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东中山风光摄影——【詹园】(3)(图)
  • 埃及风光摄影——【哈夫拉金字塔】与【狮...(图)
  • 菊花摄影(4)(图)
  • 桃花沟森林公园(图)
  • 菊花摄影(3)(图)
  • 埃及风光摄影——【哈夫拉金字塔】与【狮...(图)
  • 广东中山风光摄影——【詹园】(2)(图)
  • 广东中山风光摄影——【詹园】(1)(图)
  • 埃及【吉萨金字塔群】(2)(图)
  • 菊花摄影(2)(图)
  • 天水风光独好(手机摄影)(图)
  • 公园赏菊(图)
  • 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手机摄影作品选)(图)
  • 菊花摄影(1)(图)
  • 埃及【吉萨金字塔群】(1)(图)
  • 惠州陈炯明墓(2)(全部完)(图)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摄影——【郁金香】(...(图)
  • 世界建造之谜——埃及最大【胡夫金字塔】...(图)
  • 惠州陈炯明墓(1)(图)
  • 月满人间(图)
  • 桃花沟赏秋(图)
  • 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摄影——【花卉】(7)(图)
  • 世界建造之谜——埃及最大【胡夫金字塔】...(图)
  • 惠州陈炯明史料馆(13)(完)(图)
  • 杨家湾再写“杨家将”满门忠烈史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1-03 20:21:00

    杨家湾再写“杨家将”满门忠烈史

    赵居平

     

    我坐车经过杨家湾好几百次了,步行杨家湾少说也有上百次了。杨家湾的地形很特别,其主山像一只硕大的虎皮椅子山。天水多象形山,譬如麦积山、凤凰山、莲花山,都具有巧夺天工的名山圣地意义。杨家湾也是这样,她独特的如龙似虎的地形风水理应孕育出一代又一代的人杰的。可能因为历史的原因,我竟然从来没有机会倾听过杨家湾在民国时曾经比“杨家将”还要辉煌一时的三代满门忠烈史。这几天,我采访杨秀文、杨焕文兄弟,也采访了杨家湾杨全龙等几个老人,他们的回忆,让我的思绪再一次透过历史的烟云,对那个“百家魔鬼舞蹁跹”时代中国所有仁人志士的奋斗历程升起由衷的敬意,也不由得爱屋及乌地要为“近在身边”的人才辈出的杨家湾满门忠烈的英灵们献上一曲赞歌和挽歌。

    先是有人向我提起过杨志刚的名字,说他是清末的武状元,杨家湾人。

    又有人向我提到杨继高的名字,说他参加过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当时担任某少将的参谋,他也是杨家湾人。听到杨志刚和杨继高的名字后,我决计对杨家湾人进行专门采访。

    因为我校原有一个叫杨立青的老教师,我调到学校一年后,他就退休离校了。杨老师是杨家湾人,他已经去世多年了。他曾是黄埔学校22期学员,后来受到过不公正的待遇。他当老师时博学通识,引经据典,信手拈来,很受学生们的欢迎。我和他的大儿子杨秀文很熟,就首先采访了杨秀文,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原来,杨立青、杨秀文正是那个在清末民国时显赫一时的杨家湾大家族的后代。

    223日下午,我采访了杨秀文。

    杨秀文说:“据我父亲讲,我们的先人,能够记住辈分的,先是七太爷的一辈,兄弟当时有七个大院,有碾渠边的,老院的,窑院的,楼院的,湾合的,新院的,还有一个,好像是练马场,我记不清了。这一代人生活在哪一个朝代,已经无从说起了。但从有楼房的事实看,家业已经很大了。

    “现在能够记起的,就是五太爷的事,那是清朝末年的事,我们杨家出了五个武举人,其中有一个是掏钱捐的。你说的杨志刚,就是你说的五太爷中的一个。听老辈人讲,我们家有过皇杠,说是皇帝赏赐的轿子,我没有见过。

    “在五举之人之后,就是我祖父兄弟六个,和一个姑婆,他们都在民国时期有着十分传奇的经历的。你说的杨继祖就是我大爷,你说的杨继高是我几爷,我说不上是哪一个,但他们做过的惊天地、泣鬼神的的事情,我是多少知道一点的。

    “我大爷杨继祖,他上过清华大学习武讲堂,是国民党时的甘肃省绥靖公署主任,西北五省盐商商会的会长。他最大的功劳除了使西北的盐业交易规范化外,就是保护了关子的地下党。大爷妻子的娘家和董邦、甄载明是一个村子,董邦和甄载明都受到过我大爷的保护。关于我大爷保护董邦、甄载明的事,你可以再去五十里铺采访张双纪的妻子,也就是张建新的母亲。可能因为我大爷在暗中帮共产党的缘故,他在1936年被国民党特务暗杀了。不过,他的葬礼很隆重,在我们杨家湾的后沟念了四十天经,放舍饭四十天,有些国民党的要员都参加了,还有蒋介石的致丧辞。家里原来还有我大爷挎大刀站在蒋介石像下的戎装照,以及其他证件文书包括致丧辞等,后来由于政策紧,都烧掉了。

    “我二爷,就是我亲爷,他在兰州师大上学,21岁去世了。我爷去世时,我父亲才半岁,我父亲主要是我大爷拉扯大的。”

    “我三爷虽然呆在杨家湾,却是县参议,县长有要事常请他商议。(我听到这里,头脑中闪过山中宰相的典故)

    “我四爷,在武威当过警察局局长。现在坟园里有墓碑。

    “我五爷,在青海当过县长。

    “我六爷,少亡。

    “我还有个姑婆,是严司令的夫人,后来去了台湾。

    “我还有一个堂爷,官也做得挺大的,有一次喝醉了酒,当面骂蒋介石,被蒋介石的手下当场开枪打死了。

    “我大的这一代,也就是我五个爷爷和一个姑婆的后代中,干得最好的是我大爷的女儿,她的小名叫杨楚青,官名叫杨丽青,她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全国人大代表,曾任兰州医学院肿瘤科主任、教授,甘肃政协委员,省农工民主党办公室主任。我姑婆终身未嫁,她两年前去世了。还有一个叫杨文生的叔叔,他曾是河西部氮肥厂的厂长。至于我父亲杨立青,你是知道的,他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一毕业就被派到四川,后来兵变起义了。家里现存有我父亲的黄埔毕业生名录,有关他的照片,你可以找我兄弟焕文要,让他带你到我家的墓地上去,那里有我父亲写的一些碑文,你能够到了解更多的情况的。另外,我们杨家湾还有一个杨锜,他是陇南十四县军统局局长,也保过关子地下党的,他的岳父家和董邦、甄载明在同一个村子。”

    听了杨秀文的话,我不由得说:“你家的先人,不光把你们杨家后人的脉气拔光了,也把杨家湾和藉口的脉气拔光了。如果你大爷活着,并名正言顺地弃暗投明的话,那么,你们家的省长也出了好几个了。”同时,我心里想:这绝对是现代版的《杨家将演义》,秀文家满门忠烈的英灵们同样受到了历史的不公正待遇。这也真是时也,运也,命也。

    224日,也就是在藉口中心小学采访完杨秀文的第二天下午,我和建平、建忠专程到杨家湾采访和探访。在杨立青老师的小儿子杨焕文的带领下,我们去了杨老师生前居住的老屋,翻拍了照片。又去了杨家老坟,有碑文的坟有杨立青祖父的,有杨继贤的,也有杨老师的,杨锜等的墓碑都没有碑文。这里抄录杨立青祖父的碑文如下:

    先祖公行七,讳耀武,字荣亭,生于一八七年腊月初六日,卒于一九四三年五月初三日,享年七旬有三。先祖母何慈君,生于一八八年四月二十八日,卒于一九五九年腊月,享年七旬有九。先祖父母有子六人,女一人。大伯父继高,字陟冈,就读于北京朝阳高等警官大学,二伯父(实应写作父亲)继伯,三叔父继光,四叔父继志,五叔父继贤,六叔父继霄,先后就读亦渭学堂。姑母玉英协理家务。小姑母玉珍自学成才,与姑父袁子枢殁于台湾新竹。先祖公终生耕读,热心育林,专心教子,为供给大伯父,亲赶牲灵,徒步千里,上北京送子求学,变卖田产,备受艰难。大伯父毕业后回甘肃,接手英商操办的催(原文为)运局,又被聘为甘肃省长公署参事、陆骑五军顾问。此事(不详,当为接管盐务)是甘肃省向外人争取自主权之开始,亦祖父母培育有成果耳。祖公一九四年逝世后,乡党亲朋悲痛挽曰:“令子英明留陇右,先生清白在关西。”今立碑纪念恩泽,后裔以志不忘。爱孙立青、梅青、婉青敬撰。

    由以上碑文记载可知,杨秀文的叙述多少有些出入。他讲的七太爷其实就是他的七太爷,而五个举人的那一辈人应在七太爷那一辈人之前。而他爷爷的那一辈,也就他父亲的父亲的那一辈人,老大不叫杨继祖,而应该叫杨继高。老二叫杨继伯,老三叫杨继光,老四叫杨继志,老五叫杨继贤,老六叫杨继霄。因此,任西北盐商商会会长的是杨继高,在兰州师大上学的是杨继伯,在家当县政府参议的叫杨继光,他解放后在政策特别紧时吓得吊死在杨家湾的家庙里;在武威当警察局长的叫杨继志,在青海某县当县长的叫杨继贤,老六叫杨继霄。杨秀文所说的姑婆嫁的不是严司令,而是袁子枢。他还把杨继高和杨锜混为一谈了。

    杨立青老师墓碑的碑文内容是:

    兄杨立青,生于一九二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卒于二〇〇年三月二十七日,天水市秦州区杨家湾人。兄是余二伯父继伯、二伯母董慈君之子。兄幼年其父母相继仙逝,其少孤,惟余父继光、母白慈君是依,余祖父母及诸伯叔关爱有加。兄分别就读于而立小学、天水一中、兰州志国中学,黄埔军校第二十二期毕业,任连长,一九四九年随部队起义,返乡从事教育。受极左思潮影响,兄农耕二十载,备受艰难,负重不堪,与嫂抚养众多儿女,各自成家。一九七九年落实平反政策,恢复公职,教书育人,对教育工作认真负责,曾多次获县区优秀教师称号。兄一生艰辛曲折,对兄对长辈行孝,由兰州迎老祖母归里瞻养送终,关心备至。对子女教育有方,事业有成。今众弟妹、诸子侄当为楷模。立碑以志不忘,深切怀念。弟光青、妹婉青敬撰。

    读这段碑文,与杨秀文的叙述仍有出入,秀文说父亲主要由大伯父抚养,碑文却是由三伯父继光,也就是一直呆在杨家湾的县政府参议杨继光抚养着。杨继高1936年在兰州被暗杀,有人说,杨继高死在杨家困石子街,是马革裹尸而还的。时年,杨立青年仅8岁。

    采访到这里,我还有几个疑问,杨继高的问题落实了,杨继祖又是谁呢?杨锜又是谁?还有一个新听来的人杨志刚又是谁呢?听说上文提到的杨锜的儿子杨全龙对过去的事情知之较多,我们又专程赶到他家里,他却不在。我们以后找机会再去拜访吧。

    227日中午,我专门采访了杨泉龙,他的小名叫果仁,是杨锜的二儿子,甄载明的亲外甥。

    杨泉龙虽然已经七十三岁了,身体却很硬朗,面色红润,精神矍铄,口才极好,记忆力惊人,显示了杨家湾藏龙卧虎的灵气。

    一阵寒喧之后,我先问他:“杨志刚是谁?”

    老人家说:“应该叫杨贽高,到底是哪一个治字,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他是国民党的省参议,是我们杨家湾人。也许,他就是杨继高。在我们农村,每个人都有官名、学名、小名等的。”

    我接着问:“你们杨家湾有一个当面骂蒋介石被枪杀的人,他的名字你知道吗?”

    老人家说:“他的名字我说不清了,但事情也许并不是那样讲的,因为他当时在南京上学,只是一个学生,参加一二·九运动,他大概喊过‘打倒蒋介石’的口号,却不可能与蒋介石面对面的。他或许是因为染了风寒而身亡的。”

    我又问:“杨继祖是谁?”

    老人家说:“是杨继高家的老三。他在靖远煤矿干过,后来因为政策紧,他在家庙里吊死了。”

    我说:“老三不是叫杨继光吗?”

    老人家说:“他也许同样有两个名字,继光、继祖,都是光宗耀祖的意思。他家还有一个叫杨继宗的,又名杨大续,排行老四,在武威当过公安局长。他也没有善终。”

    我说:“老四应该叫杨继志。老五叫杨继贤,好像是陇南十四县的军统局局长。”

    老人家说:“他们家的五爷,是在青海蒙远县当县长。而当陇南十四县军统局长的,是我的亲生父亲杨锜。”

     我说:“我今天就是专门就此来请教你的。你把你父亲和关子的中共地下党的关系,给我好好地讲一讲。”

    杨泉龙像瓦沟沟倒核桃,滚瓜烂熟地给我讲起来了:

    “我的父亲叫杨锜,字子兰;我的母亲叫甄瑞英,又名耐冬;我的亲舅舅是甄载明。甄昌是天水县的第一任县长,他是我妻子的舅舅。我的父亲与董邦、王协英、黄正中等都有很深的交情,在他们最为泄气即革命处于低潮的时候,我的父亲都给了他们鼓励和暗中资助。抗战中,我的父亲在兰州第8战区。解放前,我父亲在119军,主要监督军长蒋云台、王凤山等。后来,我父亲参与了武都起义,也就是说他在人民解放战争中投诚了。解放后,我父亲在省刑二庭劳改二年。回来时,兰州有人说回到家里要挨饿,劝他不要回来。父亲还是回天水来了,回来后不久,就又返回了兰州,在省建三公司工作,因为公司承揽了宁夏的工程,后来连地方带公司都拨给宁夏了。1963年,父亲退休后回到天水,天天有人来调查,却总是查不出问题,因为我的舅舅甄载明,还有董邦等许多人都能证明我父亲曾经无数次地帮助过地下党员,帮助过中国革命,他还给地下党暗中提供过枪支弹药。我父亲生于一九一三年,一九八四年去世。以他那样的特殊身份,居然能够寿终正寝,也真是太不容易了。这正是我父亲的过人之处,作为国民党的一个地方的特务头子,他竟然能够具有先见之明地帮助共产党,也可谓是识时知务的一代俊杰和豪杰了。假如他没有真正地帮助共产党,假如他真正的伤害人民的话,他一定不会善终的。父亲去世的那一年,党和国家恢复了他的待遇和荣誉,并为他曾经劳改的四年补发了工资,算是彻底平反了。可惜的是,父亲的一些照片,以及于右任赠的字画等,都让我不小心丢失在银川火车站了。

    “我父亲的那一代人,在我们杨家湾确实出了好多英雄人物。除了我父亲,还有杨继高兄弟等。在上上一代,我们家也很风光的。我记着小时候见过两个匾额,一个是‘双魁’,说的是我家祖上有两个武举人,一个叫杨凤文,一个叫杨凤武,他俩都是光绪二十八年乙酉科的举人,所以叫双魁。两个人都是兵部的差官。另一个匾额是“名登天府”。我还记得我们家有圣旨,后来烧了。我们家的院子是虎座门,房子都是起脊瓦兽的。”

    说到这里,我插嘴问道:“不是说有五个举人吗?”

    老人家说:“就是五个举人。我们杨家湾今天最亲的家族都是五举人的后代。”

    我说:“秀文说皇杠是轿子,对吗?”

    老人家说:“皇杠应该是圣旨,不是轿子,因为轿子不值钱。”

    我说:“你还有什么重要人和事遗漏了没有讲吗?”

    老人家说:“我兄弟的两个娃娃现在都不错,一个叫杨涣,一个叫杨涓,都是宁夏大学的教授。”

    我说:“杨敏也是教授。”

    老人家说:“那是你们学校杨平的姐姐。”

    接下来,杨全龙老人拿出了甄载明的诗集、书法集,以及保护关子地下党员的卧底老英雄杨锜的照片等让我拍照。尽管还有些人物和事情说不清楚,但我对这一次的采访感到很圆满。离开老人家的时候,我还想起了他的妻子前几天告诉我们的话:“我们杨家湾是出官不坐官,老人家都这么说。以前那些做了官的人都活不了多长时间。杨秀文的哥哥杨秀保是麦积区民政局的书记,也是不到五十岁就死了。不过,我听人说,我们杨家湾现在光当教师的就有二十四人之多。”

    采访完杨家湾七太爷、五举人、近十个亲堂弟兄风云际会清末民国甘陇一带的传奇家族史,我心里涌起的简直就是如同敬畏宋朝杨家将续集的英雄爱国主义情感。我觉得我以“杨家湾再写杨家将满门忠烈史”为主题来写这段凡近湮没的家族史,还是备感光荣和自豪的。当然,杨家人也蒙受了更大的冤枉,我曾听人说,作为杨继高独女的杨丽青在兰州刚解放时曾听说一个杨家人被枪毙了,当她跑到那儿去看时,竟然是她的亲四叔。她的终生未嫁,可能也与她特殊的满门忠烈的血泪史有关。我想,每个藉口镇人尤其是杨家湾人读了这篇文章,有的人即使读了这个标题,也一定会备感光荣和自豪的。后来我从《天水市志》得知:杨继高天水抗战阵亡将士名录中的第一人,也可以说,杨继高是天水抗战第一人。知道了这一点后,我也为自己能够写成这篇文章而备感自豪了。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