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10)(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摄影——【彼得保罗要...(图)
  • 时间 原创
  • 曲园风荷(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9)(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摄影——【彼得保罗要...(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白昼节】(北极...(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8)(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天水市运管局召开全市道路运输行业创建全...(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7)(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摄影——【白昼节】(...(图)
  • 读书评论:一篇欣赏李晓东长篇小说《雪落...(图)
  • 天水市举行2020年高考爱心车志愿活动启动...(图)
  • 《格律诗入门精编》天水书店热销(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广西风光摄影——【名仕田园】(6)(图)
  • 俄罗斯风情(图)
  • 果农的甜蜜生活(图)
  • 惠州风光摄影——【金山湖公园】(扩建)...(图)
  • 惠州风光摄影——【山水华府小区】(14)...(图)
  • 老班长,你还好吗?!杨迎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07-29 17:00:37

    老班长,你还好吗?!

                                   ★ 杨迎勋      

         老班长,你在哪里?我也一直寻找了你36年,就是得不到你的音讯?老班长你退伍回陕西凤翔后还好吗?嫂子长得什么样儿?生活过得还好吗?     

        那是1978年的隆冬时节,我满怀激情报名参了军。远离故乡,本想在军营塑造时代骄子的形象,可到了部队,自身所固有的生活模式受到了冲击,才知军营并非我想象的那么轻松浪漫。刚到部队的那个寒夜,一位老兵把我们10多个从陇南山区来的新兵逐一点到一块儿说:新战友们,我叫杨周贤,是个当了8年兵的老兵,首长让我带这个班,希望弟兄们配合支持。就这样班长把我们带到班里,嘘寒问暖,非常亲切。可到后来,只要清晨出操的军号一响,老班长就显得特别严肃,经常说:穿上绿色的军装就是共和国的军人,就是要区别于普通老百姓,严格要求,严格训练,才能当上合格的兵。从老班长的话语里,我读到了一点兵味儿。

    新兵训练是非常艰苦紧张的。练军姿、齐步、正步、踢脚,常常一练就是几个小时,连续几天的练军姿严禁动弹,脚跟酸疼,真有点受不了。虽说老班长在生活上对我们很照顾,夜里怕我们冻着,还经常给我们盖被子。但在训练场上却面孔如铁,坚定地说:训练场就是战场,再苦再累要坚持下去,坚持不住就不是军中铁打的汉。 

      新兵连指导员知道我在家时当过语文教师,发表过文学作品,指导员经常让我给备写政治教育教案。我满以为可以逃脱艰苦的训练了,可班长对我特别照顾,经常给我开小灶单独练兵,我常被他逼得昏头转向。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傍晚,班长让我踢腿,我踢几下就坚持不住了,我对班长直吼:踢!踢!能踢出屁样来,能踢出个将军来,这是啥真本领,何必这样整人呢!班长一听这话也火了,对我大声喊道:你没吼,踢腿踢不出将军来,但踢腿可以踢出军人的良好军姿,能踢出军人的综合素质!

    被班长训了一顿,我的心难以平静。晚上,我捂在被窝里偷偷地流泪。班长看到我有情绪,把我约到北大河的河谈心,给我讲合格军人与提高军人素质的关系,使我渐渐开朗,训练有劲了。

    那是一次难忘的新兵实枪射击考核。那天,戈壁风追着风,沙吻着沙,能见度很小,在这个恶劣环境里,我们心想可能上级会在这么恶劣的天气里取消射击考核。可是,肖连长扯着四川口音对我们说:同志们哟,条件越艰苦么,环境越恶劣,怕啥子么?在这种环境下经得起考核,才是好样的。先上的一班、二班考核成绩不理想,三班我是第一个,心里的确有些紧张,刚跨出队列,老班长在我肩上拍了拍说:沉住气,稳打稳扎,我信任你!班长的话,使我打起了精神,扑上去稳住冲锋枪,对准靶子打了五个单发和一个点射,击发完后,我长长吸了口气在等候,随着连长的一声报靶。报靶员在对讲机里直喊:三班一号92环!嗬,优秀!我偷偷看了班长一眼,他脸上满漾着幸福的笑容。       一个半月的新兵训练结束了,我被下到坦克三营部,老班长仍当上我们的班长。那年中越自卫还击战打响了,部队进入了一级战备,我们全部武装在坦克车里待命,燃烧的激情使我写下了《致南疆边陲战友的一封信》,半个月后我的那封信竟在《人民军队报》上发表了,班长看到后心里比我还要高兴。当天晚上,把我领到他的老乡团政治处新闻干事王宏亮那里说:老王,迎勋这娃刚当兵两个月写稿就上报哩,人也憨厚,你给好好带带,这娃会有出息的。此后,班长对我特关心,有时还替我站岗,让我少参加劳动,让我专心写作,在王干事的辛勤培养和努力下,我的写作水平有很大提高,年底有16篇新闻稿件跃上省以上报刊、电台。为此团党委给我记了三等功。立功颁奖大会上,团首长把金灿灿的奖章给我戴在胸前时,班长的笑容更加灿烂。    1980年,团政治处选我到团报道组,临别裕固族文殊沟的那天响午,班长买了两瓶酒泉酒召集全班战士为我送行,三杯酒下肚,班长与我碰了响杯说:迎勋,到团部好好写,你小子会有出息的!我当兵8年了,别提了,年底可能就告老还乡了。说着眼里就滚出了一串热泪,我也哭了,班里的战士都哭了。离开了文殊沟,我从班长的坚韧中感到了踏实,从班长目光里读懂了军人的含义。我把班长的嘱托注入我的血液,变作热和力,用辛勤写作的成果向班长作回报。通过不懈努力,这年我有20多篇作品跃上了《解放军报》和《光明日报》《甘肃日报》,兰州军区人民军队报,《笑声,从亲人们心底迸出》一文,还获得全省家乡优秀征文一等奖,团党委又一次给我记了三等功。听到我作品获奖并立功的消息后,班长又托营副教导员给我送来了一瓶酒泉酒和一封信,信写的很短却叫人刻骨铭心,信中写道:迎勋,我的好战友,你成功了,恭贺!我要走了,会常记着你小子!老兵:杨周贤。19801210日。本想第二天要赶到文殊沟去看望老班长,不凑巧,军区政治部的领导来团里检查工作,一时脱不了身。第三天,我匆匆赶到文殊沟看望老班长时,老班长已经走了,班长走了,我好长时间心里空荡荡的。以后日子,我更加努力,年均有60余篇新闻和文学作品被省以上报刊采用,19845月,还被兰州军区授予自学成才标兵称号,8次荣立三等功,一次二等功,6次受到军以上表彰。在部队23年的岁月里,从战士成长为一名团职军官,直到2000年转业到地方工作后,奋力写作的这个爱好一直没有丢。    

     36年了,真的好想你,我的老班长,你还好吗?真诚祝愿我的老班长杨周贤一生平安!


    TAG:

    牧云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牧云   /   2016-07-30 09:31:03
    情真意切,文字隽永!
    牧云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牧云   /   2016-07-30 09:30:11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