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siteUrl = "http://blog.tianshui.com.cn"; /include/js/ajax.js"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include/js/common.js" type="text/java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var vjAcc="860010-2042030100"; var wrUrl="http://c.wrating.com/"; vjTrack("");
  • “化氏”2017中国垂钓电视直播精英赛【四】(图)
  • 埃及风光摄影——【卡纳克神庙】(7)(图)
  • 惠州古村落——【皇思杨村】(6)(图)
  • 翠湖荷花别样红(图)
  • 天水的王朝
  • 西宁东关清真大寺(西北第一大寺)(图)
  • 把秦腔唱响中原大地:贺晓蕙与2017唱响中...(图)
  • “化氏”2017中国垂钓电视直播精英赛【三】(图)
  • 七绝•麦积山春色(通体回文)(图)
  • 丝路摄影——【嘉峪关】(图)
  • “化氏”2017中国垂钓电视直播精英赛【二】(图)
  • “化氏”2017中国垂钓电视直播精英赛【一】(图)
  • 去青海湖沿途随拍(图)
  • 停水通知
  • 醉美青海湖(图)
  • 卫教授20国旅游留影——【韩国】(图)
  • 埃及风光摄影——【卡纳克神庙】(6)(图)
  • 苹果树下看夕阳无限好(图)
  • 雨中,青藏高原更美丽——盛夏青海行之九(图)
  • 惠州古村落——【皇思杨村】(5)(图)
  • 石鼓山 原创
  • 卧牛山 原创
  • 蝶恋花 别友(新韵)(图)
  • 金孔雀舞蹈学校教学成果展示专场晚会纪实...(图)
  • 石头记(二)(待续)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0-31 13:27:52

    平湖秋月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七日于兰州大滩苗圃觅得此石。29×21×5(厘米)。红黄白三色构成一幅优美的平湖秋月图。

      主调白色仿佛旖旎秀丽的湖泊风光。湖面上点缀着一条条柳丝和一座山岩。柳丝中挺起一轮铜盘似的圆月。湖光之美,垂柳之秀,明月之皎,和谐交融,不能不让人感慨自然的神奇造化。

      那浩瀚的湖泊,娴静悠然,悄无声息;只有枝枝柳丝随着徐徐清风飘拂在水面时,被惊醒的湖水才轻轻摇晃。那轮玉容饱满的圆月,更是令人情思连绵。她在夹裹着浓浓湖水气息中升腾起来,她在柳丝陶醉般的吟哦中升腾起来,她在我绿波荡漾的心湖中升腾起来!升起来了。升起了一个民族难以消失的微笑,升起了一个国家又圆又亮的图腾,升起了一个我久已期待的希冀……

     

     

                   月是故乡

      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喜觅《月是故乡明》这方奇石。体量34×24×8(厘米)。黑白两色构成。黑的漆黑,白的雪白。石面光滑,对比强烈,令人美不胜收。

      望月思乡,是炎黄子孙的传统心理。

      “时难年荒事业空”的岁月,白居易唱出了“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的悲歌;“春风又绿江南岸”的时候,王安石渴望着“明月何时照我还”的日子。

      同是一轮天上月,却与人心大不同。李白说它多情:“夜悬明月青天上,独照长门宫里人”。晏殊说它无情:“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其实,明月何曾有知呢?然而面对“安史之乱”颠沛流离之苦的杜甫,面对明月,思乡如涌,挥笔写成一联人们欲言而又不能言的千古绝唱:“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五岭逶迤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毛泽东的《长征》诗句,把大山的气势描绘得恢宏壮观,跌宕起伏。令人眼前出现连绵不断曲曲弯弯的群山雄姿,有如巨浪排空之感,仿佛万马奔腾之势,依稀倒海翻江之雄,宛若吞云吐雾之奇!

      尽管如此,我敢肯定,无论哪一位丹青妙手,都无法将山魂岭韵表现得淋漓尽致。然而,且慢!大自然,只有大自然的神手巨笔,才能镌刻勾画出山的神韵、岭的魂魄!不信?且看: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一日,偶于兰州大滩苗圃觅得一方黄河画面石,18×15×2(厘米),棕白两色交织,绘制出一幅气势磅礴的山岭图。线条流畅,笔墨轻重得当,高低错落有致,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这种奇态神韵,决非人能为之!

      奇哉,大自然!

      妙哉,大自然!

     

     

                    望夫崖

    一九九三年八月二十二日,于兰州秀川觅得此石。10×16×2(厘米)。体量虽小,对比度较暗,但形神俱佳,不失为石中精品。

         据《方兴记》云:“夫行没未回,其妻登山而望。每登山,辄以藤箱盛土,积日累功,渐盖高峻,故以名焉。”又传夫外出未归,其妻终日静立山头而望,久而久之变为一尊石雕,与山浑然一体。

         望夫人铸望夫山,望夫崖似望夫人。

         她望了很久很久,她望得好苦好苦,她从古望至今,她从人望成石。其情动天地、泣鬼神,其诚昭日月、耀星云。

         试问,自从盘古开天地,可曾有过如此痴情的女子?试问,历经沧海变桑田,可曾有过这般深沉的爱情

        什么是情?什么是爱?什么是诚?什么是意?

        这就是情,这就是爱,这就是诚,这就是意!

        这就是人!!

        人们啊!!!

     

     

                    夫妻峰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九日巧觅这方奇石。26×22×5(厘米)。淡黄、红褐两色构成。光泽鲜亮,简洁明快。两座山峰紧紧相依,仿佛一对恩爱夫妻。

      实在不想把你看作纯自然的地理现象。因为那样,你太贫穷,太单调。我愿把你看作一对充满生命力的生灵,看作一双恩爱夫妻的亘古之恋。

      不是吗?你们相亲相爱,相偎相依;你们两位一体,旁若无人。从你们的窃窃私语中,我仿佛听到你那委婉的哀怨,那愁苦的企盼,那凄凉的叹息,那喋血的情恋,那希望的憧憬,那美好的寄托……

      什么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情情爱爱,什么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生生死死,不是神志不清,就是死去活来,不免给人以缠绵甚至荒唐的错觉。

      谁也不知道你们,谁也不在乎你们,但你们彼此心灵深处默默地藏着一份真诚,一份圣洁,即使在天涯海角,那份默契永在心头!

     

                    轻舟已过万重山

      两岸突兀的峰岩裹着晶莹洁白一湍急流,水波推动着轻舟疾速而下。山绕水转,水顺山流,曲曲折折,重重叠叠。而在山水之间,天光水色,又若分若会,若即若离……这是诗境?是画境?还是梦境?仙境?峡谷中,一叶轻舟顺流而下,船头隐隐约约站着一个人。难怪李太白在流放中遇救后,驾轻舟顺流而下,轻快如飞,写下了“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优美诗句!

      我相信,我们每个人的眼前都有一座起伏的山,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片激荡的水,我们每个人的灵魂里都有一叶欢快的轻舟……

      一九九五年五月二日,于兰州西固黄河之滨觅得此石。26×20×5(厘米)。

     

     

                     高原魂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五日,于兰州深沟桥觅得此石。宽二十八公分,高二十二公分,厚八公分。白、红、橙三色交织的画面,以白为底色。

         整体画面高低参差,线条疏密有致,跌宕多变,犹如行云流水般的柔美。但它的风骨和气魄,雄伟和奔放,挥洒出西北高原博大凝重的阳刚之美和独特风韵。

         那赤裸裸的山脊,那野性十足的沟壑,那蛮荒肆虐的崖畔……

         我的童年是从这高原起步的。岁月的流水还没有润绿高原枯黄的泥土,春天的燕子飞来又离去,娇嫩的花儿刚刚吐蕾又凋落——尽管你的胸怀那样博大,却挽留不住春天的脚步。当一阵狂傲卑鄙的黄风扬起沙砾,你只是无言的叹息!

         我曾流过泪,我曾哭泣过,在高原,在大山!

         但我仍然依恋你,怀念你。当拓荒者的歌声打破了你长久的沉默,被禁锢的绿终于含着泪水笑盈盈地昂起头,憧憬着一个绿色的高原…….

         我依恋你,我是依恋着母亲;

         我怀念你,我是在怀念着母亲;

         因为,在大山雄浑的臂弯里,深深埋藏着养育了我的母亲。

         哦,高原魂!

     

     

    群峰竞秀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一日,在兰州大滩同时觅得两方奇石。图案均为奇山异峰。左呈四方形,19×19×6.5(厘米);右17×27×(厘米)。红褐、白两色形成。二石景韵交融,雄伟壮观。

      “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山,离天三尺三。”我赞叹勇于创新的大自然,将一组风格峻峭的雕塑,耸立在神州大地。呆板的平原。因这立体的突出,而永远摆脱了单调。

       是的,你们的身上光秃秃的,没有小草,没有树木,也没有生命。咸涩的风终年伴着寂寞荒凉,仿佛到茫茫的大漠边缘。然而,在这片亘古的大地上,你的峰顶飘荡着朵朵历史的云烟,徘徊于扑朔迷离的时空;你们的山弯蕴藏着几个世纪浑黄凝固的梦,承载着一个振兴了的民族;你们手挽手,肩并肩,山山相依,峰峰相连,顽强地播下憧憬,惬意地收获着骄傲。那一排排压不弯的身影,直直地撑着一个广阔深远的天!

       你,骄傲的群峰,

       你,竞秀的群峰!

     

     

     

                       龙脊

      一级一级,一层一层,弯弯曲曲,曲曲弯弯,那是龙的脊梁吗?那是大山的韵律吗?

      那是龙的传人精心梳理过的龙脊梯田,那是大山弯弯曲曲曲曲弯弯的历史,那是多少个苦风凄雨凝固了的世纪。

      一九九五年五月二日,于兰州孔家崖觅得这方20×18×3(厘米)的黄河石。黑白褐三色交织,形成黄土山上的一级级梯田。惊叹之余,留给我的是绵绵思绪和不尽的沉思。

      面对这方奇石,我仿佛看见父兄们固执的威严。在赤裸裸的山脊上,写下了长长的赤裸裸的诗句。默默吟诵大山的悲怆,大山的粗犷;悄悄的唱着大山的浑厚,大山的痛苦。

      那是父兄们多少个血与泪交融的岁月,那是父兄们扭曲变形的脊梁,那是父兄们朦朦胧胧的企盼,那是父兄们浑浑纯纯的梦,那是父兄们的追求、父兄们的希望!

      哦,弯弯曲曲的黄土地,父兄们弯弯曲曲的故事……

     

                      骆驼礁

      一九九四年五月八日,在兰州秀川黄河之滨觅得此石。24×24×15(厘米)的体量,重约五十斤。呈四方形,白底色,赭褐色的画面酷似一卧驼。更确切点,似一尊屹立海边的礁石。

      是的,它是突兀于大海边的礁石,刀削斧砍般的苍劲、雄奇。它赭褐色的肌肤是力量的昭示。天荒地老,星转斗移,它的躯体上的每道伤痕都印着伟大的历史演绎。它一定经历过太多的痛苦,太多的磨难,太多的冲撞,太多的搏斗;它一定饱浸了太多的泪水,太多的叹息,太多的沉思,太多的缄默。。。。。。

      驼,它是和沙漠联系在一起的,又缘何来到了海边?也许……        

      哦,它是顽强奋进的“沙漠之舟”;

      哦,它是顶天立地的大海的“男子汉”!

     

     

                    静静的夜

      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七日,于兰州大滩苗圃觅得此石。19×19×6.5(厘米)。墨黑、淡黄两种色调。远山近岸树木林立,朦胧月光照着平静的水面,山脉被投上重重的黑影。

      仿佛经过一天的运动,宇宙间万物都疲乏了。鸡投窝,鸟归林,树不摇,水不动,一切都在夜色中寻找着各自的归宿。

      夜是那样的深,是那样的静,那样的甜,那样的美!我的心中不由泛起阵阵涟漪。

      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了母亲。

      那年,我要离开家乡去当兵。也是这样深沉宁静的夜,母亲坐在煤油灯下为我打点行装,恨不得把整个家都塞进我的行李包。静静的夜呵,静得连母亲喘气声都能清晰地听到。

      那一夜,我躺在被窝里,泪水竟不知不觉打湿了半个枕头。“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

      夜为什么这样深沉,这样静谧,我终于领悟了它的真谛。啊,你不正是也在用自己深深的情爱,在孕育着光芒万丈的太阳,孕育着充满希望的黎明,孕育着光辉灿烂的明天吗?

     

                 哦!黄果树瀑布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李太白的诗句仿佛专为《黄果树瀑布》而作。闻名世界的黄果树瀑布高七十四米,宽八十一米。“瀑布震天,相闻十里。”

       那一串串倒泻的银河从绝壁飘落。“捣珠崩玉,飞沫反涌”,“白水如棉,不用弓弹花自散”。其形如“白发三千丈”,“彩练当空舞”;其势似“山头鼓角相闻”,“万马战犹酣”。更为奇妙的是当你置身岩洞,透过瀑布往外看,青山隐隐,彩云依依,白雾茫茫,令人如梦如幻如仙……

       哦,黄果树瀑布,大自然千年万年造就的千年万年不竭的杰作,将永远珍藏在天地间这座大博物馆里,供人们游览,供人们享受,让人们沉思,让人们领悟。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八日,于兰州孔家崖黄河之滨觅得此石。18×12×2(厘米),黑白两色组成。虽说体量不算很大,但却气势恢宏,令人惊心动魄!

     

                   黄河东流去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六日,于兰州大滩苗圃觅得此石。23×12×6(厘米)。黑黄两色构成,上黑下黄。

      那黑色如漆如墨,如山如岩;那黄色如绢如带,如波如浪。那蜿蜓起伏的层次,好像山的韵律;那飘逸流畅的波浪线,犹如河水涟漪……

      呵,黄河,你从哪里流来?你要流到哪里去?

      你从天上流来,你从一百六十万年前的远古流来。你要奔向大海,你要奔向未来!

      你被誉为民族之魂,你被称为母亲之河。你惊涛拍岸,雄浑壮观;你奔流不息,湍急深沉!

      听,那“阵阵”的涌涛声,那“沙沙”的细流声,那“咻咻”的山壁回声,像千军万马,号角连营,振山荡谷。

      哦,黄河,你令人激奋,令人振作;你令人不屈不挠,令人勇往直前!

     

                   高山流水

      一九九六年三月三十日,于兰州大滩苗圃觅得此石。18×20×6(厘米)。黑白两色染成一幅绝妙的高山流水图。

      “青山不墨千秋画,流水无弦万古琴。”这两句古诗,确是这块黄河石的真实写照。

       淡淡的墨色草叶中间,一汪清泉飞流直下。清洌洌的锋芒,白熠熠的光波,仿佛与草木争荣,同林涛回响,那是大山挥舞的长剑吗?

       它从大山萌动的深处流来;

       它从大山炽热的心灵流来……

       仿佛流着大山的耻辱,流着大山的痛苦,流着大山的呻吟;

       仿佛流着大山的荣耀,流着大山的豪放,流着大山的深沉;

       仿佛流着大山的性格,流着大山的历史,流着祖辈的追求,我的希望……

       呵,流水同我一起,闯出敞开的山门,奔向太阳居住的腹地。

     

                     岩峰

      一九九四年十月十八日,在兰州崔家崖觅得此石。26×34×4(厘米)的体量。长方形片状,鲜红、淡蓝两色构成。形神兼备,当属上品。

      也不知道哪个世纪的哪一年代,哪个年代的哪一年,哪一年的哪一日,岁月的烽火将那座岩峰烧得鲜红鲜红,绘就了一卷雄姿辉煌的画幅,铸成了一尊史诗般的雕塑!

     也不知道经历了怎样的风化浸蚀,怎样的演变崩裂,那岩峰依然故我,草木难驻。隆起的是沉重的脊梁,昂着的是冷峻的容颜。生就的是铮铮秉性,何必用绿来装点附庸!

     虽然“逝者如斯夫”,永驻的千载万世纹丝不动,尽管岩体内有过震颤和奔涌;

     虽然“世间万物皆有变”,不朽的历尽沧桑巍然挺立,尽管灵魂中有过不平的愤怒!

     哦,岩峰,那永不泯灭的真性,是民族的魂魄!


    TAG: 石头记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5-11-17 16:01:02
    5
    平淡如水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平淡如水   /   2011-07-24 11:20:05
    欣赏了。饱眼福!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