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水红色题材影片《守望》顺利杀青 某部...
  • 夏日行游西狭颂摩崖石刻景区:泼墨崖立思...(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6)(图)
  • 惠州东江风光(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0)(图)
  • 成县西狭吟怀【诗作一首】(图)
  • 大队购置的孔山重工KS669履带式潜孔钻机...(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9)(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5)(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2)(图)
  • 沿着陇蜀古道,觅踪杜甫入川隐迹在伏家镇...(图)
  • 双星伴月(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天水书画家张丰盛书画展在麦积区马跑泉公...(图)
  • 停水通知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4)(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8)(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03期活动-走进石门雪山景区(图)
  • 天水新华户外-走进互助青稞酒厂(图)
  • 直击现场丨红色题材影片《守望》天水热拍...
  • 惠州植物园风光——【温室 科普馆】(2...(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3)(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7)(图)
  • 二月的物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3-17 21:11:52 / 个人分类:随笔

    春已过半,我的笔端依旧迟滞艰涩,荒芜了一个冬季的思想在这个如约而至的春天里丧失了表达的能力,我知道,不管我说还是不说,这个春天终将过去,过去了,就永远回不来了。所以,在这个沙尘席卷全城的清晨,在逼仄充满土腥味的斗室,我落下第一滴笔墨。希望,今天能给我一个完整的时间,至少,能给我一个完整地诠释二月的时间,让那些生硬的入侵的脚步远些,再远些吧。

     

                                二月的物事

    空竹的声音尖利嘹亮,在河堤南岸,几乎每天,老人和他的空竹就会出现在或晴或阴的早晨。老人瘦小,着白衫,从白衫颜色的纯正判断,老人家里应该有一个勤快的女人。老人抖空竹的手法娴熟从容。有人围观的时候,他不紧不慢,没人关注的时候,他不慌不忙。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套路,他都不会因此增减。任旁观者指指点点,交头接耳,老人只是专注于手里的空竹,视线从不偏离。

    注意到老人和空竹,是在夏天,最热的时候。凌晨,隐约有唿哨声传来,于是,透过窗户,我看见了他们。夏天的河堤,一片绿,老人就在那绿当中,弯腰,旋转。那空竹时而成一道飞弧,时而腾空跃起。

    这样的情景,在冬天偶有中断,那必是最冷的时候。大雪,北风,严寒,北方的冬天,会将所有的物事逼退,不要说一位老人。但是,只要不是太极端的冷,老人还是会出现,只不过,比夏天的时间稍晚一些。

    已经是二月的第十天了,老人还是没有出现。这是一个多事的二月,路上经常有出殡的车队经过,花圈,白绫,冷落的鞭炮声。河堤上,晨练的人渐渐增多,只是不见了老人。最初的一两天,我也没有在意,日子久了,便有些不好的联想。

    说起来,我与老人有什么关系呢?他肯定不会知道,在河堤旁的那栋楼上,在一扇朝南的窗户里,有一个人每天都要看看他,看看他的空竹。于老人而言,每天的抖空竹不过是一种习惯,于我而言,每天看他抖空竹,不过是一种习惯。但是,老人在抖空竹的时候,一定是心无旁骛,而我,在看他抖空竹的时候,却常常是心游八荒,天上地下了。

    这个春天如此的萧瑟,这萧瑟透过旧历二月的天空反射到我的心里,让我的萧瑟因此更加巨大,无处躲藏。当别人在立春的日子里细数柳梢那一点鹅黄的时候,当开阔的河床上空有纸鸢飞过的时候,我的眼里,除了空洞,还是空洞。

    不知道多一些历练究竟是幸还是不幸?我想,对一个女人而言,温暖、湿润、甜蜜这些语词应该是必须的,阴冷、干涸、苦痛这样的经历还是越少越好,少到没有,那就是完美了。我的二月浸泡在类似于后者的苍凉里,这是我生命中最郁闷的二月,阳光也无法消解。

    与自己无关的人和事强大到完全侵占了自己的生活空间,而自己无能为力,既不能逃避,又无法面对的时候,也许,将目光投向外围,是很多人下意识中的选择。因此,整个二月,我的目光都在游弋,在寻觅,寻觅老人和空竹。

    我想在老人身上找到什么呢?老人显然年事已高,他的经历想必和他手里的空竹一样,高低起伏,前进后退,当他和我一般年纪的时候,他是否也能如斯从容?我想不会。岁月积淀,自成黄金。冒失,冲动,几乎就是年轻的代名词。如同当下的二月,在四季当中,二月当属襁褓中的了,所以,她任性,率真,哭哭笑笑,打打闹闹,全在一念之间。只是,这个襁褓中的物事太辽阔了,辽阔到能将世界囊括进她的胸怀,二月的胸怀显然不够从容,她随意泄愤,随意发怒,比起我的不成熟,二月更显青涩。

    这个不冷静的二月,从昨夜开始,就已经是飞沙走石,天昏地暗了。今晨,全城弥漫在黄土之中,透过污渍斑斑的玻璃,我的目光逡巡片刻,失望收回。

    这样长的一段时间,老人没有出现,也许,他已经告别了二月?这是很有可能的了。很多几近枯槁的生命,熬过了漫长的严冬,却在春寒料峭的二月,猝然而去。二月虽然狂躁了些,可是毕竟,河开燕回,柳梢见黄了,为什么,我也总是忽略了呢?

    看到过很多写给春天的诗句,我也曾在很多个春天写过很多文字,唯独今春,迟迟不曾动笔。今天,信马由缰一笔宕开,也算是给我的今春一个交代吧。


    TAG: 时间

    杞人阁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天水之杞人   /   2011-04-05 12:22:09
    二月真的是很苦涩
    那么三月呢?
    现在看来未必是
    喜的开端呀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3-25 09:39:52
    5
    嶓冢山人李三祥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李三祥   /   2011-03-25 09:35:00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03-25 09:34:59
    5
    陈晓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晓军   /   2011-03-23 13:22:01
    5
    大漠孤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大漠孤烟   /   2011-03-21 09:38:33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