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游花石崖(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3)(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9)(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丁晓刚随笔:看皮影(图)
  • 丁晓刚随笔:修复自我(图)
  • 秋意归凤山(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2)(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8)(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与天水相约,在秋天里赴一场别样的文学盛...(图)
  • 麦积区“伏羲御果”“双11”电商销售逾2...(图)
  • 甘谷辣椒,鼓起了椒农的钱袋子(图)
  • 天水女儿美(图)
  • 麦积区:57名困境少年获“文雅爱心基金”...(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爱哥顿农场】(11)(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7)(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参加军休所组织到延安参观学习未就(图)
  • 家乡的味道:五龙小窑的纯手工粉(图)
  • 拜谒赵充国将军(图)
  • 丁晓刚随笔:向杜甫学习(图)
  • 第七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在云南临沧隆重举办
  • 黃金大道架子鼓表演,小朋友的接力很给力...
  • 长篇小说连载 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第十三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0-27 21:05:06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第十三章   石缝里的小草

       这几天,周彗遇到一件蹊跷的事:她的手机每天总会收到同样内容的几条信息:I LOVE YOU! 看号码,来自同一个人,周彗暗暗留了一个心眼。这一天,她去教务处领资料,顺便看了看墙上贴的全校教师联系电话,竟然顺利地找到了那个号码,一看名字,周彗更加吃惊:郝永国。她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幸好,几位老师正忙着拿资料,没有人注意她。周彗逃也似地跑出办公室。走出好远,她的心还怦怦直跳。也难怪周彗想不通。这个郝永国,周彗仅在教师集会时偶尔会见到。如果不是王建强每天都要一丝不苟地点名,周彗可能很难记住他的名字。他看来有四十多岁,中等个头,一张毫无特点的、中年男人平庸的脸上永远不见笑意。周彗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个很难引起人注意的男人,竟然会对她发出“I LOVE YOU”的信号。想到这里,周彗哑然失笑。她甚至感觉到有些滑稽。不过,就是这个郝永国,在方丹走后坐到了教务干事的位子上,现在每天是鞍前马后紧跟王建强,颇得王之青睐。就在前两天,王建强还将每天早上集会时的“点名权”交给了郝永国。正在周彗胡思乱想时,“嘀嘀”,又想起了短信提示音。周彗一看,又是该死的“I LOVE YOU”。怎么处理这件事,周彗一时还没想好。何况,以周彗的性情,她都觉得根本没有必要煞有介事地去处理这件事。她倒不是轻看别人的感情,实在是她本能地认为这件事还没有资格升级到感情的范畴。不错,在感情问题上,周彗天生敏锐,如果对方是真诚的,周彗决不会随意践踏对方的感情,她会充分地尊重对方。但是,正因为周彗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她几乎就在瞬间对这件事做出了判断:不去理他,让他自生自灭。

       连续几天,周彗对频繁而至的短信视若无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几天她经常路遇郝永国,周彗一如平常,表情淡然地与他擦肩而过。她能感觉得到,郝永国的眼睛一直盯着她。早上点名时,郝永国总是低着头叫过其他人的名字,唯独在点到周彗时,他总要抬起头来寻找周彗,直到和周彗四目相接,这时候,周彗总是目光澄澈,坦然地直视对方。

       这天,因为学校要检查学生内务,学生都被集中到公寓,由生活老师安排整理内务,其他老师可以有半天自由支配时间。中午十一点多,周彗正在办公室看书,短信又来了。这次变成了中文:下午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周彗略一思索,回复到:可以。对方马上又问:什么地方?你来定!周彗微微一笑:草庐酒家。对方又说:好,下午三点,不见不散!

       下午三点,当周彗一行出现在草庐酒家门口时,远远的,郝永国面带微笑,大步迎了上来。然而,当他看到周彗身后的康胜利、吴立夫和陈曼时,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吴立夫拍了拍郝永国的肩膀:“老郝,‘铁公鸡’今天怎么舍得请我们吃饭?”康胜利打趣道:“‘铁公鸡’也有拔毛的时候嘛。”周彗微微一笑:“郝老师,我说你请大家吃饭,他们还不相信呢!”郝永国打着哈哈,一行人说说笑笑进了酒楼。

       周彗注意到,郝永国今天显然特意打扮过,刚吹过的头发蓬松发亮,平时在学校一直系着的黑领带今天也换成了紫红色,这使他脸上的平庸之色减去了不少。看着他尴尬的样子,周彗突然动了恻隐之心,暗暗思忖:自己是不是做得过分了?而且,周彗敏感地发现,郝永国的目光始终游离不定,不敢在她身上停留片刻。不过,五个人坐在一起,天南海北,胡吹神聊,气氛倒也融洽。几杯酒下肚,郝永国的脸已经发红了,他结结巴巴地说:“想当年,我郝永国也是堂堂一校之长,没想到今天落得个打工仔的地步,整天仰人鼻息,看人脸色,唉……”他一仰脖,灌了一杯酒。康胜利说:“大家彼此彼此,人到中年,四处漂泊,有家难回呀!”周彗说:“你们在外面打工不容易,家里的妻子儿女也很难。”康胜利连连点头:“此话不假。”吴立夫长叹一声:“你们个个有人疼,有人牵挂,不像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郝永国眼睛红红地盯着吴立夫说:“你什么意思?你那么风流潇洒,会没人疼?你老婆呢?”吴立夫说:“咳,我老婆早结婚了,可惜呀,新郎不是我!”郝永国硬着舌头说:“呃,离、离婚啦?”他朝吴立夫竖起大拇指:“好,你,你有种!我他妈的想离是离不了哇!”周彗皱皱眉:“夫妻一场不容易,别动不动就离不离的,我说,对你们老婆都好点吧!”郝永国突然直勾勾盯着周彗,伸出手指头指着周彗:“你,你,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懂……”话没说完,他脖子一软,趴在桌子上,片刻,他竟然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如果说,先前对郝永国的表白周彗只是觉得好笑,那么,从这次吃过饭之后,周彗对郝永国又平添了同情。平庸的人一样有血有肉有感情,作为性情中人,周彗的天性拒绝平庸,这使她对平庸的人总是心存反感,觉得他们没有激情,没有棱角,乏味无趣。但是,周彗又往往善于剖析自己,反思自己。所以,冷静之后,周彗又能客观地对周围人等做出评价。平心而论,郝永国不是坏人,在这个世界上,真正意义上的所谓坏人又有几个呢?那种极端的形象只会出现在蹩脚的电视剧中。生活中的各色人等,是很难简单的用“好”“坏”来界定的。往往是种种复杂的性格融汇在一起,构成一个立体的、真实的个体。郝永国也许真的喜欢周彗,这不是他的错误。即使是一个傻子,也有爱的权利。唯一的偏差就在于,爱情是需要回应的,而周彗恰恰缺乏这种回应的激情。她虽然已经走过了充满幻想的怀春季节,可是,她的心底沉睡着一座火山,这座火山一旦引爆,必定是天崩地裂,电闪雷鸣。周彗很清楚,郝永国,决不是引爆这座火山的人。

       郝永国果然知趣,之后再也没有给周彗发过短信,这正是周彗所希望的。这件事的处理,周彗自认为很巧妙,很圆满,既没有伤害对方,也没有伤害自己,称得上神不知鬼不觉。

     


    TAG: 长篇小说 连载 美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