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1)(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7)(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参加军休所组织到延安参观学习未就(图)
  • 家乡的味道:五龙小窑的纯手工粉(图)
  • 拜谒赵充国将军(图)
  • 丁晓刚随笔:向杜甫学习(图)
  • 第七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在云南临沧隆重举办
  • 黃金大道架子鼓表演,小朋友的接力很给力...
  • 欣赏丁晓刚《又闻兰花香》(图)
  • 绝句·新村
  • 麦积区童星幼儿园开展“我是小小消防员”...(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6)(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0)(图)
  • 醉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景园之夜演唱会(图)
  • 丁晓刚散文:又闻兰花香(图)
  • 天水“黄金大道”掠记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9)(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5)(图)
  • 行摄新疆巴音布鲁克草原——【九曲十八弯...(图)
  • 北街黄金树,南街聚宝林(图)
  • 丁晓刚散文:菊花心语(图)
  • 今夜,青年北路热闹非凡(下)(图)
  • 长篇小说连载 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第十九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2-07 13:57:22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第十九章   回家的路越来越远

            一段时间里,暮色中的校园,总是回荡着凯丽金的萨克斯《回家》。“校园之声”接近尾声时,周彗总是放上一曲《回家》。宽阔的广播室,只有周彗一个静静地坐在工作台前。铺着草绿色地毯的播音间陈设着价值不菲的高档音响器材,一排排周彗叫不上名字的按钮像一颗颗黑色的棋子静默不语。控制桌上,各种红绿指示灯闪闪烁烁。这个时候,周彗总是关掉大大小小的灯,任变幻莫测的红绿光将自己包裹在神秘的黑暗之中。黑暗是拥挤的,这种拥挤填塞了白天的所有空间,周彗在这种黑暗中感到温暖和安全。她深深地、深深地将头埋进温暖的臂弯,试图更近地体会这种温暖。回家、回家……萨克斯的委婉演绎使回家的情愫更加缠缠绵绵,无休无止,像一张温柔的网悄无声息地拥抱着周彗。她感觉得到,这种温柔深不见底,密不透风,在黑暗的怀抱里,周彗深深地陷入这种温柔之中……

     

           休假的一天,失踪多日的康胜利出现了。

           周彗、陈曼、康胜利又相聚在“草庐酒家”。还是那个包厢,还是那些酒菜,只是少了一个人。在座的三个人,也已是物是人非,都不是昨天的自己了。一时间,三人都是心事重重、郁郁寡欢。康胜利的情绪显然要好一些,这也难怪,他已经在宝山区一所重点公办中学落下脚,他的妻子也很快将从家乡调入这所学校,学校还为他提供了一套两室一厅的住房,周彗和陈曼都很羡慕康胜利。康胜利说:“圣海的公办学校很缺老师,特别是语、数、外三门主课老师,目前是供不应求。”陈曼说:“你是怎么联系到新学校的?”康胜利得意的一笑。周彗说:“你这只老狐狸,自己偷偷打野食,太不够朋友了!”康胜利忙说:“咱们学校你又不是不知道,特务、密探到处都是。我没给你们说也是怕走漏了风声,坏了我的计划,并不是针对你们。”陈曼着急了:“你倒说说看,怎么才能联系到新学校?”康胜利说:“学校之所以对老师严加看管,其实就是怕老师获取信息。你们不知道,每周六、周日两天,上海各大区都有大型的人才招聘会,我就是在徐汇区的一场招聘会上和那家学校挂上钩的。”  周彗说:“现在学校走了很多老师,又进了一些新老师,出出进进的,搞得人心里烦透了。”  陈曼说:“还是咱们第一批老师好,大家在一起吃苦受累,彼此都有了感情。可现在走得没几个了,真没劲!”康胜利说:“按学校目前的情况,恐怕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生源太差,很难出成绩。教师队伍又不稳定,学校对老师一味高压管制,这样的学校是没有前途的。你们还是要早作打算,给自己找一条退路。”周彗说:“我看不如打回老家去,我都没信心了。”康胜利赶忙说:“你可别这么想,以你的能力和才华,肯定能找到更好的出路,只是机会没到而已。” 说话间,陈曼离席去了洗手间,周彗忙问康胜利有无吴立夫的消息,康胜利摇了摇头:“他一直没和我联系过,打他手机也打不通。”周彗神色暗淡:“吴立夫现在恨死我了,他一定认为是我拆散了他和陈曼。”康胜利说:“你不要自责了,换了我,我也会告诉陈曼家里的。其实事情这样处理是最好的结果,不然不知还要出什么大事呢!”周彗说:“可我总觉得对不起吴立夫。”康胜利说:“我看陈曼也很平静嘛,没有多痛苦的样子。”周彗叹了一口气:“唉,谁说不是呢……”

     

            在这个学校,并非所有老师都受制于人,至少,有一个人是自由和快乐的,他就是包大伟,一个身高1米90的美国小伙子,他是学校重金聘请的外教,包大伟是他的中文名字。这个有着一双鹭鸶一样细长的腿的大男孩,湖水般清澈的蓝眼睛里盛满了单纯和好奇。作为“客人”,他不必介入学校繁杂的事务,更不会陷入敏感微妙的人际关系,他最大限度地实现着他简单、快乐的人生理想。在陈曼的帮助下,周彗和包大伟进行过多次谈话。他来中国的目的很纯粹:走一走,看一看,了解了解这个迥异于祖国的古老国度到底埋藏着多少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他已经走了十几个城市了,上海是他停留时间最长的一站,走走停停,完全是率性而为,没有刻意的计划。他很友好,见了每一位老师都会主动用中文打招呼。在交谈中,一旦听到新鲜的词汇,他会立刻记到随身的小笔记本上。他住在街区的酒店里,有课的时候,学校会派车去接。出于好奇,周彗听过他的几节课。也许是因为新鲜吧,学生对包大伟总是表现出格外的热情,而包大伟教学的不拘形式以及他本身的孩子气也使他和学生始终处于和谐、融洽的气氛中。他上课没有讲义,也不带课本,只是随意地和学生聊天、讲故事、做游戏。上课时,他总是斜挎着一个方方大大的挎包,讲着讲着,他会变戏法一样从挎包里掏出各种小玩意:一个小木偶、一只玩具狗……之后,他会把相关的单词写在黑板上,往往还要随手画一张笑脸,一个苹果,看得出,他的简笔画功底很不错。一节课上的热热闹闹,欢欢喜喜。周彗的听课笔记上却是一片空白,她实在不知道该记录些什么。

            就包大伟的教学,周彗曾经和陈曼交流过。陈曼说:“包大伟的课,随意、活泼、风趣,这都符合孩子的天性,所以师生配合是没有问题的,课堂气氛也很轻松,但问题是他一节课教给了学生什么?说实话,中方老师如果按外教的方式上英语课,是很难被接受的。外教的课,基本不涉及语法、句型这些知识点,但这些又恰恰是考试的重点。重要归重要,学起来却很单调,很枯燥,学生都不爱听。外教的课,学校一般都不做常规考查,所以,他们没有什么教学任务的压力,自然比我们要轻松愉快。而且,据我所知,很多中学聘请的所谓外教根本就不具备教师资格,仅仅是长了一张洋人的脸而已……”

            听完陈曼的点评,周彗陷入了沉思。的确,包大伟的课堂确实没有一般程式化的条条框框,但也仅此而已。真正要完成教学大纲的要求,还得靠中方老师一板一眼的积累。在周彗看来,学校聘请外教,好比是往一盆淡而无味的汤里撒一撮胡椒,刺激刺激人的嗅觉和味觉,也可以给挂出的招牌添彩,增加学校的含金量,使家长心甘情愿掏腰包。至于真正的教学效果,那只有天知、地知了。

            不过,包大伟身上还是有一些让周彗感兴趣的东西。比如他的单纯,他对快乐的理解。在他看来,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最大的快乐。所以,他凭着自己的能力,边打工边旅游,这就是他最想做的事,因而,他是快乐的。再比如,他的独立,他的无拘无束。这个远离故土的小伙子,孑然一身在中国漂流多年,但是,他的言谈情绪里丝毫没有流露出思乡的忧愁和旅途的寂寞,在黄皮肤的海洋里,他怡然自得,自娱自乐。大概,这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吧!西方文化强调的是独立、自由和个性,它鼓励人们去冒险,去开发未知的领域,去最大可能地张扬自我,在有限的生命里尝试一切无限的可能性。东方文化安土重迁,强调“根”的意识,时时引导人们叩问自己从何而来。在这种文化浸润中的人们,是怀旧的,是难离故土的,更是很难快乐的。在探询包大伟的过程中,周彗找到了自己不快乐的根源。原来,多少个日日夜夜,自己所苦苦寻觅的,就是那盘根错节,深埋心底的“根”。她明白了,自己之所以找不到灵魂的支点,归根结底,是把根留在了黄土高原。那重重叠叠,缠缠绵绵的沟沟壑壑;那高耸入云,挺拔俊俏的钻天白杨;那弯弯曲曲,蜿蜒蛇行的羊肠小道;那屋檐下风干的腊肉,那灶头间红彤彤的干辣椒;那白生生的窗纸红窗花,那屋顶上袅袅的炊烟;那马灯下弥漫的干草香……数不清的枝枝蔓蔓,千重万复,于几千个日日夜夜中早已结成一张大网,温柔地网住了她的五脏六腑,只有在这张晶莹的网中,她才是鲜活的、是快乐的……


    TAG: 长篇小说 连载 美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