,进而抒发着对生命的体验,这对于当年极具才华却内心苦恼的诗人来说,是一种考验,也是一种动力。正如他继续写道:“我所不能抵御的,是巨大的空虚/它背负群山,沿着河流的方向穿过黑夜,叩响思想的黎明” 虽然身处底层,却亦然怀有强烈的奋发精神,以生命的张力拷问大地,质问苍生,这正是诗人难能可贵的精神气质,这种气质在最初的诗歌创作中已经深深植入到诗人的内心之中,并始终保持着一种特有的高度,直面诗歌,也直面现实和未来。正因为有了这样的精神气质,他才会写出:“请不要离去,神的劝告一如虚幻的爱情/秋风敲击大地,我鲜血之中上升的言辞/还有谁能够聆听”这些诗句,对于当时年轻的诗人来说,其间的每一句诗都是从灵魂深处迸发出的呐喊式的质询与反问,每一句诗都闪烁着精神的芒锐与情感的热血。这因为如此,在现实之中,诗人才能始终充满着希望与自信,所以,当“时光伸出阴森的手掌,午夜的寂静中/月亮猝然坠落,丛林里将刮起大风/一只大鸟将于绝望之际飞临我的头顶”(见《即将飞临的大鸟》)大鸟是什么?是文化的觉醒与反思,是精神的梳理与皈依,更是一种内心高远又充满自信的力量,而这些都是构成他诗歌的精神气质之一,也是诗人精神气质与人文情怀的最初图腾。

    如果说这种精神气质总是以不同的方式体现在其诗歌作品中的话,那么,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长,诗人的精神气质却体现着更为深刻的人文意识、文化反思与悲悯情怀,比如在《登麦积山石窟》中,诗人写道:“在佛和菩萨注目下,我一步一步/从低处走向高处。天梯般攀升的栈道/要把我如一只空皮囊般被风吹奏的肉体带到群山之上/我有些疲惫,也有些缱倦的灵魂却隔山翘望/繁星璀璨的人间”见佛能识佛的人,必是智者,在一步一步抬高肉体,并于疲惫和缱倦的灵魂之中,却亦然还要隔山翘望,那繁星璀璨的人间,这即是人文情怀的本能流露,也是对自我存在的一种反思。而“被我一次又一次宽恕过的前世和今生/如难以遏制的虫鸣,亦如我歌颂中蓬勃生长的万物/泥沙俱下,枝叶繁茂,让我向上的脚步不能自持”。这些诗句所体现出的精神境界,却是独到的,因为不能自持的何止是诗人的脚步,而是一颗看透世俗生活,参悟世道人心的敏感而善良的灵魂,以灵动的文字,深邃的思想,体验和抒写着生活的本真。“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用这双日渐粗糙的手/一边守护菩提树上被风摇曳的星光,一手还能拥抱/这怀抱灯火与青草,也怀抱碎浪和罪孽的人间呢”。这几句诗,是我读过的关于麦积山诗歌中最为极致的文字。在这些诗句中,诗人的人文情怀和悲悯意识,在以特有的方式进行展示的同时,也恰到好处地对世俗生活进行了反思与自醒。整首《登麦积山石窟》,让人读来有一品三叹,整首诗的视野之宽广,抒情之精准,理念之深沉,足以尽显诗人厚重的文化积淀和特有的精神高度。

        读王若冰先生近期的几首诗,总有一种浓厚的文化气息与历史厚重感,在你阅读的空间与时间中回荡,让你似乎在一伸手间,就能触摸到一页古老的经卷以及沉甸甸的思考。比如《在楼观台拜谒老子墓》,诗人写道:“因为热爱,我愿意在古老的寓言里行走/因为追随一个人的背影/我在忧郁的黑夜抚摸一册古老经卷……/卑微的灵魂行走在路上/需要一个人走在前头将天空升高/一座塔楼庞然呈现的时候/我的孤独比风跑得更快”。这种特有的表达与思考,也许只有多年研究文化走向与历史定势,也关注现实希望与生存烟火的诗人,才会从心底里流出这样厚重的文字,既做到有所保留的表达,又在表达之后,留下自己独有的思想痕迹。在《拜谒六祖慧能》,诗人则是把自己低到一粒尘埃里,低到一朵芦花里,用一颗心感受“菩提树上落满了觉悟的星辰”,又用另一颗心看“灯火熄灭了,还有一颗见性成佛的心/披星戴月在泥泞的尘世怀揣明镜,逆风前行”。这样极富人文情怀的诗句,让人读后,如浴圣水,如沐春风,总能在思想波动之中,体会到一种厚重的思考的气息,在精神与思维的空间里,久久盘横,回味无穷。如果说王若冰先生前期的诗歌多了一些注重个人生活体验的话,那么,近期他的诗歌,却更多的是在关注整个民族文化的走势与社会心态,更多的关注着民族历史与现实生存之间相互关联的内在因素,并在这种因素中极力彰显着厚重的人文情怀与反思意识,这些都可以在他的《长安两叹》、《洽川黄河古渡》、以及《在察尔汗盐湖》、《油菜花:虚幻的繁荣》、《在浣花溪追忆杜甫》等等这些诗歌里得到印证。读这些诗的时候,会有一种不自觉的思考与回望,思考历史的细节,回望历史细节中那些带着血与火,情与梦的岁月痕迹。

     而写于2011515这首《我开始惧怕回家》的诗,却让我在阅读中,深感亲情的真实与纯朴,深感人性的善良与纯真,我想唯有对生活投入无限真情的人,才会收获如此真切的体会,写出如此感人的诗句。正如诗人写道:“从去年岁尾/一场大雪落下来之后/我开始惧怕回家/我害怕那条在半山上/弯来扭去的山路/把我的忧伤都带回老家/我害怕一片盛开的苹果花后面/哥哥坟头残留的白雪/让我回忆起所有的欢乐和痛苦/我甚至惧怕在哥哥苍老的镜框面前/跪得太久/在日渐苍老的父亲面前坐得太久/我担心回家的路上/被一场猝不及防的雪花/匆匆带走的哥哥/至今还在村口的打麦场上瞭望我/在洒满阳光的宅院等待我/在袅袅上升的炊烟上面关心我”。

    从诗的表面来体验诗人的精神气质与人文情怀是不全面的,一些感受其实只是星星点点的捕捉,肯定不能全面展示一个诗人的整体风貌。我只是试图从王若冰先生的一些诗歌中,探寻诗人博大精深的文化积淀与精神高度,以此来丰富自己的阅读和思考而已。我时常想,一个诗人,或者是一个作家,总有其与众不同的精神特质,比如陈忠实的精神特质就显示在《白鹿原》里,路遥的精神特质就在《平凡的世界》里,而王若冰的精神特质却在《巨大的冬天》里稍作停留后,就一头扎进《走进大秦岭》、《寻找大秦帝国》、《渭河传》、《走读汉江》等几部极具文化气息与人文情怀的散文集里,让人在阅读的同时,既为中华民族浩大博深的文化根系所感染,更为诗人那独到的文化视野和考证梳理、精神反思与人文情怀所叹服。

     


    TAG: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19-04-17 22:44:21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