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东潮州名人——【饶宗颐学术馆】(5)(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澳洲金店】(...(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麦苗儿青来油菜花儿黄【游记散文】(图)
  • 停水通知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广东潮州名人——【饶宗颐学术馆】(4)(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澳洲金店】(...(图)
  • 广东潮州名人——【饶宗颐学术馆】(3)(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澳洲金店】(...(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七绝 采莲(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疏芬山金矿】...(图)
  • 广东潮州名人——【饶宗颐学术馆】(2)(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疏芬山金矿...(图)
  • 广东潮州名人——【饶宗颐学术馆】(1)(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图)
  • 广东潮州风光——【韩文公祠】(3)(完)(图)
  • 澳大利亚墨尔本市风光——【疏芬山金矿】...(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寓惠事迹陈列(2)(图)
  • 残荷听雨(图)
  • 停水通知
  • 广东潮州风光——【韩文公祠】(2)(图)
  • 王安石:北去还为客,南来岂是归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1-12-28 15:56:27 / 个人分类:散文

    王安石:北去还为客,南来岂是归

     

     

    雨打江南树。一夜花开无数。绿叶渐成阴,下有游人归路。
    与君相逢处。不道春将暮。把酒祝东风,且莫恁、匆匆去。

                                     ——《伤春怨》·王安石

     

    金陵就是现在的南京,王安石是江西人,但是与金陵颇多缘分。

    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人的故事总是伴随着一座城。人有悲欢离合,城有春夏秋冬,一季有一季的风景,一季有一季的过客。

    于金陵,王安石绝非过客。

    第一次来到金陵时,王安石十七岁,是随了任金陵副市长的父亲王益而来的,当时,金陵名唤江宁。

    说起南京城地名的变迁,也是有些历史渊源的。

    南京,最早就叫金陵。公元前333年,楚威王灭越后,在今天的清凉山上修筑了一座城邑。清凉山当时是金陵山(今名紫金山)的一部分,此城便命名为金陵邑。人们习惯于追根溯源,何况,与之后的建康、江宁、石头城、天京、应天等别名相比,金陵确实最雅致,最有意味,听起来最有文化,所以,虽然北宋时期此地一直唤作江宁,我还是偏爱金陵这两个字。

    王安石和父母定居金陵不过两年,父亲就去世了。1042年,22岁的王安石守丧期满,一举考中进士,此后20年间,一直在淮南、常州等地做官。

    10638月,王安石母亲去世,他辞官回到金陵守丧。守丧期满,王安石却没有回京的意思,依然留在金陵授徒讲学。

    宋英宗继位后,屡次调王安石赴京任职,他均以服母丧和有病为由,拒绝入朝。

    事实上,这时候的王安石不过四十岁出头,正是年富力强,但是他所表现出的消极退让不由让人生疑: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22岁到42岁,王安石一生中的黄金时期,都是在宋仁宗手下做事。

    仁宗之前,没有一个帝王能以为谥号,正是他的宽怀温和才给了众多才子个性张扬的环境,也使很多直肠子得理不让,最后让步的往往是仁宗本尊。比如包拯,他曾经和仁宗争辩,唾沫星子乱溅,仁宗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说,你继续,包拯也不客气,直到得到自己满意的结果。

    按理说,仁宗这样一个有容人之度又很爱才的皇帝,对王安石应该也是不错的,但事实上,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仁宗就是把王安石晾在一边。

    有的人,两两相遇,确认过眼神就知道是对的,有的人正好相反,没来由的就相互不待见,仁宗只是因为王安石试卷上的四个字对他就此不感冒。

    王安石本来是考官圈定的第一名,仁宗抽查卷子,点名要看一看状元郎的文章,这一看不打紧,王安石的状元立马就变成了第四名。

    当年周公对成王说,你还小,以后要和朝中的大臣像朋友一样融洽相处才行,王安石在文章中引用了“孺子其朋”,仁宗很不高兴。

    我猜想,这四个字触到了仁宗的痛处。仁宗即位时只有13岁,确乎“孺子”。太后垂帘长达11年,好不容易熬到太后死了,在范仲淹等一干大臣的努力下,仁宗才得以亲政。王安石这四个字,大概是让仁宗想起了当年太后等人的唠叨,想起了自己的憋屈,所以心里不舒服。

    皇帝这一表态,底下的人当然心知肚明,其后十几年里,王安石一直在京城之外做地方官。

    才华就是口袋里的锥子,藏是藏不住的,王安石到哪个地方都干得风生水起,至于写作上的影响,那更不必说了。早在他17岁的时候,因为好友曾巩的推荐,欧阳修就看到过他的文章,大加赞赏。

    惜才爱才的人总是有的,宰相文彦博实在不忍心一块金子埋没于远方,于是向仁宗举荐,可是王安石主动拒绝了。欧阳修又想举荐他做谏官,王安石以祖母年高推辞。

    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仁宗当年将王安石降格以录的事情,估计还是传到了王安石耳朵里,赌气也罢,任性也罢,王安石也是牛,你看不上我,我也不上赶着追你。

    问题是,笔杆子过硬的人,不说点什么写点什么就是痒痒,1058年,37岁的王安石到底还是没有忍住,趁进京述职的机会,写了洋洋万言的《上仁宗皇帝言事书》。

    在这篇万言书里,王安石对大宋王朝进行了全方位的批判,他以自己多年的基层工作经历,指出王朝积弱积贫的现实,并提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主张对宋初以来的法度进行全盘改革,革除积弊,扭转局势。他还以晋武帝司马炎、唐玄宗李隆基的例子,说明改革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说,如果不进行改革,大宋帝国有可能亡于异族之手。

    仁宗看过之后,只是站在名篇欣赏的角度说,大家风范,写得好哇!之后就撂在一旁了。

    前面说过,仁宗最早对王安石的感觉就不好。事实上,除了考卷事件,王安石还在一次近距离接触仁宗时给仁宗留下了坏印象。王安石在秘书处工作的时候,一次,仁宗请众臣吃饭,饭罢大家一起在御花园钓鱼赏花,宦官无意中把鱼食放在了王安石身旁,结果王安石把一整盘鱼食吃光了。

    王安石自己的解释是:心里想事情,没注意。但仁宗不这么看。他说,误食一粒鱼食还能理解,吃掉一整盘那就是造作,就是故意,想要哗众取宠,这人爱作秀,我不喜欢。虽然王安石未必就如仁宗所想的那样,但先入为主的印象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

    再一个,早年的"庆历新政"也把仁宗弄麻烦了,吃力不讨好,最后还不是失败了。就连范仲淹这样的道德楷模也被迫贬官离京戍边,这个教训给仁宗心中留下了很大阴影,凡是涉及到革新的政策他都要非常小心,非必要不会轻易动作。

    还有,这时候的仁宗已经48岁了,距离他去世只有6年了,在古代,这个岁数已经算步入晚年了,可是,仁宗还没有子嗣,为此,他经常和皇后一起跑头痛哭,压力山大,他哪有闲情逸致去搞什么改革。

    王安石哪里知道仁宗的心思啊,他对仁宗失望极了,从此不再对这个人人爱戴的皇帝抱什么幻想。可是,王安石的名气实在太大了,大到朝廷无法视而不见,于是多次委任他为国家图书馆馆长,王安石就是不去。

    106111月,朝廷又委派王安石与司马光同修起居注,也就是每天长伴天子左右,记录仁宗的一言一行。司马光在连上五道辞职书被拒之后,老老实实的前去报到。

    王安石呢,五辞被拒之后,仍不赴任,甚至一听到有人来,立马开溜。差官直接把委任状放到王安石办公桌上,王安石一见,命令手下人拿着委任状追还使者。

      仁宗气坏了,王安石连上八道辞职申请,他都不理。呵呵,这个仁宗也是可爱,君臣斗气能斗到这份上,恐怕也只有仁宗有此雅量,一般皇帝,早就龙颜大怒,杀人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仁宗呢,气得不行了,最多也就是转过脸去给人一个后背。

    见确实推不过去了,王安石不情不愿的在仁宗身边待了半年,实在是写东西写的太不同凡响了,仁宗就直接升任他做了大秘,替自己起草诏书。

    看来,仁宗始终是把王安石当一个写手看待的,对于想在政坛上一展抱负的王安石来说,即便仁宗获得了全天下人的好感,他们君臣始终无感,所以,仁宗是范仲淹、包拯等等很多名臣的知音,却不是王安石的伯乐。

    现在,我们应该理解了,为什么,王安石守丧期满仍然滞留金陵了,实在是,京城连同那个坐在大殿上的人对他没有吸引力。

    有意思的是,仁宗是和王安石的母亲同一年去世的,而且,仁宗先于王母四个月而逝,就是说,王安石服丧的三年,恰恰也相当于英宗在位的时间长短。

    一方面,古代丧葬制度严格规定,服丧三年不得外出工作,另一方面,英宗在位竟然只有不到四年,这一对君臣之间的缘分甚至还不如仁宗与王安石,1067年正月,王安石都没来得及赴京面圣,36岁的英宗就英年早逝了。

    金陵服丧三年,王安石广收门徒,陆游的爷爷就是他的学生。同时,著书立说,与韩绛、韩维、吕公著等大族巨室交往,人力资源和声名越来越丰富响亮。

    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做了对的事,人们称之为机遇,对于王安石来说,这个对的人就是宋神宗。

    人对了,一切就都顺了。

    20岁的神宗赵顼刚刚即位,就任命王安石为金陵市长,王安石以“疾尚未瘳”为由推辞,向神宗递了《辞知江宁府状》。神宗未允,并“三使往聘”,王安石才受命。

    市长的官帽还没捂热,年轻的皇帝感觉还不足以表达自己的诚意,于是立即又提拔王安石进了中央秘书处,也就是翰林学士,从此,神宗就可以天天见到王安石了。

    说王安石是神宗的偶像并不为过。当年,王安石那篇万言书,被仁宗闲置案头,却成了10岁的小赵顼最喜欢的读物,他爱不释手,日夜揣摩,对作者神往之至。之后,四处搜罗王安石的文章成了他的一大快事。

    眼见得王安石受到仁宗冷落,英宗时期,王安石又在守孝,这样一个人才迟迟得不到重用,赵顼百爪挠心却又无可奈何。

    如今,虽然赵顼才是弱冠之年,可是,他大权在握,谁也无法阻挡他与偶像联手干一番大事的决心和勇气。

    10684月,王安石入京受命,神宗第一时间召其进宫。两个人就大宋政治、财政、经济以及军事等方方面面的问题秉烛长谈。雄心勃勃深怀理想的年轻皇帝深感王安石就是能与自己成就大业的人才,而王安石也被神宗励精图治、富国强兵的远大抱负所折服,君臣都有一种相见恨晚惺惺相惜的感觉。

    10692月,神宗任命王安石为副宰相,变法拉开序幕,神宗的鼎力支持,使王安石开始了从文学巨匠到政治大家的华丽蜕变。

    1070年,神宗又提拔王安石为宰相,一时间,王安石权倾朝野,农田、水利、青苗、均输、保甲、免役、市易、保马、方田等新法先后颁行天下,变法进入高潮。

    短暂的高潮之后,各种保守势力开始强力反击,阻力越来越大,改革派内部也意见不一,两位太后甚至给神宗哭诉说“王安石乱了天下”。

    神宗毕竟才20岁出头,有些顶不住了。作为一国之君,他不能仅凭一腔激情办事,稳定皇位是第一位的,为了平衡新旧两派的关系,神宗不得不妥协,10744月,神宗免去了王安石的宰相之职,王安石重又做回了金陵市长。

    10752月,王安石再次拜相,但是,支持他的人越来越少,改革派也四分五裂,变法举步维艰。勉强维持了一年,王安石的长子突然病故,筋疲力尽的王安石再次辞去宰相,扶着儿子的灵柩一路南下,将其归葬江宁。

    此后,直到王安石去世,十年时间,他再也没有离开江宁。

    这个反反复复的过程,也是神宗与王安石关系起起落落的过程。看得出,神宗的确是在尽力支撑局面,尽力为王安石扫平路障,奈何有心无力,不能力挽狂澜。

    在此过程里,我们多次看到一个地名:江宁。不错,这个古称金陵的地方,几乎可以称得上王安石的避难所了。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这首《桂枝香》,题目是金陵怀古,怀的是什么呢?杜牧《泊秦淮》中有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因此,所谓商女之音,其实就是亡国之音。王安石身在金陵,心怀天下,可是,当时又有几个人能看到王朝之下潜伏的危机呢?

    怀古怀古,又何尝不是伤今?

    金陵,东吴、东晋、南朝之宋、齐、梁、陈以及五代时期的南唐都曾在此建都。汉民族危亡之际,往往选择金陵暂避,历史上曾数次庇佑华夏之正朔,是四大古都中唯一未做过异族政权首都的古都。到了宋代,仁宗赵祯做皇子时的封地也是金陵,也算龙兴之地,它与北宋都城汴京一南一北,形成并肩之势。

    所以,担任金陵市长的人都是优中选优。官场上的人心里都清楚,有了金陵之任的阅历,就意味着下一步的升迁指日可待。

    神宗刚刚坐上皇位,就把金陵市长的乌纱帽戴到了王安石头上,其深意就在这里:当时的王安石级别太低,一步登天恐怕不好服众,但是,一旦有了金陵市长的履历,过渡半年提拔到中央就顺理成章了。为了把偶像一步步推至高处,神宗可谓用心良苦。

    改革之路行进到进退两难的时候,王安石第一次罢相,神宗心里自觉对这个忠心耿耿的臣子有亏欠,让他以京官身份做回金陵市长,是对王安石的心理补偿。

    王安石第二次罢相去往金陵时,身份是同平章事判江宁府,就是说,还挂着宰相的虚职,实职是金陵的文职官员,但是,王安石并没有去市政府上班,半年之后他就辞职了。

    看得出来,神宗仍然在极力为偶像保全颜面,尽可能给他以体面的待遇。但是,此时的王安石,改革未成的遗憾,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凉,都让56岁的老人备感疲惫,他心灰意冷。

    宋代,官员退休年龄是70岁,神宗同意56岁的王安石提前退休,也是给他最大的爱护和尊重。

    君臣如斯,也算是高山流水了吧。他们谁都不会料到,仅仅时隔9年,37岁的神宗竟先王安石一年去世。

    如同少年时代一样,温润宽容的金陵山水,又一次怀抱了满身疮痍的王安石。

    但王安石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一阕《桂枝香》,是他对过往云烟的总结,也是对惨淡余生的开启。

    从此,朝堂之上,权力富贵都与他无关,从此,江河湖海,烟雨孤舟只任他飘摇。

    十年的退休生活,王安石整理旧作,创作新文,交友漫游,怡然田园,度过了一段平静的时光。

    伊吕两衰翁,历遍穷通。一为钓叟一耕佣。若使当时身不遇,老了英雄。
       
    汤武偶相逢,风虎云龙。兴王只在谈笑中。直至如今千载后,谁与争功!——《浪淘沙令》

    平岸小桥千嶂抱。柔蓝一水萦花草。茅屋数间窗窈窕。尘不到。时时自有春风扫。午枕觉来闻语鸟。欹眠似听朝鸡早。忽忆故人今总老。贪梦好。茫然忘了邯郸道。——《渔家傲》

    自古帝王州,郁郁葱葱佳气浮。四百年来成一梦,堪愁。晋代衣冠成古丘。
       
    绕水恣行游。上尽层城更上楼。往事悠悠君莫问,回头。槛外长江空自流。——《南乡子》

    别馆寒砧,孤城画角,一派秋声入寥廓。东归燕从海上去,南来雁向沙头落。楚台风,庾楼月,宛如昨。
       
    无奈被些名利缚,无奈被他情担阁!可惜风流总闲却!当初谩留华表语,而今误我秦楼约。梦阑时,酒醒后,思量着。——《千秋岁引》

    百亩中庭半是苔。门前白道水萦回。爱闲能有几人来。
    小院回廊春寂寂,山桃溪杏两三栽。为谁零落为谁开。——《浣溪沙》

    数间茅屋闲临水,窄衫短帽垂杨里。花是去年红,吹开一夜风。
    梢梢新月偃,午醉醒来晚。何物最关情,黄鹂三两声。——《菩萨蛮》

    春又老。南陌酒香梅小。遍地落花浑不扫。梦回情意悄。红笺寄与添烦恼。细写相思多少。醉后几行书字小。泪痕都揾了。——《谒金门》

    ……

    窃以为,王安石填写最漂亮的词,还是田间小舍、桃林溪畔的农村风光,诗意在山水,诗意在自然,这是真理。官场之上的个个,心怀各异,面目可憎。徜徉野径中的人人,鸥鹭忘机,眉眼拙朴。

    所谓细读细解,还是省省吧。我一向不认同对诗词的过度解读,唯恐别人看不懂,自说自话喋喋不休。除了爱掉书袋的个别词人,很多大家的词作,其实很是浅白,但又极其耐读,稍微有些文字基础有点情怀的,都能有自己的解读,无需他人代劳。

    何况,花各有其貌,人各有心事,见山见水,本无统一,这才是诗意所在。

    如王安石者,诟病者有之,崇敬者有之,不管世人如何解读,他的名字,始终是历史无法回避的。

    大浪淘沙,我们都是那被漏掉的沙子,王安石们,是金子。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