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为黄金大道写对联
  • 丁晓刚随笔:武山黄瓜(图)
  • 桂花冬日开长白(七律)(图)
  • 电影《天水无尘》斩获第七届亚洲微电影艺...
  • 芦花情(图)
  • x新西兰风光摄影——【鸟岛】(5)(图)
  • 在水一方(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科普馆】(15)(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水韵柔情(图)
  • 魏炳安陪同郭旭隽组长一行到漳县东泉乡韩...(图)
  • 天净沙·青年北路黄金大道(新韵之二)(图)
  • 张腾岳中国语言文学魅力交流座谈会在麦积...(图)
  • 叹 秋
  • 唐僧取经话西游
  • 守住心灵 杨迎勋
  • 花间寄语
  • 看秦腔《铡美案》有感
  • 长相思
  • 天水市麦积区蒙迪爱幼儿园即将盛装启幕(图)
  • 丁晓刚散文:佛乡佛事(图)
  • 惠州植物园——【温室 科普馆】(14)(图)
  • 大美新疆行摄吐鲁番——【火焰山景区】(...(图)
  • 新西兰风光摄影——【鸟岛】(4)(图)
  • 长篇小说连载 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第八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9-28 11:30:18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第八章  惊雷之后是暴雨

       虽说早就有思想准备,可是,当王建强面目狰狞拍桌子瞪眼破口大骂时,周彗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何晓辉毕恭毕敬直立在办公桌前,傅永坐在教务处宽大的沙发上喝着一瓶矿泉水。从一进教务处的刹那间,从王建强阴沉着脸不发一言听何晓辉解释事情的经过,种种迹象都明确地提醒周彗:暴风雨就要来了!

       果然,在王建强的逼视中,何晓辉渐渐的语无伦次,他不时摘下眼镜用手去拭脑门上的冷汗,王建强翘着二郎腿斜倚在皮转椅上打量着手足无措的何晓辉,突然脑袋一偏,似笑非笑地说:“周彗老师,你为什么不说话?”“何老师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周彗平静地说。王建强提高了声音:“我在昨天的会议上反复强调,一定要保证每个学生顺利准时送交家长,你难道不清楚吗?”“我当然清楚,但凡事都有意外。傅永家里没有人,我们只好把他带回学校。”“周彗老师,你这样处理事情太不负责任!”王建强习惯性地敲敲桌子。周彗说:“正因为负责任,我才把他带回了学校。依你的意思,该怎么处理才算负责任呢?”王建强突然站起来,“啪”一拍桌子,“周彗老师,你不要太骄傲了!我是你的上级,有权对你作出处理!哼,你不要以为你有什么靠山就来和我作对……”周彗的脸一下子涨红了:“请你把话说清楚,我有什么靠山?你是什么意思?”王建强的声音提得更高了:“周彗老师,我早就知道你看不惯我!调你来教务处,你不来也就罢了,还给上面打小报告,告我的黑状!”周彗愤怒了:“你说话要有根据,不要血口喷人!”周彗和王建强谁也不甘示弱,争吵的声音越来越大。何晓辉哭丧着脸一个劲儿冲王建强赔不是:“王主任,您别生气,今天这事都怪我考虑不周,处理不当。”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傅永突然大步冲过去,揪住王建强的衣服使劲一搡,毫无防备的王建强一个趔趄,他赶紧抓住办公桌才没有倒在地上。就听傅永大声说:“你算个什么东西?敢骂我的老师!看我不投诉你,炒你的鱿鱼!”说完,傅永拉住周彗的胳膊,响亮地说:“老师,咱们走,别理这家伙!”说完,他又回过头去狠狠地一挥拳头:“记住,今天的事情我负责!不许你再欺负我的老师!”王建强呆若木鸡。

       其实,从开学初周彗拒绝王建强调他任教务干事的要求之后,周彗就隐隐约约感觉到王建强对自己的态度有一种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旁人无从察觉,但当事人能敏锐地捕捉到。周彗并没往心里去,对王建强有意无意表现出的耿耿于怀,周彗也能理解。毕竟是自己违背了上司的意愿,不要说王建强,换了任何人恐怕都会心存芥蒂。但她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建强心里的不愉快会渐渐消散。在周彗看来,这终归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事。可是,今天王建强的一席话,却让周彗心头一紧。看来王建强并未将此当成小事一桩,他今天分明是借题发挥。因为今天和傅永一样被领回学校的还有二十多个,王建强并没有多说什么,唯独对周彗不依不饶,显然是另有深意了。联想到王建强话里话外隐含的意思,周彗突然想起了杨育生。事情很清楚,王建强是对自己向杨育生“求援”心怀不满。可是,如果不是那天碰巧遇到杨育生,周彗是绝不可能主动去找他的。显然,王建强认为周彗是拿杨育生来压他,难怪他那样恼火。想到这里,周彗释然了,同时又有些委屈。但事已至此,她也懒得去解释,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周彗问心无愧。

     

       午饭后,周彗送傅永到学生公寓,又给他的生活老师简单交待了一下,就独自来到校园小树林一角的凉亭。

       午后的阳光虽说威力不减,但是,经过层层密密树叶的过滤和凉亭的遮挡,倒也不是很燥热。周彗斜倚在凉亭的回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远处。静静的校园,花红柳绿,美不胜收。和校园一墙之隔,是新建的别墅区,一栋栋红顶蓝瓦的独立洋房连成一片,衬着头顶的蓝天白云,色彩耀眼夺目。可是,这些曾经让周彗新奇无比的异乡情调,此刻却提不起她丝毫的兴趣。她似乎什么都在想,又似乎什么都没想。远远的,有人缓缓朝凉亭走来,周彗定睛一看,原来是何晓辉。何晓辉显然是特意在找周彗。他径自坐到周彗对面,直视周彗:“我想和你聊聊,你不介意吧?”周彗惊奇地:“怎么会?”何晓辉长叹一声:“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窝囊,有话不能说,有火不能发,你是不是特瞧不起我?”周彗更奇怪了:“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呢?”何晓辉摘下眼镜,仰头靠在廊柱上,闭着眼睛,似乎在自言自语:“我老家在苏北农村,一个非常偏僻的小村庄。十年前,我大学毕业,没有关系,没有钱,就被分到村中学当老师。农村的日子,苦哇!没有电,不通公路,百十户人家年复一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刚开始,我还幻想着能调到城里去,可是,以我的那点工资,够干什么呢?就这点可怜的钱,还常常拖欠,东扣西扣,真正拿到手,就所剩无几了。后来,我绝望了,就在当地成了家。她不好看,但是很善良,地里的活样样都能干。生了老大,是个女孩,老人不高兴,还得生。谁知道这一生又是俩闺女,一大家子,老的老,小的小,就指望我那点工资。苦熬了几年,实在熬不下去了,一咬牙,我才应聘到了这里。他们广告上不是说年薪5至8万吗?几万块钱,你知道,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何晓辉突然戴上眼镜,认真地盯着周彗:“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周彗点点头:“我明白。”“不,你不明白。”何晓辉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你的气质,就知道你出身高贵,家境优越,从没吃过苦,所以,你无法理解一个农村苦孩子的想法。”周彗刚要说话,何晓辉示意她不要插嘴,接着说:”但是,你善解人意,你有很强的悟性,最重要的是,你宽容、善良,这是这段时间你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我相信我的直觉是对的。所以,我才想和你交流交流。尤其是今天,我又发现了你身上的另外一个品质,你的不卑不亢,你的自尊,你的倔强,这都是我欣赏的,也曾经是我做人的原则。可惜,生活已经折磨得我没有能力去享受这些品质了。“周彗感动地望着何晓辉:“谢谢你对我这么高的评价,谢谢你能跟我说你的心里话。”何晓辉愤愤地:“对王建强,我也很反感。可是,我没有办法像你一样坦然地和他据理力争。一想到那个诱人的数字,我的腰也弯了,话也软了,头也低了。没办法,这份工作对我太重要了。家里有瘫痪在床的老母亲,有还在吃奶的孩子,还有一屁股欠债要还,我的腰直不起来啊!”何晓辉狠狠的一抹眼睛,大声说:“有时候,我真恨自己,恨自己不像个男人,恨自己活得太累,可是,恨归恨,我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周彗的眼睛模糊了,她不无同情地看着这个无可奈何的小个子男人,体味着他的痛苦,他的焦灼,他的不甘心。她觉得,自己完全能理解何晓辉内心的矛盾和挣扎。和他相比,自己无疑是幸运的。不必承担养家糊口的责任,不必在良心和金钱的冲突中煎熬。的确,周彗之来上海,与其说是不安于平庸无为的现状,倒不如说是她年少时就憧憬的浪迹天涯的理想在召唤着她。这个在琼瑶的浪漫、古龙的豪情和金庸的潇洒中浸淫长大的女孩,剑胆琴心、笑傲江湖历来是她所沉迷的境界,他渴望在广阔的天地间挥洒一番自由和狂傲。但是,这些虚无缥缈的书生意气在面对何晓辉勾勒的现实生活的沉重和苦涩时,周彗有些汗颜了。她羞于谈及自己来上海的初衷,更不能在一个穷困潦倒的男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浪漫情怀。虽然他没有经历过何晓辉所描述的苦难的生活,但她悲天悯人的天性使她能轻松地走进何晓辉的内心深处,这正是周彗的可爱之处。

     


    TAG: 长篇小说 连载 美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