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碗盛来琥珀光(图)
  • 【麦积区元龙镇】保护环境 星朵宝宝在...(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23)(图)
  • 泰国曼谷风光——【人妖歌舞表演】(2)...(图)
  • 瀑布摄影——越南【板约瀑布】(3)(完)(图)
  • 麦积区:郁金香花开美如画(图)
  • 凤凰山 原创
  • 题山东文友赵金雷养殖合作社规模养殖群鸡...(图)
  • 关于秦州区岷山路新旧供水管网改造局部道...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22)(图)
  • 瀑布摄影——越南【板约瀑布】(2)(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人妖(男人变性)...(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21)(图)
  • 瀑布摄影——越南【板约瀑布】(1)(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湄南河西岸】(图)
  • 三月三日吟怀[诗作一首](图)
  • 马跑泉公园“郁”见你——麦积马跑泉公园...(图)
  • 赏太京桃花(图)
  • 泰国首都曼谷风光——【最高餐厅】(76层)(图)
  • 广州增城风光摄影——【白水寨】(2)(...(图)
  • 惠州风光——扩建后的【金山湖公园】(20)(图)
  • 310名车友“骑”聚甘肃两当红色福地体验...(图)
  • 甄奶奶的心愿 文/岁月静好(图)
  • 天水新华户外 - 走 进 红 旗 渠 景 区(图)
  • 高翀:《虫草王之争》(小说连载之五)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1-02-27 00:25:29

    虫草王之争

     

    5

    帕巴拉的回忆继续飞驰着,他右手握着挖虫草的工具,带有伤疤的左手忍不住又揣了揣绑在身上防身用的卡瓦藏刀,伸手摸摸锋利的刀口,稍用了一点力道,指头湿漉漉的,帕巴拉知道是锋利的卡瓦藏刀刺破了手指,但他不为所动,而是愤懑之情在满腔涌动......曾几何时,眼下神秘的雪山草地,在虫草的挖掘收获季节,虽然艰难,却感觉是遍地的虫草,现在虫草遍地的时日已远,虽然上天恩赐的“仙草”贵比黄金,可贫瘠的少之又少,听着身边一家人吃力匍匐在草地上寻找虫草的声音,因半趴着压迫使呼吸声紧促。抬眼远望,雪域高原上一个个挖虫草的“黑点”,全是如星辰一样的挖虫草人。帕巴拉瞬间又是愧疚,又是无奈,再一用力,左手指头湿的更多了,血点已经掉了下来。

    帕巴拉的思绪又回到了那辆悍马车上。在去年四月的第二个傍晚时分,那群外来人的悍马车载着帕巴拉一路风驰电掣到了省城宁。帕巴拉在藏区生活了几十年,还是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来到传说中,梦之朝拜的省城,心中神圣无比的都市。只见夜色中的省城周围都是高山,像连绵不断的长城,背后白色的雪山忽隐忽现,山上连一棵树木也没有,全是奇形怪状的石头。拉宁呀,您就是这样的一座在这群山环抱之中的神秘城市一块好大好大的盆地,环抱着淳朴的儿女,雅鲁藏布江和拉环绕而过,两边的建筑群和美丽的村庄泛着姹紫嫣红的灯光

    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千山之巅,万水之源,有着传统的文化信仰是藏羚羊的摇篮,牦牛的乐园。蓝天,白云,孕育世世代代的藏族牧民,造就这独特的异地风情。危耸的皑皑雪峰,辽阔的高原牧地,这个充满神秘,充满诱惑的地方让人没有理由拒绝帕巴拉今天来到了神圣之地却压着心底的强烈好奇,他心无旁贷地平静,一步步叩响雪域风情的神秘之门,宁静地去靠近它,探索它,感受它。管不管这些与虫草有关的人强硬拉他来拉宁,谈与虫草相关的大事,虽然有点霸王硬上弓的味道,但他深深知道疯狂的虫草飞高的价格竞争造就的故事和今天的奇遇,他不觉得意外,更不觉得可怕,或许是我们,就像我帕巴拉这样类型的人才是这个城市的主人,才是这个世界上虫草的主人

    这一行人很快把帕巴拉带到拉宁市一个五星级酒店,酒店外表富丽堂皇,灯光璀璨,让在雪山高原呆惯了的帕巴拉觉得刺眼。酒店是藏式风格,以壮丽的石灰岩雕刻而成,既坐落古老城镇的中心,又藏身于美丽的雪域山峦之中,同时俯瞰着唯美的雅鲁藏布江肯定是几个世纪游客动容之处。酒店内古董家居和现代设施的结合让旅客置身于当地的浓厚文化氛围中帕巴拉在他们的簇拥下在酒店洗涮间进行简短的搭理歇缓。然后就到酒店的一个豪华包间,包间里已是高朋满座,好似都是郑重迎接这位来自玉峰山的挖虫草之人,饭桌上已是藏式的美味佳肴摆满桌子。

    那位带帕巴拉来拉宁的藏族黑脸大汉叫白巴平措,他在包厢简洁明了的介绍他们的大老板格列朗杰,格列朗杰来自临省的青湖省,为青湖省玉林虫草有限公司董事长,西川市上最富有的虫草承包商和经销商,格列朗杰面容唯圆、目光如鹰、商界大亨,也是鼎鼎大名的虫草界老行尊在座的还有什么西川市三江虫草药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珠峰商贸有限公司、雪源营养集团等等七八家与虫草有关的经营销售公司的老板或者老总还有几位是回族,姓马的老板,个个都是虫草行业的大户,他们大都来自临省的青湖省,这一桌人名头大的、精英多的,给帕巴拉介绍时,人员多的帕巴拉都没有记下

    也难怪,冬虫夏草对生长环境的特殊要求,只分布在青藏高原及其周边的国家和地区,我国的冬虫夏草产区包括青、藏区等省,占世界虫草采挖量的98%以上。青省数量居全国之冠,占全国总产量的60%以上,所以就在这里形成国内最大的虫草交易批发集散地,每年五六月份,、藏、川西各产区的新鲜虫草都会集中到青西川市的虫草市场售卖。恰如一篇报道里对青湖省西川市虫草市场的描写:在这个市场里,虫草都是摆在地摊上卖的,可以说是这是全世界最贵的地摊货。个个怀揣几百万元”“你别看市场里收草卖草的人一个个戴着小白帽穿得土里土气的,但他们有钱着呢,几百万的现金交易不是问题,低调嘛。 

        看来,今晚帕巴拉参加的会谈,除了帕巴拉之外,其余的都一堆卧虎藏龙的虫草大商人,个个身价不菲。群龙聚首,各抒己见,虫草浮沉,大家你言我语,气氛热烈。(图片来自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