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跨过鸭绿江》:一部守望和平,高扬着革...(图)
  • 中越跨国瀑布——【德天瀑布】(出口)(...(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7)(图)
  • 广州园博会——【插花】(3)(图)
  • 夜思 原创
  • 广州园博会——【插花】(2)(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6)(图)
  • 中越跨国【德天瀑布】(6)(图)
  • 题南宅腊梅 [七绝](图)
  • 中越跨国瀑布——【板约小瀑布】(5)(图)
  • 广州园博会——【插花】(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5)(图)
  • 缅怀邱少云
  • 新年的开心事:《天水周刊》2021年1月21...(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4)(图)
  • 中越跨国瀑布——【德天大瀑布】(4)(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5)...(图)
  • 赞天水诗坛双杰(图)
  • 扶贫路上那颗星 文/王峰梅(图)
  • 腊日巧遇大寒[诗作一首](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4)(图)
  • 中越跨国瀑布——【德天大瀑布】(3)(图)
  • 韩国首尔风光摄影——【景福宫】(3)(图)
  • 惠州市惠东县梁化林场——【梅园】(3)(图)
  • 且行且珍重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2-04-07 17:35:55

    急促的铃声,把我从是睡非睡的粘稠中拽了出来。

    总是在一些太过于劳累的日子里、或者心绪欠佳的时日里,被不可深睡的睡眠折磨。从没想到,有那么一天我也会为不能深睡而烦恼,曾经年少的我,为了看爱情剧,可是为自己瞌睡的随之可至而咬牙切齿,没想到这种人生的轮回,就这样在不意间觅了我。

    本能中,接了电话,一听是大弟的声音,那种懵懂、懒散就一下子烟消云散。弟弟告诉我,父亲生病了,让我劝劝父亲第二天随他去检查看病。

    大弟的电话,让我的心痉挛。无数次都是这样,父母每每生病,都是对我们瞒了又瞒,不是怕我们花钱,就是怕耽搁我们的时间,从没有在生病的时候主动地告诉儿女们一声,让儿女们陪他们去看看病,就当是给儿女一次回赠养育之恩的机会也好。

    挂了弟弟的电话,匆匆中拨了家中的电话,接电话不用想也是母亲。为了怕父母反而为我担忧,我便尽量用最平和的语气询问父亲的病情,知道母亲不会告诉我实情,只会用最轻描淡写的话语安慰我,我固执的一定要父亲接电话,母亲便告诉我:“你父亲没什么大碍,下午好多了,这会正在外面刷牙呢,不信,你叫叫你父亲?”,知道父亲不善言谈,也不想为难生病的父亲,我便在电话里面大声地喊父亲,听到电话中父亲的答应我的声音,我的心不由地痛了起来,我忙忙地挂了电话。才发现,泪水已经打湿了我的脸颊,心像被刀割似地。其实,很惧怕,时光会在某个不经意的日子里会突然带走我的父母,到那时我该怎样去面对?我该是何等的孤独和无助,那种日子是我永远也不想要的,但那样的日子实实在在会来的,它不因为你的惧怕而离去,却显然已经越来越近,有不可回避的残酷。我该怎样去面对没有你们的日子?我该怎样去排遣我思念你们的碎片?你们忍心让我孤独一生吗?我累了、我想哭了、我走不动了,我该去何方寻觅疗伤的地儿?只有你们,于我永远是拥抱的姿势,不管我贫穷还是我富有,不管我飞地高还是远,只有你们最心痛我飞的累不累,旁人是永远也不会在乎我这些的。

    昨日去为公公婆婆上坟,拿上上好的礼物,方可换取哥哥嫂嫂的一口微薄的吃食。不是别人的不是,只是我心里的低微,总觉着在别人家我永远是客,是客就得处处小心慎微,不可有在你们处的万分之一的任性。路途遥远的缘故,我在车中坐着也会累,如若在你们处,不管怎样,累了先上炕躺会,没有必要担心吃饭的问题。因为每次告诉你们要回家时,母亲便会做好饭菜早早地等候我们,无需我考虑我们一家人吃饭问题,但到婆婆家,就永远也没有这样的殊遇,不管是原来,还是现在,只有在该吃饭的时候去了才会有饭,如若不到吃饭的时候,你即便因为晕车没有吃饭,或者因为坐车来不及吃饭,从来没有人问你饿不饿?吃饭了没有?更不会因为你坐车远的缘故而为你特意留一份饭菜,在婆婆手里如此,今天哥哥嫂嫂手里更如此。

    一夜的焦急,心里一直默默顶礼我心中的佛,保佑我的父亲身体快点康复,把父母所有的灾难都给我,让我为他们承受所有的一切!

    天微微亮,便急不可待地收拾回家。一路的春色怎样,我没有心思去欣赏,只想快点回家。

    回到家中,只见母亲在灶前忙碌,不见父亲。问母亲才知道父亲去为姨奶奶上坟,便就心中一下子积满了愤慨,有过继给姨奶奶的大伯专门从兰州来为姨奶奶上坟,父亲何必要赶这个趟?生气归生气,但也知道父亲的脾气,不陪大伯去上坟,父亲心里怎能过意地去,即便自己生病,也不忍让大伯孤孤单单去为姨奶奶上坟。

    一边帮母亲准备午饭,一边焦急地等着父亲。等了好久,父亲在小叔的陪同下,气喘吁吁地回到了家中,未曾看见大伯,一问才知道,大伯要赶回他兰州的家,没时间来家里。看着父亲蜡黄的脸色,心中的悲凉便溢满胸膛,我们的父母,用身体、用健康换来了我们的成长。当我们一个个长大,鸟般地飞出家门,翱翔在自己的天空中时,我们很少歇下来看看父母关注我们的眼神。他们一天天老了,不经意间,青丝变成了华发。一转瞬间,曾经的伟岸已成别人的风景。

    时光是什么?是用来催人老去的吗?是让人一步步走向死亡的吗?这种想法让我不寒而栗!

    中午,看父亲出去掀牌了,心便微微放了下来。不曾想,揪着的心放下了,牙却疼了起来,我便知道,是昨夜担心父亲的身体,一夜之间上火了,原想不告诉母亲,但牙一阵比一阵疼,好似右边的腮帮马上要鼓胀起来。疼痛难忍之余,迫不得已告诉了母亲,母亲便就是一脸的着急,一边数落父亲不注意身体,让孩子跟着着急,一边给我找治牙疼的药。在惶恐和母亲的宠爱下,吃了母亲找的药,不知是药的作用还是疲惫的作用,我有了今春第一次的深度睡眠,微微睁眼时,便就看到了满屋子细细碎碎的阳光。炕上不见了母亲,侧耳细听,便就听到母亲压低声音和父亲在说话,知道父母又开始为我准备饭菜,又为我准备大大小小的行囊。

        今生,有谁会为我精心准备这些?有谁会为我毫无回报地准备这些?只有你们,我永远的父母!

     


    相关阅读:

    TAG: 铃声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