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麦积区林草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图)
  • 麦积区林草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图)
  • 麦积区林草局组织观看《警钟长鸣》《建国...(图)
  • 麦积区林草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图)
  • 梦回阳关 杨迎勋
  • 国家统计局麦积调查队到李家沟开展调查(图)
  • 惠州大亚湾风光摄影——【霞涌】(4)(图)
  • 醉美新疆行摄夏塔景区——【木扎尔特冰川...(图)
  • 美国夏威夷海滩风光摄影(1)(图)
  • 停水通知
  • 高唱红歌庆国庆(图)
  • 甲午暮春朔日抒怀【拟古诗作一首】(图)
  • 应邀口占一绝(凤顶格)(图)
  • 忆旧游 花牛行(新韵)(图)
  • 惠州大亚湾风光摄影——【霞涌】(3)(图)
  • 醉美新疆行摄夏塔景区——【木扎尔特冰川...(图)
  • 美国夏威夷风光摄影——【欧胡岛北岸】(...(图)
  • 携笔歌盛世,诗成本天真!(图)
  • 烟雨花石崖(图)
  • 忆江南(图)
  • 麦积区举行“巾帼心向党、礼赞新中国 ”...(图)
  • 门源好风光 七律(图)
  • 麦积区林草局主题教育办公室召开工作安排...(图)
  • 纪念九一八 杨迎勋
  • 在出走与回归之间 ——20世纪90年代中国女性小说中女性成长的艰难旅程【一】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0-07-16 21:03:09 / 个人分类:评论

                 在出走与回归之间 ——20世纪90年代中国女性小说中女性成长的艰难旅程【一】

         

          早在二十世纪上半叶,鲁迅就提出过“娜拉走后怎样”的问题。

          他说:“只有两条路,要麽出走堕落,要麽就是回来。”在小说《伤逝》里面,他也说到了子君回去之后的路是死亡。他的杂文《怎样做》里又谈到“最关键的问题是妇女经济独立的问题”,经济是关键,如果没有经济上的独立,那麽出走以后的娜拉,子君们就没有任何生路可言。

            一百多年前易卜生笔下的娜拉出走受到自由平等启蒙主义思想的影响,看到了资产阶级的不公正,不平等,所以她关上大门离家出走。七十年的跋涉,今天的女性究竟走了多远?  

           把旧日话题放在当前的商业背景里重谈,谈论它们在经历半个多世纪,甚至近一个世纪的演变后的现实状貌,在今天仍是问题。

           本文试图就“出走与回归”的话题展开一种当代商业社会语境中的文化探索,就女性解放,女性主体心理发展的可能性展开思考。

          一 “厨房是女人的出发点和停泊地”? 

          1997年第一期《作家》刊发徐坤的短篇小说《厨房》,值得讨论。

           徐坤在《厨房》里找到一个焦点,也可以说场地,那就是“厨房”。厨房被许多当代中国的女性主义批评家们认为是局限女性的牢笼,因为女性在不断前进。徐坤认同这一理论,所以她把人物放在厨房这样一个女性空间里进行演出,正如小说的第一句所写的“厨房是女人的出发点和停泊地。”

          商业大潮刚刚露出一线白光之时,有人就叫嚷女人快快回厨房去,今天这样的叫嚷到处都是。徐坤思虑重重。《厨房》哪里只是一个场地?听得见的交锋和看不见的交锋,把它弄的乌烟瘴气。旧话重提有什麽用意?女性果真在不断前进吗?徐坤想用一个短篇来探问如此重大的问题,所以小说开篇就正中一些人的下怀,“厨房是女人的出发点和停泊地。”

           象枝子这样离厨房而去,投身商海,历大浪淘沙,是淘出的金子,却想回到过去自己出逃的厨房,一切是因为什麽?小说围绕这个疑惑,让人对厨房的吸引力想入非非。徐坤写作《厨房》,的确有先锋的女性主义者的激情,她探索中国女性出路——在城市文明和商业背景下女性到底何去何从?

           有的西方女性主义理论认为,在物化,商业时代,也许厨房是一条林荫小道,它是温情,美好,私人空间,作为抵抗物化世界的有效的调节。但是,中国的语境如何呢?枝子是不是可以享受林荫小道,温情,美好,私人空间?徐坤要回答这个问题。

         《厨房》是不是真的是“女人的出发点和停泊地”?枝子的实际情形是,出去了就别想回来。小说的女主人公枝子从反叛厨房到回归厨房的心理历程,同当代社会商业化有关。在商业社会中,尽管她是一个老板,别人要逢迎她,但她也要时时逢迎别人。在这样一个物化的,一切都是交换性的情形下,她虽然可以得到一些东西,但她最缺少的是真情。她回归厨房是希望能寻找一种真情,比较有人情味的生活。

          那麽枝子能不能想回来就回来呢?重回厨房的枝子已不是原来的枝子,这个拥有经济实力的女人,充满自主意识,主动追求爱情,有可能操作厨房语言去征服男主角松泽,但松泽接受不了一个强大的女人。枝子回来了,她回来是因为渴望爱情,她陷在自己想象的爱情之中,松泽却在之外。

          徐坤能在一篇短篇小说里反思女性出路的问题,既不能堕落也不能回归,比男性大师鲁迅的思考进步多了。

                         


    TAG: 成长 女性 小说 中国 旅程

    陈晓军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晓军   /   2011-12-23 01:31:08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