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停水通知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广东潮州名人——【饶宗颐学术馆】(4)(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澳洲金店】(...(图)
  • 广东潮州名人——【饶宗颐学术馆】(3)(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澳洲金店】(...(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七绝 采莲(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疏芬山金矿】...(图)
  • 广东潮州名人——【饶宗颐学术馆】(2)(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疏芬山金矿...(图)
  • 广东潮州名人——【饶宗颐学术馆】(1)(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广东潮州风光——【韩文公祠】(3)(完)(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疏芬山金矿】...(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2)(图)
  • 残荷听雨(图)
  • 停水通知
  • 广东潮州风光——【韩文公祠】(2)(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疏芬山金矿】(2)(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1)(图)
  • 广东潮州风光——【韩文公祠】(1)(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fg——【疏芬山金矿】(...(图)
  • 大宋音乐总监周邦彦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2-01-12 16:03:58 / 个人分类:散文

    大宋音乐总监周邦彦

     

    秋阴时晴向暝。变一庭凄冷。伫听寒声,云深无雁影。更深人去寂静。但照壁、孤灯相映。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

    ——《关河令》·周邦彦

     

    邦之彦兮,出自《诗经》之《郑风·羔裘》,意思是国之栋梁。当初给周邦彦取名字的人当然心怀理想,这也是所有新生儿都会接受到的祝福,能不能实现,那是另一回事。

    不过,周邦彦还真在26岁那年一鸣惊人。

    1083年,杭州人周邦彦已经在汴京太学就读几年了,这几年大学不是白念的,他铆足了劲,在交作业时献了一宝,盯准的目标只有一个:大宋第一人宋神宗。

    但是,一个在读学生怎么可能见到深宫帝王呢?周邦彦心里有数,他沉住气等了几天,果然,有人传唤他入宫觐见。

    周邦彦心中大喜,知道是自己的献宝起作用了。他的宝是什么呢?就是一篇7000多字洋洋洒洒的《汴都赋》。

    汉赋擅长的本来就是铺陈渲染,气势磅礴华丽,极富感官冲击力。以周邦彦博涉百家之书,诗词歌赋无所不通的天才,《汴都赋》将汉赋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当神宗命人在大殿之上高声朗诵时,众人齐享听觉盛宴,一座车水马龙商贾云集的一线都市宛若眼前。

    汴京当时的常住居民有10万多户,百万以上人口,比汉唐京邑民庶,十倍其人矣,不但是全国人口最多的城市,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汴京城的文化生活风生水起,有文艺活动的专门场所瓦子勾栏。说书、小唱、杂剧傀儡、讲史、小说、散乐、舞蹈、影戏、杂技等各门艺伎你方唱罢我登场,日夜不休,大型瓦肆可容数千人。东角楼街南桑家瓦子,近北则中瓦,次里瓦。其中大小勾栏五十余座。内中瓦子、莲花棚、牡丹棚,里瓦子夜叉棚、象棚最大,可容数千人。市肆也极是发达。据《东京梦华录》记载,东华门外,市井最盛,……凡饮食、时新花果、鱼虾鳖蟹、鹑兔脯腊、金玉珍玩、衣着,无非天下之奇。其品味若数十分,客要一二十味下酒,随索目下便有之。其岁时果瓜、蔬茹新上市,并茄瓠(一种葫芦,嫩时可食)之类,新出每对可直三五十千,诸阁纷争以贵价取之。每天有成千上万头猪被赶入城中肉市待宰,每日消耗的鱼达数千担。夜市生意也很红火,往往直到三更方散,市场交易,动辄千万。城中店铺达6400多家。为活跃经济文化生活,放宽了宵禁,城门关得很晚,开得很早。街上每隔二三百步设一个巡警岗,日夜巡逻。

    坐拥这样一座俾睨天下的王者之城,35岁的神宗当然自信满满得意洋洋。如今,周邦彦恰到好处献上一曲颂歌,神宗龙颜大悦。

    尤其是,周邦彦还赞美了王安石变法,更加勾起了神宗未了的情怀。

    与其说神宗与王安石是君臣,倒不如说二人是知音,是战友。一场联手,虽也有些成效,可是,伤心更甚:王安石离开汴京已经七年了,自己对内孤军坚守,对外西夏虎视,内忧外患中,他更加怀念老战友。

    周邦彦唱响主旋律,深得帝王心,神宗一高兴,周邦彦立马从大学生变成了大学助教。

    消息传到老家杭州,周邦彦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中国人历来有以官为本、以官为贵、以官为尊的思想,同样一个周邦彦,虽说他那些少年朋友都知道周邦彦书读得多,文章写得好,在家乡很有名气,但毕竟也就算民间高手,大家议论议论也就算了,加上他这个人放荡不羁,没有谁真把他当大拿。现如今,国家最高领导人点名提拔了他,还在中央办公厅会议室传达学习了他的文章,这待遇还了得。一夜之间,学生变成了老师,而且是国家最高学府的老师,世上再有谁能有这本事?

    神宗盖章,意味着周邦彦的才华得到了官方认证,在家乡人眼里,他的形象马上高大威猛了,须得仰视才见。可见,文章写得再好,若是不拿个大奖,当个作协主席什么的,一般人还是没觉得你有多厉害,毕竟,绝大多数读者都是一般人。

    获得皇帝首肯,相当于拿了国家级一等奖,周邦彦一时风头无限。

    问题是,仅仅过了两年,神宗就病逝了。被逐出京的旧党(保守派)纷纷回朝,(新党)改革派被强力打压。

         大宋朝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我们在教科书中见过的那些大咖几乎都卷入过新旧党之争,这些文艺界的明星,坚持自己的政见也是霸气,互不相让。

    从仁宗到神宗时期,君子满朝才子如云的同时,各路大咖分立两派:旧党人物有宰相吕夷简、司马光、苏轼等等,新党代表有范仲淹、韩琦、富弼、欧阳修、王安石、沈括等等。几十年里,两派角力,各有输赢,不是新党把旧党们逐出朝堂,就是旧党卷土重来新党退避三舍。孰胜孰负与当朝皇帝的态度息息相关。

    改革派的领头羊神宗一死,10岁的儿子宋哲宗继位,一贯反对变法的高太后垂帘听政,当即召回保守党领袖司马光为相,司马光铁腕之下,凡是王安石颁布的新法一概废除,凡是变法派朝臣一概罢免。在司马光执政一年多内,新法几乎废除殆尽,30多名新党人物被赶出朝廷。

    正所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汴都赋》曾经给周邦彦带来多大风光,如今就有多大风险,他理所当然被视为新党。

    京城肯定呆不住了,此后将近10年,周邦彦一直在安徽、湖北等处的小地方讨生活。

    风水轮流转,哲宗18岁时,高太后去世,少年皇帝终于可以甩开膀子由着性子大干一场了,他的基本思路就是:高太后的敌人,就是他的朋友,高太后曾经反对的,他必须拨乱反正。

    哲宗为什么如此逆反呢?

    高太后听政时,军国大事都由她与几位大臣处理,哲宗没有任何发言权。朝堂上,哲宗的御座与高太后座位相对,大臣们永远都是背朝哲宗,哲宗等于是看了近10年臣子的后背和屁股,所以,朝堂之上,哲宗的存在感是零。

    生活上,高太后总是教育哲宗不要早恋,专门打发了二十个老宫女伺候哲宗,还动不动让哲宗到她房间里睡觉。白天,面对的是一帮年老色衰暮气沉沉的大妈,晚上也不得自由,太后寝宫规矩当然很多。十几岁的少年,正是情窦初开生机勃勃的年龄,哲宗的郁闷恼恨可想而知。

    哲宗尤其不满的,是高太后对待其生母朱氏的态度。哲宗即位后,神宗向皇后被尊为皇太后,朱氏却只被封为太妃,没有给予应有的级别,母以子贵在哲宗这里打了折扣。

    高太后刚一死,哲宗就召回神宗变法时的重要人物章惇,追谥王安石为"",允许其配享神宗庙廷 ,同时,追贬司马光,把苏轼、苏辙等旧党打发到岭南一代蛮夷之地,甚至直指高太后"老奸擅国" ,欲追废其太后称号及待遇。

    因为对高太后的仇视,进而仇视旧党所有人,司马光、苏轼等人名头再大,在哲宗手里几无翻身的可能。

    新党人物扬眉吐气,周邦彦重返朝堂,开始在国家图书馆上班,直到七年后哲宗去世,周邦彦一直在文化机构任职,也算安逸。

    往大了说,个人的命运当然会被时代所裹挟,往小了说,职场之上,上司的好恶往往决定下属的悲欢,更何况,面对的是有生杀大权的皇帝,万般小心都可能惹火烧身。偏偏周邦彦这个人,打小就有些狂放之气,风流的紧,遇到更加风流的文艺皇帝宋徽宗,不知避退,反倒生出那么一桩花边新闻。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剥橙子的李师师,调音的徽宗,袅袅的熏香,还有,师师留客的婉语,都被藏在床下的周邦彦听到了。

    女朋友接待自己的顶头上司,自己被堵了门,只能狼狈地躲起来,心里的酸,心里的恼,丝丝缕缕渗透进一阕《少年游》。几日之后,师师莺啼婉转,把这曲新词唱与徽宗,徽宗一听,这不是师师和自己说的私房话吗?怎的几日之间成了东京城里的流行歌曲? 

    徽宗一生气,就把周邦彦赶出了京城。

    师师很聪明,过了一段时间,她趁徽宗正高兴,又唱了一首新曲: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沈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徽宗打着拍子,越听越动心,听师师说这首《兰陵王》的词曲作者都是周邦彦,徽宗很是感叹,觉得这样一个文艺高手还是得留在京城,于是将周邦彦提举大晟府,这就相当于大宋朝的音乐总监了。

    其实,这段故事中,《少年游》、《兰陵王》是真的,提拔周邦彦当了皇家乐府的领导也是真的,至于其它,那都是后人的附会了。

    徽宗微服出行,是秘密出行,而不是孤身出行,安保工作是前提,哪里可能让周邦彦藏得住。再说,从流传的实物和壁画看,宋代的床周围有间柱、栏杆,还有围板,床体有箱形壸门结构和四足形结构。箱形壸门是全封闭的,进不去。四足结构的塌面,离地面极低,空间逼仄,根本藏不下一个人。

    况且,以现存资料推测,李师师在公元1080年前后就红极一时了,这时候,徽宗还没出生呢,就是说,师师至少比徽宗大二十岁,当徽宗知晓风月之事时,师师已经四十岁上下了。不过,在师师的颜值高峰期,周邦彦二十几岁,秦观三十多岁,晏几道四十来岁,正是谈情说爱的好年龄,他们倒是确实和师师有交往,而且都为这位“眉共春山争秀”的佳人填过词写过诗。

    撇开古代群众的八卦热情不论,还是说周邦彦。

    《少年游》描摹对象虽然不是师师与徽宗,但其场景应该是青楼之地,彼时,文人的红颜知己多在青楼,此类题材的作品实在太多,为什么这一首名气这么大呢?

    高手出笔往往却从低处入手,比起那些香艳浓稠之作,周邦彦的写生手法独一无二,特别是曲中人款款动作,低低相问,清新动人,如在眼前,这样一等一的功夫,寻常之辈焉得如此?

    直到南宋享国的百余年间,教坊歌女青楼艺伎仍在演唱周邦彦的词曲,以流行歌曲的生命力论,可谓坚挺至极了。在同时代词人的作品早已淘汰的情况下,周邦彦仍然荣登百年之后的流行榜,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的音乐造诣非同寻常。

    以苏轼为代表,豪放派填词往往横放杰出,自是曲子中缚不住者,情至深处,常常突破格律,这是情感表达的需要,也是苏轼的不拘一格率性潇洒,但是在演唱的时候,容易带来阻隔,词与音乐不大熨帖。

    周邦彦则另有主张,尤其重视词与音乐的结合,严守格律,读来抑扬变化和谐婉转,绝无吐音不顺而拗口的地方。这种词本身就富有音乐美,同乐曲能够完美融合。因为朗朗上口极易学唱,所以,当时上至贵族、文士,下至乐工、歌女,都爱唱周邦彦的词。

    自从当了大宋音乐总监,周邦彦成为专业词曲家,更加精雕细琢,研音炼字,在审订词调方面做了不少精密的整理工作,自创了《六丑》等新词牌。徽宗听到这首曲子后,觉得很好听,但是又不明白为什么叫《六丑》,于是专门向周邦彦请教,周邦彦说,这个曲子冲犯了六个宫调,那都是最好听的长调了,可是要唱好它并不容易。昔日高阳氏有子六人,富才华而貌丑,故以此命名。

    徽宗也是音律高手,没有两刷子是入不了他的法眼的,周邦彦能和他经常切磋交流,也算是棋逢对手。

    虽然徽宗贵为一国之君,可是,当他和周邦彦调琴试音时,两个人谁都不会料到,大宋朝的领袖未来一日居然被掳北境,受尽屈辱。

    与徽宗相比,周邦彦是幸运的,虽然早期也曾受党争牵连,但是总体运命还算平顺,特别是在徽宗手下搞专业创作的几年,社会地位社会影响都达到了人生巅峰。

    他死后六年,徽宗被俘,北宋沦亡。

    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苏幕遮》

    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字句之圆润,足以流传千古。

    周邦彦的一生,虽然身处隐患重重的北宋末年,但是他以才华获名获利,基本上没有太过艰难的日子。即便在他晚年,因为得罪蔡京而被贬出京城,但其官场生涯终结于“提举鸿庆宫”,仍然可以说得了善终。

    朱熹、范仲淹的儿子都曾经担任过“提举鸿庆宫”。 鸿庆宫是赵匡胤在南京(今商丘)所建的赵宋宗庙,后来成为皇族祭祀先祖的原庙,主管鸿庆宫事务的官员称为提举。这个职位事务不多,比较清闲,但对任职人要求很高,要么是皇族,要么是德高望重的老臣,要么是学识渊博的文坛巨匠。宋徽宗的堂兄弟赵令稼、大书法家米芾、博士游酢、龙图阁待制陆蕴、著名文学家晁补之、理学家朱熹、范仲淹的三儿子等都先后担任过鸿庆宫提举。

    所以,周邦彦的词作,总体风格比较清圆自在,有一种怡然独立的悠闲,没有经历过激烈的政治风波和人事打击,他有足够平和的心境潜心音律钻研技法,虽说在题材上没有新意,但是,其成熟的音乐艺术技艺运用于诗词创作上,使他成为北宋婉约词之集大成者,王国维也把周邦彦比作词中老杜

    梅雨霁,暑风和。高柳乱蝉多。小园台榭远池波。鱼戏动新荷。
    薄纱厨,轻羽扇。枕冷簟凉深院。此时情绪此时天。无事小神仙。——《鹤冲天》

    佳丽地。南朝盛事谁记。山围故国绕清江,髻鬟对起。怒涛寂寞打孤城,风樯遥度天际。
       
    断崖树,犹倒倚。莫愁艇子曾系。空余旧迹郁苍苍,雾沉半垒。夜深月过女墙来,伤心东望淮水。
       
    酒旗戏鼓甚处市。想依稀、王谢邻里。燕子不知何世。入寻常、巷陌人家,相对如说兴亡,斜阳里。——《西河》

    银河宛转三千曲。浴凫飞鹭澄波绿。何处是归舟。夕阳江上楼。
    天憎梅浪发。故下封枝雪。深院卷帘看。应怜江上寒。——《菩萨蛮》

    朝云漠漠散轻丝。楼阁淡春姿。柳泣花啼,九街泥重,门外燕飞迟。
        
    而今丽日明金屋,春色在桃枝。不似当时,小桥冲雨,幽恨两人知。——《少年游》

    眉共春山争秀。可怜长皱。莫将清泪湿花枝,恐花也、如人瘦。
    清润玉箫闲久。知音稀有,欲知日日倚阑愁,但问取、亭前柳。——《一落索》

    叶下斜阳照水。卷轻浪、沈沈千里。桥上酸风射眸子。立多时,看黄昏,灯火市。
       
    古屋寒窗底。听几片、井桐飞坠。不恋单衾再三起。有谁知,为萧娘,书一纸。——《夜游宫》

    出林杏子落金盘。齿软怕尝酸。可惜半残青紫,犹印小唇丹。
    南陌上,落花闲。雨斑斑。不言不语,一段伤春,都在眉间。——《诉衷情》

    ……

    从周邦彦传世的186首词作中随意撷取二三,读诵之后,其音律和谐、节奏明朗的特点十分清楚。既没有冗长到让人一口气接不上去的拖泥带水,也没有逼仄突兀到让人气息郁结不得痛快的欲言又止,从语感到韵律都把握的恰到好处,这背后的支撑就在于周邦彦不仅仅是一个词作家,他还是杰出的音乐家。

    宋王室南渡以后,大量歌词乐谱散失,文人词也逐渐脱离歌唱体系走向纯粹的案头化,这时候,很多词人的词作都淡出了歌坛,唯有周邦彦,不仅仅是乐坊歌姬仍然在演唱他的词作,就是市井民间,也常常能听到“人唱《西河》”。

    “读先生之词,于文字之外,须更味其音律。今其声虽亡,读其词者,犹觉拗怒之中,自饶和婉,曼声促节,繁会相宣,清浊抑扬,辘轳交往,两宋之间,一人而已。”王国维如是说。这是大师之语,自然正襟危坐很是权威。

    然,当三月堤上鹅黄轻笼,牧人笛声悠扬,“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的歌声回荡在青山绿水之间时,那徜徉于时光深处的词人,当更加快乐更加欣慰吧。

     


    TAG: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22-01-17 10:36:09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