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届东方散文颁奖仪式暨全国散文作家金...(图)
  • 麦积区林草局党组召开“不忘初心、牢记使...(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8)...(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6)(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1)(图)
  • 伏羲庙偶遇:上班途中抓拍来自兰州市十九...(图)
  • 人行天水市中心支行职工乒乓球比赛今天上...
  • 天水银桥出租车有限责任公司 开展“爱国...(图)
  • 巫山一段云
  • 麦积区“巾帼共建·美丽家园”清洁行动全...(图)
  • 麦积区召开基层团组织标准化建设工作推进...(图)
  • 赏 菊[诗作一首](图)
  • 共青团麦积区委举行“圆梦助学·微心愿”...(图)
  • 惠州风光摄影——【巽寮湾】(13)(完)(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7)(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5)(图)
  • 清水县小泉柿子 清水县的又一名片(图)
  • 麦积区马跑泉公园成赏菊观光“打卡地”(图)
  • 秋菊颂 七绝(图)
  •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奋进中的天水昊源农...(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6)(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4)(图)
  • 惠州风光摄影——【巽寮湾】(12)(图)
  • 中共天水市文艺评论家协会支部委员会召开...(图)
  • 是是非非说破产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9-29 12:05:45 / 个人分类:评论

     

              这是我1998年做编辑记者时采写的一篇特写,今天贴出来,另有一番时过境迁的感觉。

                                           是是非非说破产


                                                                  
       

       半个多世纪前,中国,上海,子夜。
       当吴荪甫将乌黑的枪口对准太阳穴的时候,苦心经营的吴氏集团在他身后轰然倒塌——这是一个民族资本家的悲剧,也是历史的悲剧。
       日历翻到今天,似乎已经没有多少人能想起茅盾笔下的这个人物,他的命运绝非作家刻意安排,个人的力量在时代面前永远是微不足道的。
       本文中所要涉及的破产问题与当年吴荪甫们遇到的难题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当破产的阴影张开巨大的翅膀向我们翩然飞来的时候,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其中包含着的沉重和冷峻。惶惑、伤感茫然甚至愤慨,在这里都无济于事,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冷静地面对这一切,并且分析,并且思考……



                                                        汪洋中的一条船
       从十九世纪中后期的洋务运动到新中国成立之后的风云变幻,民族工业在我国经历了一个相当曲折的发展过程,相对于西方国家来说,这个过程又是短暂的。封建社会的闭关锁国及近代列强的大肆入侵,都给我国的民族工业打上了先天不足的烙印。
       1949年10月1日,这是一个划时代的伟大日子。
       在四万万同胞“欲与天公试比高”的万丈豪情中,在第一代国家领导人的运筹帷幄中,一大批经过改造的和刚刚诞生的大中型企业如雨后春笋,蓬蓬勃勃生长在祖国的白山黑水,大江南北。
       一艘力可摧坚的巨轮挟着滚滚热浪起航了。
       煤炭、电力、纺织、机械等等大规模发展起来的支柱产业,牢牢地支撑起年轻的共和国大厦。
       工人阶级的创造性和主人公地位以前所未有的张力展现在国人面前。
      “石油工人吼一吼,地球也要抖三抖”——辉煌与豪迈永远留在了时代的记忆中……

       在我们刚刚挥泪送别一位老人的时候,我们不能不想起他留给我们的一切。他创造了一个时代,一个与现代国际政治经济接轨的飞速发展的新时代。这个时代,同时又交织着种种矛盾与冲突。淘汰与新生、封存与裂变、机遇与挑战,所有相互对立的概念不可思议地在同一个时空穿梭碰撞。
       一些人踌躇满志大显身手,另一些人尝到的却是失落。在后者当中,我们很容易就能找到工人老大哥的面孔,容貌各异,写着同样的内容:困惑、疲惫还有焦虑。
       当起码的生存都产生危机的时候,恐怕没有多少人依然能够从容。
       广播、电视、报刊、杂志,几乎所有的传播媒体都越来越频繁地出现这样一些名词:亏损、负债、下岗、失业……
       有资料表明,当前,国民经济运行中一个突出问题是部分国有企业产销率下降,利润大幅度减少,亏损面在不断扩大。1996年一季度,国有工业企业盈亏相抵后首次出现净亏损。企业赚不到钱,手捧这只饭碗的老百姓,口袋自然也就鼓不起来,这似乎是顺理成章的。
       早已习惯于按月领取工资的人们,再也没有了旱涝保收的高枕无忧。许多人在经历了第一次领不到工资的慌乱和迷茫之后,面对连月无薪的尴尬开始变得平静(也许是麻木),谁又能说,这种平静不是一种无奈呢?
       在耳闻目睹直到亲身经历了企业的萧条和拿不到工资的窘迫之后,一个更令人闻之色变的名词再一次让国人领教到市场经济的变幻莫测与残酷无情。
       ——80年代,“破产”概念进入我国的经济生活。短短几年时间,破产已经从抽象的概念演化为无情的现实:
       1986年8 月3日,沈阳市防爆器材厂宣告破产,揭开了新中国进行亏损企业破产试验的序幕。
       1990年以来,山东菏泽地区有26家国有企业宣告破产。
       1994年4月,山东莱西市棉织厂破产拍卖。
       1996年5月,四川万县市三峡丝绸总厂实行破产。
       1996年7月31日,上海酒精总厂破产。
       1996年9月19日,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告:拥有2260名职工的国有老字号企业漳州市毛麻纺织总厂破产。这是目前福建省已破产企业中拥有职工人数最多的一家。
       1996年,山东省沂州地区对15户企业实行破产拍卖。
       1997年1月24日,兰州长津电机厂、甘肃省电影机械厂宣告破产。
       ……
       以上只是蜻蜓点水似地罗列了一些事实。从1986年中国第一家破产企业产生到今天,整整十年间,国有企业破产非但没有退出经济舞台,反而愈演愈烈。
       不少曾经辉煌过风光过的国有企业,在市场经济的汪洋中筋疲力尽,几近搁浅。
       抛开所有个人的不满和哀怨,让我们追根溯源,为国有企业的破产把一把脉。


                                                             欲说当年好困惑
       一些国有企业之所以举步维艰,走上破产这条不归之路,归结起来,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老马走新道,焉能不迷途?1992年,我国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传统的计划经济模式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国有企业这个从襁褓之中就被精心呵护的宠儿,突然间失去了拐杖,面对着的,是残酷的竞争和强手如林的市场,早已习惯了由国家统揽一切的国有企业,显得措手不及,四顾茫然。仿佛一夜之间,它就被众多充满活力的乡镇、私营、独资、合资等等新兴企业所包围,由于这些企业初建伊始就置身于市场经济的海洋之中,因此如鱼得水,游刃有余。曾经被国有企业引以为荣的光辉历史在带给自身荣誉的同时,也使历史形成的大量根深蒂固的习惯势力凝结成坚固的堡垒,在企业的各个角落盘根错节。以旧思维分析身边的世界,许多“皇帝的女儿”放不下架子去为自己争得立足之地,要么怨天尤人,向隅而泣;要么心存幻想,坐等观望。市场经济需要的是主动出击的弄潮儿,不是自我陶醉的夜郎,因此,一些企业在吃尽老本之后,债台高筑,不得不申请破产。由是观之,不适应市场经济发展是国有企业破产的外在原因。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1990年山东菏泽地区破产的26家企业中,具有正规大专专业文凭的厂长、经理只有6人,其他都是非专业管理干部,95%以上的企业干部缺乏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管理知识和基本技能,因而,在人才起用上偏离专业化。现代企业管理,归根结底是人的管理。上至企业高层领导干部,下至一般技术工人,必须具备具有现代管理理念的头脑,一个自身文化素质低下的干部,很难想象会带出一支高水准的职工队伍。时代不仅仅需要埋头苦干的“老黄牛”,更需要足智多谋的“智多星”。一些企业的领导干部,气质粗俗,腹内草莽,作为企业后继者的一部分青年工人,其案头堆积的,除了“明星写真”之外,几乎找不到一本像样的书,知识的沦丧必然导致人格的低下,靠这样一支队伍建设企业,不走破产之路,岂非怪事?因此,缺乏现代企业管理人才是导致企业破产的内在原因。
       可以说,以上两点是企业破产的致命因素,除此之外,还有几点可供商榷:
       政企不分是导致企业破产的体制性原因。
       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后,国有企业的厂长、经理,仍然是政府委派,企业的合法权益被政府部门侵犯,出现了“政府办企业,企业办社会”的不正常现象。加上实行“拨改贷”,出现了企业吃银行,银行亏国家的恶性循环。
       缺乏民主参与是导致企业破产的决策性失误原因。职代会形同虚设,民主参与治厂弱化导致一些决策误入歧途,如盲目上马,盲目引进,滥铺摊子等等,把企业推向破产的边缘。
        经济违法犯罪活动是导致企业破产的重要原因。几乎所有破产企业都程度不同地存在经济违法犯罪活动。如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贪污受贿、公款吃喝、出国旅游、超额分配等等。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破产使一大批藉企业以生存的人丢掉了饭碗,相对于精神上的沮丧和失落来说,无米下锅的苦涩则显得更为具体和迫切,这是一种切肤之痛。
       但是,痛则痛矣,部分国有企业实施破产,已成为任何人都无法逆转的历史潮流。
        就国务院刚刚出台的《关于在若干城市试行国有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明确指出:解决国有企业的困难,决不能再走外延扩张、增加投入的老路。我国已经告别了短缺经济时代,由于多年来重复建设的影响,目前,大部分工业产品的生产能力已经超过市场需求,市场约束已经成为国有企业面临的最硬约束。国有企业要摆脱困境,必须面向市场,实行两个根本性转变,重新配置存量资产和劳动力资源,加速结构调整,舍此别无他途。对那些长期亏损、资不抵债而又扭亏无望的国有企业,按法定程序实施破产清算,既是加速结构调整的重要途径,也是保护债权人权益,主要是国有银行资产免受损失的积极措施。这些企业每存在一天,都要占用和消耗社会的大量资源。如果总是怕国有资产受损失,不断增加投入进行“抢救”,不敢实行破产,结果就得长期受损失,而且会遭受更大的损失。为了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最大限度减少损失,只能对这些企业依法进行破产清算,使之从市场上完全退出。
       从市场上退出,意味着“资产变现,关门走人”,意味着将有一大批人彻底告别旧日“安乐窝”,汇入重新就业的大军。这个事实使许多从计划经济中尝到过甜头的人以为破产是灭顶之灾,其实,客观地分析,部分企业实施破产,至少可以带来以下几个正面效应:
       第一,破产是保护。一方面防止国有企业、集体企业资产流失,对拯救无望的企业停止资金投入,可以终止企业继续亏损,防止生产力的进一步下降;另一方面,避免亏损的黑洞吞噬更多的国有、集体资产,保护企业财产免受进一步的损失,保护所有的破产债权人按照破产财产与破产债权总额的比例公平受偿的权利。
        第二,破产是调整。企业通过破产可以有效促进生产要素的流动和组合,通过产权交易,促进不同行业之间资产存量的流动,并且带动劳动力的流动,促进产业结构调整,优化资源配置。在同行业内部,一些劣势企业破产,优势企业就能以较少的代价获得劣势企业的资源和市场,有利于优势企业进一步壮大自身实力,逐步形成行业龙头企业,改变企业规模过小、过散和盲目竞争的局面。从一定意义上说,劣势企业的解体消亡,为优势企业发展、壮大提供了机遇和条件。
       第三,破产是促进也是减灾。通过破产可以促进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促使市场经济的众多细胞提高效益,增加活力,强化企业的忧患意识和风险意识,促使企业积极练内功,恢复元气,产生压力和动力。同时,促使社会经济秩序向着法制化、规范化的方向发展。破产又是减灾,它使债务人不至于因债务超负荷而永世不得翻身,又使债权人尽可能收回一部分债款,不至于血本无归。
       第四,破产还意味着新生。企业破产并不是单纯死亡,砍掉的是企业的债务包袱,是旧的企业经营机制,使企业的物质基础得以保全,破产后各生产要素按市场要求重新组合配置,向更加合理的方向发展,发挥新的效益。
       当然,企业破产也带来了一些负面效应,最典型的莫过于以破产之名行破债之实。一些企业因为经营失策、管理混乱而负债累累,他们于是打着改革的旗号,披着依法破产的外衣,来逃避债务。对此,国务院已经决定采取积极措施,规范破产,鼓励兼并,实施再就业工程,建立减人增效机制,这些举措必将成为推行破产之路的有力保障。
       美国管理大师汉默在风行全球的《改造企业》一书中提到:重新思考,彻底翻新作业流程,已是现今衡量经营表现的标准,如成本、质量、服务和更新速度等发生彻底的变化。中国也有一句古话: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我们都不希望改革有痛苦,但改革必须经历痛苦。破产作为新中国成立迄今的新生事物,从最初的尝试到制度化,必然要经历一个摸爬滚打的过程,这是一条荆棘丛生的道路,也是一条是是非非的道路,但是,不管怎样,破产之路将成为结构调整的必由之路。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子夜钟声,无疑是给万念俱灰的吴荪甫敲响了丧钟,然而,对于新时代的企业家们来说,子夜钟声,是黎明的召唤,是挑战的号角。
       在“人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规律面前,没有所谓的“老字号”,“金招牌”,稍有松懈,任何企业都可能被无情地淘汰,那种一把铁交椅坐到底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在我们沾沾自喜,坐井观天的时候,机遇已经与我们擦肩而过;
       在我们捶胸顿足,顾影自怜的时候,破产的阴影已经在我们头顶盘旋……
       这里不需要眼泪,不需要祥林嫂式的倾诉,这里需要的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悲壮和义无反顾。
       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我们从此新生。
       吴荪甫留给我们的,是一个强大的集团一半败于历史潮流,一半败在自己手里的切肤之痛。
       我们留给后人的,将是一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历史,悲壮的,却是昂扬的。


    TAG: 破产 是是非非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