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打风荷(图)
  • 赞党史专家白登懿(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5)(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喀山大教堂】(...(图)
  • 惠州地标建筑摄影——高帮山上【挂榜阁】...(图)
  • 预祝《东方散文》2020年8月16日西安曲江...(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街景】(3)(...(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4)(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2)(完)(图)
  • 复许昌同学对冬梅家宝之邀 [七律(新韵)](图)
  • 元龙镇入秋第一场大雨(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街景】(2)(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3)(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1)(图)
  • 尹维忠——“认真”,创造了平凡中不平凡...(图)
  • 荷花
  • 一池风荷醉游人(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街景】(1)(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2)(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0)(图)
  • 暑日走西安(图)
  • 心中有热爱 笔下有乾坤——李晓东长篇小...(图)
  • 西京探儿(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机场】(图)
  • 《石头记》(一)(待续)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0-30 22:40:40

       界亭的《石之梦》画册已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现将部分图文奉献给广大读者: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九日,欣喜若狂地觅得这方22 ×26× 6(厘米)的黄河石。黑白两色组成

    一幅早春二月的图画。无论石形、石面、石质、色彩、意境都达到完美的境地。一九九五年十月在桂林举办的第三届中国名人藏石展中,此石得到中国美学、新闻、藏石名家的一致赞叹,并被评为全国一等奖。

       在这幅千古一绝的水墨画前,我的双眸感受着黎明深的宁静,阵阵颤栗传遍了全身。那一棵棵伸出枝杈的树木,宛如刺破黎明的利剑,期待着斟满阳光美酒的时分;那一条晶莹的流水好像一把光芒闪耀的弯刀,置于朦朦胧胧的黎明前的大地……

      来吧,春天,大地的豪情满怀的爱,你把树木激荡得心潮起伏,渴盼倾诉;

      来吧,春风,你把湖泊吹得骚动不安,载歌载舞,轻快地将此岸的吻传到彼岸;

      来吧,朝阳,冲破黑暗的监视,划破黎明前的沉闷!

      造物的主啊,请赐予我爱的信念。这是我的祈求——那生命蛰伏于死亡之中,那胜利存在于失败之中,那春天孕育于严冬之中,那黎明潜藏于黑暗之中的信念!

      哦,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忽觉春风唤柳条

       灿烂的春晓,催醒了堤岸的垂柳;滋润的春风,染绿远山的憧憬。

      一九九五年四月一日觅得这方十六开书本大小的黄河石。黑白两色相间,构成了一幅惟妙惟肖的春晓图。那一株株垂柳,轻盈洒脱,凌空飘拂,不停地向上伸去,仿佛与天公试比高。那柳身、柳枝、柳芽给人以美享受;那柳色、柳神、柳韵给人以情的启迪;那山,那堤,纹理奇妙,线条流动,仿佛昭示出青春与生命的活力,令人置身其景之中踏青看柳,尽情享受着一种同大自然,同宇宙融为一体心旷神怡的境界。不由让人想起白居易“一树春风千万枝,嫩于金色软于丝”的柳色描写。

      呵,多情的春,多情的柳,你如期而至,岁岁枯荣;你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此石曾荣获一九九六年九月在济南举办的第四届中国名人藏石精品展中一等奖

     

          山奇(松石图)   

       一九九四年三月三十日,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兰州大滩黄河边将重达百余斤的这方奇石搬运回家。激动之情早把一身的劳累抛在九霄云外!

       是摄影家拍的黄山奇观?

       是画家画出的黄山奇观?

       是诗人吟诵的黄山奇观?

       是天琢,是地造,是鬼斧,是神工!

       光秃秃的巨石与苍劲挺拔的奇松相映成趣。那枝、那叶、那石。那枝,斑斑驳驳,扭扭曲曲;那叶,郁郁葱葱 飘飘洒洒;那石,巍巍峨峨,浑浑圆圆……我从内心深处为它拍案,为它倾心,为它折服!

      我为李太白“枯松倒挂倚绝壁”的诗句找到了注脚;我为“黄山归来不看山”寻到了诠释!

      哦,生长在绝壁石缝中的青松,它的生活条件是何等的艰苦,何等恶劣。但它依然长得那么青翠,那么茂盛,这是一种多么顽强的生命力;难道我们不能从中得到什么启示吗?

                    高树影朝晖

       那红、褐、白三色交织的画。白底色光滑洁静。红霞如涂胭脂。褐色的山岩立一枯树,顶天立地,岩畔依稀一女子倩影。

    依稀看到清澈透亮的白色,水天一色、浑然天成。我确信,我被某种灵性陶冶了。心仿佛是纯洁的。我看到那棵树在一抹朝晖的映照下,神采飞扬,充满对生命的渴求。这就是道家所言的“天人合一”吗?初春来临,踏青女子只身来到江边,欣赏这超凡脱俗的美景。你看,山有水为伴,水有人为伴,人有树为伴,树有霞为伴,彼此映衬,相互补充。而这一切都在人的面前展示着它的无穷魅力。那么清丽,那么高雅,那么端庄,那么安详……撩拨得使人想冲过去,但又怯步;想靠近,但又怕亵渎了她的圣洁……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于兰州崔家大滩觅得此石。20 ×28× 5(厘米)。

     

     

            中国梅    怒放     疏影横斜

       梅,曾令多少文人为之倾倒,曾令多少才子佳人为之销魂,曾令多少帝王将相为之吟诵,曾令多少布衣百姓为之钟情……无论是陆放翁的“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还是毛泽东的“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无论是林逋的“万芳摇落独暄研,占尽风情向小园”,还是王安石的“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这一首首心灵的赞歌,这一句句千古的绝唱,赞梅之高洁,赞梅之风骨,唱梅之幽雅,唱梅之清香!

       《中国梅》乃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于兰州河口觅得。宽二十公分,高二十八公分,厚八公分。在中国版图上方,几株梅花竞相开放。尤为中间一株,形如盘龙,又似胭脂。“疏影斜临水,不借芳华只自香,姣面长如洗”。

       《怒放》于一九九三年十月三十日在兰州秀川觅得。22× 25 ×3(厘米)。红白两色分明。一株古梅凌寒怒放,如彩云翻飞,似红霞奔涌,令人叹为观止!

       《疏影横斜》于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三日在兰州秀川觅得。高三十二公分,上宽二十六公分,下宽十六公分,厚八公分,重十五公斤。呈上宽下窄状。淡黄底色上,杆杆紫梅仿佛从山崖石缝中挣脱而出,直刺云天。姿态苍劲神奇,弯弯曲曲的枝杆显现出斑驳的白点。画面虽显单调,但正如“独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

      是唐梅?是古韵?是亘古的花魁?还是沧桑的见证?她铁骨铮铮,凌雪傲霜;她不以物喜,不为人忧;她暗香浮动,含笑报春;她是远古的浓缩,她是未来的启示;她是人文的表现,她是民族的精神!

      哦,梅,难道她不是中国的国花吗?

     

                     古槐苍苍

    一九九四年五月五日,于兰州秀川觅得这方体量34 ×22× 4(厘米)的奇石。淡黄底色,赭褐色的一株苍苍古槐。画面逼真,意韵深远。

    “落落盘踞虽得地,冥冥孤高多烈风。”杜甫《古柏行》中的诗句,恰如其分地刻画出这株古槐的神韵。

      这棵斑斑驳驳而又葱葱郁郁的古槐,犹如一座活的雕塑。那赭褐的长须是它古老的象征,那葱茏间沁出的新芽又是它年轻的标志 。

      那古老得像飘拂长须的祖父。难道它就是故乡的大槐树?难道它就是爷爷亲手栽种的大槐树?

      山崖苍苍,土地瘠薄。狂风呼啸,烈日炎炎,干旱贪婪地吮吸着大地苦涩的乳汁。然而,它伸出葱郁的手掌;它刚毅的思乡之梦;它执拗而又神奇的语言;它傲然站在村口。它没有忧郁,没有绝望,攫取着阳光雨露,开出白色的小花。青春的绿叶凋零了,骨气不凋零,依然用心、用灵魂守护着贫瘠的土地。它是乳香鲜洁的太阳,它是繁衍同族的旗帜!

     

                     北方的秋

      北方的秋,彩色的秋,粗放的秋,凝重的秋,多情的秋。

      当江南依然苍翠欲滴,柳丝依依的时候,北方的秋倏忽间燃起紫红的热焰,燃起紫红的诗情。山原黄土色。黄土色的山原上,秋风悄悄走到树下,吻着红红的、甜甜的面颊,吻着土地成熟的爱恋。一棵棵树木,像灵巧俊俏的媳妇带着羞涩,怀着忠贞的情怀,站在北方壮汉的面前……

      北方的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它来得轰轰烈烈,红红火火;它去得壮壮观观,光光彩彩。它送夏迎冬,像一副色彩斑澜的暮景,上演着季节的轮回和人生的悲喜剧;它含情重义,为生活奉献出黄金般的重量和火一般的热情;它消失于弥漫着干草的清香和果实鲜盛的气息里……

      哦,北方,隆起的山原,隆起的北方的秋。彩色的秋,粗放的秋,凝重的秋,多情的秋!

      一九九三年十月十五日,于兰州崔家崖觅得这方14× 20× 4(厘米)黄河石《北方的秋》。紫红、青黄两色形成色彩斑澜的画面,深蕴着无穷的秋天的魅力。

     

                      秋韵

    一九九四年金秋,巧觅一方38×26 ×5(厘米)的黄河石。白底紫红色,写尽了秋的颜色。霞染的红叶,从近乎秃顶的树梢上飞旋落下,一簇簇,一片片,躺在地上微微颤栗,疑如垂死彩蝶那斑驳的翼。忽而,满地的红叶仿佛匆匆翻跑、追逐,还留恋般频频回首。天地茫茫,一切都摇摆不定地期待点什么。

       这时,无论什么人,所有的意识流仿佛凝固,也可以什么都去想,什么都不用想,把所有的清丑容颜和自卑的形骸,连同复繁的冗事搁置一边,堆砌在不可名状的角落。

       此刻,你是自由的,无论身体或心灵。

       噢,金秋是丰盈的,是淡泊的;是硕果累累的,是扑朔迷离的……

     

                   蓬瀛仙境

       有人说:这里有西子湖的妩媚;

       有人说:这里有太湖的平静;

       有人说:这里有西海的浩渺、粗犷;

       有人说:这里有漓江的清丽洒脱;

       我说:这里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白茫茫水天一色,仿佛天溶于水了;红彤彤一抹地平线渲染出绮丽壮观的景象;江中虚无飘渺的奇峰,似乎在雨后霞光的映照下,流光溢彩,一派诗情画意。

       面对如此仙境,不由令你心随神往。此刻,恍然江上一叶小舟,摇摇晃晃,飘飘悠悠。在远远的天边,飘起一片洁白的云朵。于是,你站在船头,无言地被感动着,只觉得晕乎乎,梦悠悠。耳畔依稀响起那委婉悠悠、如泣如诉的仙乐神笛那美妙的声音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你的心,不时地被高高地挂起,很久很久,没有落下……

    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三日,于兰州孔家崖觅得这方黄河石。21× 20×5(厘米)。红褐淡黄三色交织的画面,构图简洁明快,清新旷远。它让你的思绪跑遍了神山仙境,令你心旷神怡,激动不已。                                     

     

    苏堤春晓

       “水光潋滟晴方好,

        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总相宜。”

        苏诗咏苏堤,再也恰当不过了。当粗犷的北国大地尚未解冻的时候,秀丽的南国已是风情万种,郁郁葱葱。那一排排垂柳在苏堤组成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柳丝缕缕,悠然而飘然;柳絮团团,忽然而荡然。那迷人的春色呀,就像陈年的老酒,浓得发粘。而那动人的柳丝,犹如江南女子飘洒的秀发,令人醉然陶然。温煦的风,轻轻地吹。远处的苏堤,一片片绿色在水天一色的映衬下,绿波荡漾,青翠欲滴。这里流水汩汩,翠柳丝丝;这里天高明净,空气清新。无怪乎人们发出“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感叹!

       一九九五年五月五日,于兰州大滩学校附近觅得这方18× 15× 3(厘米)的黄河石。黑白糅合而成,俨然一幅明媚秀丽的苏杭景色。

     

                     雨后复斜阳

       这是一方30× 24×8(厘米)的奇石。于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日觅得。红白两色。白如珍珠,红似玛瑙。仿佛一场大雨,洗净了天穹,也将洗净了大地,洗净了人间……地平线上托起一轮浑圆的巨红,显出最后一道光束,纯如两颊泛晕的稚童。那是它笑望世间啊,欣慰地眯起眼缝。夕阳最伟大的辉煌,不在于它的晚色。虽在短短一夕,尽可远近高低而视,审视自己走过的路。它从地球的这一端踱到那一端,仰对苍天,滔滔不绝地倾诉着思想,用光彩熠熠的观点驳斥一切黑暗!山岭尽可点它的亮光,江河尽可载它的宽宏,万物尽可享它的辉煌。

       呵,夕阳,

       你是晚开的花,

       你是陈年的酒,

       你是迟到的爱,

       你是不了的情……

     

                   五月的太阳

       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于兰州大滩学校附近觅得此石。26 ×22 ×6(厘米)。底色一抹淡黄,一轮红日跳出地平线,火红火红。

       五月,血与火浓缩的板块。在地球鲜花盛开的季节里,每一道河流,每一片林带,每一次呼吸,甚至岁月悲壮的神奇和朦胧的梦境,都刷上一层鲜亮的太阳色,昭示着宇宙万事万物辉煌的风采。

       五月的太阳,沿着历史的长河,穿越亘古的岁月,一路撒满炽热的光和忠诚的色彩;五月的太阳,迈着潇洒的步履,带着感情的真挚,把劳动者的高尚和自尊,放飞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五月的太阳,迸发着雄性的刚强,飘逸着母性的柔和,锻铸金子般的骨骼,催开心灵的花蕾!哦,五月的太阳像一轮火球,结晶为一种独特的语言,让日子感到庄重与灿烂;像省略号中的一个圆点,表示着这一天这一年这一生还有许多事要做;像一枚邮戳,把今天寄给明天……哦,五月的太阳,是未来,是向往,是希望,是寄托!

     

                     松间日照

       松枝松叶遮住火红的阳光,阳光流进松枝松叶的脉管,迎风挺立的劲松被映得浑身上下通红。如伞的松叶被风吹得沙沙的响,仿佛有人亲切而又深情地说话,轻轻的、甜甜的……如果你闭上眼睛,静静地沐浴着太阳的光辉,倾听风吹树叶的声音,那么惬意,那么动听,真的,你会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喜悦,舒心展眉。此时此刻,你摘下任何一片针叶,含在唇边,一定能吹出一曲如醉如痴的心歌。

       你以为是在写游记吗?我说的只是一块石头,一块一九九四年五月八日于兰州秀川觅得的黄河画面石。一块高二十一厘米,上下宽十二厘米,中宽十九厘米的石头。它淡黄与红褐相间,构成一幅《松间日照》图,这决非人力能及。为着它,一种绝美的感觉充溢了我的灵魂,一切杂念荡然无存,仿佛来到了理想中的伊甸园,感受阳光送给我的热情,树木投给我的一片清凉的浓荫,生活赐给我的一阵醉人的温馨。

     

                流水、老树、残阳

       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三日喜获此石。34×22 ×8(厘米)。红、褐、黄、淡黄四色糅合而成。形、质、色、韵俱佳,堪称上品。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犹如一曲美妙的乐章,仿佛一幅田园诗般的画意,你这时一定会觉得思绪飞扬,心旷神怡,通身舒畅!

       水波线条流畅飘逸,长长短短、断断续续,如弦如丝,如泣如诉;一棵老树仿佛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躬身弯背,那粗犷古朴的枝杆布满沧桑和伤痕;半轮渐渐西沉的残阳若明若暗,把天宇的暮色气氛烘托出来,舞一番香甜的朦胧……

       那是一条故乡的小河,

       那是一棵故乡的老树,

       那是半轮故乡的残阳!

       在我异地的梦境里,千万次听到过你的细流声,千万次看到过你的枯荣,千万次感到过你的光辉!当然,我也曾背弃过你,背弃过你的苍凉;我也曾诅咒过你,诅咒过你的贫瘠。但是,我搏动的心音和你跳的脉搏却是如此的契合,在我心灵的江湖流浪的时候,将永远想着你,梦见你……

     

     

     旭日东升

       这是一方25× 20 ×5(厘米)的黄河石。圆形,淡黄的底色上,一轮红日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一九九三年十月三十日在兰州崔家大滩觅得。

       大海久久的积聚,大海苦苦的企盼。一夜的呼唤,一夜的梦幻,一夜的疲惫……

       于是,在海之尽头,在天门之扉,你带着一夜的锻铸,你带着一夜的炽热,你带着一夜的赤火,你带着酝酿成熟的慷慨站立在天与地之间,喷射赤诚与生命之源。

       这是悲壮的献身,

       这是痛苦的再造,

      


    TAG: 石头记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15-11-17 15:58:23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