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少年伙伴岳飞
  • 惠州冠和博物馆——【明清家具】(2)(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3)(图)
  • 东莞【粤晖园】摄影——【无香湖】(2)(图)
  • 紧急停水通知
  • 惠州冠和博物馆——【明清家具】(1)(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2)(图)
  • 东莞【粤晖园】摄影——【无香湖】(1)(图)
  • 东莞粤晖园】摄影——【紫烟崖】(图)
  • 惠州冠和博物馆——【根雕艺术品】(3)(图)
  • 埃及开罗【国家博物馆】(1)(图)
  • 惠州冠和博物馆——【根雕艺术品】(2)(图)
  • 东莞【粤晖园】摄影——【展览馆】(图)
  • 埃及沙哈拉大沙漠中的公路服务区(2)(...(图)
  • 紧急停水通知
  • 埃及沙哈拉大沙漠中的公路服务区(1)(图)
  • 惠州冠和博物馆——【根雕艺术品】(1)(图)
  • 东莞【粤晖园摄影】——【浴荷池】(图)
  • 七绝•上海石头贬损兰州有感(图)
  • 东莞【粤晖园】摄影——【绕翠长廊】(2)(图)
  • 埃及【沙哈拉大沙漠】与【红海】(6)(...(图)
  • 惠州地标建筑——【合江楼】(7)(完)(图)
  • 惠州地标建筑——【合江楼】(6)(图)
  • 埃及【沙哈拉大沙漠】与【红海】(5)(图)
  • 风华国色之十六 红颜为君尽,还教绿珠舞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11-13 15:06:30 / 个人分类:长篇历史文化散文

    风华国色之十六 红颜为君尽,还教绿珠舞

     我们该不该为自己的信仰负责?

     在这个信仰缺失,全民网游的时代,于嘈杂喧嚣中如此弱弱地问一声,一定会引来侧目与冷笑。

     不管石崇在历史上曾经多么声名狼藉,这个长袖善舞的政客,仍然不乏儿女性情,也因此,他是绿珠的信仰,他是绿珠以死相酬的男人。

     亭台楼阁,奇花异草,鱼戏荷动,猿啸马嘶的金谷园,是晋武帝都垂涎的。绿珠尚未入住时,它是石崇眼里的人间瑶池,及至美人得归,金谷园就是石崇的天堂了。

     梁绿珠系西南边陲白州人,想必是有异族血统的。晋武帝太康初年,石崇出使交趾,也就是今天的越南,途径白州,夜宿盘龙洞畔。月明之时,馆舍沉寂,槛外有湖,映月如镜。忽闻笛声悠扬,循声而去,绿珠曼舞,美人回眸,石崇惊为天人,遂以明珠十斛,聘绿珠而归。

     所有资料表明,石崇是一个极会享受生活的人,这当然基于两个因素:一者石崇之富,富可敌国,具备享受人生雄厚的物质基础;二者石崇也算得才子,通音律,擅丹青,能谱“明君之歌”,教“忘忧之舞”。他亲自设计美姬的眼饰,善于铺排浪漫特殊的气氛,好美酒,长诗赋,巨大的财富与天纵才情两相结合,便是席丰履厚,逍遥自在,便是美轮美奂,纸醉金迷,这样的男人,是颇能讨女人欢心的。

     绿珠对石崇的痴迷,固然与石崇的地位财富有关,但绿珠的颖慧明敏,善解人意,一旦得遇石崇的潇洒浪漫,干云壮志,两情相悦,惺惺相惜自是必然。小红低唱我吹箫,当事人的沉沦与幸福,局外人是很难领会的。

     以彼时的身份论,石崇是绿珠的主人;以彼时的情境论,石崇是绿珠的爱人;以彼时的结局论,石崇是绿珠的信仰。

     书归开篇。

     说到信仰,不由人唏嘘感慨。中国人似乎永远处在纠结矛盾的反复中,因为信仰,方有开国之大典;因为信仰,才遭十年之浩劫。前者以信仰为先导,以信仰唤全民,众志成城,天下无敌;后者以信仰而迷信,以迷信而乱国,风雨满楼,万木萧条。两者之所以概貌迥异,皆因在后者的格局中,人们于信仰之尊前往往迷失自我,把握失当,是以方遗十年之痛。

     然而,十年之痛比之当下道德沦丧,信仰空洞似乎还不算是最痛。

     从哪里来,往何处去?我们信仰什么?我们追求什么?能够如斯发问的人,还算是对自己负责的人,很可惜,这样的人越来越被同化了。

     光怪陆离的街道,表情冷漠的人流,门可罗雀的图书馆,遍布街巷的动漫城,少女脱口而出的脏话,通宵达旦的麻将馆,暧昧迷离的歌舞厅……

     我们的信仰在哪里?

     再说绿珠。

    石家金谷重新声,明珠十斛买娉婷。

    此日可怜无复比,此时可爱得人情。

    君家闺阁不曾难,尝持歌舞使人看。

    富贵雄豪非分理,骄矜势力横相干。

    辞君去君终不忍,徒劳掩面伤红粉。

    百年离别在高楼,一旦红颜为君尽。

     孙秀率大队人马团团围定金谷园,石崇与绿珠言:“吾今为卿获罪,为之奈何?”绿珠涕泣曰:“妾当效死君前,不令贼人得逞!”一时鲜花委地,香消玉殒。

     绿珠此时正当花期,明艳玉润自不待言,于是很多人为之惋惜,我却以为不然。

     幸福感从何而来?很多时候,个人的幸福指数与外在无关,包括财富、地位、声名等等。幸福感是纯心灵的东西,心里有爱,有信仰的人,必然是幸福的,这也就从一定意义上解释了很多艺术家终其一生穷困潦倒却依然九死不悔的原因。当我们执着于某个我们认为有意义的事情,当我们认定这件事是我们毕生的追求时,幸福,不期而至。

     绿珠当然是幸福的,因为她心里有爱,有信仰,她甘愿为自己的爱,为自己的信仰负责,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一个彻夜消磨于麻将馆的人,当他在薄雾的清晨摇晃于无人的大街上时,我相信,他并不幸福。当他回想自己刚刚过去的这一段时光时,我相信,他的心底是巨大的空洞——当然,如果他还能思想。

     

     


    TAG: 红颜 历史 信仰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