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雨秦州(图)
  • 书法欣赏(图)
  • 秋祭伏羲(图)
  • 纪检监察干部如何立威!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9)(图)
  • 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4)(...(图)
  • 大美新疆行摄特克斯——【八卦城】(1)(图)
  • 《短篇小说》2019年09期发表小说《小暑》...(图)
  • 千年之恋(二)(图)
  • 8月21日月沐征联
  • 甘肃省妇联调研麦积区巾帼家美积分超市建...(图)
  • 码头河,清澈的溪水让人心醉(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8)(图)
  • 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3)(图)
  • 行摄新疆最美公路——【独库(独山子—库...(图)
  • 【壮丽七十年】走在乡间的大道上——文/...(图)
  • 天水新华户外俱乐部第178期活动—青鹃湖...(图)
  • 寻根问祖陇西行:李家龙宫谒圣迹!(图)
  • 天水杜甫研究会首届会员书画展今日在秦州...(图)
  • 《散文选刊》2019年09期发表散文《千秋铸...(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7)(图)
  • 行摄新疆最美公路——【独库公路】(7)(图)
  • m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2)(图)
  • 大队党委召开领导班子成员对照党章党规检...
  • 长篇小说连载 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第十四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1-01 11:36:44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第十四章   欢乐进行曲

          时间过得真快,还有十来天就是国庆节了,这是建校后第一个盛大的节日,学校决定搞一台大型师生联欢会,届时还将邀请部分家长参加联欢。因此,学校对这次活动非常重视,成立了以杨育生为主任的组委会,并召集教师专题会议。校长陈亦平一改往日的严肃,以轻松幽默的口吻在会上讲了话。会场里笑声不断,掌声不断。周彗发现,陈亦平一旦面带微笑,眉宇间竟有几丝孩子气,这使周彗曾经对他有过的不满情绪略略减少了几分。陈亦平说:“我看过各位的简历,可以说,我们学校是藏龙卧虎,人才济济。筹办一台晚会实在是小菜一碟。现在唯一需要强调的,就是如何把这台晚会办得上档次,有水平。”老师们个个也是兴高采烈,像得到家长表扬的孩子一般情绪高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组委会决定吴立夫任晚会的艺术总监,周彗,林建豪任节目主持,周彗同时负责总撰稿。

          接下来的日子,周彗是忙碌的,但也是愉快的。每天课余时间,她都要去艺术活动室,和吴立夫、林建豪一起做各种准备工作。各班都有自己的节目,校园的各个角落,有练声的,有编排舞蹈的,有弹琴的,还有舞剑的。一些有特长的老师也在认真准备。林建豪独唱《三国演义》主题曲《滚滚长江东逝水》,吴立夫钢琴伴奏。每天,当艺术活动室里回荡起林建豪浑厚的男中音时,总会吸引许多人驻足观看。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啧啧赞叹。周彗也在心底感叹。她甚至觉得,林建豪的演唱,比电视剧的主唱杨鸿基在感情处理上更显深沉、大气。音乐老师宋丽华的独舞《月亮花儿开》也使周彗眼前一亮。这个柔弱的小女孩,一旦沉浸在自己的舞蹈世界中时,她的全身都笼罩着一层神秘的气息。像游荡在林间月下的精灵,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流淌着如水的深情。吴立夫准备的是二胡独奏《二泉映月》。夜深人静的时候,周彗经常听到艺术活动室里飘出如泣如诉的琴声。林建豪建议吴立夫换支欢快的乐曲,但吴立夫似乎格外钟爱《二泉映月》,坚持自己的选择。事实上,在吴立夫闭着眼睛沉迷于乐曲的意境中时,周彗觉得,此时此刻的吴立夫身上辐射出一种平时所没有的气质,也许是忧郁,也许是孤独,周彗说不清楚,但她的确捕捉到了这种气质。凝视着吴立夫微卷的乌发随着乐曲的节奏拂过额头,周彗突然鼻子发酸。她知道,这个表面上大大咧咧的吴立夫,内心一定埋藏着不为人知的隐痛……

          阵容最强大的节目是60名女学生表演的《木兰剑》。在王教官率60名女子在草坪上摆开阵势时,周彗几乎看呆了。虽然是排练,一丝不苟的王教官仍然要求女学生们统一着白府绸中式衣裤,质地上乘的杭州丝绸使60名女子个个飘飘欲仙,在绿茵茵的草坪上拔剑起舞,真的是玉树临风,疑为天人。清新又不乏气势的《春江花月夜》,将江南丝竹的委婉柔情丝丝入扣地融入木兰剑的一招一式,表现出中国传统文化的深邃博大,古意盎然。这些平日里娇气蛮横的疯丫头,竟也似领悟到了木兰剑的精神要义,一个个变得含蓄深沉,剑胆琴心。60名女生中多一半来自蔡秀英的班,所以,蔡秀英一直是全程陪练,其认真严谨的敬业精神让周彗暗暗佩服。

          精简再精简之后的节目单上仍然有四、五十个节目,杨育生看过之后笑着说:“咱们这阵容赶得上春节联欢晚会了,干脆咱们向央视申请承包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周彗说:“节目排练我都看了,个个是精品,实在难以取舍。”吴立夫说:“有一些节目真的是忍痛割爱。”林建豪说:“咱们老师能拿出这么多精彩节目,我确实没有想到。”杨育生说:“这你得感谢我这个人力资源部部长吧?要不是我慧眼识英才,你们这些千里马还不知在哪块草原上流浪呢。”大家都笑了。

         十来天的时间,因为心情好,似乎也过得格外快。虽说离国庆还有几天,校园里却已是张灯结彩,一派节日气象。也许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师生之间也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冲突,一切都在按计划有条不紊进行着。

          其间发生了一件事,给喜庆的气氛蒙上了一层阴影。发工资了。这是开学以来第一次领工资,所以大家都很在意。但是,工资卡拿到手中时,大家都很失望。周彗看着自己的工资条,比在家乡时的工资翻了好几番,她觉得这个数目还能接受。但是,看见其他老师群情激昂,她没敢说出自己的想法。李畅说:“他们在招聘广告上的承诺是年薪5万至8万,这可差远了!”石青说:“是啊,他们分明是言而无信!”康胜利说:“这次如果我们妥协了,那以后就更不好办了。”最后,在吴立夫的带领下,一些老师去了教务处。程海波坐在办公桌前没挪窝,周彗犹豫了一下,还是随大家一起向教务处走去。

           让老师们有苦难言的是,在教务处,大家碰了一个软钉子。王建强不在,郝永国就工资问题给大家做了说明,说现在大家领的都是试用期工资,等半年试用期结束后,一定按原来的承诺兑现工资。大家虽然不满意,可也说不出什么反驳意见来,只好窝了一肚子火回到办公室。

           石青说:“咱们一开始就错了。”李畅说:“怎么讲?”石青说:“咱们错就错在缺乏经验,应该在一开始就和他们谈好试用期的时限和工资待遇,否则,他们也不会钻这个空子。”周彗说:“可我总觉得和人家谈工资有些讨价还价的感觉,羞于张口。”康胜利说:“你看起来很时尚,没想到这么保守!谈工资怎么啦?咱们又不偷不抢,自己的劳动所得,应该正大光明,理直气壮地去要!”说到这里,陈曼突然话题一转:“哎,对了,你们假期的招生工资领了没有?”大家都像突然想起此事,纷纷议论起来。吴立夫说:“当初他们说假期招生每人每天补助100元,现在都开学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不见动静?”李畅说:“我早看透了,这些人,咱们不要,他们就赖帐!不如现在咱们就去讨账!”周彗小声说:“哎呀,算了吧,怪丢人的!”吴立夫指责周彗:“丢人的是他们!他们想赖账!你算算,一天100元,你干了有四、五十天吧?那得多少?”周彗一想,自己在黄浦区招生处工作了58天,算来也是不少的一笔钱呢!

           之后两天,十几名老师一有时间就去校务办找董庆生主任要工资。董庆生胖乎乎的,有点像弥勒佛,天生的好脾气。刚开始,他还和大家打哈哈,一个劲儿说学校目前资金周转困难,请大家多体谅之类的话。可大家不离他的茬,坐在办公室不走。他走到哪里,大家就跟到哪里。最后,他无可奈何地说:“我算服了你们了!”

           从财务室出来,拿着厚厚一沓钞票,周彗却高兴不起来。这两天,她感觉自己像叫花子。要不是碍于大家的面子,她是绝不可能去讨要工资的。事实上,周彗的脑子里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根深蒂固的东西:在钱的问题上,周彗一向粗枝大叶,决不斤斤计较。别的女人买菜时会为一分两分的和小贩争争吵吵,周彗却是小贩说多少她给多少,拿了菜就走人。小事如此,大事更是这样。在家乡学校时,有些老师会拿着工资条一项项和财务核对,精确到小数点之后的几位数,周彗却一直搞不清楚自己工资条各栏目中的数字。有的老师为教务处给自己统计课时时少算一节而大闹特闹,周彗总是教务处算多少是多少,绝无多言。可是,今天,周彗简直不认识自己了,她竟然也会主动向别人伸手。虽说讨要的是自己的劳动所得,可她心里总是别别扭扭的。也许,这也算人性的一种弱点吧,周彗找不到别的解释。

           因为这件事的影响,周彗在和林建豪对台词时一直心不在焉,答非所问。林建豪说:“你怎么了?今天状态不对啊!”周彗没有说话,林建豪体贴地说:“是不是太累了?要不你坐这里休息一会吧?”

          周彗坐在琴凳上,看着眼前的人来来往往,看着有人在给提琴调音,有人在自言自语背台词,看着吴立夫的手指在琴键上移动,但是,她什么也听不见,她的眼前,只有木偶一般晃动的人影,她看着他们的嘴巴一张一合,却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渐渐的,她的视线也模糊了,无边的疲惫潮水一般向她涌来……

     

           距离国庆的时间越来越近,联想到7天的长假,每个人都心存期待。办公室里也多了几分随意和轻松。这一天,大家正在谈笑,王建强突然推门而入,说笑声戛然而止。王建强像猎犬一样抽抽鼻子,冲着钱浪说:“办公室不许抽烟,你难道不知道吗?”钱浪没有说话,但是掐灭了手中的烟头。王建强环视一周,视线落在玻璃上:“这是谁糊的窗子?”周彗瞟了一眼陈曼,陈曼吐了吐舌头,。周彗平静地说:“我糊的。”王建强猛然提高了声音:“周彗老师,我有必要提醒你,这是办公室,不是你的卧室!”周彗直视王建强:“请问王主任,我的卧室应该在哪里?”王建强没有说话,他大步上前,气急败坏地两把撕破玻璃上的窗纸,揉成一团,狠狠甩在地上,然后摔门而去。看着玻璃上纵横交错的伤痕,周彗分明觉得,自己的心也是纵横交错,伤痕累累。

          日子总是这样,像小孩儿的脸,阴阴晴晴,变化莫测。周彗觉得,自己现在完全无法掌握自己的情绪,平和与恬淡总是突如其来遭到破坏,这种破坏的力量是强大的,更是野蛮的。它常常肆无忌惮地闯入周彗的领地,将她多年来历练而成的沉静一扫而光,然后狞笑着扬长而去。这种力量是周彗无法抗衡的,甚至,她很难找到这种力量的载体。它似乎无孔不入,无所不在。然而,当周彗想要反抗时,它却又虚无缥缈,随风而逝。忙碌和劳累使周彗无暇思考,但是,她敏锐的感觉一刻也没有停止呼吸。是的,这种破坏的力量充其量只能破坏周彗寻找快乐的形式,它永远无法破坏周彗呼吸的自由,无法破坏周彗于感觉之上进行的种种心灵舞蹈。每个深夜,当世间万物沉沉睡去的时候,周彗就能清晰地听到舞蹈的声音,这种于万籁俱寂中进行的舞蹈,潜伏在周彗的灵魂深处,总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伸出柔软的触角包容她,安抚她,使她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愈合伤口,重新面对自己。

          许多年后,回想起曾经无数次于夜里进行的舞蹈,周彗仍然能体会到当年寂寞舞蹈者的激情和勇气。

     

          为了迎接国庆,校报也要推出专刊,杨育生安排周彗写一篇国庆献辞,内容无非是为学校歌功颂德。以周彗此时的心境,她实在无法违心地写一些应景之作,所以她推托事儿太多,没有时间。事实也是如此,谁都能看见,周彗除了上课,还要辅导广播站,给校报组稿,和吴立夫他们一起筹备国庆文艺演出,忙得不亦乐乎。因此,杨育生也没有强求。其实,对周彗来说,一篇千字小文,最多也就花费她一顿饭功夫,她只是不想写而已。果然,当题为《英才,我为你喝彩!》的文章在校报头版套红推出后,作者程海波立即成了众矢之的。钱郎当面斥之为叛徒,其他老师也是揶揄讽刺,让程海波几乎抬不起头来。周彗没有发表意见,她想起当初程海波诵诗时的慷慨激昂,心里感慨万千。这件事之后,大家都称程海波为“御用文人。”周彗暗想,幸亏自己没揽这差事,否则,这顶难听的帽子无疑会落到她的头上。

     

           2001年9月30日上午8:30,上海市民办英才学校大礼堂里已经是座无虚席,人声鼎沸。在后台忙碌的周彗,从红色的天鹅绒大幕一角望下去,台下人头攒动,黑压压一片。周彗的心突然狂跳起来。距离正式演出还有半小时,后台一片忙乱。周彗手里拿着写好的串词,眼睛盯着稿子,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

           对于这次演出,学校看来是不惜血本。当地电视台、各大媒体记者、地方政府官员还有各方“神仙”一路请来,占据了礼堂前方的最佳位置。礼堂过道内,高高低低的摄像机早已摆好了架势,大厅内鼓乐齐鸣,喜气洋洋。

           周彗和林建豪的礼服都是学校花重金请上海市有名的老师傅手工缝制。周彗着一袭银白色旗袍,这是她平生第一次穿旗袍。当她忐忑不安地走出试衣间时,从林建豪的目光中,周彗知道,她穿旗袍是没有问题的。林建豪穿一身黑色西服,扎黑色领结,使他高大魁梧的身躯更显挺拔。当他俩同时出现在杨育生面前时,老头子高兴得眉开眼笑,连连说:“不错!不错!”

          虽然节目串词是周彗亲笔撰稿,虽然她和林建豪早已提前在舞台上联系过走台,节目也早已进行过彩排,可是,时间一分一秒逼近,周彗心里仍然直打鼓。看得出,林建豪也有些紧张,但他毕竟已到中年,比周彗要沉稳许多,所以,他不断地鼓励周彗,这使周彗紧张的情绪有所缓解。

           9:00,大幕徐徐拉开,盛装的周彗和林建豪面带微笑走向舞台中央……


    TAG: 长篇小说 连载 美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