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选刊》2019年09期发表散文《千秋铸...(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7)(图)
  • 行摄新疆最美公路——【独库公路】(7)(图)
  • m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2)(图)
  • 大队党委召开领导班子成员对照党章党规检...
  • 大队党委中心组集中学习习近平有关干部队...
  • 副大队长陈健一行到大队公租房建设工地检...(图)
  • 麦积区举行庆祝建国70周年少儿绘本阅读推...(图)
  • 多瑙河畔(图)
  • 俯瞰欧陆(图)
  • 次韵诗(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6)(图)
  • 绝句•无绪
  • 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1)(图)
  • 行摄新疆最美公路——【独库公路】(6)(图)
  • 提升服务水平,建设模范机关!
  • 大队组织七分队和钻探公司党支部到腊子口...(图)
  • 魏炳安、段晓华一行到武都区安坪金矿省基...(图)
  • 麦积区图书馆举办“我和祖国共成长”丝绸...(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5)(图)
  • 行摄新疆最美公路——【独库公路】(5)(图)
  • 美国纽约风光——【联合国总部大厦】(下)(图)
  • 麦积区邀请专家“把脉”葡萄产业发展(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4)(图)
  • 长篇小说连载 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第五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9-16 21:17:32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第五章   在战斗中成长

       当第一缕曙光划破天际时,所有的人都已各就各位,原地待命。虽然女同志对她们的校服不满意,但是,一旦几百号人统一着装,服装的款式、质地已经不成为注意的焦点,相反,一支统一着装的队伍所表现出的规模和气度,所带给队伍中每一个人潜意识中的自信,足以化解服装质量上的瑕疵。显然,每一个人的内心都已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一微妙的信息,他们也许拖沓的脚步今天变得轻盈果断;他们也许佝偻的身躯今天变得端正挺拔;他们也许唯唯诺诺的声音今天变得洪亮清脆;他们也许闪烁不定的目光今天变得明快自信……每一个人都对自己的形象感到满意,每一个人为了让满意进行得更彻底而使自己的举手投足更优雅,更具风度。蓝天白云、和风丽日、鲜花翠柳、游园长廊,还有穿梭其中的,有着良好教养的人们,一切都是完美的,一切都几近入画。

        当各种豪华轿车在校门外戛然而止时,当三五成群的学生在家长的陪同下鱼贯而入时,校园里一时间人声鼎沸,热闹异常。

        周彗的工作是在新生接待处引领已经注册的学生到公寓楼宿舍,把他交给迎候在那里的教官和生活老师。楼上楼下的奔波,周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她真想解开系得紧紧的领带透透气,可是,接踵而至的新生一个连着一个,她哪里有停下脚步的时间。陈曼负责检查学生的随身物品。按学校规定,学生入校不得携带手机、零食等。很多家长都能配合,在孩子极不情愿的埋怨中带走了不该带来的东西,但也有一些孩子又哭又闹,家长在一旁束手无策,陈曼就得好言相劝,所以,陈曼也不轻松,一番话说完,口干舌燥。蔡秀英在接待大厅负责接待家长,端茶倒水,解答他们的各种疑问。在“教师风采榜”下面,林建豪指着红榜上老师的照片向家长作介绍。尽管每一位老师的情况都有详细的文字说明,但是,这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们,还是有许多的担心,许多的疑问。吴立夫领着一些家长参观校园。多功能旋转大厅、练功房、图书室、甚至卫生间,这些挑剔的家长都要一一看过,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也难怪,他们缴纳了高昂的学费,自然有理由提出各种要求。在这些家长中间,甚至还有金发碧眼的洋人,他们是康胜利负责接待的对象。方丹在协助王建强和学生家长签订入学协议。岳海峰和几个保安则在校门口指挥车辆的停放。李畅的大嗓门很适合在校门口迎接家长……

        这一天,每个人都是马不停蹄,脚不沾地。散布在上海市各个县区的、庞大的招生队伍,为学校招来了一千多名新生。这是周彗始料未及的。她不得不叹服强大的广告攻势所产生的巨大效应。一千名新生的入校,意味着一个天文数字的收入打到了学校的账户上。

        家长们是不会轻而易举地从腰包里掏钱的,他们不会因为自己拥有一般人无法企及的巨大财富而忽略每一张钞票的价值,这些精明的上海人最大程度地利用着他们的精明,力争以最小的付出获得最大的收益。因此,陆续有家长表示了这样那样的不满意,其中最突出的问题集中在学生公寓楼上。在以分秒计算的时间内突击建成的学生公寓,看起来非常漂亮,然而,只要一踏进一楼大厅,任何人都能嗅到刺鼻的气味。各种装修材料混合而成的古怪气味让人屏住了呼吸,这种无孔不入、肆虐横行的气味充斥着公寓的每一个角落。这时候,闪闪发光的地板、娇艳吐芳的盆栽鲜花、色彩和谐的精致装修,都成为一种滑稽的陪衬,吸引所有人嗅觉和感觉的是那浓浓的、让人尴尬的气味。每一位进入公寓的家长都皱起了眉头,提出了质疑。尽管周彗的感觉和这些家长一样糟糕,但她本能地站在了校方的立场上,绞尽脑汁和家长周旋。虽然家长们意见很大,但是,杨育生以长者姿态做出的承诺以及很多老师表现出来的诚意慢慢化解了他们的不满。何况,刚刚走进校门的孩子还需要他们去安抚照应,所以,关于学生公寓的环境污染问题最终也就不了了之。见多识广、腰包鼓鼓的家长又就学校的其它设施提出了一些“指导性”意见,校方自然态度诚恳,一一接受。他们唯一没有提出异议的,是师资的配置。的确,在每一位教师的简历中,充满了货真价实的、足以吸引他们眼球的、极具含金量的“卖点”,这样一支阵容强大的教师队伍,他们没有理由不满意。何况,以周彗敏锐的观察力,她很遗憾地发现,这些大上海的新贵们,普遍缺乏一种文化气息,这一点让周彗隐隐有些失望。

        的确,这些人无一例外拥有名贵的轿车,那些款式各异、色彩鲜亮的轿车,真让人眼花缭乱。对汽车品牌颇有研究的吴立夫,仅仅是远远地望着那些轿车,就熟练地报出了它们的品牌:宝马、奔驰、奥迪、凌志、富康、蓝鸟、现代……宽阔的校门外,几乎成了汽车展销会。这些人,男的几乎都是西装革履,女的珠光宝气。但是,那硕大的黄金戒指,那浓艳的妆容,却透出掩饰不住的俗气。周彗竭力想从中搜寻出一个气质高雅的白领,但是,她的想法落空了。她沮丧地看着他们四处走动,旁若无人地指指点点,大声地相互打着招呼;看着他们因为什么事惹恼了孩子,百般讨好正在撒娇的孩子;看着他们不停地接打手机,用所有人都能听得见的声音对着手机喋喋不休……周彗突然有些累了。她两肩发麻,两腿酸软,昨天晚上的兴奋此刻已经全无,她甚至感觉到浓浓的睡意。的确,度过多少个不眠之夜了,之所以精神亢奋,大概因为一切都是未知的缘故。如今,神秘的面纱已经掀起一角,紧绷着的神经倏然松懈,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困倦。但是,她很清楚她绝不能倒下,还有那么多的学生,还有那么多的家长,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还有那么多的眼睛。虽然,在她行色匆匆时,这些眼睛不会在她身上停留一秒,但是,一旦她躺下,所有的目光都会聚焦到她的身上,她太清楚这一点了。所以,尽管她面容憔悴,神情恍惚,但是,她依然一丝不苟地做着她该做的一切……

        对于这所学校的学生来说,很多事情是不用他们亲自动手的。他们的安全,有日夜逡巡于校园各个角落的保安负责;他们的衣物,有专职生活老师清洗得干干净净;他们的宿舍,每天都有校工打扫得窗明几净。至于最重要的一日三餐,更成为学校的重中之重。

        每天的食谱有专业的营养师调配,既要保证饭菜的色香味,激发学生的食欲,又要注意每天的营养摄入。十位大厨是重金聘请的特级厨师,再加上配菜师、面点师,光是学生宿舍的后厨,每天就有几十人忙碌,这还不包括十几位服务员,她们在每餐饭间推着餐车在餐厅巡回,为学生盛汤添饭。

        学生进餐,是学校一项浩大的工程。

        今天,是学生入校后的第一顿晚餐,为了保证这顿晚餐的顺利进行,学校召开了专题会议。除了食堂工作人员,每位教师都作了明确分工,安排了具体任务。

        傍晚六点,晚餐时间到,一千多名学生进入餐厅,学校工作正式拉开序幕。

        学生食堂是一栋乳白色的欧式建筑,楼层不高,只有两层。它的正前方,就是波光粼粼的人工湖,微风吹皱了一池湖水,层层涟漪将清新的空气送入餐厅。这是一个可同时容纳千人就餐的大厅。此时此刻,大厅里人头攒动,灯火辉煌。有着不规则花纹的水磨石地板并没有因为无数双脚的践踏而失去光泽,咖啡色廊柱上,橘黄色的壁灯发出朦胧的光芒。高高的天花板上,悬垂着十几盏吊灯,流光溢彩,光芒四射,将整个大厅映照得亮如白昼。长方形的餐桌像等待检阅的士兵,一对对整齐地排列着,与餐桌连接在一起的,是湛蓝色的圆椅。远远望去,白色的餐桌,蓝色的圆椅,因数量的庞大和色彩的鲜艳显现出一种极具规模的气势。当学生们排着长长的队伍在生活老师的带领下步入餐厅时,每张餐桌上都已摆放好了食物。盛放饭菜的,是人手一个的长方形不锈钢托盘,有大小不等的几个方格。最大的一格里盛放着热气腾腾的米饭,其它几个盛放炒菜。每个托盘的右上方还有一个圆形的、刚好能放一只不锈钢小碗的位置,小碗里盛的是冬瓜排骨汤。今天的菜是:炸鸡腿、油焖大虾、西湖醋鱼、清炒莲藕。一时间,丁丁当当碗筷相撞的声音,学生们相互交谈的声音,咀嚼饭菜的声音,还有大厅里飘荡着的若有若无的轻音乐,汇聚成一种嘈杂的市井之声,倒也十分热闹。

        周彗和其他老师一样,胸前佩戴着“督察”字样的徽章,在餐厅过道间不时走动。他们的工作是监督不自觉的学生,不许挑食,不许剩菜剩饭,不许大声说笑……事实上,望着眼前黑压压一片的脑袋,望着统一穿着红色校服的一张张相仿的面孔,想要特意去监督谁是很不现实的。刚盯住一个目标,一眨眼的功夫,那目标就淹没在整齐划一的人堆里,你根本别想找到。才盯了一会儿,周彗就放弃了努力,索性不再去“督察”,只是象征性地走来走去。长期不合胃口的饮食使周彗的胃里空空如也,大厅里飘散的香味使得她胃部阵阵痉挛,她一边用手按压,一边暗暗告诫自己再坚持几分钟。

        所有的学生都撤走了,餐桌上一片狼藉。成堆的鸡腿、大虾、鱼块、白花花的米饭,夹杂着乱七八糟的鸡骨头、鱼刺,一起倒进了泔水桶。一会儿工夫,五只大桶就满得冒了尖。

        老师餐厅在二楼。当饥肠辘辘的周彗挑起一筷子叫不上名字的蔬菜送到嘴里时,那种奇怪的、说不清什么感觉的味道几乎让她吐出来,她一下子又没了胃口,只是草草扒拉了几口白饭,就匆匆下楼。

     


    TAG: 长篇小说 连载 美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