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携笔歌盛世,诗成本天真!(图)
  • 烟雨花石崖(图)
  • 忆江南(图)
  • 警钟长鸣九一八(图)
  • 麦积区举行“巾帼心向党、礼赞新中国 ”...(图)
  • 爱恨悠悠长相思
  • 门源好风光 七律(图)
  • 麦积区林草局主题教育办公室召开工作安排...(图)
  • 纪念九一八 杨迎勋
  • 纪念九一八 杨迎勋
  • 看秦腔 赏美女
  • 七巧女(图)
  • 惠州大亚湾风光摄影——【霞涌】(2)(图)
  • 醉美新疆行摄夏塔景区——【木扎尔特冰川...(图)
  • 美国夏威夷风光摄影——【欧胡岛北海岸】...(图)
  • 麦积区林草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图)
  • 电影《天水无尘》即将上映 揭秘幕后拍...
  • 怀念徐利贞主席(图)
  • 夜半孤雨对谁言
  • 大队纪委为中层及以上党员干部订购新修订...
  • 叹 秋
  • 惠州大亚湾风光摄影——【霞涌】(1)(图)
  • 醉美新疆行摄夏塔景区——【木扎尔特冰川...(图)
  • 我镜头下的瀑布——加拿大【马蹄瀑布】(图)
  • 长篇小说连载 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第十八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1-29 21:31:24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第十八章   这个世界究竟谁怕谁

            康胜利失踪了!

            一夜之间,这个不声不响的家伙消失得无影无踪。当学生们在教室里闹翻天的时候,所有老师都获知了这个惊人的消息。看着王建强气急败坏的样子,周彗心里暗暗高兴。一方面,她为康胜利这一壮举叫好,另一方面,又对他的不辞而别感到生气。不管怎样,他不该瞒着自己和陈曼吧!打他的手机也是关机,一个大活人,就这样悄悄的人间蒸发了。

            康胜利的失踪给校方敲响了警钟,校方责令所有老师上缴毕业证书,显然,他们想以此来牵制老师。和大家一样,周彗也不愿意交出毕业证,但她一时又想不出好的对策。这时,石青悄悄说:“咱们可以办个假证给他们。” 周彗害怕地说:“到哪里去办呀?再说,假证会不会让他们发现?”石青说:“放心,刘文生有办法联系到办证的人,你只需要提供一张照片。”周彗想想也无别的办法,就依计而行。花了三百元钱,两天后,一份做工精美,足以乱真的毕业证书到了周彗手中。

            杨育生接过毕业证的那一刻,周彗的心几乎要跳出来。杨育生戴上老花镜,对着证书上周彗的照片端详良久,笑着说:“你和大学刚毕业时没什么变化嘛,还是那样年轻漂亮。”周彗嘴里说“谢谢”,心里却说:“那是前天才照的,当然没什么变化了。”顺利地蒙混过关,周彗和石青“逃”出办公室,会心地相视一笑。但周彗心里还是不踏实,她不安地说:“咱们这样做,是不是不道德呀!”石青说:“他不仁,我不义,我们这样做,也是他们逼的。他们对我们毫无诚意,我们为什么要对他们讲诚信?”周彗觉得石青的说法不无道理。

     

            最近一段时间,刘文生和石青一直在闹别扭。石青觉得在这个学校干下去没什么意义,前景不妙,所以想打道回府,回老家徐州去。但刘文生认为这样回去未免脸上无光,让人耻笑,因此坚决不同意石青的想法。两个人每天为此争争吵吵。在许多人看来,石青和刘文生的婚姻就像一个谜。刘文生相貌堂堂,儒雅潇洒,风度翩翩,这就使石青更加相形见绌。刚刚获知他们是夫妻时,周彗也是暗暗吃惊。虽然周彗对爱情的理解并不世俗,可这两人相差悬殊的外貌还是让周彗对他们的关系有些意外。和石青接触久了,周彗倒有些理解他们的结合了。石青的成熟、睿智及豁达能让人完全忘记她相貌上的缺陷。在校方和老师之间发生冲突时,她总能既不失为师者的原则,旗帜鲜明地捍卫老师的利益,又能巧妙地把握火候,不致引火烧身。所以,在学校一段时间的风风雨雨中,她既博得了老师对她的敬重,又在校领导面前树立了稳健、踏实的良好形象。石青处理问题时的态度让周彗不由联想起《红楼梦》中的薛宝钗。“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石青显然深谙此道。与石青的机敏练达相比,刘文生是稚嫩的,他从来不懂得掩饰自己的好恶。在王建强训话时,他可以戴着耳机听音乐,公然表示对王的不满。甚至有时他会打断王建强的讲话,纠正他某个字读音的错误。为这类事情,他和王建强屡起冲突。即便是夫妻之间,刘文生也是争强好胜。餐厅吃饭时,石青给他夹到碗里的菜,他会气呼呼地扒拉到一边,石青和他说话,他也佯装听不见。吃完饭,他饭碗一推,扬长而去。石青总是宽容地笑笑,很自然地拿起刘文生的饭碗去水池边冲洗。周彗笑说:“我看你惯他就像惯自己的孩子。”石青温和地一笑:“他这人就是这样,永远长不大,总要我让着他。以前吵架都是我让步,这次我不让步了,他的脾气就更大了。”周彗看见,石青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那神情、那语气就像在说自己淘气的孩子。也许,这也是爱情的一种吧,因为爱,所以宽容,所以大度。

     

             这天晚饭后,因为线路检修,“校园之声”暂停播音,周彗和石青沿着塑胶跑道缓缓地散着步。十月中旬的平江,略带凉意。周围的花花草草,因为秋风的吹拂,那绿意变得更苍凉了一些,这倒使树木增添了几分厚重的颜色,少了一分肤浅,多了一分深刻。风很大,称得上浩浩荡荡了,周彗的长发像飞扬的旗帜在风中狂舞,舞得她心烦意乱。石青凝神望着远方,轻声说:“我想儿子了,非常想。他才六岁,就离开了父母,也不知道他在奶奶家过得怎么样?”周彗说:“你们商量好了吗?打算怎么办?”石青叹了一口气:“他的梦还没醒,我的话他根本听不进去。他还幻想着买房,买车,在上海安家落户呢。谈何容易啊!他太天真了,其实学校也正是在利用一些老师的天真和热情。你想想,学校真的能像董事长说的那样,让我们进入上海市的中产阶级?在这里干下去,工作没有保障,收入没有保障,一切都是学校说了算,我们没有任何主动权,只能被动地接受他们的安排。短短两个月,有多少老师被炒了鱿鱼?炒得炒了,跑得跑了,留下的也是人心惶惶,自身难保。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我过够了!在徐州,我和他都是学校的骨干教师,有宽敞的房子,稳定的工资,最重要的是,我们有一个温馨的家!可是这里呢?住得像难民营,工作像集中营,一切都是不正常的。除了机械的工作,我们没有任何娱乐,没有任何精神上的慰籍,哪里有什么生活质量?我们仅仅只是存在着罢了。就像地上的蚂蚁,仅仅只是活着。事实上,我们还不如蚂蚁,它们有自由,可我们呢?校警、保安像看犯人一样看着我们,为这样的生活放弃我的儿子,放弃我的家,太不值了……”听着石青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周彗深深感觉到,其实石青所说的,也正是她心里所想的。周彗说:“你说的这些,我深有同感。唯一不同的是,我还没有成家,没有孩子,没有做母亲,但我完全能理解你的心情。如果短暂的分别能换来一个美好的未来,那也未尝不可。但看学校的情况,我们是没有未来的。为一个不可知的未来赌上亲情,这样的代价未免太大了。回家吧,好好和刘老师谈一谈,我想他会想通的。”石青说:“他这人你不了解,特别固执,认死理,而且爱面子。这次从徐州到上海,他是憋足了劲要混出点名堂,就这样回去,他肯定不答应。”周彗说:“那怎么办?”石青语气坚决地说:“我决心已定,不管怎样,我都要离开这里!”

            石青说到做到。但是,她没有像康胜利那样溜之大吉,而是一切有板有眼,按程序递交了辞职报告,并将自己的教学资料整整齐齐地返还资料室。也许是最近校方也感觉到和老师之间的关系过于紧张吧,对石青的辞职,校方作了最大程度的挽留,王建强、杨育生都出面做石青的思想工作,石青都有理有节,不卑不亢一一婉拒。最后,校方不得不同意了石青的辞职。

            一个残阳如血的黄昏,石青拎着一只皮箱走出了校门。目送穿着黑色风衣的石青飘然而去,周彗突然觉得,那背影如此洒脱,像一只重获自由的黑蝴蝶在风中舞蹈。

            刘文生依然留在学校,每次看到他孑然一身的背影,周彗就不由得想起石青,心中怅然若失。


    TAG: 长篇小说 连载 美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