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停水通知
  • 年关(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3)(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沙漠植物...(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3)(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热带雨林室】(2)(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2)(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2)(图)
  • 冬日的麦积山(图)
  • 《玖玖扇情画韵》
  • 冰路雪影(图)
  • 停水通知
  • 防 疫(图)
  • 梅花开了(图)
  • 地球变暖谁之过(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三苏祠展厅(1)(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热带雨林...(图)
  • 埃及【卡纳克神庙】(1)(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外景(4)(图)
  • 埃及红海游船观光(6)(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兰园】(...(图)
  • 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广州)——【兰园】(...(图)
  • 惠州【东坡纪念馆】外景(3)(图)
  • 埃及红海游船观光(5)(图)
  • 我的少年伙伴岳飞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1-12-02 16:08:48 / 个人分类:散文

    我的少年伙伴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满江红》·岳飞

     

     

           我上小学三四年级时,非常迷恋神怪传奇之类的书,《一千零一夜》读了厚厚三大本。为了借《封神演义》,给同学送了三块蛋糕,要知道,那是八十年代初,蛋糕在小县城是稀罕物,一般孩子只能趴在副食店柜台上,瞅着渗透了油的麻纸下那些圆圆的金黄色咽口水。妈妈是医生,从我记事起,家里的点心罐头就堆满了一个小柜子,这都是当时流行的礼品,所以,直到现在我都不爱吃点心。

           印象最深的是《呼家将》、《说岳全传》。前者不述,单说后者。岳飞前世是佛祖护法大鹏。秦桧是虬龙,秦桧妻王氏是女土蝠,万俟卨是团鱼精,因大鹏啄死女土蝠和团鱼精,啄瞎虬龙左眼,遂结下前世冤仇。后来,岳家小将全歼金兵,生擒金兀术,金兀术当场气死,牛皋当场笑死。大结局是秦桧夫妇暴死,忠臣皆得封赠,岳飞之灵由佛祖启迪顿悟因果,遂复为佛顶大鹏。

          当时觉得好生神奇,原来岳飞字鹏举的出处在这里。至于赵公明坐下黑虎转世的牛皋,赤须龙下界的金兀术等等,都被我理所当然的划分为忠奸。于是,一有机会,我就给县一中家属院的小伙伴讲故事,除了书上写的,我必要添油加醋,听得大家一愣一愣,我也得意洋洋。可是,很快,大家就不听我讲了。

          是在我读初一时候吧,收音机里开始了评书联播,说书人名叫刘兰芳,一张好嘴,噼里啪啦,无所不能,说的正是《说岳全传》。一中大院,不,几乎是全县城的人,都在收听。

           评书时间是中午十二点,一到第四节课,我就心神不定:昨日“枪挑小梁王”正在要紧处,今天可不能错过衔接处啊!老师在讲台上口若悬河,我坐卧不安左顾右盼,好不容易捱到下课,疯子一般往出跑,恨不得生出翅膀瞬间飞下永清堡直入大院。

          结义盟王佐假名,刺精忠岳母训子;梁夫人击鼓战金山,金兀术败走黄天荡;岳飞大战爱华山,阮良水底擒兀术;演钩连大破连环马,射箭书潜避铁浮陀……这是回荡在八十年代的铁血之音。

          很多年来,我都在纳闷,千军万马蹄声狂乱,刘兰芳居然都能从嘴里模拟出来,她的神奇神秘,让我万分向往。

           直到从电视上看到刘兰芳,原是一位发福的中年女子,看起来普普通通,而我,也已进入少年时代的尾声。

         《满江红》震撼了我:以威风凛凛帅旗飞扬的将军形象让我仰慕多年的岳飞,文字功夫居然如此了得。大惊之下,我开始搜寻他的其它作品: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满江红·登黄鹤楼有感》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小重山》

          岳飞留存的诗词一共18首,词作3首,两首《满江红》,一首《小重山》,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不过三首词,已是一派峥嵘,完胜忒多词人。

         看得出,岳飞偏爱《满江红》。此词牌格调激越,多用短促急切的入声韵,其慷慨悲壮,的确最是符合儒将气质的岳飞。

          无论《登黄鹤楼有感》还是《怒发冲冠》,都是回望江山,悲愤交加,恨不能马革裹尸一战安天下的英雄气概。可是,当局昏聩,空怀报国之心,即便血染沙场,依旧家国破碎,还师无望。

           岳飞的一生,就是一阕热血祭华夏的满江红。

           在乌鸦的世界里,洁白的羽毛就是罪。岳飞时代,最著名的四只乌鸦似乎已被定论:秦桧与妻王氏,还有万俟卨和张俊,他们在岳飞墓前跪了数百个春秋。

           说起这四人的跪像,也是屡铸屡毁,铸的不容易,跪的也艰难。正德八年(1513),都指挥李隆用铁铸制秦桧、王氏、万俟卨三跪像于岳飞墓前,时人痛恨这些奸佞,一一击毁。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总督御使胡宗宪修复岳庙,重铸跪像,也被击坏。万历二十二年(1594)按察副使范涞以铁重铸跪像,并增铸张俊跪像,数百年来四跪像屡毁屡铸。

          民间百姓距离朝堂之远可以想见,但他们都知道岳飞是被冤死的,那万人之上的高宗赵构岂有不知之理?

           1162年,35岁的宋孝宗赵昚即位,赵昚即位后的第二个月,即召主战派老将张浚入朝,共商恢复河山的大计。下诏为岳飞平反,追复其原官,赦还岳飞被流放的家属。除此之外,赵昚还逐渐开始为被贬谪和罢免的主战派大臣平反复官。1142年岳飞被害时,赵昚15岁,就是这样一个未及弱冠的少年,全程目睹了岳飞一案的始末,心中已有定论,何况正当壮年的高宗赵构?

           一个装睡的人是唤不醒的,赵构致力装睡半辈子,20岁即位,55岁开始,在太上皇的宝座上又悠游25年,活了80岁,把自己活成了那个时代的高寿传奇,他的长寿秘诀应该和装睡有关。

           事实上,赵构天性聪明,知识渊博,记忆力很强,他每日能读诵书籍千余言,博闻强记,所以,他本质上绝不糊涂。金兵俘徽、钦二宗北去后,他成为南宋开国皇帝,以私心论,各路宋军节节取胜时,他解除岳飞、韩世忠等大将的兵权,与金议和的根本原因在于,一旦迎回徽钦二帝,他赵构如何自处?

    所以,赵构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装睡,装着装着就真睡着了。刘兰芳一口一个“昏君赵构”在我脑子里种下了根深蒂固的印象,少年的我,以为赵构是真昏,现在,我才知道,赵构绝顶聪明,问题是,他的聪明成全的仅仅是他自己。

           赵构在幕后装睡,台前,一众演员粉墨登场,秦桧是主演。

          大宋时代多文学巨匠,但是也盛产奸臣。北宋中前期还好,宋太祖,宋太宗,宋仁宗等等都是一些有作为的皇帝,因此奸臣还不是很多。北宋末年有“六贼”之说,贼首蔡京,童贯乃其走狗。秦桧是南宋初年的奸相,南宋末年又出了一个著名的贾似道。此外,还有梁师成、朱勔、李彦、蔡确、吕惠卿、赵良嗣、黄潜善、汪伯彦、史弥远、韩宅胄等等小贼。这些人上跳下窜,把个朝堂混搅的乌烟瘴气,每个贼人名下几乎都有冤狱,秦桧一手主导的岳飞案当然最是有名。

           秦桧为相十九年,杀岳飞,贬忠良,极力破坏抗战,主持和议,向金纳贡称臣。晚年屡兴大狱,冤案不可胜数。这样一个翻云覆雨的厉害角色,抛开政治因素,仅以个性论,慷慨磊落的岳飞和秦桧肯定是互相看不惯。

    自幼从军未学诗,今朝赴宴强为之。
    削发搓缰系战马,拆衣抽线补征旗。
    江南美酒君须记,北国风霜我独知。
    百万金兵临城下,再请诸公去赋诗!

           岳飞这首《赴宴戏秦桧》指向已经非常明确,他心里担忧的是家国河山,秦桧之流却是醉生梦死“只把杭州当汴州”。二人平时就不是一路人,作为当朝红人,多少人巴结都来不及呢,岳飞居然敢写诗戏弄,秦桧对岳飞心存不满应该由来已久。所以,岳飞被调离军队,自请回到江州庐山旧居赋闲,早已无兵无权,秦桧仍不放过,步步加害,其目的就是要赶尽杀绝。

         《说岳全传》中读到万俟卨时,我也就是十岁上下的样子,只认识万字,后面两个字记住了长相不知道读音,直到听刘兰芳说书,才知道这三个字读莫旗谢。万俟卨前期是秦桧的狗腿子,后期与秦桧争权,构陷岳飞时,正是他和秦桧蜜和油的阶段。

          万俟卨为什么不喜欢岳飞呢?岳飞担任荆湖巡视组领导的时候,见到了在湖北法院当检察官的万俟卨,岳飞早就知道这个人人品很差,所以对他很冷淡,万俟卨也感觉到岳飞看不起自己,心里很不舒服,梁子就此结下。俗话说,得罪谁不能得罪小人,一面之交擦肩而过,岳飞可能早都忘了有这么个人,可是,对方却记下仇了。

          秦桧主谋,万俟卨亲自上阵,陷岳飞于死狱。

          说起张俊,真是羞愧,他也是天水人,本来与岳飞、韩世忠合称三大将,所部称张家军,也是战功赫赫的一员猛将。高宗赵构曾亲临其家,张俊大摆筵宴,以奉高宗,留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桌筵席。只可惜,他也攀附秦桧推行乞和政策,制造伪证,促成了岳飞冤狱。

         少年时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连环画《岳飞传》,我记得我有一套全本共九册,其顺序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岳飞出世》;《枪挑小梁王》;《金兵入中原》;《岳飞计败金兵》;《藕塘关》;《牛头山》;《黄天荡》;《小商河》;《王佐断臂》。

          在中国,岳母刺字是家喻户晓的故事,精忠报国这四个字当然也便妇孺皆知了。

          历史掌握在当权者手里,岳飞被杀后,秦桧尚为宰相,高宗赵构也还在位,所以,关于岳飞的很多资料都被销毁,留下的也多被篡改,岳母刺字也只在元人所编的《宋史》中才有记载。也许,这都是后人为了缅怀岳飞这个寂寞英雄而生发的传奇吧,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岳飞的故事曾经鼓舞过无数热血少年,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读到《小重山》时,我的少年时代即将结束,“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我把这一句抄在了笔记本上,它完美折射了“为赋新诗强说愁”的少年情怀,也让我清晰地感受到,横刀立马的将军,一旦侠骨柔肠千回百转,是会让人落泪的。

           回头细想,陪伴我童年少年最多的,其实还是唐诗宋词,大量的诵读积累还是小时候打的底子,越到后来,特别是现在,当真是边读边忘,读的时候感动极了,也以为自己记住了,书一放下,撂爪即忘。但我并不慌张,因我知道,记忆力绝好时,读的是句子,如今,渗透的是情怀,但这份情怀的养成,追根溯源,还是要回到我的少年时代。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恨欲狂,长刀所向,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何惜百死报家国,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

          如同那个时代一样,八九十年代的华语歌坛粗粝雄壮,产生了很多有骨头的歌曲,这首《精忠报国》着实让听者血脉喷张,恨不能扛枪上马血染沙场,比起今天软骨无骨的无病呻吟,岳飞在旋律中的铁汉形象,秒杀一众小鲜肉。

          是的,任何一个时代,需要的,是岳飞。

          感谢我的少年时代,它让我看到的,是岳飞们拔剑而起的忠义两全,听到的,是深情古典的一剪梅,当然,还有,悠然旷远的古琴长箫,“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昔我往矣,杨柳依依”的古风秦韵,它们共同塑造了我,成就了我。

          岳飞,我的少年伙伴,终将和我一起,共阅美好山河,见证家国凯歌。

          最后,就以拙作《满江红》再祭英雄吧:

                                 满江红·七七血祭

          回首休提,倭寇乱,卢沟残月。天欲泣,忍无声处,火烟平野。一寸山河一寸泪,三重铠甲三重血。恨平生,枪锁库中闲,心成铁。

           白驹过,华夏跃。东洋闹,空为虐。看神州遍地,战袍如雪。十万少年十万怒,八方壮士八方烈。敢来敌,刀剑笑扶桑,全诛灭。

     

     


    TAG:

    虎子 引用 删除 曹彦虎   /   2021-12-10 15:40:16
    5
    佟家宝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佟家宝   /   2021-12-06 16:48:19
    5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if !empty()}