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应邀口占一绝(凤顶格)(图)
  • 忆旧游 花牛行(图)
  • 惠州大亚湾风光摄影——【霞涌】(3)(图)
  • 醉美新疆行摄夏塔景区——【木扎尔特冰川...(图)
  • 美国夏威夷风光摄影——【欧胡岛北岸】(...(图)
  • 携笔歌盛世,诗成本天真!(图)
  • 烟雨花石崖(图)
  • 忆江南(图)
  • 麦积区举行“巾帼心向党、礼赞新中国 ”...(图)
  • 门源好风光 七律(图)
  • 麦积区林草局主题教育办公室召开工作安排...(图)
  • 纪念九一八 杨迎勋
  • 七巧女(图)
  • 惠州大亚湾风光摄影——【霞涌】(2)(图)
  • 醉美新疆行摄夏塔景区——【木扎尔特冰川...(图)
  • 美国夏威夷风光摄影——【欧胡岛北海岸】...(图)
  • 麦积区林草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图)
  • 电影《天水无尘》即将上映 揭秘幕后拍...
  • 怀念徐利贞主席(图)
  • 大队纪委为中层及以上党员干部订购新修订...
  • 惠州大亚湾风光摄影——【霞涌】(1)(图)
  • 醉美新疆行摄夏塔景区——【木扎尔特冰川...(图)
  • 我镜头下的瀑布——加拿大【马蹄瀑布】(图)
  • 麦积区林草局召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图)
  • 长篇小说连载 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第四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9-14 20:26:58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第四章   号角已经吹响

        学生入校前的最后一天,所有的人更加忙碌了。上千盆鲜花运到了学校。教学楼、办公楼、实验楼、综合楼……各个楼层都摆放了鲜花。特别是一楼大厅,花团锦簇,争奇斗艳。每栋楼外的四周,紧贴墙角全都鲜花盛开。这些不知名的鲜花,有着野花的艳丽和奔放。红得像火,浓情燃烧;紫的又高贵典雅,充满神秘的气息;最明亮的是黄,在阳光的倾泻中,那黄明晃晃的,刺得人睁不开眼睛……种种色彩在绿叶的陪衬中雍容华贵,点缀着本来就美不胜收的校园。校园中心的音乐喷泉在激昂的交响乐中训练有素地变换着队形,当舒缓的小夜曲响起时,它们又像舞女的水袖,摇曳多姿,柔情款款。刚刚修剪过的草坪绿得像要流出来,校工们精心洗刷过的彩色地砖,崭新夺目,让人不忍落脚……

       总务处通知大家去领校服。男同志统一白衬衫、黑长裤,系黑色领带。女同志则是白短袖衫,藏青色筒裙,系同样颜色的领带。筒裙是事先定做的,最小腰围2尺,最大腰围2尺1寸。这就出现了问题。周彗挑了一条腰围2尺的,穿好裙子,却发现腰围整整大了一尺,松松垮垮,腰间能容二指宽。方丹穿了最大尺码的裙子,腰部拉链却又无法合拢。看仓库里有一副磅秤,周彗一称,心里暗暗吃惊:48公斤,竟然比以前的体重少了五公斤。无奈,她只好拿回形针别在腰间。最让人不自在的是裙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长度刚及膝盖,走起路来只能像日本女人一样迈小碎步。特别是上楼梯,几乎无法抬腿。女同志都对这套行头不满意。的确,从颜色到款式,都显得老气横秋,缺乏美感。男同志好对付,衬衫长裤再加领带皮鞋,个个容光焕发。

        晚饭后,大家在礼堂开会。周彗第一次见到了董事长。让她非常意外的是,董事长很年轻,看样子最多三十岁出头,理着平头,穿着很普通。要不是校长陈亦平介绍,谁也不会把这所投资五千万的花园式学校和这个年轻人联系起来。当他坐着不说话时,他就像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不会引起人的注意。然而,他一旦开口,那具普通的身躯所迸发出的力量和激情,却能深深感染每一个人……

      “各位老师,大家好。今天能和来自五湖四海、大江南北的教坛精英坐在一起,我倍感荣幸,心情十分激动。请允许我以我个人的名义向各位老师表达我诚挚的谢意!”他站起身,面朝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我曾经也是一名教师,和大家一样,我深知老师的辛苦,老师的寂寞。很多年前,当我站在家乡的讲台上,面对一双双稚气的眼睛时,我也是豪情万丈,热血沸腾。然而,机械的、不科学的教育模式,粗暴的、简单的高考指挥棒,夺走了多少孩子的童真和梦想。从那时起,我就暗下决心,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按照自己的理想营造一所全新的、充满朝气和希望的学校。为了这个梦想,我倾尽所有,斥巨资打造了这所学校。但是,我非常清楚,没有诸位的加盟,没有诸位的付出,这所学校不过是一个美丽的废墟。感谢各位对我的信任,感谢各位远离家乡,来这里和我共同完成这个梦想。我看过很多老师的简历,在各位的家乡,大家都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今天,你们云集英才,我很欣慰,也很感动。在这里,我要给各位郑重承诺:你们的付出必将得到高昂的回报!不久的将来,我要让我的老师人人住别墅、开轿车,跻身于大上海的中产阶级行列。请诸位相信我的诚意,也请诸位带着你们的诚意,和我一起为心中的梦想而奋斗……”

       雷鸣般的掌声久久回响在礼堂的上空,大家热血沸腾,激情澎湃。连日来的辛劳被这一席肺腑之言驱散得无影无踪。的确,这些在家乡独当一面的骨干教师,之所以放弃已经拥有的各种荣誉和花环,打起行囊,奔赴上海,一切从头开始,就是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有一颗驿动的心。这种驿动在封闭落后的环境中是被视为异端的,而他们自己,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于家乡那方狭窄的天地。在他们心目中,代表中国高端发展水平的大上海,一定拥有让他们尽情挥洒的人生大舞台,他们为自己的想象激动不安。环顾四周,一张张平庸的面孔令他们厌倦,一张张满足的笑脸让他们鄙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他们相信自己是卓然于众的天鹅,缺少的,只是一片能让他们展翅高飞的蓝天。那些牵绊的泪水,那些恋恋不舍的儿女情长,都是他们注定要挣脱的。任何理由都无法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

        孩提时代的周彗,对书籍有着远远超出同龄孩子的早熟的痴迷,因为父母都是文革前毕业的老大学生,良好的家庭文化氛围为她的大量阅读提供了可能性,加上天赋的灵性和悟性,培养了她优秀的文学素养,各类报刊杂志上常见她的文章。深厚的文化底蕴使她在讲台上驾驭自如,游刃有余。正因为这样,她才顺利应聘。此时此刻,和所有老师一样,她的心底热流涌动。董事长的讲话使她一度动摇的信心重建,她双目湿润,两颊发烫,在如潮的掌声中心驰神往。

     

        夜深沉,偌大的校园静谧无声。柔和的路灯在彩色的地砖上投下斑斑驳驳的影子,微风拂过,暗香浮动。祥和、宁静的夜晚,周彗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其他人都乘着校车回佘山宾馆了,想到奔波的辛劳,周彗和陈曼没有同行,而是住进了办公室。办公室很宽敞,沿墙是一排书架,办公桌是气派的大班桌。长而宽的桌身,咖啡色的桌面光可照人。两张并在一起的办公桌恰恰是一张宽大的双人床,甚至比一般的双人床更要宽一些。此刻,周彗和陈曼一人占据了一张“床”,铺盖着从总务处领来的、散发着新鲜纺织品味道的棉被,陈曼睡得很惬意,已经发出了微微的鼾声。事实上,因为太热,她们的棉被都堆在一边。月光透过高大的玻璃窗,温柔地倾泻在地上,在朦胧的光线中,办公室里所有粗线条的东西都变得柔和随意,没有了白天里中规中矩的办公气氛,表现出温情亲切的一面。这是新生入校前的最后一个晚上,是战斗即将打响的前夜,所有的未知在几个小时之后将见分晓,神秘的将不再神秘,新鲜的将不再新鲜。就像一朵花苞,将开未开之际,你能猜出它是红是蓝?是黄是绿?所有的惶惑,所有的不安,所有的等待,都将在明天打开谜底。周彗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好像有许多人在里面活动,有许多事在里面纠缠。她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但是,眼睛是闭上了,脑子里的纷乱却是依旧,周彗幽幽地叹了口气……

     


    TAG: 长篇小说 连载 美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