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停水通知
  • 防 疫(图)
  • 梅花开了(图)
  • 地球变暖谁之过(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1)(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热带雨林...(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1)(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外景(4)(图)
  • 埃及红海游船观光(6)(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兰园】(...(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兰园】(...(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外景(3)(图)
  • 埃及红海游船观光(5)(图)
  • 日志《玖玖扇情画韵》
  • 停水通知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兰园】(...(图)
  • 埃及红海游船观光(4)(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外景(2)(图)
  • 埃及红海游船观光(3)(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兰园】(...(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外景(1)(图)
  • 天水市交通运输局 开展春节前安全生产教...(图)
  • 大宋音乐总监周邦彦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山茶 木...(图)
  • {转贴}抚摸白塔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1-07 12:07:03

    抚摸白塔

     

    刘彦林

     

    十多年前,我对栗川郇庄高耸千年的白塔就早有耳闻,也对其历经时光年轮更迭和风剥雨蚀留下的沧桑在脑海中想像了百遍,更把亲临塔前仰望的迫切愿望在心里掐灭了千次,而转瞬之间,时光的册页已翻过了三千多个日子,这份潜藏在记忆深处的心愿却未能实现。去看看白塔,尽然成了一种难圆的梦,成了一种需要用特殊方式治疗的心病——那种念头,仿佛搁浅在心湖的扁舟,不时用桨击打出惦记的波澜和浓重的牵挂……

    这次,当我还没来得及欣悦时,机遇突然造访了我——我们此行的郇庄小学,就坐落在白塔旁侧得知这个信息时,我喜不能禁!当那辆桑塔纳一路风尘步履匆忙地带着唐突和鲁莽,把我们牵引到矗立在春风轻拂的塔前时,心弦突然被扑面而来的沧桑触动――那种不可名状,不知是感动,还是遗憾,甚至夹杂着姗姗来迟的歉疚?据说,这座白塔建造于宋代,千百年来就这样站在村庄一角,不管时间的箭镞在周身留下多少擦痕,它都默然而立,坦然处之,历经千年风雨,见证百次时代变迁,目睹数代人从生到死,窥视多少硝烟战事,俯瞰诸多历史云烟,仍然屹立在方寸之地,不曾改变自己站立的姿势,也不曾卸下太多的沉重……也许,无论是谁,面对这座千年白塔,都会满怀虔诚,举起崇敬的双目轻轻抚摸,我怎能例外?于是,绕着八角形白塔走了一圈后,毕恭毕敬站在正面,抬起头来瞻仰它的容貌――先前,我曾从《徽县志》上得知,此塔原高十二层,塔尖在地震中曾被摧毁,现高110多米。随着目光上移,从塔底到塔顶,我只数了九层。也许,从禅宗角度来看,不论十二层,还是九层,大抵都有定数,都有皈依吧!每一层,都建有塔檐,想必当初造型定是飞檐画栋,塔角系有铃铛,铃随风动,叮当作响,与寺庙的钟鼓之声交相呼应,交织成如梦如幻的梵乐。塔身前后都有石碑,字迹难以辨认,隐约可知为清代维修记碑。当然,塔前也立着省、县文物重点保护单位的石碑。靠近塔身,我一边用手抚摸着粗糙的塔身,一边细看组成塔体的每个石块,不由滋生出许多感慨。塔底由长形条石铸成,每块约有二三百斤,从第二层起,除楼檐木石杂用外,其余均为厚约寸余长约半尺的瓦蓝色片石垒就,一层层铺至塔顶。看完塔外,我曾躬下身子,从高约1米多的弓形门洞进入,塔内地面为二三见方的平地,正上方有状如圆筛的孔,抬头向上望,像时光之遂一样漆黑。据说,先前塔内有木质楼梯,可拾阶而上,攀至塔顶,但如今已找不到一丝痕迹。

    从塔内走出来,我再次站在塔前仰望,白塔给人满脸风霜一身伤痕的感觉。先不说,塔身遭过风吹,受过日晒,也不说曾被雨淋,被地震摧残,更不说古今多少人从四面八方慕名而来,对塔身石块细细抚摸,对石缝里粘结物肆意扣挖,单说白塔修建的起因,就被当地人杜撰出多种版本的故事。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碰巧路过,见我们面对白塔一脸的疑惑,就停下来告诉我们修塔的原因。他说,当时的皇帝,让高人夜观天象,看出此地要出一个权高势重的“王”,对他的政权极为不利,便下令大兴土木修筑了这座白塔,用以“压邪”避过天降横祸,让出王的事实夭折在远古的传说里。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有理有据,老人还特意指点给我们看周围的五个山头——从高处看状似蹲虎,都朝向这个村子,形成了“五虎啸日”的风水要地,由于修了这座白塔,后来此地只出了一个道台。他还说,对面的道台墓,也是风水宝地,并说道台的家谱还保留在现今的某家呢。说完塔,他还告诉我们,校址处曾有规模宏大的白塔寺,有和尚几十人,早年香火极盛,历久数年不衰,几百里外的信徒纷纷来此朝拜,求佛许愿,祈子求福。他用手指着塔说,如果不信,你看塔的石缝,都是朝圣者抚摸留下的凹痕。听着他断断续续的讲述,我明晰了白塔修筑的“原因”,但因为充满浓厚的迷信色彩,肯定不足以为信的。为此,我的心里很是迷茫。且罢,姑且不探求修塔的真正目的,而就塔的建筑艺术而言,那就值得世人叹为观止,堪称一处奇迹。试想,在原本没有现代化起重工具,也没有发明水泥的宋代,要靠多少位技艺杰出的能工巧匠们,凝聚智慧,精心设计,挥洒汗水,饱尝艰辛,才修建了这样一座历经千年仍然巍然站立在人们视野里的石塔,怎能不使人惊叹古代高超的建筑艺术,由衷佩服古代修塔人的聪明才智,更对塔用平静对待沧桑和遭遇的存在方式,告诉我们如何面对人世坎坷的行为而肃然起敬呢?不过,郇庄白塔和余秋雨笔下的莫高窟道士塔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由于行程很紧,我们停留的时间有限。逗留不久,便带着诸多猜测,带着对白塔要告诉人们的东西不能完全心领神会的遗憾,依依惜别了暮色中傲岸挺立的白塔。一路上我都在想,既然郇庄白塔已在这方土地上站立了一千多年,它肯定还会再站立一千多年的,假使某一天会突然遭遇不可预料的摧毁而顷刻成为一堆碎石残砖的废墟,但塔仍然会“活”在我的记忆里。因为,我始终铭记着一句话——只要灵魂不死,生命就会永存!


    相关阅读:

    TAG: 白塔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