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惠州小区随拍(下)(图)
  • 大美新疆行摄特克斯——【八卦城】(5)(图)
  • 墨西哥小镇风情(2)(完)(图)
  • “寂寞寒窗空守寡”征下联
  • 大地湾国宝发现的前后趣事
  • 汤志荣:永不“退休”的“宣传人” 获北...(图)
  • 大队党委书记魏炳安到工程勘察院、地灾院...(图)
  • 大队领导班子成员与机关各党支部书记和部...(图)
  • 惠州小区随拍(中)(图)
  • 大美新疆行摄特克斯——【八卦城】(4)(图)
  • 墨西哥小镇风情(1)(图)
  • 路边小花随拍(图)
  • 麦积区:建巾帼扶贫车间 帮妇女就业脱贫(图)
  • 通报!甘肃一女干部贪污贫困生补助款被公...
  • 惠州小区随拍(上)(图)
  • 美国纽约曼哈顿——【时代广场】(下)(图)
  • 大美新疆行摄特克斯——【八卦城】(3)(图)
  • 8月23日月沐征联(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3...(图)
  • 美国纽约曼哈顿——【时代广场】(上)(图)
  • 大美新疆行摄特克斯——【八卦城】(2)(图)
  • 绝句•改稿
  • 秋雨秦州(图)
  • 书法欣赏(图)
  • 吴意义的三五天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1-03 11:48:02 / 个人分类:短篇小说

    吴意义的三五天

        吴意义站在树底下点着了第五根烟。

            11月的夜晚,已经颇有些寒意了,小城的人,大都躲在家里不愿意出门,稀稀拉拉的行人,也是步履匆匆,低了头,裹紧了衣服只是赶路。

        吃过晚饭,在妻子一遍遍的催促下,吴意义硬着头皮走出了家门。他是八点半到达这个小区的。吴意义看看表,借着路灯的光亮,他看到时针已经指向九点十五,也就是说,他已经在这里等待了四十五分钟,正好是一节课的时间。能如此自然地把四十五分钟和一个课时联系起来,不用问,吴意义的职业肯定是教师。不错,他的确是西关中学的数学老师。

       

     

     

        西关中学,在小城属于末流学校,吴意义教的高中学生,都是小城其它中学筛选几遍之后的落榜生。名义上,西关中学也是有分数线的,事实上,即便是中考只考一百多分,只要交一笔赞助费,仍然可以堂堂正正地入学,这一点,也是公开的秘密。所以,吴意义这样的教师,属于很尴尬的角色。起初,吴意义羞于向人提及自己的学校,如今,教龄快二十年了,心理承受力当然没有问题了,他也就能很坦然地承认自己是西关中学的教师。

        坦然,是吴意义秉承的处事风格。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事是值得去斤斤计较的,所以,他坦坦然然地上上班,坦坦然然地下下棋,坦坦然然地吹吹牛,日子就这样坦坦然然地过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可是,吴意义的妻子不坦然。

        要说吴意义身上最有含金量的,应该就是他的长相了,用现在的话说,吴意义酷毙了,帅呆了。二十多岁时帅的耀眼,如今,四十岁了,那帅越发沉淀到骨子里,加上吴意义话不多,经常沉默着,就更显得深沉有内涵了。吴意义教过的学生,特别是女学生,没有不喜欢他的,大概也是因为他的帅气吧,当然,吴意义的数学课也是同行心服口服的。

        那么,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吴意义的妻子有什么不坦然的呢?

        女人对男人的要求是会随着时间而改变的,当初,妻子就是因为被吴意义的帅气迷花了眼,才不惜和家里决裂死心塌地嫁给了吴意义。可是,帅气不能当饭吃啊,吴意义老家在农村,穷的叮当响,早些年教师的工资也不高,妻子在街道办事处上班,一个月也就百十来块钱,两个人的日子过得紧紧张张。后来有了孩子,又要集资买房,更是捉襟见肘,妻子也就慢慢有了怨气,打打闹闹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最近几年情况有些好转,吴意义的工资涨了,买房子欠下的钱也还得差不多了,用吴意义的话说,该喘口气了,可是妻子不答应。

      

     

       话还得从头说起。

       西关中学教职工一百五十多人,几百双眼睛眼巴巴盯着一样东西:职称。有了职称,工资自然会高出一大截,这个不用说了。可是,职称这玩意,也不是每年都给名额,有了名额,又是狼多肉少,你死我活的事情,以吴意义的性情,不愿意去争去抢,所以,直到现在 ,吴意义还是初级职称。

        前几天,吴意义就听老师们私下议论,说上面给学校两个中级职称的名额,吴意义也只是听听,没当一回事,没想到妻子消息灵通,一听说要评职称了,就天天给吴意义念叨。

        吴意义说,你就甭念叨了,根本轮不上我!妻子说,你每次都说轮不到,这都二十年了,砸也砸到你头上了。吴意义说,你以为天上能掉馅饼?那得下多大功夫,你知道么?妻子说,不就是请客送礼吗?咱也请!咱也送!吴意义说,要请你请,要送你送!妻子就扔下手里的活计,开始骂了,吴意义啊吴意义,你真是个无意义!你说你怎么这么窝囊呢?二十年前,你说你刚工作,没有资格。这二十年里,前前后后有过多少次机会,你总是这个那个,结果呢,人家和你一起来的中级都拿上多少年了,你还是个破初级!吴意义说,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不是我的,抢也抢不来。妻子说,呸!吴意义,说这话你不脸红?你抢过一次吗?你就是一缩头乌龟,光顾自己,不考虑我的感受。我跟了你二十年,整个就是无意义。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就看上了你……..

    吴意义在骂声里缩了头,耸了肩,只是抽烟,两室一厅的房间里烟雾缭绕,刚上初一的儿子抽抽搭搭地哭了。

        一夜安睡。

     

       

        一夜安睡,这也是妻子深恶痛绝的罪状之一,任她哭哭啼啼河东狮吼,只要头一挨上枕头,吴意义立马就能酣然入梦。但是,在这个十一月的夜晚,在吴意义惯常日子里准备安睡的时候,他却伸长脖子,眼巴巴瞅着三楼那扇灯光雪亮的窗户,那是校长的家。简单地说,吴意义是要打算给校长送礼的,这当然是妻子的主张。不凑巧的是,吴意义在夜色中躲躲闪闪快到校长家楼底下的时候,在他几步远的前面,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可以肯定地判断出,那是同校的语文老师刘守仁。吴意义脑子里“嗡”的一声,赶紧藏到树背后。显然,刘守仁的目的地和他一样。

        刘守仁这一进去,就是两节课的时间,当然,也许时间更长,只不过吴意义的耐心只有九十分钟。十点钟,吴意义跺了跺冻麻了的双脚,打道回府。

     

       

     

        早操时候,吴意义又看到了刘守仁,这个瘦小猥琐的男人,今天看起来气色很不错,他站在学生队伍后面,动作夸张地做着广播体操。吴意义也看到了校长,校长年纪比吴意义能大个两三岁,但是人家的高级职称已经拿上五六年了,这个也很正常,校长嘛。此刻,这个身材中等,姿色中等,表情也调整到不温不火的中年男人,站在全校师生的队列前,眼神逡巡游离,似乎什么都看见了,又似乎什么都没看见。

        课间时分的办公室,大家又在议论职称问题。老高说,不就是一个职称嘛,弄不上就弄不上,有啥争头?老李说,你当然无所谓,你老婆的娱乐城夜进斗金,你当然看不上那两个小钱。老高说,你儿子是深圳的白领,钞票不也是一大把一大把的?大林说,这不是简单的职称问题,这是关系到个人尊严的问题!一样的教龄,一样的学历,凭啥你就比我多拿几百块钱?哼,这学校的事情,太黑了!老高恨铁不成钢地在大林身上拍了一巴掌,你呀,亏你还是教政治的,你就是个书呆子!天下乌鸦一般黑,谁让你是白的哩!看吴意义不说话,大林说,怎么样,这次中级怎么说也该轮到你了吧?吴意义苦笑,老李说,小吴啊,你不能傻等,你得想办法啊!老高说,对,你去找找校长,凭你的资历,他校长也得考虑考虑。

        上课铃响了,众人拿着教本各自散去。

     

        

        经过一个晚上的分析,吴意义同意了妻子的方案:在这个节骨眼上,直接去校长家,其实最不聪明,难保不撞上熟人。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妻子决定,让吴意义在上班时间直接进入校长办公室。既然是去办公室,当然不能送东西,拿钱最隐蔽。拿多少呢,两口子的意见有了分歧。吴意义的意思是先送个两三千探探路,话刚出口,立马遭到了妻子的否决。妻子大义凛然,要送就一次送到位,一万!吴意义一想妻子说的也对,他说,你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出手这么大方。妻子得意地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要是男人,绝不像你这么没出息!吴意义表示同意。

     

       

        早自习的时候,吴意义就开始观察校长办公室的动静。他上自习的教室在一楼,校长办公室在对面二楼,站在教室门口,校长办公室进进出出的人尽收眼底。学生在教室里哇啦哇啦背课文,吴意义双手环抱在胸前,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朝目标扫上一眼。他看见教务主任拿了一摞试卷样的东西走了进去,一刻钟的工夫出来了。吴意义的脑子刚开始转动,政教主任又进去了,这一次呆的时间比较长,吴意义一次次看表,等政教主任走出来的时候,下自习的铃声也响了。

        吴意义的课是早上一二节,十点钟,他走出教室,抬眼一瞧,校长办公室的门已经关上了,吴意义心里一沉。大家都知道,这个校长火气旺,不到三九天,他的办公室一般不关门,这一关,说明人已经出去了。

        中午回家,吴意义自然交不了差,又让妻子数落一顿。

     

       

        下午,吴意义拿着复习资料去文印室,远远的,他看到校长办公室的门大开着,只是,他这会儿还顾不上。

        何翠华聚精会神地趴在电脑前,感觉到有人进来,她头也没抬,兴奋地说,我的妈呀,这么多菜!哈哈,这下我可发财啦!说着话,她手里的鼠标左移右动,只听见手底下“叭叭”作响,显示器上千手横空,花花绿绿好不热闹。吴意义看得眼花缭乱。他也有菜园子,不是很热衷,但也不算菜鸟。他仔细一瞧,何翠华的好友名单竟然有二十多页,看见有人关注,何翠华更兴奋了,她得意地说,怎么样,我这偷菜的水平还可以吧?吴意义不解地说,你认识这么多网友啊?何翠华说,嗨,都是为了偷菜瞎加的。吴意义没有心思多说,拿资料示意给何翠华,何翠华说,你没看我正忙着嘛,等等,等等吧。吴意义说,学生等着呢。何翠华说,放放,先放放吧。吴意义说,可得快点啊,我等米下锅呢。何翠华手里忙乎着一个劲儿点头,知道,知道。

        回到办公室,大林正字正腔圆朗读一个短信:接民间组织部通知,从即日起,选拔任用干部将主要从QQ菜民中选拔。依据是:种菜种的好,说明有头脑;种菜种的精,说明思路清;半夜偷菜忙,定是工作狂;种菜算的细,说明懂经济;偷菜偷不怕,胆子肯定大;偷了不吱声,说明城府深;被偷还种菜,提拔要加快;狗咬不投降,竞争意识强;被抓不撞墙,一定是栋梁。众人边听边笑,吴意义说,这段子编得有水平,现在全民种菜,全民偷菜,说不定有一天预言成真了。老高摇摇头,唉,世风日下啊,我这个老脑筋看来真是落伍啦。这种菜偷菜的,我也搞不明白。老李得意地说,这你可就不如我喽,我又有农场,又有牧场,今天中午还偷了儿子的几朵大王花,我的金币都上百万啦!大林说,百万算什么,我都是千万富翁了!众人都笑,老李叹口气,说来说去,咱们这都是虚的、假的,你们听说了没,袁世宽,那个体育老师,现在倒腾水产,发财了!吴意义说,哦,袁世宽,我有印象,还很年轻嘛,不到退休年龄吧?大林冷笑一声,切,你比我还幼稚,人家有必要退休吗?在外面跑生意,工资照拿!吴意义说,真的?大林说,你没看今天的新闻,一个官二代大学还没毕业,已经在财政局领工资了!老李说,此话不假,工资表上有袁世宽的名字,我亲眼见过的。

     

       

        三天的阶段测试,吴意义监考、阅卷、登分,忙得脚不沾地,待匀出一点时间,才知道校长出差了。

        校长一直没有露面,有关职称的消息仍然满天飞。说某某某花两千元在省报上突击发了一篇论文啦,说某某某的论文和某某某的完全雷同啦,原来下载的同一个文档啦之类的。

        这些消息让吴意义再也无法坦然,加上妻子日日夜夜的唠叨,吴意义心烦意乱。

        到校长出现的时候,一个礼拜过去了。

     

       

        早自习前二十分钟,吴意义走进校门。他用手压一压鼓鼓囊囊的口袋,抬眼处望见校长办公室灯光明亮,他心里一喜,刚加快了脚步,突然看见报栏里面大红色的布告在雪亮的路灯照耀下熠熠生辉,想来又有什么好事情了吧,吴意义走到近前,定睛一瞧:

        经校务会研究,报上级主管部门审查通过,下列同志晋升中级职称:刘守仁  何翠华  袁世宽。


    TAG: 三五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