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天水市诗词学会走进会...(图)
  • 麦积区首个企业“青年之家”成立(图)
  • 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视察时的重要讲话精神...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3)(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9)(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4)(图)
  • 走进大地湾拜谒女娲祠:东方散文杂志社全...(图)
  • 秋菊色愈浓(图)
  • 醉美植物园(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2)(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3)(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8)(图)
  • 东方散文金秋笔会武山水帘洞甘谷大像山采...(图)
  • 第七届世界军运会开幕式(荧屏摄影)(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2)(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7)(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歌剧院】(1)(图)
  • 第二届东方散文颁奖仪式暨全国散文作家金...(图)
  • 麦积区林草局党组召开“不忘初心、牢记使...(图)
  • 澳大利亚风光摄影——【悉尼海湾】(8)...(图)
  • 新疆是个好地方——【琼库什台草原】(16)(图)
  • 惠州植物园风光摄影(1)(图)
  • 伏羲庙偶遇:上班途中抓拍来自兰州市十九...(图)
  • 人行天水市中心支行职工乒乓球比赛今天上...
  • 长篇小说连载 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第六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9-20 10:28:04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第六章   原来一切才刚刚开始

       当晚7:30,全体教师集会,王建强宣读各年级班主任及任课教师名单。周彗任初一两个“男子班”的语文课教学。她留意一听,这两个班的班主任分别是李畅和何晓辉。何晓辉是地理老师,一个没有脾气、不笑不开口的“好好先生”。李畅呢,大大咧咧,性格直爽。和这两个人搭档,周彗很高兴。经验告诉她,任课教师和班主任的配合非常重要,如果这两者之间有矛盾,会给自己的教学带来很多负面影响。更让周彗长吁了一口气的是,她不当班主任!她并非怕自己胜任不了,而是另有原因:早有消息灵通人士透露,班主任的岗位就在教室。也就是说,班主任的办公地点就在学生教室。果然,周彗发现,在每个教室的最后面,和学生桌椅稍微拉开一点距离的地方,赫然摆放着一张宽大的办公桌!这是迄今为止周彗听到的最不可思议的、最可怕的消息!她无法想象,一位老师,必须将自己唯一的私人空间也奉献给学生。想想看,因为你的岗位在教室,你的办公用品都在教室,你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端坐在教室,永远保持谦和的微笑、端正的坐姿,永远保持为人师表的标准形象。你不能毫无顾忌地伸伸懒腰,打打哈欠,更不可能趴在桌前小睡片刻。你将被剥夺一个生物人的符号,永远以社会人的角色出现。就算是批改作业,写教案这些堂而皇之的公事,也要忍受一天六节课、六位老师轮番轰炸的骚扰,你将一刻不得安宁,一刻不得放松。这真是世间最文明、最残忍的刑罚,是最不人道的一种创意。所有的老师怀着同样的心情,暗暗祈祷,这种酷刑千万不要落到自己身上。

        此刻,周彗心底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她同情地望着那些被委派为班主任的同行,暗暗替他们难过。李畅站了起来:“我不想当班主任。”王建强冷冷地说:“为什么?”李畅毫不示弱:“那是一种刑罚,我受不了,”王建强敲敲桌子:“李畅老师,请注意你的用词!老师的调配,是校务会敲定的,决不能随意更改!”李畅还要说话,蔡秀英拽拽她的衣角,李畅白了王建强一眼,气呼呼地坐下了。在宣布教务处人员名单时,周彗意外地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本来轻松的心一下子沉重起来。

        散会后,周彗来到教务处,办公室只有王建强一人,这也正是周彗所希望的。王建强看见周彗,阴沉的脸难得地露出笑容:“周彗老师,有事吗?”“王主任,我可不可以辞去教务干事?”王建强依然带着笑意:“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呢?你气质很好,形象也不错,我的办公室正需要你这样的助手。何况,你还能多一份岗位津贴,何乐而不为呢?”“王主任,我还是想集中精力搞教学,办公室的杂务你完全可以请其他人来干。”王建强的笑容凝固了:“周彗老师,你是不想和我合作吧……”周彗赶忙说:“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建强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好了,就这样吧!”周彗沮丧地走出教务处,慢吞吞向办公室走去。迎面,杨育生亲切地给周彗打招呼,看周彗情绪低落,他关切地询问周彗,周彗犹豫了一下,忍不住谈了自己的想法。杨育生笑着拍拍周彗的肩膀:“不想干的事不必勉强嘛,你放心,这事儿我能做主。”周彗感激地点点头。

        周彗相信,杨育生一定有能力解决这件事。她暗暗庆幸自己运气好,碰到了杨育生,可她哪里知道,她的无意之举,竟然使自己卷入了一场激烈的矛盾之中……

     

        开学第一节课,周彗经历了她从教以来最狼狈的一次体验。

        学校给家长的承诺是实行小班化教学,所以,每个班的人数控制在30人以内,这和周彗以前教过的六、七十人的大班相比,实在是够精减的,自然,管理难度也应该小一些。不仅仅是周彗,所有老师都是这样想的。然而,始料未及的事实和每一位想当然的老师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当周彗走上讲台的时候,当上课铃声早已响过之后,教室里仍然一片混乱。李畅几乎是声嘶力竭,也无法平息教室里的喧嚣。学生追逐打闹的,敲击桌椅的,随意走动的,大声唱歌怪叫的,乱成了一锅粥。对于刚刚响过的上课铃声,他们充耳不闻。对于站在讲台上的周彗,他们似乎没有看见,甚至连一点点的新鲜和好奇都没有。周彗下意识地拍了拍讲桌,大声说:“上课了,大家请安静!”在几十个精力旺盛的男孩们发出的吵闹声中,周彗的声音就像一粒石子丢进深不可测的大海里,没有激起任何浪花。李畅三步并作两步,跨上讲台,和周彗并肩而立,举起拳头使劲砸着讲桌,教室里总算安静下来。学生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时间,桌椅相撞的声音,噼噼啪啪往课桌上扔书的声音,还有学生压低嗓门交头接耳的声音又代替了瞬间的安静,不过还好,总算稍微有点上课的样子。李畅板着脸回到了教师最后一排她的位置。周彗清清嗓子,刚要开口,朱灿突然从座位上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杯子,去墙角的饮水机前接水,李畅说:“朱灿,现在是上课时间,请回到你的座位上去!”朱灿作了个鬼脸,笑嘻嘻地说:“老师,雀巢咖啡,味道好极了!你要不要也来一杯?”话音刚落,傅永一个箭步冲到朱灿面前,伸手去夺朱灿的杯子,一边瓮声瓮气地说:“好东西大家分享,来,给我一杯。”朱灿使劲一推傅永,“臭包子,别脏了我的杯子!”别看傅永又黑又胖,还比瘦瘦小小的傅永高出一个头,却被朱灿一把搡到了地上,紧随其后的,是一连串古怪的、响亮的声音,周彗清清楚楚听懂了那种声音,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脸“唰”一下红到了耳根。全班哄堂大笑,陈东艺“噌”一下跳上课桌,大声说:“诸位,诸位,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咱们班的大明星傅永,外号‘臭包子’。据统计,他一天可以制造180个大臭屁……”所有人都笑得前仰后合,伴随着鼓掌声,口哨声,欢呼声,那被大家取笑的傅永,大摇大摆地回到他的座位,瞪着白多黑少的眼睛,满不在乎地用手指抠着鼻子,好像早已习惯了眼前的一切……

        虽然,周彗最终还是上完了一节课,可她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原来种种的课堂设计全都被打乱了,她始终无法集中精力,讲了些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就在讲课的过程中,傅永竟然真的接二连三制造音响效果,每一次的声音都会引起课堂的混乱。而这种声音一旦响起,周彗自己就很难为情的脸红一阵。一节课,上得心不在焉,不伦不类。傅永是学生座位的最后一排,和他相距两三步,就是李畅的办公桌,可怜的李畅,在让人几欲呕吐的气味中,早已是脸色苍白,目瞪口呆……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周彗步履沉重,神情沮丧地回到了办公室。办公室在三楼,一共有六位老师集中办公:陈曼,教男子班英语;岳海峰,教男子班数学;钱浪,教高中历史;石青,教初、高中政治;程海波,教高中男子班语文。石青是刘文生的爱人。初见石青时,周彗颇感诧异。她的面部不知是先天因素还是受过什么外伤,半边脸像火烤过一样焦黑,一张脸密密麻麻,满是雀斑。周彗脑子里突然冒出曾经在哪部武侠小说中看到过的“阴阳脸”,她很为自己的联想惭愧,感到有些对不起热情的石青。看样子,石青比周彗大几岁,虽然相貌有些怕人,但她待人很随和,很成熟,一大早就把办公室打扫得干干净净,周彗对她很有好感。当周彗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岳海峰正摇头叹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当了二十多年老师,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学生!好像从来没进过学堂,完全不懂规矩,完全不懂!”钱浪说:“唉,谁让咱们吃这碗饭呢?再难过也得熬啊!”陈曼带着哭腔:“怎么办呀,我都不敢进教室了。你们不知道,那个傅永,哎呀,简直气死人了!”程海波扶了扶大大的眼镜,慢条斯理地说:“欲速则不达,凡事都有个过程,大家少安毋躁,少安毋躁。”钱浪问周彗:“哎,我说你感觉如何?”周彗端起刚刚冲好的咖啡,长叹一声,尚未开口,石青笑了,“看来情况好不到哪里去,听你们这么一说,我倒很想会会这些刺儿头。”石青还未正式上课。钱浪坏坏地一笑:“但愿在你身上出现奇迹!”

        世上是没有奇迹的。

        石青的一节课,是在和陈东艺的激烈辩论中结束的。陈东艺的长相酷似大明星陆毅,但肤色较黑,这使他比陆毅更多了几分阳刚之气,是一个典型的小帅哥。这个小帅哥的口才和他的相貌一样出众,竟然和逻辑思维能力极强的石青打了个平手。当石青阐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个课题时,陈东艺站起来,针锋相对摆出了完全相反的观点。这个十几岁的少年,竟然头头是道地用许多案例证明自己的观点,坚持认为法律也无法保证人与人之间的平等,恰恰以鲜活的事实反证了人与人的不平等,反证了权钱交易面前法律的不堪一击。从内心深处讲,作为一位有着丰富生活阅历和社会经验的知识女性,作为一位政法学院毕业的高材生,石青是认同这个观点的,甚至,她比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更清楚法律背后的种种内幕,但是,在这些尚未成熟的少年面前,她的身份是教师,是“传道、授业、解惑”的智者,即便她内心有多么复杂的情绪,她所传递给学生的,必须是正面的、积极的、健康的人生信条,她的职业杜绝偏激。师生之间,你来我往,唇枪舌剑,难分胜负,直到下课铃声响起。

        当石青绘声绘色给大家描述这一幕时,周彗眼前浮现出陈东艺俊朗的外形。个性突出的学生总能引起老师的格外关注。

        面对这些家境优越,性情懒散的孩子,所有老师都意识到了这些学生和自己以往所教学生的不同,适时调整心态,强迫自己从心理上认同他们,接受他们。几天时间过去了,周彗已经习惯了学生课堂上的表现,他们会旁若无人地冲咖啡,冲牛奶,然后在老师讲课声音的伴奏下滋滋有声地品咖啡、喝牛奶。几乎每节课,教室里都飘散着咖啡牛奶的甜香味。他们会大大方方地“通知”老师他们需要方便一下,然后从抽屉里拉出长长的卫生纸,撕开,拎在手里大摇大摆走出教室。还有一些学生的特殊行为不能不引起周彗的注意:徐丹青,一个相貌清秀的小男孩,一节课从头至尾坐的端端正正,脸上似笑非笑,嘴里一刻不停地吐泡泡。就像水里的金鱼一样,他的嘴角永远挂着一串串的唾沫泡泡,亮晶晶的。傅永,除了制造特殊音响之外,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抠鼻孔。一边拿手指头使劲抠,一边用白多黑少的眼睛东张西望。朱灿永远有睡不完的瞌睡,上课铃声就是他的熄灯号,他能立马呼呼入睡。一旦下课铃响,顷刻间活蹦乱跳。至于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几乎是每个学生都有的行为。从讲台上望下去,眼前好像是一群蠕动的虫子……

        在课堂上批评某个学生,哪怕只是委婉的一句提醒,都会引发一场口水大战。这些学生,个个练就软磨硬缠的功夫,老师说一句,他往往有十句接着。他们非常善于抓住老师语言中的某一点纰漏,之后没完没了地和你纠缠。爱较真的老师一旦和这样的学生交上火,就甭打算讲课了。周彗也试图感化他们,课余时间,她找学生谈心。但是,谈话的结果是她更灰心。面对周彗,徐丹青漫不经心吐着泡泡,甚至直接从双唇间不停地吐口水,一看他下巴上的白沫,周彗就恶心,谈话只能草草收场。与傅永的谈话更成了办公室的“经典一刻”。周彗柔和的声音不时被或长或短、或粗或细的响声打断,周彗不由屏住呼吸,其他老师憋红了脸强忍住笑,而傅永总是一脸无辜抠着鼻孔,谈话当然不了了之。傅永刚一走出办公室,所有的老师哄然大笑。周彗的笑是苦笑。至于朱灿,他的态度倒是蛮好,不停陪着笑脸打躬作揖,满口应承,完了照睡不误。周彗真是哭笑不得。

        以往的经验不管用,新的办法又没有,老师们都垂头丧气,一筹莫展。

     


    TAG: 长篇小说 连载 美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