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吊桥】立秋日的元龙亦很美(下)(图)
  • 立秋日的元龙亦很美(上)(图)
  • 在天水 有个草原叫大庄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8)(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2)(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5)(图)
  • 夏日水上公园(图)
  • 莲花城里看风景【散文随笔】(图)
  • 祝广东宏远男篮再展辉煌(图)
  • 公园荷韵(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1)(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7)(图)
  • 雪落秦州,于无声处听惊雷——对话天水旧...(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4)(图)
  • 天水红色题材影片《守望》顺利杀青 某部...
  • 夏日行游西狭颂摩崖石刻景区:泼墨崖立思...(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6)(图)
  • 惠州东江风光(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0)(图)
  • 成县西狭吟怀【诗作一首】(图)
  • 大队购置的孔山重工KS669履带式潜孔钻机...(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9)(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5)(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2)(图)
  • 南郭寺的雨(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4-05-24 16:07:12

            南郭寺的雨

                        

                              一

    南郭寺的雨是在晨练的喊声里,落下来的。

    当晨曦正浓,山下的城市亦然灯火阑珊,那喊声就从山道上某一位晨练者的嘴里,不对,应该是从胸中发出来的。“哟哟——啊啊—— 啊……”嗓音悠长而深厚,飘荡有致,竟有了些许专业人士吊嗓子的味道,这样的味道里,雨,有时就会不紧不慢地落了下来,先是落在树稍上,再是落在树叶上、路上、石头上、草丛里,唰唰地响着,一路叮叮咚咚地覆盖着滋润着,覆盖着草木,滋润着心。凡是能生长草的地方,都一片郁郁葱葱的绿,一片毛茸茸的绿,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让南山如同是穿了一件绿色毛衣的巨人,风姿绰约地稳坐于城南,俯着着向东流去的藉水。而那露出的手脚,却成了上山的大路和小路。小路上,通常却不大有水,只是湿湿地,卧于丛草之间,如一条盘旋的灰蛇,从山底慢慢蠕动着,随着山势一路就到了山顶上,却分出一条,就到了南郭寺的山门前,路到,雨也就跟着到了。

    寺院不大,却老,比较认可的说法是建寺已有一千六百年的历史了.当一代诗圣杜甫,于公元759年那个秋风正紧,秋雨正浓的下午,将一路的风尘和忧虑带到这里时,面对着这里的山水树木,亭台楼阁,一时触动诗人的身心,就吟出了“山头南郭寺,水号北流泉。老树空庭得,清渠一邑传。秋花危石底,晚景卧钟边。俛仰悲身世,溪风为飒然。”的诗句,这样的诗句却让寺院增添了不少的儒雅之气,而这儒雅之气加上这雨的玉润之气,倒让寺院门前的两个槐树,一长就是一千三百多年,且已经被人尊称为唐槐。儒雅之气那是人文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倒是这雨的玉润之气却是万万不可少的,至于那些人世的烟尘和繁华,又能记得了多少呢?站在此地,放眼放去,面对那漫山遍野的树木花草,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氤氲不绝的天湿地气,逶迤多姿的天地气势,你会觉得自己在自然面前是何等的渺小,甚至还不如一滴雨,正是这飘洒不尽的雨,给予了无数生命以蓬勃和延续,也给予了南郭寺以风烟和历史。而我们,只能将手扶在槐树上,去感受一下树的苍凉和坚硬,也感受一下雨的温润和绵长,谁知扶过树身的手心,却分明了有一缕淡淡的幽香,是树的还是雨的?可能都有吧,不管怎样,这样的味道让人舒畅,让人多了几分遐想。抬头望雨,雨细如发,仰头观树,树大如盖,那些贴身而下的雨,于不经意间,已经浸入脚下的土地,不见了。

    雨落寺内,人过寺门。寺院呈东中西三院坐落,格局严谨,景观悠远。东院,天造地设有一口古井,春夏秋冬四时常盈,不枯也不溢,如荣辱不惊的老者,长年与月对望,和雨密谈,也不知将多少秘密深藏于那晶莹如玉的井水中。过水井往里,有一石壁长廊,为二妙轩壁,杜甫之诗,王羲之的字,诗圣加字圣,岂非天送的“二妙”合璧!这一景观常常让人感慨很多也怀念绵长,尤其是在雨天,一种悠远的气息就会直达人的身心,气息中弥漫着历史的沧桑和风烟,将一种粘人心魂的张力,静静地在空气中飘荡开来,这种文化的张力,又好像随着那雨的丝丝和密密,悄悄织进了脚下这片湿润土地。是啊,土地,脚下这片湿润的土地,竟然承载着中国历史上两位统帅级诗人的思绪,一个是杜甫,另一个是李白。这位诗仙当然也没有忘记给他的故乡留下心中的挂念与舒展。“自此风尘远,天高月夜寒。东泉澄澈底,西塔顶连天。佛座灯常灿,禅房香半燃。老僧三五众,古柏几千年。”这就是诗仙的对于南郭寺的情怀,这情意是怀念的,也是浪漫的,并有了几分淡淡的温情,如明月般静悬于他想象中的佛塔之上,可现实中的佛塔已经倒了,不在了,只有明月如旧,只有可以寄托诗人乡思的雨如旧。在这样的诗意中,面对静坐于树下杜甫的石像,会让人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这样的感觉是属于雨中的南郭寺,一种南郭寺的诗意情怀,只可惜引发这样情怀的文化痕迹越来越少了,一些已经在现实的烟尘中被淹没和遗忘了。而眼前这雨,却是属于杜甫的,也属于他的石像的,石像中的杜甫侧坐于一石之上,手握一杯,以沉默的身姿望着前方,目光平静而悠远,也许是造像之人不忍心看杜甫满脸忧伤的神情,尽量把他面部表情塑造得平和一些,雅静一些。此时,雨如丝,飘落在他的身上,他在想什么呢?他已经想了一千多年了,那些秋风中家事的无奈,国事的沉重,心事的忧愤,让他在秦州这个地方,休整下来,他知道这里的山水只能入诗,却不能久留,这里的风烟,只能寄托情意,却不是他要寻觅的地方,他目光中的神色,很难让人猜透,恐怕只有这雨才是知道的,因为只有这雨,才是陪伴他最多的精灵,也可以算做是杜公的知己了。

     

    TAG: 南郭寺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8-17 23:54:19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8 07:46:58
    5
    郭柏林 引用 删除 郭柏林   /   2014-05-26 18:57:24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5 17:08:35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5 10:39:27
    5
    烟雨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烟雨阁   /   2014-05-25 06:18:41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4 20:54:20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4 18:25:09
    5
    杞人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之杞人   /   2014-05-24 17:09:29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4-05-24 16:37:10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