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雨秦州(图)
  • 书法欣赏(图)
  • 秋祭伏羲(图)
  • 纪检监察干部如何立威!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9)(图)
  • 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4)(...(图)
  • 大美新疆行摄特克斯——【八卦城】(1)(图)
  • 《短篇小说》2019年09期发表小说《小暑》...(图)
  • 千年之恋(二)(图)
  • 8月21日月沐征联
  • 甘肃省妇联调研麦积区巾帼家美积分超市建...(图)
  • 码头河,清澈的溪水让人心醉(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8)(图)
  • 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3)(图)
  • 行摄新疆最美公路——【独库(独山子—库...(图)
  • 【壮丽七十年】走在乡间的大道上——文/...(图)
  • 天水新华户外俱乐部第178期活动—青鹃湖...(图)
  • 寻根问祖陇西行:李家龙宫谒圣迹!(图)
  • 天水杜甫研究会首届会员书画展今日在秦州...(图)
  • 《散文选刊》2019年09期发表散文《千秋铸...(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7)(图)
  • 行摄新疆最美公路——【独库公路】(7)(图)
  • m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2)(图)
  • 大队党委召开领导班子成员对照党章党规检...
  • 长篇小说连载 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第九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10-05 14:05:50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第九章  有朋自远方来

       华灯初上,周彗、陈曼、康胜利还有吴立夫来到繁华街区的草庐酒家,四人围坐在火锅旁,在热气缭绕中边吃边聊。

       草庐酒家位于平江区中心地带,高大炫目的招牌在霓虹灯的簇拥中格外引人注目。周彗非常喜欢这个店名,草庐、草庐,透着那么一股山野的清新之气,不由人驻足。这是一个中等规模的酒家,檐下挂着两只大红灯笼,内部陈设古香古色,幽静雅致,隐隐约约的古琴声更强调了这种雅致。周彗他们进了雅座,点了荤素不等的各色涮菜,打发走了侍立一旁的服务员,四人都感觉到难得的轻松。

       吴立夫一边熟练地给大家油碗里放调料,一边感叹:“来上海这么长时间了,咱们难得放松,今天一定要一醉方休!”陈曼嗔怪道:“不行!今天不许喝酒!我一闻那味儿就头晕。”周彗笑着附和:“对,你们今天也只能喝饮料,不许喝酒!”康胜利瓮声瓮气地说:“唉,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呀!女人当道,我等奈何!”吴立夫讨好地冲着陈曼说:“听你的,咱们今天都喝露露。”说话间,他已经将插好吸管的露露放在陈曼面前。康胜利说:“周彗,听说你今天又挨批了?”周彗气呼呼地说:“可不是,那个王建强,太可恶了!”吴立夫说:“我和陈曼运气还好,所有学生一个不落都送出去了,我们还到徐汇逛了逛,在罗宋城看了场电影呢!”康胜利说:“我也有两个学生没送回去,不过王建强并没有多说什么。周彗,我觉得他今天没有理由骂你,是不是你什么地方得罪他了?”周彗皱皱眉头:“我也觉得纳闷,真要说得罪,也就是上次他要我做教务干事我没答应吧!可他今天说的话很难听,说我仗着自己有靠山,告他的黑状。”吴立夫突然说:“嗯,这话里有话呀。”周彗苦笑说:“我一个外来妹,能有什么靠山?”吴立夫沉思片刻,说:“你当时表示不想做教务干事时,王建强并没同意吧?”周彗点头:“对,当时他很不高兴,没有同意。”康胜利说:“那后来怎么是方丹去了教务处?”周彗说:“我估计是杨育生起了作用。”见众人不解,周彗就说了一下那天的经过,吴立夫猛地放下筷子,一拍大腿,恍然大悟:“我明白了,问题就出在这里!”周彗着急地:“你明白什么了?快说说看!”吴立夫却不急着说话,慢条斯理将一块涮羊肉放进嘴里,又笑眯眯地拿起露露呷了一口。陈曼不耐烦了,她用胳膊肘子使劲捣了一下吴立夫,大声嚷嚷:“哎呀你这人真没劲,没看大家都着急吗?”吴立夫赶忙放下露露,拿纸巾擦了擦嘴,胸有成竹地说:“周彗,王建强这火不是冲你发的,而是冲另一个人!”三人异口同声:“谁呀?”吴立夫一字一顿:“杨——育——生!”看见三人愣愣地望着他,吴立夫得意地说:“这你们就不懂了吧?不瞒各位,我假期在徐汇区招生时,一块儿住的一个老师是跟着董事长多年的朋友,算得上本校元老了。据他透露,王建强和杨育生积怨颇深,是一对死对头!杨育生是董事长的老师,在学校享有特权,王建强呢,也是个一心向上爬的人,他们彼此都看不惯对方。而你周彗,偏偏又给杨育生说了这事,杨育生遂了你的心愿,自然就惹恼了王建强,事情就这么简单……”周彗懊恼地:“我怎么这么倒霉,卷进这种是非之中。”康胜利安慰说:“没关系,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小心就是。”吴立夫说:“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江湖险恶,别看是学校,照样明争暗斗,暗藏杀机,咱们几个今天能坐到这里,是前世修来的缘分,以后大家互相帮衬着。”四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回到学校,已经快十点了,周彗和陈曼却是睡意全无。她们进了办公室,在办公桌上铺好被褥,然后各自上床,意犹未尽地继续着刚才的话题。陈曼嘟着嘴埋怨:“这学校太差劲儿了,让老师住办公室,算怎么回事?”周彗说:“看来咱俩先住进来倒还住对了,你看,现在几乎每个办公室都住着老师。”陈曼说:“天天坐车跑来跑去,谁受得了,老师自己住办公室是不得已,学校竟然心安理得,不闻不问,把我们当叫花子了。”周彗默然了。她又何尝没有同感呢?因为不愿天天坐车去佘山,老师们都纷纷住进了办公室,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晚上还好说,午睡就成了大问题。刚开始,碍于观瞻,大家硬扛着中午不休息,可几天下来就熬不住了。也是,每晚9:30分下自习,10点至11点,每个老师都要被安排各种巡查。有巡查校园各个角落的,有巡查教学楼、实验楼、综合楼的,还有巡查学生公寓的,等上床休息往往已近午夜。早上5:30分,所有老师必须在操场集中,由王建强训话半小时,风雨无阻。不要说女老师,身强力壮的男老师都不堪其苦,谁还有力气坐近两小时的车去佘山宾馆呢?这就使午间一小时的休息时间弥足珍贵。最后,到底是面子扛不过身子,老师们中午时分也都在办公桌上铺开了被褥。尽管如此,当从楼道里走过的学生透过宽大明亮的玻璃窗朝里张望时,周彗仍感到无地自容,尊严尽失。

       说话间,有人敲门,周彗开门一看,原来是傅永。只见他用手挠着后脑勺,结结巴巴地说:“老师,我能住你这里吗?”周彗不解:“为什么?”傅永说:“我住的那一层楼只有我一个,空荡荡的,我害怕。”周彗说:“你的生活老师呢?”傅永说:“我是看他睡了才偷偷溜出来的。”周彗说:“你可以去生活老师的宿舍呀!”傅永可怜巴巴地说:“老师,你不要我呀?”周彗心软了,不过,她还是给生活老师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

       傅永高兴极了,他两脚蹬掉鞋子,跳上周彗的大“床”,一股恶臭立即弥漫开,陈曼捂住鼻子,大声说:“傅永,你几天没洗脚了?”傅永吐了吐舌头,赶忙把脚藏到枕头下面,周彗掀起枕头,一边笑骂,一边把傅永拖下床。看到周彗端来半盆水,傅永乖巧地把脚伸进盆里,一边兴高采烈地说:“老师,我最怕洗澡刷牙了,你知道吗?开学这么长时间,我只刷过一次牙!因为那天生活老师盯得太紧了。可是,洗澡他就盯不住了,所以,我成功地逃掉了洗澡。唉,想不到今天栽在你手里啦!”陈曼惊讶得睁大了眼睛:“天哪,傅永,你臭死啦!”周彗用眼神制止了陈曼,对傅永说:“傅永,你想不想见爸爸?”“当然想啦,这还用问?”“可是,你想过没有,你爸爸真要见了你,恐怕他会被熏晕过去,你愿意这样吗?”傅永难为情地低下了头。周彗拍拍他的脑袋:“答应老师,做一个干净的傅永,一个讲卫生的傅永。”傅永重重地点点头。

       熄了灯,周彗和陈曼睡在一张床上,傅永睡了周彗的床。周彗迷迷糊糊刚睡着,就听傅永小声在叫“老师”,周彗赶忙坐起身,傅永带着哭腔:“老师,窗外好像有一个黑影,我害怕。”周彗说:“那是你的幻觉,别怕,有老师呢,快睡吧。”傅永说:“老师,我真的好怕,我睡不着。”陈曼说:“要不,咱们用纸把玻璃糊了吧。”周彗点点头。

       糊完玻璃之后,傅永果然睡得很踏实。

     

       之后的两天,傅永一直像小尾巴一样跟着周彗。他教周彗打电脑游戏,教周彗在网上下象棋,周彗也“押”着他去澡堂洗澡,又手把手教他洗衣服,教他普通话的标准发音。他们一起去餐厅吃饭,一起在操场散步,石青笑称傅永是周彗的“追星族”。

        陈曼这两天过得很开心。吴立夫到底是搞艺术的,他所营造的种种浪漫情调正合陈曼的胃口。他俩一起逛街,一起在夜市吃各种小吃。回到学校后,他们大半时间泡在艺术活动室。吴立夫往往边弹钢琴,边深情款款地哼唱美国乡村歌曲。在陈曼面前,他尽可能地表现着自己的多才多艺。提琴、萨克斯、黑管,种种乐器,他信手拈来,游刃有余。最让陈曼佩服的,他还写得一手好书法,看他笔走龙蛇,陈曼总是凝神静气,羡慕不已。

       所有老师都尽可能地利用3天的假期,或上街购物,或大快朵颐,或蒙头大睡。每个人都体会到了久违的轻松和愉快。

        可惜,欢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一转眼,新一轮的工作又开始了。

     


    TAG: 长篇小说 连载 美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