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预祝《东方散文》2020年8月16日西安曲江...(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街景】(3)(...(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4)(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2)(完)(图)
  • 复许昌同学对冬梅家宝之邀 [七律(新韵)](图)
  • 元龙镇入秋第一场大雨(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街景】(2)(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3)(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1)(图)
  • 尹维忠——“认真”,创造了平凡中不平凡...(图)
  • 荷花
  • 一池风荷醉游人(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街景】(1)(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2)(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10)(图)
  • 暑日走西安(图)
  • 心中有热爱 笔下有乾坤——李晓东长篇小...(图)
  • 西京探儿(图)
  • 俄罗斯圣彼得堡风光——【机场】(图)
  • 惠州市惠城区政府荷花池(1)(图)
  • 惠州东江风光摄影(9)(图)
  • 男子“快手”约会被骗 甘谷公安迅速破案(图)
  • 天水新华户外第204期活动-再进中坝大峡谷(图)
  • 北斗颂(图)
  • 光阴的故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9-12 11:56:30 / 个人分类:散文

     

                     光阴的故事

       每年开春,逢着阳光很好的日子,母亲总要翻出多年积存的旧衣物,一件件摊在院子里,让暖洋洋的阳光蒸烤出浓浓的樟脑味。实在说,那些东西早该淘汰了,但母亲总要仔仔细细把它们收好,等到来年晾晒时再见天日。    

       今年的杏花开得格外早,到满山落红的时候,还不见母亲翻她那些“宝贝”,我提醒她:“妈,那些东西,怎么不晒啦?”母亲茫然地看着我:“什么东西啊?”“咱们的‘传家宝’啊!”母亲有些明白了。   

       笨重的老式衣柜的柜门咯吱吱地打开了,一股浓浓的陈味儿扑面而来,母亲突然大声说:“今天不晒了,咱俩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该送人的就送人!”我愣了愣,随即,我俩都笑了。     

       一大堆陈衣旧裤很快就分门别类摆放整齐,在这期间,母亲表现出了少有的果断和坚决。父亲出身于一个农民大家庭,除他之外,其他人都以种地为生,生活并不宽裕,这些衣物送给他们,自然是不嫌多余的。    

       在我锁衣柜的时候,突然发现,就在衣柜的最里面,有一只黑乎乎的小箱子。我好奇地拉出来一看,原来是一只藤条箱,四角已经磨得发亮。我将箱子拎到床沿,箱子很轻,看来里面东西并不多。母亲突然停住了手里的活,怔怔地看着箱子,掌心在箱子表面摩挲良久,最后,她缓缓地去解箱子上的扣环。我惊奇地看见,母亲的手有些发抖。扣环并不复杂,母亲却摸索了半天。就在我迷惑的目光中,一件叠得方方正正的棉大衣静静地躺卧在箱底。那是一件青布面、双排扣、翻毛领的大衣。摸一摸,内里的棉花已经板结,袖口发白,领子上褐色的绒毛短而光滑。母亲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去抚大衣压皱的地方。她的手指刚一挪过,那皱褶立即复原,于是,母亲便再一次伸出手去。一时间,我竟无语......    

       1960年,年轻的母亲拿着“医学院”的录取通知,成为小城有史以来第一个女大学生。那时候,小城居民个个面黄肌瘦,一脸菜色,母亲却是人面桃花,双目灼灼。每天一碗面糊糊的生活不能夺去母亲身上迫人的青春。深埋心底的秘密更使母亲美丽得像一个花仙子,这个秘密和父亲有关。父亲和母亲的姻缘似乎是很自然的。虽然脱不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旧俗,但父亲也是当年小城赫赫有名的高材生,从小学到中学,他一路领先,一身傲气杀进“西北大学”的校门。他做事从来都是第一,包括娶媳妇。以才情出名的母亲似乎只有嫁他了。秋霜渐重,母亲告别了新婚丈夫,去省城读书,而父亲,那时已是西安一所大学年轻的讲师。母亲成为大学生的第一个冬天,天冷得出奇,母亲穿着一件薄薄的小花袄在铺满积雪的校园里看远处隐约可见的白塔顶上有几只乌鸦盘旋,这时,她收到了父亲寄来的一个大包裹。打开一看,母亲有些晕眩,那是一件多么漂亮的棉大衣啊!青布面,双排扣,翻毛领。母亲无法想象薪水菲薄的父亲是怎样支付这样一种奢侈的!站在枯枝横斜的老树下,母亲幸福得双颊绯红,眼泪从她漆黑的眸子间流出,滑进嘴角。从此,落雪时节,总有一个娇小的女子披着一件棉大衣,伫立在苍苍茫茫的天地之间,扑簌簌的雪花撒在她的肩头,她始终含笑。多年以后,每当母亲忆起这一幕,父亲总是啜一口浓茶,深深地望一望母亲。    

       大姐考上大学的时候,母亲郑重地把这件大衣裹进她的行李。冬天,姐姐有照片寄来,正是披那件大衣。站在冬日的阳光下,纤瘦的姐姐神采飞扬,一肩乌发被风吹得乱蓬蓬的,她左手插在兜里,右手去拂嘴角的发丝,咧着嘴,笑得十分可爱。我总觉得,这是姐姐最美的一张照片,虽然只是一张黑白照。那时正是八十年代初,大家都很穷,但每一个家庭似乎都喜气洋洋,似乎都有许多盼头。大杂院里,常常飞出的是开心的大笑。每到寒假,姐姐总是穿着大衣回家。和父亲的同事相比,父亲骄傲于自己的女儿第一个考上大学。穿着大衣的姐姐,风度翩翩,朴素而优雅,是我心中的偶像。但素来大方的姐姐对这件大衣却很吝惜,甚至睡觉时也要小心地叠好,压在枕头下。我知道,她是害怕我偷穿,这使我很伤心。于是,母亲便安慰我:“等你上大学时,这件大衣一定送给你!”    

        然而,当我披着大衣美滋滋地行走在校园时,许多人都拿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我。偷眼一瞧,这才发现如今早已不是青布大衣的世界。寒假回家时,我把大衣还给母亲,嘟哝了一句:“现在谁还穿这个呀!”母亲没有说话。第二天,母亲给我买了一件火红的羽绒服,我兴奋得在镜子前照了好半天,母亲依然没有说话。半夜,我一觉醒来,母亲正拥着被子发呆,屈起的膝上,正是那件棉大衣......      

       多年过去,我早已忘记了这件棉大衣,没想到,它竟然被母亲悄悄地收藏在这里,我突然觉得喉头发堵。母亲将大衣仔细叠好,装进藤箱。然后,把箱子放到那几堆衣服旁边,凝视良久,她蹒跚着走开了。    

       晚饭后,父亲背着双手踱到床前,当他的视线落到那只箱子上时,他蓦地一怔,回头若有所思望着正收拾碗筷的母亲,母亲似乎也在注意父亲。他们视线相接,母亲欲言又止。父亲皱了皱眉,又看看我,不知怎的,我有点心虚,垂着眼皮没敢看他,待我抬起眼帘时,父亲正将藤箱小心翼翼往柜子里放。父亲个子很高,但他仍踮着脚,努力把箱子推进柜子高层的最深处,这时,我猛然发现,母亲的眼泪夺眶而出......


    TAG: 故事 光阴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5-10 03:57:14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5-07 05:52:30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5-02 04:43:48
    -1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7-05-01 20:57:10
    -5
    引用 删除 Guest   /   2011-10-11 22:51:07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