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水秦腔研究会秦腔戏迷票友欢聚一堂辞旧...(图)
  • 初冬行摄解放沟(下)(图)
  • 初冬行摄解放沟(上)(图)
  • 小说《鬼狐谷》(连载之三)(图)
  • 兰州市西艺秦剧团《八件衣》【下】(图)
  • 麦积区林业局召开2017年度绩效考核大会(图)
  • 全面从严治党贵在持之以恒
  • 天水市奇石协会获3A级社会组织 一批精品...(图)
  • 月沐学堂QQ群创建四周年(二)(图)
  • 生活小诗杨迎勋
  • 无题(图)
  • 雪村画中游(图)
  • 丁晓刚国画:花枝俏(图)
  • 广西风光摄影——【南宁博物馆】(11)(图)
  • 小外孙女学画【动漫】(4)(图)
  • 俄罗斯风光摄影——莫斯科卫星城市【谢尔...(图)
  • 劉紅梅《三娘教子》劇照一一甘肅靜寧王興...(图)
  • 天水诗词学会2018年1月16日上午年会掠影!(图)
  • 兰州市西艺秦剧团《八件衣》【上】(图)
  • 俺从远方来(图)
  • 桐树苞先生千古:天水杜甫研究会吊唁老会...(图)
  • 兰州市西艺秦剧团折戏《香山寺还愿》(图)
  • 冰雪晶莹杨迎勋
  • 丁酉十一月十六日那场雪(图)
  •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冷眼观钗黛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1-02 21:44:39 / 个人分类:评论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

                                        ——冷眼观钗黛

            在中国古典文学长廊中,《红楼梦》之所以独领风骚,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作者曹雪芹以一个封建贵族出身的文人立场,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为一群脂粉裙钗立传,所谓“使闺阁昭传”,“闺阁中历历有人”,“万不可使其泯灭也”。曹雪芹说:“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我之上,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我实愧则有馀,悔又无益,大无可如何之日也”。因此,作家一路踏歌,妙笔生花,一时间千红一窟,万艳同悲。其中浓墨重彩者,当推蘅芜君薛宝钗,潇湘妃子林黛玉。

         “金陵十二钗正册”,头一页上便画着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四句言词,道是:“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先说薛宝钗。

        “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宝钗的容貌,颇合中国传统审美标准,中规中矩,丰腴含蓄。她的居所蘅芜苑,“异香扑鼻。那些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一个土定瓶,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如此简洁素雅,和其主人“安分随时,自云守拙”的品性是十分吻合的。

          宝钗信奉“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所以,很多评论家认为宝钗心计过深,长期以来尊黛贬钗,笔者以为不然。

          不能否认,宝钗首先是一位才女,她的才华表现在各个文化层面。宝钗曾向湘云谈起过诗的技巧,“诗题也不要过于新巧了。你看古人诗中那些刁钻古怪的题目和那些极险的韵了,若题过于新巧,韵过于险,再不得有好诗,终是小家气。诗固然怕说熟话,更不可过于求生,只要头一件立意清新,自然措辞就不俗了”。可见,宝钗主张平实的诗风,同时讲究立意,其七言律诗云“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翁灌苔盆。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好一个“淡极始知花更艳”,足知宝钗深谙美学原则之妙处,因此李纨评价其诗“含蓄浑厚”。

          对于绘画,宝钗也颇有见地,四姑娘惜春奉贾母之命画“园子图”,宝钗道:“┅┅这园子却是象画儿一般,山石树木,;楼阁房屋,远近疏密,也不多也不少,恰恰的是这样。你只照样儿往纸上一画,是必不能讨好的。这要看纸的地步远近,该多该少,分主分宾,该添的要添,该减的要减,该藏的要藏,该露的要露,┅┅安插人物,也要有疏密┅┅”。“那雪浪纸写字画写意画儿,或是会山水的画南宗山水,托墨,禁得逡搜。拿了画这个,又不托色,又难滃,画也不好,纸也可惜。我教你一个法子┅┅”。宝钗详细交待了画园子的法子之后,又安排各种画器的准备:“头号排笔四支,二号牌笔四支┅┅大染四支┅┅大南蟹爪十支┅┅”“并须眉,大著色,小著色,开面,柳条,箭头朱,南赭,石黄,石青,石绿,管黄,广花,蛤粉,胭脂,大赤飞金,青金”等各类画器共百十余种。读到这里,莫说笔者,恐怕那些专业画师也会感叹吧。

           宝钗对医道也略知一二。在谈到黛玉的嗽疾时,她说:“古人说,‘食谷者生’,你素日吃的竟不能添养精神气血,也不是好事。昨儿我看你那药方上,人参肉桂觉得太多了。虽说益气补神,也宜太热。依我说,先以平肝健胃为要,肝火一平,不能克土,胃气无病,饮食就可以养人了。每日早起拿上等燕窝一两,冰糖五钱,用银祧子熬出粥来,若吃惯了,比药还强,最是滋阴补气的”。

          宝钗的管理才能在小说第56回中有详细的描写:“┅┅我替你们算出手了,不过是头油,胭脂,香,纸,每一位姑娘几个丫头,都是有定例的,┅┅不用账房去领钱,你算算,就省下多少来?”“一年四百,二年八百两,取租的房子也能看得了几间,薄地也可添几亩┅┅”。宝钗井井有条的管理,使贾府上下“各各欢喜异常”。

           以上诸方面说明,宝钗有着深厚的文化素养和极高的艺术领悟力,至少在学识修养上不在黛玉之下。再看宝钗对待爱情的态度:

         “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可见,宝钗并没有处心积虑,刻意地去接近宝玉。在“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这一回中,当莺儿看到宝玉顽石上“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八个字时,嘻嘻笑道:“我听这两句话,倒象和姑娘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宝钗“不待说完,便嗔他不去倒茶,一面又问宝玉从哪里来”。应该说,宝钗内心深处对宝玉也是怀有爱意的,但她并没有用所谓的“心计”和“手段”去争取这份爱情,如果把宝黛爱情的始作俑者之一归结到宝钗身上,对宝钗显然是不公正的。是宝钗以她的宽厚和顺赢得了贾府上下人等的喜爱,最终被圈定为宝二奶奶。而宝钗性格上所表现出的方方面面,也历来为一些评论家界定为“虚伪”“有心计”等等,所以,这里我们重点分析一下宝钗的性格特点。

           即使是在时时处处将宝钗当作情敌的拈酸吃醋的黛玉眼里,宝钗也是“年岁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不及。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必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宝钗却浑然不觉”。我想,任何时代,任何社会,“品格端方”“行为豁达”恐怕都应该称之为优点吧。若论心计,笔者看来,黛玉倒比宝钗心眼更多,心胸更狭窄。“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黡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若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和阳光般健康丰美的宝钗相比,黛玉的美是一种病态美,也只有病态的人才会欣赏这种弱不禁风,不堪一击的美。

          再看黛玉的使小性,说酸话,小说中几乎随处可见,信手拈来即成一束。因为误解宝玉,她“赌气回房,将前日宝玉所烦他做的那个香袋儿——才做了一半——赌气拿过来就铰”。她对宝钗宝玉的关系总是心存猜忌:“我没这么大福禁受,比不得宝姑娘,什么金什么玉的,我们不过是草木之人”。“你也不用说誓,我很知道你心里有‘妹妹’,但只是见了‘姐姐’,就把‘妹妹’忘了”。宝玉发辫上的珍珠少了一颗,黛玉便冷笑道:“也不知是真丢了,也不知是给了人镶什么戴去了。”湘云曾一针见血的当面批评黛玉“专挑人的不好”“见一个打趣一个”,待湘云道:“你敢挑宝姐姐的短处,就算你是好的。我算不如你,他怎么不及你呢。”黛玉听了,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他。我哪里敢挑他呢?”如此等等,不一而足。黛玉对别人的冷嘲热讽是建立在她“目无下尘”的思想基础之上的。她自视甚高,视别人一概为“蠢物”“俗物”,往往居高临下,极尽尖酸刻薄之能事。如宝玉曾将北静王所赠鹡鸰香串珍重取出来,转赠黛玉,黛玉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他”。随掷而不取。姐妹们在芦雪庵扫雪开径吃酒烤肉,黛玉说:“哪里找这一群花子去,罢了,罢了,今日芦雪庵遭劫,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我为芦雪庵一大哭。”湘云冷笑道:“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好个史湘云,真乃性情中人,“假清高”三个字真是一针见血,入木三分。黛玉对下层劳动者也是鄙薄轻视的。探春提及刘姥姥,黛玉忙笑道:“他是哪门子的姥姥,直叫他是个‘母蝗虫’就是了”,如此看来,人若分三六九等,自己当然是上等中的上等了。而她性格中的乖僻无常,动辄落泪更是常常将简单问题复杂化,累了自己,烦了别人。“有时闷了,又盼个姊妹来说些闲话排遣,及至宝钗等来望候他,说不得三五句话又厌烦了。众人都体谅他病中,且素日形体娇弱,禁不得一些委屈,所以他接待不周,礼数粗忽,也都不苛责”。从本质上说,黛玉是非常自私的。她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自己可以率性而为,却容不得别人对自己的一丝不周,常常无事生非,几乎没有一天不是在自怨自艾中度过。仅仅因为她的特殊身份,贾府上下的人才小心翼翼捧着她,若是平常人家,似她这样,大家早就退避三舍了。

           与黛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宝钗。她从来都是温言软语,善解人意的。黛玉那种小心眼,小性子在她身上从未出现过。贾母“喜她稳重和平”。红玉坠儿在亭内闲话,被宝钗撞见,红玉道:“若是宝姑娘听见,还倒罢了。林姑娘嘴里又爱刻薄人,心里又细,他一听见了,倘或走露了风声,怎么样呢?”袭人也曾将宝黛二人做过比较:“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得怎么样呢?提起这个话来,真真的宝姑娘叫人敬重,自己讪了一会子去了。我倒过不去,只当他恼了,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个样。真真有涵养,心底宽大。”

           薛蟠自江南带了东西来,宝钗“挨门儿送到,并不遗漏一处,也不露出谁薄谁厚”。因此赵姨娘感叹“连我们这样没时运的,他都想到了。若是那林丫头,他把我们娘儿们正眼也不瞧,哪里还肯送我们东西?”宝钗的待人接物,为人处世处处表现出一种大气和远见,连宝玉也“深知黛玉之为人,心细心窄而又多心要强不落人后”。但宝钗的品性却在评论界长时间被斥为“虚伪”,若论虚伪,黛玉当推其首。黛玉对宝玉从一开始就存了心思,所以才拈酸吃醋,处处留意,甚至担心宝玉“同史湘云也做出那些风流佳事来”,对宝玉缺乏最起码的信任,固然也能说明宝玉在其心目中的份量之重,但当宝玉大胆向他表白时,她的反应又是怎样的呢?宝玉“一面说,一面禁不住抬起手来替他拭泪。黛玉忙向后退了几步,说道:‘你又要死了,做什么这么动手动脚的?’”二人共读《会真记》,宝玉笑道:“我就是个‘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黛玉听了,“不觉带腮连耳通红,登时直竖起两道似蹙非蹙的眉,瞪了两只似睁非睁的眼,微腮带怒,薄面含嗔,指宝玉道:“你这该死的胡说,好好的把这淫词艳曲弄了来,还学了这些混话来欺负我。我告诉舅舅舅母去”。黛玉表现出的“心口不一”当然与她所处的时代,所接受的封建教育有关,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她性格中的另一面。她远不如宝钗坦然自如,一方面“总是不放心,闹了一身的病”,另一方面又遮遮掩掩,口是心非。她的多愁善感,对月伤怀更是举不胜举,表现出典型的有闲阶级的审美趣味。

          黛玉在少有的冷静的时候,也曾客观的评价宝钗,“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贾母也曾对薛姨妈说:“千真万真,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凡此种种,故而在谈及宝玉的婚事时,贾母说道:“林丫头的乖僻,虽也是他的好处,我的心里不把林丫头配他,也是为这点子。况且林丫头这样虚弱,恐不是有寿的。只有宝丫头最妥”。袭人听及,“心里方才水落归漕,倒也喜欢。心里想道:‘果然上头的眼力不错,这才配得是。我也造化。若他来了,我可以卸了好些担子。’”袭人的担心不无道理,倘若黛玉成了二奶奶,恐怕她们很难相处。那么宝玉的态度呢?在宝玉眼里,论容貌,宝黛二人环肥燕瘦,各有千秋,甚至宝钗比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论才学,一个“风流别致”,一个“含蓄浑厚”,唯一的区别在于黛玉从不劝他“立身扬名”,所以宝玉“独敬黛玉”。这也正是评论界历来所肯定的黛玉宝玉有共同的思想基础,那么这种思想基础存在的合理性有多少?笔者试究一二。

          宝玉性格中的可取之处在于他对女性的爱护和尊重,但这种爱护是建立在“性”的基础上的。也就是说,宝玉对女性的爱护是有条件的,必须是未婚的,年轻漂亮的女性。用他的话说,嫁了的女子,好比一颗明珠蒙了灰,变了色,这何尝不是一种占有欲在作祟呢?宝玉所爱的,是那些能够满足自己感官享受的,能使自己产生愉悦心理的女子,故此警幻道:“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宝玉之淫,概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小说安排宝玉在梦境中与可卿行儿女之事,梦醒后邀袭人初试云雨,成婚后携宝钗共度春风,唯与黛玉始终停留在“意淫”的境界,这是作家的有意为之。

         “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的宝玉,“纵然生得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的宝玉,整日沉溺于脂粉儿女之中,吃胭脂,调香粉,戏小厮,宠优伶。这样一个“不肖之子”,即使是到21世纪的今天,恐怕也难让人首肯。所以,黛玉和宝玉鄙弃仕途经济,虽然在感情上能产生共鸣,但这样的共鸣缺乏坚实的社会基础,是必然要为社会所抛弃的。试想,设若宝黛以如此脆弱的思想基础真的结合了,他们能长久吗?真正的婚姻生活,乃是以夫妻二人的性格,习惯等似乎很俗很琐屑的杂事为试金石的,黛玉的多心多疑多病将成为他们婚姻生活的隐患,宝玉纵有天大的耐心,也不可能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好妹妹,好姐姐”的去讨好黛玉┅┅

           当然,“艺术来源于生活,艺术高于生活”,我们不能用原汁原味的生活去衡量一部艺术作品,但可以肯定的是,宝黛二人的爱情神话,是曹雪芹的一种个人理想,一种至纯至美的理想。二人形象的塑造,带有典型的阶级烙印,是曹雪芹以自己特有的审美趣味所构建的一种审美对象。曹雪芹的可贵在于他既是一个完美的理想主义者,又是一个清醒的现实主义者。所以,他笔下的黛玉,既有冰清玉洁,才气逼人的一面,又有心胸狭窄,斤斤计较的另一面,既是可爱的,又是不可爱的。宝玉对黛玉的欣赏,表现了曹雪芹对爱情的定位和态度。而宝钗的形象,又寄托了曹雪芹的婚姻理想,两种既矛盾又统一的思想折射出中国封建文人内心的冲突和渴望。既向往宝黛的爱情,又不排斥对宝钗的推崇。所以,曾有现代人评论说,“娶妻当如薛宝钗,黛玉嘛,做情人最好啦”。此话有一定道理。妻子是一个社会角色,社会对其有规范的要求。如同一幅画,必须有标准的尺寸,固定的画框,合乎大众审美要求的构图和色彩,必须禁得起各色人等的指手划脚。情人就不同了,那是一束花,一束妖艳的野花,她的舞台无边无际,没有任何力量能够约束她。她沐浴着大自然的雨露,蓬蓬勃勃,率性生长,那种烂漫和野性让每一个男人怦然心动。但是,这种美丽是不被大众所承认的,尽管每一个人都在心里惊叹“美啊”,但是每一个人都在口诛笔伐这种不规则的美。

         “性格即命运”,笔者深以为然。抛开大的社会背景不论,仅就黛玉性格而言,“林黛玉焚稿断痴情,薛宝钗出闺成大礼”“苦绛珠魂归离恨天,病神瑛泪洒相思地”实属必然中的必然。在贾府这样一个自成一统的小社会中,黛玉的处处设防又处处不设防构成了一对矛盾。她的处处设防,耍的是小儿女的小心眼,真正应该怎样保护自己,使自己不受伤害,她对此浑然不知,宝钗显然技高一筹,表面看来处处不设防,其实却是保护自己的最高技巧。所以,黛玉的失败是她性格的失败。那么宝钗是否就是一个胜利者呢?也不尽然。虽然宝玉婚后将对黛玉的心思渐渐移到了宝钗身上,但“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爱情的妙不可言就在这里,纵有“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的胸怀,也摆脱不了斩不断,理还乱的一腔情思。所以“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从这个意义上讲,宝钗也是一个悲剧人物。如果说,黛玉的悲剧和她的性格有关,那么,宝钗的悲剧又该做何解释呢?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笔者以为,简单将其归结为社会因素是没有说服力的,因为类似的悲剧在各个时代,包括今天仍在不断上演。

            以《红楼梦》之浩繁,拙文实属浮光掠影,不过是笔者的一点思考而已,愿与同仁商榷。


    TAG: 冷眼 可叹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