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绝句•改稿
  • 秋雨秦州(图)
  • 书法欣赏(图)
  • 秋祭伏羲(图)
  • 纪检监察干部如何立威!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9)(图)
  • 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4)(...(图)
  • 大美新疆行摄特克斯——【八卦城】(1)(图)
  • 《短篇小说》2019年09期发表小说《小暑》...(图)
  • 千年之恋(二)(图)
  • 8月21日月沐征联
  • 甘肃省妇联调研麦积区巾帼家美积分超市建...(图)
  • 码头河,清澈的溪水让人心醉(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8)(图)
  • 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3)(图)
  • 行摄新疆最美公路——【独库(独山子—库...(图)
  • 【壮丽七十年】走在乡间的大道上——文/...(图)
  • 天水新华户外俱乐部第178期活动—青鹃湖...(图)
  • 寻根问祖陇西行:李家龙宫谒圣迹!(图)
  • 天水杜甫研究会首届会员书画展今日在秦州...(图)
  • 《散文选刊》2019年09期发表散文《千秋铸...(图)
  • 惠州风光摄影——【雅居乐 白鹭湖】(27)(图)
  • 行摄新疆最美公路——【独库公路】(7)(图)
  • m美国纽约风光摄影——【曼哈顿】(2)(图)
  • 长篇小说连载 寂寞让我如此美丽 第二章

    上一篇 / 下一篇  2009-09-09 21:07:27 /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

          第二章   嗜血的不仅是蚊子

       傍晚,这是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候。白天的闷热渐渐散去,日落西山,晚霞似锦。平江,这座古老的小镇笼罩着一片祥和、宁静。周彗和陈曼坐在操场中央的草坪上,其他的老师,三三两两,或散步,或闲谈,校园中那些不知名的热带植物间,弯弯曲曲的林荫小道上,随处可见悠闲的身影。

       平心而论,这是周彗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漂亮、最幽雅的校园。二十多天前,当周彗第一次走进校门时,她惊喜地睁大了眼睛。被黑色的、高大的镂花栏杆所包围着的,是一座绿树成荫、草坪遍布、鲜花盛开的校园。散布在校园各处的楼群,有着尖尖的哥特式楼顶,交错升腾的楼层散发出浓郁的欧式气息。所有的建筑只有两种颜色:乳白色和蓝色。在大面积的乳白色墙体上,勾勒着蓝色的边角,纵横交错的天桥将每一座楼在空中连接起来,楼群之间是铺着大理石、有着乳白色廊柱和廊顶的回廊。每根廊柱上缠绕着各种藤本植物,浓翠欲滴,绿意逼人。一眼望不到边的校园,全部是方砖铺地,这些彩色的方砖在成行绿树的掩映中更显鲜艳夺目。校园的各个角落,散布着古雅华贵的路灯。它们都有着黑色的灯杆,高高的杆顶上是尖顶方体的玻璃灯罩。随处可见的花园内姹紫嫣红。晚上,园内的地灯亮起,这些娇艳的红、青葱的绿在灯光的映照中更显出别样的韵致。特别是鲜红的塑胶跑道,红得是那样不真实,几乎让人不忍心去踩。当周彗小心翼翼地抬脚走进跑道时,她感觉脚下软绵绵的,似乎踩在了地毯上,但又分明比地毯多了几分弹性。环形跑道中心,是宽阔的草坪。经过人工精心修剪的草坪,全然没有了野草的蓬勃和野性,温顺的、整齐的、干净的好像不是生自土地,只有那毛绒绒的质感提醒你它们的根就在泥土之中。

       此刻,周彗和陈曼就坐在这片草坪上。她们没有说话,背靠着背,各自想着心事,当然,也许什么都没有想。她们太累了,这片刻的宁静、片刻的放松太难得了。周彗望着晚霞映红的天边,那种红极富层次感。从浅红到深红再到紫红层层过渡,依次铺排,将天空渲染得十分华美。天地相接处,是一汪碧水,那是校园的人工湖。此刻,它就像一颗晶莹的蓝宝石,辉映着湖面上燃烧的晚霞,呈现出极其绚丽的色彩。湖的周围,杨柳依依,柔丝轻拂。树下有三五成堆的青石,俨然一处休闲佳境。但是,二十多天前,这里不过是一片开阔的平地。这个人工湖,耗费了大家十几天的时间。这里的每一锹土都是周彗他们亲手所挖。几乎每一个人的手掌心都磨出过血泡,血泡破了,血水流了,先是钻心的痛,当新的血泡出现时,那种痛慢慢的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新鲜的茧子。“想什么呢?”陈曼问。“你呢?”“我在想妈妈烧的醉虾,红艳艳、油汪汪,真香啊!”陈曼咂咂嘴巴,似乎真的将美味咽到了肚里。周彗笑了:“你也算本地人,怎么也吃不惯食堂的菜?”“总归和妈妈烧的味道不一样,”“那倒是,”“哎,你们家乡都有什么好吃的?说说看。”陈曼用肘子捅了捅周彗,周彗一下来了兴致:“说到吃,那可多了去了。什么呱呱、凉粉、面皮、碎面、馄饨......"周彗扳着指头如数家珍。陈曼说:“你光说名字,我也听不出所以然来。这样,你挑一种最有代表性的,具体说说。”周彗沉吟片刻,“嗯,要说有代表性的,那也很多,就说我们兰州的牛肉面吧!光是熬汤,就非常讲究。选上好的牛肉,配以新鲜的牛骨,当年的花椒、茴香、桂皮、大料、生姜、丁香等各种调料,精心熬制的牛肉汤,那可是香飘十里。有些家传秘方,能保证肉汤经年不腐,鲜嫩如新,这些秘方可都是不外传的。汤煮好了,第二关是和面。面得是当年产的精制小麦,有淡淡的麦香,磨成面粉,并不是很白,你看现在市场上出售的面粉,看起来很白,其实都是放了添加剂。真正醇香的面粉,是白中透着微黄的。面和好了,还要‘醒面’,捂盖几个小时,这样面才有弹性。拉面是一门技术,技术过硬的拉面师傅,拿一块面团‘咣’一声丢到案板上,左右开弓,三团两揉,面团已成长条状,然后两臂上扬,一拉一拽,一块面就像长在了他手上,变宽变细,要短要长,都在眨眼的工夫完成。你要宽,可如皮带,你要细,能比头发还细。远远的,‘唰’一声,一把面丢进了热气腾腾的大铁锅,热浪中打个滚,一双竹筷挑起面条放入大海碗,就见一只长柄铁勺伸进滚开的牛肉汤,‘哗’,一勺肉汤浇到碗里。紧接着,那师傅动作麻利地捏起一撮剁好的牛肉丁、一撮碧绿的芫荽、一撮新鲜的蒜苗,依次洒进碗里。最后,还要淋一勺香喷喷、红亮亮的油泼辣椒,一碗香气扑鼻、红红绿绿的牛肉面就到了你的面前......”陈曼深深地吸了吸鼻子:“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口水都要下来了,没听说过这么好吃的面。”“西北人最爱吃面,所以面条的做法也很多,哪像这里,好不容易说吃面吧,却又不伦不类,难以下咽。”周彗深深地叹了口气。

       悠闲是暂时的,一会儿,他们还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去佘山森林公园,佘山宾馆是他们目前的住处。既然是宾馆,自然不可能长住,那么,他们以后真正的住处到底在哪里呢?谁也不知道。

       夜幕笼罩了校园,路灯亮起,夜色中的花园、洋房、鲜花、草坪脉脉流淌着漫不经心的贵族气息,在这种气息中昏昏欲睡的,是疲惫不堪的人们。石椅上、花园边,甚至在色彩缤纷的砖地上,大家你靠我、我靠你,东倒西歪地打着盹。九点多钟,三辆依维柯在大家的欢呼中驶进校园。突然清醒了的人们一挨到松软的座椅,就进入了沉沉的梦乡。车子在人们的睡梦中驶向茫茫的黑夜……

     

       佘山国家森林公园,听起来很气派,在来上海之前,周彗就在什么杂志上见过其图片和介绍,自然算得上国内著名的风景区了。当时的她,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亲临此地并入住其腹地,而且一住就是近一个月。入住当晚,周彗就体无完肤——

       那天下午,校方通知大家晚上的驻地在佘山森林公园,大家兴奋异常。这些在书堆里长大的小知识分子,浑身浸淫着浓浓的“小资情调”,他们对所有与浪漫有关的东西都感兴趣。他们所向往的田园风光、绿林野趣、袅袅炊烟、牧童短笛在钢筋水泥包围的城市中已难觅踪影。如今,真是天赐良机,个个欢呼雀跃,争先恐后地挤进校车,一路欢歌,向着心中的胜地疾驰而去……

       平江和上海所有的城镇一样,人烟密集的地方,道路总是古老陈旧的,但在远离中心的地方,新修的大道又宽又平,道路中间的隔离带里永远鲜花盛开,春意盎然。汽车沿着开阔的大道飞驰了近一个小时,渐入林区。仅容两车并行的小路两旁,叫不上名字的大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那些树的躯干、枝条都像大麻花一样扭曲着,“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汽车好像在绿色的大棚里穿行。棚顶低垂的枝叶划过车顶,司机严波放慢了速度。

       当汽车在路旁一个大院里停下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借着院子里的灯光,周彗看见眼前一栋楼房,这就是佘山宾馆了。

       周彗和陈曼住进了一个标准间。房间不大,倒也舒适。周彗特意察看了一下卫生间,浴缸、马桶还有水池台面都很干净。周彗刚想躺一会儿,陈曼从卫生间出来,神情懊恼:“坏了,大姨妈来了,没带卫生巾,怎么办?”周彗说:“哎呀,我也没准备,要不,咱们看看附近有没有超市。”她们问了宾馆的服务员,那人告诉她们,距此地一里外有一处街市。

       周彗和陈曼走出宾馆大门。虽然是在林区,而且是晚上,却依然很闷热。周彗穿着裙子,后背还在出汗。糟糕的是,路上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交错缠绕的参天大树像一把把巨伞,将她们笼罩在无边的黑暗中。周彗突然有点头皮发麻,她有点后悔和陈曼冒冒失失出来。但她比陈曼年长几岁,所以尽管心里害怕,还不能表现出来。突然,一声奇怪的鸟叫划破寂静的夜空,陈曼吓得叫出了声,周彗知道,她和自己一样紧张。

       等周彗和陈曼回到宾馆,已经快十二点了,浑身是汗的她们迫不及待地钻进浴室。周彗发现,自己的胳膊、大腿,直到脚背,布满了蚯蚓状的、紫红色的斑点,用手一摸,凸起的斑很硬、很痛,周彗惊出一身冷汗。陈曼看过,让她不要害怕,说是蚊子咬的。因为陈曼穿的长裤,所以幸免于难。整整一个晚上,周彗浑身又痒又痛,而且越挠越痒,很多地方都挠破了,看起来鲜血淋漓,颜色怪异,甚是恐怖。

       白天,周彗见到了这种闻名于佘山的毒蚊子,个头有蜻蜓那么大,看起来很凶猛,果然名不虚传。

     

       今天的周彗,和所有人一样,对于去佘山住宿已经毫无兴趣。说来是住在旅游胜地,可谁能想到,他们至今未识佘山真面目,没有做过真正意义上的游客。原因很简单,每天早上五点钟,他们就得起床,乘车去学校。等晚上回来时,夜幕四合,人困马乏,谁还有力气有心情去观景呢?周彗现在也练就了上车即睡的功夫,一觉醒来,人已到了佘山。

        洗漱完毕,已近午夜。刚刚上床,有人敲门,周彗开门一看,原来是李崎。这个江西小伙,早在六月间周彗在人民广场附近的远东饭店常驻招生时就认识,当时他住在虹口区,负责那一片的招生。一来二去,他们就熟识了。等到了学校,关系自然比一般人更近一些。让周彗纳闷的是,李崎身后,站着一个穿粉红色睡衣的、羞羞答答的小媳妇。李崎搓着两只手,一个劲儿说:“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来打扰你。是这样,这是我爱人,今天从老家来看我。能不能让她在你这里住一晚?”周彗很奇怪:“你让康胜利去别处住,你们俩住一块儿不就行啦?”李崎苦笑了一下,似有难言之隐。周彗开玩笑地说:“我想康胜利不至于不乐意吧!”“那倒没有,绝对没有!老康是个大好人……”看他语无伦次的样子,周彗不便再问,就把李崎的爱人迎了进来。

       清晨五点,周彗准时来到院子里候车。远远看见小树林间的摇椅上躺着一个小男孩,看样子睡着了,周彗知道,那是王建强八岁的儿子,和王建强同时来学校的还有他爱人赵晓红。王建强惹人讨厌,他儿子倒眉清目秀,讨人喜欢。小家伙太困了,每天陪着父母熬夜,天不亮就得起床,常常在等车的时候,站着就能睡着。周彗实在不明白,两口子出来闯荡本就不易,为什么要让孩子跟着受苦?难道不能等自己稳定了再接孩子出来吗?

       康胜利的出现打断了周彗的沉思,他一脸的忿忿之色,压低嗓门对周彗说:“那个王建强,真他妈不是人!”周彗不解的看着他,康胜利接着说:“昨晚我都给李崎说好了,我去隔壁挤一宿,让他和爱人住一晚上。你猜怎么着?他妈的王建强愣把人爱人赶了出去!”周彗惊讶得睁大了眼睛。“他说什么学校规定不得随意留宿外人,”周彗很气愤:“王建强、严波不都是夫妻共住吗?为什么别人就不行呢?”“就是嘛,李崎可是新婚,他蜜月都没度完就来上海了。这样做,太不人道了……”

       汽车沿着熟悉的路线向学校驶去,周彗望着窗外碧绿的田野、被甩到车后的、渐行渐远的村舍,思绪万千……

        从六月份接到面试通知,经过长途跋涉,经过面试、笔试、试讲等一道道程序,直至挂上“上海市民办英才学校”的胸卡,周彗来到上海已经快三个月了。在这近百个日夜里,周彗经历了很多个意想不到:想不到在《人民教育报》上刊登大幅招聘广告的英才学校其实还是一个摇篮中的婴儿,除了一座漂亮的校园,没有一个学生;想不到自己被正式聘用后马上派驻远东饭店开始招生工作。最让她想不到的,是这二十多天的经历:挖土、运沙、搬砖、砌石……这些平生从未干过的力气活几乎让她脱了一层皮。校长陈亦平在教师会上一再要求大家“转变观念”,但周彗的这个弯就是转不过来。在她的印象中,老师偶尔参加一些义务劳动,是应该的,也是责无旁贷的。但像这样大张旗鼓、真刀真枪、长时间地干体力活,她还是接受不了。身体的负荷尚在其次,思想上的疙瘩越积越多。周彗自问:莫非自己在落后的大西北呆得太久,跟不上大上海的观念?直觉告诉她,不是自己的观念出了问题,是校方的观念出了问题!在招生宣传中,他们声称他们全力打造的是“一流的贵族学校”,培养的是未来的贵族,社会的精英。自然,这些在招生广告中被宣称为“从全国各地经过层层选拔,万里挑一的优秀教师”不在贵族之列。王建强不是再三强调:学生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显然,他把所有老师,包括他自己都降低到了奴隶、或者说是乞丐的地步。他以“众人皆醉,唯我独醒”的姿态提醒大家:收起你们可怜的自尊吧!没有这些贵族少爷、小姐的恩赐,你们什么都不是!你们不是要为人师表吗?你们当然得衣着光鲜、风度翩翩,你们当然得仪表堂堂、妙语连珠,否则,以你们土里土气的打扮,寒酸的谈吐,你们有什么资格站在贵族学校的讲台上?因此,支撑你们光辉形象的,只有这些少爷小姐的钱包。既然如此,你们为这些衣食父母做做苦力,是天经地义的……不是有老师提出抗议了吗?行啊,你骄傲,你清高,你可以走人啊!没有人强迫你来这里。从大兴安岭到黄土高坡,从吐鲁番到渤海湾,你们哪一位不是心甘情愿、千里迢迢奔着大上海的金字招牌而来?又有哪一位不是在被挑选的苛刻目光中惴惴不安、心如鹿撞?一旦被聘用,哪一位不是欣喜若狂,如范进中举般手舞足蹈?所以,收起你的书生意气吧,承认现实,接受现实,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TAG: 长篇小说 连载 美丽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