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尹维忠——“认真”,创造了平凡中不平凡...(图)
  • 荷花
  • 一池风荷醉游人(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街景】(1)(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2)(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0)(图)
  • 暑日走西安(图)
  • 心中有热爱 笔下有乾坤——李晓东长篇小...(图)
  • 西京探儿(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机场】(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1)(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9)(图)
  • 男子“快手”约会被骗 甘谷公安迅速破案(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04期活动-再进中坝大峡谷(图)
  • 北斗颂(图)
  • 秦州区豆豆、星光世纪幼儿园举行2020届大...(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11)...(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8)(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5)(完)(图)
  • 国际魔术师龙凤先生做客天水文化旅游网络...
  • 五绝•缘聚甘泉镇西枝村农家(图)
  • 惠州西湖丰诸园——【荷花】(14)(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琥珀宫】(10)(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7)(图)
  • 旧历的天空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11-17 11:21:21 / 个人分类:随笔

                                   旧历的天空下

           小时候,总是分不清旧历和公历的区别,但有一点我是很清楚的,过年,必定是说的旧历。因为对过年的向往,我也对旧历充满好感。

           年越来越近的日子,就是日历越来越薄的日子。三十多年前的日历。没有美女车模,没有明星帅哥,只是在惯常的黑白色里点缀了大红。飙红的日子,必定是个好日子。即使是最拮据的人家,也多半要在堂屋的墙面上挂一方日历,不过手掌大小,至于厚薄,当然是和日子的流走有关的了。

            每天撕一页日历,看似小事,却是很需要些记性和热情的,而这两样恰恰是大人们缺失的,于是,我家的日历便交由我负责了。日历挂的高,我踮了脚,伸长胳膊,两指轻捻,揪住了一角,接着,就听见“嘶啦”一声。一页在手,我总要歪了头,细细去读上面的数字和汉字。一页一页并不扔掉,攒起来。黑字的一摞,红字的一摞。黑的一摞要厚很多,所以,那时候,我就知道,好日子总是少的。看到过健忘的大人一气撕下十来页日历,那必是他将十多天的过往累积在了一天,那动作近乎粗野了,我觉着不美。

           喜欢指尖在页面上摩挲的感觉;喜欢看页面的顶端缝合处随我的手势缓缓断裂、漫卷;喜欢微微的那一声“嘶啦”;喜欢在有月亮的晚上,躲在被窝里悄悄欣赏一摞或黑或红的纸。每一页纸的后面,都是分分秒秒沉淀的故事。没有情节,没有波澜,只是静静地流走。嗅一嗅,纸的味道和日子的味道弥漫在一起,平淡如水。更多的时候,纸上的墨迹其实看不分明,我只是揣摩,只是默想。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多年,没有人知道,一个孩子在她隐秘的世界里曾经有过怎样的猜度。

           与当年的一派天真相比,如今的日历,貌似百变妖姬,再加商业运作,即便纸质高档,印刷精美,我却再也没有了当年的向往。很不幸的,我也沦落为当年为我所不屑的大人的行列,一方日历已经无法唤起我内心的热情,日子就这样味如嚼蜡地流淌。

           然而唐诗宋词的唯美风情依旧浸入骨髓。这样一位撑了油纸伞衣袂飘飘的女子,她的笑靥,只有在旧历的天空下才是最美,于是,我重新回到了旧历的日子。别人说起日子,我就掰着指头数一数旧历,别人就笑我,怎么像个老人,记日子也是记旧历。我不解释,也只一笑。卷首题字:庚寅菊月初十,细细端详,甚是喜欢。我知道,我的审美趣味永远停留在易安笔下,徜徉于西厢时代。双子座固然时尚,然我只爱我的“碧云天,黄花地”。

          这是立冬后的第二天,北方大部寒流肆虐,我的小城却是和和暖暖。走在初冬的街头,看身边车流如梭,我想,能在这样的日子,沐浴这样的阳光,真是应该飙红的好日子。当然,那安卧于空调车内的贵妇,想来是该轻笑我这卑微的满足吧。


    TAG: 天空 旧历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